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一如以往的夢

      「隊長,這個月輪到我們小隊巡邏。」

      「嗯,我知道。」稍稍緩下了批閱的速度,藍髮的青年取過先前就已整理好的資料,手中仍是持續地批改公文,他僅是似不經意地掃視了一眼,「連續強盜殺人……逮捕行動終於要開始了是嗎?審判有沒有說什麼?」

      「是的,從審判小隊那送來的資料顯示,犯人下手極其狠毒,估計力氣也不小,死者身上甚至數根肋骨斷裂。」盡責地邊翻閱資料邊向自家上司報告道,「並且從傷口位置判斷,犯人並不高,但身子靈活,恐怕經驗豐富,今晚的逮捕行動審判騎士長已明確表達希望小隊支援,協助將犯人用最快的速度繩之以法。」

      「今晚嗎?我知道了。」將手上的資料放下後,他又是頭也不抬地繼續振筆疾書,這行為令他的副隊長不滿地蹙起了眉。

      「隊長,您也該休息一下啊,這幾天您幾乎沒踏出房門。」連三餐都是由他帶來給隊長的。

      「說什麼呢,禔西斯,我五天前不是依你意思休息過了嗎?」神色不改地說道,他手仍是未曾緩下。

      「隊長,您也知道是五天前了……」作為副隊長的禔西斯深感無力地嘆息道,有這樣一位工作狂隊長,比起哪天有個女人抱著肚子來找隊長負責,他更擔心他家上司有一天過勞死。

      偏偏這可能性現在看起來極速飆高中。

      「我可不是因為喜歡才一直工作的啊……」

      「隊長?您剛剛說了什麼嗎?」方才似乎在書寫聲中聽見了什麼,禔西斯疑惑地問著。

      「不,甚麼也沒有。」他終於放下了筆,將處理完畢的公文堆疊起來,「禔西斯,這些麻煩你幫我送交了,待會我整理後會去向審判討論那個案件。」

      看著對方訓練有素地答應一聲,便抱起那疊得高聳的公文退出了房間,不忘輕關上門,留給他一個獨處的空間,有著暴風騎士名號,卻疑似是個工作狂的希歐.暴風才舒了一口氣,將背脊抵在椅背上舒展開來。

      這五天來幾乎是不眠不休地批改著公文,真累的撐不住了才趴在桌上小憩一番;雖聖殿內事務因此確實而快速地處理著,但也的確對身體造成了負擔。

      他按了按太陽穴,眼睛也感到了酸澀,但等會還有工作要處理,他還不能休息。

      「但是啊……我可不是因為喜歡才這樣拼命工作啊……」

      這次的低語,仍是未被人聽去地消散在空氣中。

----------

      「暴風騎士長,冒昧請問這幾日你是否不眠不休地在傳揚光明神的嚴厲?」

      「唉呀唉呀,我只是在和美麗的小姐們約會而已,嚴厲什麼的我可不想體會呢!」很是輕挑似的眨眨眼,一點也不介意對方嚴肅的表情,「比起這個,我想這個傢伙比較想了解那嚴厲吧?」意有所指地一揚手上的資料,希歐不帶笑意地上揚了嘴角。

      既然要一同合作逮捕犯人,行動前的會議自然是必要的,因此現下兩名騎士長圍著一張桌子開會,但自己夥伴的臉色實在不太妙,雷瑟忍不住出言關心幾句,卻得到這樣避重就輕的回應。

      「……那麼,根據線報和推論,那罪人今晚應會出現,到時依計畫行事。」像是嘆息,低沉彷若地鳴的聲線如此說道,他將文件收折起,「今晚有諸多需要協助的地方了,暴風騎士長。」

      「彼此彼此,我也很痛恨這種人渣呢,真想快點把他抓到啊。」希歐站了起,一擺手便逕自往審判所門口離去,「今晚再會囉,審判。」

      看著那藍髮青年向他的小隊員打招呼,看似輕鬆的背影踩著自在的步伐漸行漸遠,雷瑟歛下他的黑瞳。

      誰都知道暴風所謂的「和美麗的小姐們約會」,其實是和那成山的公文們奮鬥,聖殿內的工作異常順暢且迅速地進行著,但暴風應並非真想如此拼命工作的……而理由他無從判斷。

      只求光明神保佑他的同僚不會因工作而過勞倒下了。

---------

      闃黑的夜色壟罩了葉芽城,無月亦無星子的夜裡那些黑暗彷彿也跟著蠢蠢欲動,而同樣蓄勢待發的還有另一人。

      在闇夜的掩護下,一個披著斗篷的人悄然無聲地竄入小巷之中,雖看起來並不高,但那人的動作靈巧且熟練,翻過圍牆後便迅速欺上了雕花的豪華門板,掏出了工具將門鎖安靜地解了開,輕輕一推,厚實的門板立刻滑開了一道縫隙,滿意和興奮的輕笑聲從斗篷下傳出。

      他將手收回,改自腰後摸索出另一件物品,斗篷下閃過金屬的鋒芒。

      小心翼翼地踏上了樓梯,那步伐卻忽然滯了住。

      全然無光源的奢華大宅內,觸目所及的皆是濃闃的黑暗,即使是已逐漸適應這無光的環境,但人眼依舊最多只能模糊看出傢俱的輪廓,那些更暗的陰影處什麼也看不出。

      緊蹦的背脊還未放鬆下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猛然在背後響起,披著斗篷的人反應急遽地回過頭,但眼前卻是一團金色的光芒忽地炸裂了開!

      悶哼一聲,瞬間失去了視覺的他下意識一手遮住眼睛,另一手將刀揮砍過去,但聽見的卻是金屬大力撞擊的聲響,手上傳來的是力量被擋下的後座力,虎口甚至隱隱作痛著。

      「我們是光明殿的聖騎士,今天以連續強盜殺人的罪名逮捕你!」接下他武器的人高聲喊道,應著話有更多腳步聲響起,踩踏地板的聲音雖然被地板上奢華的地毯吸收了不少,但其中還夾雜著盔甲的摩擦聲響。

  

      聖騎士?

      心知被包圍了,已逐漸恢復視力的他立馬拉緊頭上的帽兜,將臉儘量隱藏起,順著將武器收回的力道往樓下竄逃,宅邸內的燈光驀地大開,眼睛再一次因為刺激而疼痛著時,他隱約能看見另一批聖騎士已擋在大門前。

      前不可行,後不可退,眼下他幾乎是被堵死所有出路。

      他拉低著帽沿,試探性地稍挪動腳步,所有的聖騎士便迅速並整齊地拔出了腰間的刀,直指著被包圍的他。

      「乖乖束手就擒吧,這棟房子已經被我們包圍……」帶領弟兄堵住樓梯口的聖騎士話都還沒說完,就見看似已毫無抵抗能力的人從斗篷下拿出個東西,然後來不及阻止下,那不明物體便被他奮力摔在地上。

      爆炸瞬間襲捲了宅子內的大廳,甚至夾帶著烈焰及高溫,首當其衝的聖騎士們反射性地退開一步作出防禦,引發爆炸的那人趁機藉著那衝力闖出了被震碎的窗子。

  

      華貴氣派的宅子外,早已被聖騎士們包圍得水洩不通,個個繃緊了神經等待著,今日他們可沒有讓人逃脫的打算。

      透過窗子可以看見裡頭閃過金色的光後,整棟房子內的光源緊接著都被打開了,他們都知道這代表已經和犯人正面衝突上了,沒人敢大意地持續躲藏著,緊抓著腰間的劍嚴陣以待。

      希歐.暴風也不例外,對方是個逍遙法外許久都抓不著的狡詐傢伙,前幾次還能說是聖騎士的失誤或是運氣好,但幾次下來他們發現,是那人相當會為自己留後路,行動謹慎而縝密,總有各種手段讓自己安然脫身,即使得到情報前去圍捕,最後仍會被脫逃。

      被擺了那麼多道,神殿面子豈能掛得住?

      為此這次不但事前放風聲誘導,四處埋眼線什麼的樣樣都來,最為關鍵的逮捕行動更是大陣仗派了兩小隊出馬:審判小隊有豐富的捉拿犯人經驗,故屋內的正面緝拿由他們負責,要是真讓目標逃出屋子,速度上佔有優勢的暴風小隊則會展開第二波追捕,而現下全隊二十四人的他們已分佈在四周所有道路。

      當然也不排除使用魔法一類方法逃離的可能,因此這次也向相關人士請求支援了。

      綠眸瞄了眼身旁即使是夜晚,頭髮仍像是吸飽陽光般璀璨耀眼的人,好巧不巧那人也看了過來。

      「暴風,不管你在想什麼,你最好都不要想也不要說出來,我現在還是很不爽。」格里西亞.太陽優雅十足地……翻了個白眼,說著又是把一個巧克力塞進嘴裡。

      作為聖殿之首的太陽騎士居然是被叫來支援魔法方面的,真當他是魔法師啦?再怎麼不濟他還是有身為聖騎士的尊嚴啊!

      「唉呀,太陽,因為你最適合和可靠嘛。」再度緊盯著房屋,希歐理所當然地說道,憶起提出支援請求時,對方的表情說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他有些忍俊不住地輕笑。

      開玩笑歸開玩笑,但格里西亞.太陽最適合並可靠這件事可是千真萬確的,今次行動可不允許任何失敗。

      格里西亞沉下臉,甫張口一聲爆炸卻搶先響起,所有人立刻執起武器謹慎戒備。

      爆炸的規模並不算大,但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清晰,在看見被斗篷裹緊的人從碎了玻璃的窗子衝出的瞬間,代表行動的暗號便由希歐傳達出去了,二十四名小隊員迅速進行包抄追捕。

      基本上無所事事的格里西亞又摸出一塊巧克力扔進嘴哩,這次的逮捕是由審判騎士和暴風騎士合作的,而在審判騎士抽不出空到現場坐鎮的情況下,指揮工作自然落在暴風騎士身上,他這個被當魔法師叫來的也樂得輕鬆。

      雖然他更想回房敷面膜然後睡覺。

      「暴風,你臉色不太好耶,要不要吃一個?」相較他只是有點睏了,身旁的藍髮青年面上卻是幾乎沒有血色,心知這人連著幾日發狂般地工作著--連他要推給自家副隊長的公文也被越隊截去處理--更是為了這次行動四處奔波,懷疑希歐根本沒吃什麼的有些擔憂,將他平常視作生命的巧克力遞了一塊過去。

      他推過去是一回事,但公文被主動攔截去處理是另一回事,這無論怎麼看都不對勁啊!   

  

      「不了,你那甜的嚇人的口味我可受不了啊。」希歐瞥了眼,無奈地說道,那種「甜食」可不是人人都能接受,「謝啦,太陽,不過我沒事,今天一定要把他逮捕歸案。」

      密切關注狀況的綠眸不帶著一絲溫度,他頓了一下,收回了手,「你似乎很執著他?」

      「我只是痛恨這種人渣罷了。」輕描淡寫地帶過這話題,希歐似笑非笑地說著,「何況都那麼多次了,怎麼能再讓他逃走?」

      宅子附近一顆聖光球被人投擲升空,那正是找到人的訊號,見到的其他人會趕過去支援,如果目標逃走則會用同一方法告知。

      「暴風……」

      「看來是找到人了,我先去會會他,等會再聊吧。」一陣風吹過,作為指揮部的高大樹上忽地只剩一人,金色的髮晃漾著,來不及說完話的格里西亞只好自己把手上的巧克力放入口中,甜膩的味道擴散了開來。

      抵達方才發出信號的地點隊他來說不過短短幾秒的時間,套著腿甲的希歐一到,四周聖騎士立刻抬手敬禮,而他的副隊長也迅速上前報告:「隊長,已經將人逼到小巷中了,現在正在進行逮捕。」

      「都是死巷了,怎麼還沒辦法立刻拿下?」

      「是的,很抱歉,因為多少有些綁手綁腳的……但只是時間問題。」

      對於禔西斯的「綁手綁腳」一言,希歐挑了挑眉,兀自走向傳出打鬥聲的巷弄中,一靠近還正巧有人狼狽地摔出來,見那人只是跌傷沒什麼大礙,他才將視線移至混亂的中心。

      他猛地覺得心臟如被人掐住一般。

      被眾多聖騎士包圍的赫然是位體型嬌小而纖細的女孩子,   她渾身上下遍佈了傷口,可以稱得上是狼狽,而一件似經歷過。灼燒的破爛斗篷則是扔在巷子的角落。

      兩方僵持不下,最後聖騎士方的似是心一橫,一個率先衝了出去,卻在即將碰觸到之時被對方一個旋轉化開了衝勁,然後重心不穩地踉蹌幾步最後跌倒在地,但剩下的人沒有錯過這次機會,跟著以豁出去般的氣勢撲上前去,女孩被狠狠壓制在地。

      只見一群大男人將女孩的手反扣在背後,七手八腳地用繩子綁起手腳、再七手八腳地拿布矇住眼睛……

      矇住眼睛?

      「你們現在看起來根本是綁架……」禔西斯掩面,一付不忍再看的模樣。

      「啊!隊長!你要替我們證明,我們是逮捕犯人,不是在吃豆腐啊!」好不容易把人抓住的聖騎士們一見到自家隊長,一個兩個都忙不迭地喊著。

      「犯人?敢問我犯了何罪?」清脆的嗓音驀然響了起,字句中卻如凝了霜一般的寒冷。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才發現是那仍被壓制在地的女孩在說話,先前追逐纏鬥時連出聲都沒有的,現下突然開了口著實令他們一時反應不過來。

      那似銀鈴、又似冬月的清冷聲線,令彷若被掐住的心臟像被揪得更緊了。

      腦子一片混亂,他踩著腿甲走近了一點,看見那女孩因聽到腳步聲,而艱難轉過來的臉龐,雖被掩去了眼,但仍能看出對方有著精緻的五官。

      跟著上前、發現自家隊長沒有開口打算的禔西斯便開口代替他解釋:「妳現在是連續強盜殺人案的嫌疑犯,等等就會帶妳去接受審判。」

      「這就是你們一出現便不分青紅皂白攻擊我的原因?」她的聲音滲入了一絲無奈,「你是指揮的人嗎?要是我說你們搞錯了的話信不信?」   

      「這些話……隊長?」早習慣被逮捕的犯人會說類似的話,只為了讓自己脫罪或動搖他人,禔西斯對此相當不以為然,但他身側的希歐卻忽地蹲下身去,他狐疑地喚了聲。   

  

      但那個人彷若無所覺,低垂著首級。

      眼前這女孩的一切是那麼地熟悉,就像是夢中的那人,不管是聲音或是樣貌,一切的一切,都簡直是一模一樣。

  

      但是、不可能的,不可能會是那個人。

      那麼,妳是誰?

     

      連手指都在顫抖,被狠狠地壓迫一般地喘不上來的呼吸,一團混亂的腦子,他伸出的手想觸碰些什麼,似乎有誰在他耳邊嚷嚷些話,但視野內猛地襲上的黑暗讓他什麼也聽不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