POPO線上編輯室:程雪森怎麼可以如此冷靜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眈眈 縹緲之人(β)

早晨的陽光刺眼地令柳芫無法忽視,他舉起了左手試圖遮擋,那從綠葉隙縫中串出的晨光。雖說陽光令人有些難受,但是這室外的溫度卻是意外地沁涼舒適,也因此他總偏好在這個時段,一手拿著掃帚,另一手握著畚箕,清掃著散落著枯枝與綠葉的前院廊道。

柳芫環視了一圈後,對著這乾淨沒有雜枝的廊道滿意地點了點頭後,他拿起了掃具走回了室內,將用具收進了樓梯正下方的小收納間裏頭。當擺放完了掃具後,他發覺這狹小的天花板正吱吱作響,一聽聞這聲音,他便知道師傅已經起了床,應該是準備下樓了,所以他輕柔地闔上了木門,走到了只有幾步之遙的樓梯處,站在扶手的側邊等待師傅下樓。

「師傅,您早。」柳芫昂起了首,眺望著一步又一步走下階梯的白軾杅。

白軾杅睡眼惺忪地捉著樓梯的木製扶手,而後一面打著哈欠,一面睜開了那雙尚未從睡夢中甦醒的眼眸。他雖散漫隨性地走下樓,但是動作上卻一點也不邋遢,反倒有種慵懶的魅力。

「今天⋯⋯早餐是什麼?」白軾杅頂著搖搖晃晃的腦袋,來到了柳芫的身邊,他先是停頓思考了一下,之後皺起了些微的眉頭,瞇起了雙眼,仰起頭望著天頂問道。

「請您小心些,師傅。」看著仍然處於迷糊狀態的師傅,柳芫連忙緊捉著他的右手,好讓他不要在左右傾斜,要是一個不小心可就會摔壞腦袋的。他的師傅可不是那種經得起摔的人,畢竟師傅這人沒有甚麼本錢,要是再摔一下的話,真的就成了人們口中智商不足以生活的弱智了,因此為了避免這類慘案發生,柳芫絕對小心謹慎地照看好師傅的。

「啊?你別把我當老人家啊!我可還年輕著呢!」一聽見這種類似像巷弄街坊中,孫子扶著長輩才會叮嚀的話語,白軾杅就立刻睜大了眼地,將視線死死地盯向身旁的柳芫,不過,他嘴上雖如此講,但是依舊乖順地讓他扶著自己,似乎就只是要表明一下自己的身體還很健朗。

「是,是,我知道,不過就只是擔心您。」柳芫用著平穩的口氣回道,但他並未說出下半句,一個不小心摔壞了腦子,畢竟還是要給師傅留些尊嚴。

「⋯⋯」白軾杅這些年來,最怕的就幾件事,而其中一項便是自己身旁的小個子學徒,他的言行舉止總是令他措手不及。不是他不喜歡他的談吐行為,只是有時候便會像這樣如此直接地,把他這輩子不曾妄想聽到的話給說了出口,瞬間他便會讓他不知如何應對。

「怎麼了,您昨夜沒睡上好覺嗎?」平時總是回嘴跟翻書一樣快的師父,突然間默不做聲,這也讓柳芫有些擔憂地,露出了一絲情緒在那張韶秀的面容上。

「喂!別突然間把臉靠那麼近啊!」一大早就這麼折騰他,他也真的是有幾顆心臟都不夠用。

當柳芫被白軾杅吼了幾聲,而白軾杅企圖掩飾自己的慌張時,前院的大門傳來了幾下有規律的敲門聲響,這的聲音瞬間讓兩人互相對看了一眼。

「是誰啊,一大早的?」白軾杅的視線穿過了室內通向室外的大門,來到了前院的兩面門。

「師傅,您稍等一下,我去確認。」柳芫收回了兩隻手後,步步走向了被樹木包圍的前門。

當他緩緩地推開了一側門時,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張熟悉的面容,他不知為何有些驚慌地想要闔上門,不過他知道自己是絕不能做出這麼失禮的事,因此他禮貌性地開了口:「魏先生,您今日前來是來找師傅的嗎?」

魏麒慶前幾日剛收到了幾位客戶的禮品,其中一項剛好是白軾杅愛不釋手的陳年老酒,所以他就想著何不來拜訪一下,他這些日子已許久未見的好友,順便將這瓶酒贈給他,以表示那把油紙傘的謝意。本是因興致引起而做的事,卻意外地讓他又遇見了這位,令他在意幾分的油紙傘學徒。

從門縫中探出了一顆白色腦袋,眨著那雙在白睫毛下的淺色眼眸,當他抬起頭時,有一瞬間,魏麒慶似乎看見了他的慌張模樣,異常地惹人憐愛,不過在下一秒中便消逝殆盡了,有那麼霎那間,他為此感到可惜。

「是來找他敘敘舊,順邊想為前幾日道個謝。」魏麒慶勾起一抹溫煦的彎笑,順勢舉起了手中的那瓶酒。

正當柳芫在思考該如何是好時,白軾杅來到了他的身後,因為比柳芫差了快兩顆頭驢的身高,所以他可以輕鬆地越過他拉開木門:「原來是你啊!怎麼一大早的跑來我家前門啊?」

「恩,給你送來這個。」魏麒慶早就習慣了白軾杅隨性的態度,所以也不介意他對自己這麼隨便的說話方式;他在白軾杅面前晃動了一下手中的陳年老酒,讓他知道自己是可是還記得他的愛好。

「啊呀!你這朋友交得值得了!」白軾杅一見著那包裝有些陳舊的老酒時,瞬間方才的睡意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了,他立馬笑開懷地拍了拍魏麒慶的肩側。

「師傅,您是要讓魏先生進門,還是不進門?」柳芫對一直站在門外的魏麒慶有些過意不去,所以他拉了拉師傅的袖襬,提醒地問道。

「⋯⋯」魏麒慶有些意外地注視著柳芫,他還真有些驚訝他的行為,畢竟這可是跟在白軾杅身邊好些年的學徒,竟然可以這麼樣直接的說話。

「這還用說!當然是進門啊!」白軾杅立刻回道。

「那您就別擋在門前,快讓條路給魏先生進門。」柳芫有些嚴厲地將師傅拉到了,不妨礙他開門的位置,好讓魏麒慶不用再這樣佇立在門外了。

魏麒慶有些新奇地看著這場面,而後忍不住笑出了聲,給白軾杅使了眼神後說道:「沒想到你們是這樣相處的。」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