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二章

夜,總是寧靜的擾人,溫存的月光照在大地上,恰似母親那柔情溫暖的懷抱,再嘈雜的都市也剩下沉寂,彷彿一切就是如此的安穩。

和煦的月光打入房內,這是間女警宿舍,正當每個人都熟睡時,某間房內卻傳來陣急促的呼吸聲,只看到一名女警眉頭深鎖,額頭冒出涔涔冷汗。

「嚇!」一聲喊叫打破了夜晚的安寧,雖然聲音不大,但在靜謐的夜晚裡卻是十分顯著。

房內的電燈霎時亮起,充斥整間房,在黑夜裡總有幾許不協調。

「子瑜啊!妳又做噩夢了?」那名驚醒的女警名為周子瑜。只見她的室友緩緩起身,利索地翻身下床,走至床旁看著她,眼底滿是藏不住的關心。

「定延學姊,我沒事的。」周子瑜給予她的室友—俞定延一抹安心的微笑,這並不是她第一次被噩夢嚇醒,只不過每次嚇醒時總會帶給她的室友一些騷動,總覺得很過意不去。

俞定延瞧了眼她額頭上的冷汗,便明白她又在逞強,但每回問她卻都得到輕描淡寫的回答,不過這樣的回應俞定延倒也是習慣了。

「沒事就好,我可愛的後輩。」拍拍周子瑜的肩膀後,俞定延也不多加糾結,打了個呵欠便關燈爬回床上,或許,這便是她無聲的溫柔。

待光明散去,周子瑜躡手躡腳掀開棉被,走至浴室洗把臉後,從櫃子上隨手拿了罐咖啡,轉身便站在陽台接受月光的洗禮。

享受晚風陣陣吹拂,周子瑜熟稔地打開了咖啡,微微昂起下巴啜飲一口。

“看來今夜又失眠了。”周子瑜心想。現在只要一閉上雙眼,方才的夢境又侵襲大腦,她無力的趴靠在陽台欄杆,又回想起了那段往事......

她出生於一個幸福的家庭,父親周傳,是名刑警大隊長,造福無數,很多起案件都是他擺平的。在周子瑜眼裡,父親就是這麼偉大,盡自己所能去保護每個人。

每次只要父親一回到家,周子瑜總是二話不說衝到玄關迎接父親,而父親總會用那雙厚實溫暖的大手輕揉自己的頭,給予自己溫暖的微笑,弟弟也會三步併作兩步撲向父親,母親則是站在一旁微笑著說「歡迎回家。」,這是份多麼平凡的幸福?想到這,心底不禁湧起一股酸澀......

「究竟何時,才能重溫幸福?」像是詢問自己,也像是向月娘傾訴。周子瑜將手中的咖啡一飲而盡,臉上原先的脆弱也一掃而空,不留下一丁點痕跡。

感覺到陽光灑落在身上的暖意,周子瑜慢慢張開眼睛,倒也沒預料到自己竟然就這麼站在這睡著。

「五點十分,原來睡了兩個多小時。」抬腕看了眼手錶,周子瑜伸了個大懶腰後,回房間無聲地打開衣櫥,拿出一件運動衛衣以及運動長褲,便前往浴室進行換裝盥洗。

由於室友俞定延曾經是名中士,換言之,也就是軍官出身,所以生活習慣早已軍事化。當然,身為她的直屬學妹,周子瑜也早已被俞定延的軍事教育所影響,每日規律的五點半準時起床,緊接著出門進行例行晨跑。

“3、2、1!”盯著手錶上的秒針,周子瑜內心開始倒數,待時間一到,隨後便聽見了棉被掀開的聲音。

「定延學姊,早安。」見狀,俞定延笑了笑,留意了一眼周子瑜此時的神情,見無異狀後這才放寬心,拍拍她的肩膀接著起身前往浴室。

趁著這個空檔,望著俞定延消失在視線範圍的背影,重重舒了口氣。俐落紮起馬尾,拎出一條毛巾掛在脖子上,最後,將墨鏡緩緩戴上。

「子瑜,走吧!」

-------------------------------------------------------------------------------------------------------

清晨的城市,尚未染上那份惹人的喧囂,小鳥啁啾,萬物展現蓬勃生機,難怪總有人說一日之計在於晨。

「所以,妳昨晚睡得好嗎?」並肩跑步,思索片刻,俞定延還是決定將心底的疑問道出,即便早已猜想得到,自己會得到怎樣的答案。

對於這個由她一手調教的學妹,俞定延可說是非常滿意。要是一般人,怎麼可能受得了自己的軍事教育?每天早起規律晨跑、看見學長姊要問聲好、近戰執槍樣樣好......

也正因為滿意,所以對周子瑜疼愛有加。

「還可以,不算糟。」原本以為會失眠的自己,沒想到竟然在陽台上睡著,一時之間周子瑜也不知道是該慶幸沒有失眠,還是該懊惱在陽台上睡著了?

「學姊妳呢?」經俞定延這麼一提,周子瑜猛然聯想起昨晚因為自己而被吵醒的學姊,深怕因為自己而牽連到身邊的人。

要不是因為與周子瑜相識多年,知道這孩子情緒從不輕易嶄露於表面上,否則便不會知曉這短短的一句問話究竟藏有什麼樣的思緒。

「別放在心上啦,我沒事的。」俞定延笑了笑,她看向周子瑜,明明已經跑了約莫五公里,卻臉不紅氣不喘,看來體能又有成長了。

關乎這點,俞定延深有感觸。依稀還記得當年帶周子瑜進行初次晨跑,才跑了短短一公里就喘氣如牛,害自己以為她有氣喘,現在回想起來就覺得有些好笑。

「要吃什麼?」兩人跑到公園後,俞定延問向身旁的周子瑜。這是她們多年來的習慣,跑到宿舍八公里外的公園後,吃頓早餐巡視一下再返回,準備上班。

「照舊,謝謝學姊。」仍舊是一臉淡漠,周子瑜拿起掛在脖子上的毛巾,輕輕拭去臉上的汗珠,在晨曦的照耀下,更襯托出她與生俱來的魅力。

“嘖,真的覺得子瑜美得不像人類!”看見這個畫面,俞定延不禁在心底感慨。

遙想當年看到周子瑜的第一眼,就被她脫俗清新的美感吸引,雖然老是冷著臉、不苟言笑、拒一切於千里之外,卻無法阻止俞定延被她所吸引的事實。

所以在得知她是新生後,二話不說套關係讓周子瑜成為了自己的直屬學妹,也透過關係讓她成為自己的室友,同時意外發現藏在她身上無窮的可塑性,於是不斷的訓練培養她。

想到這,俞定延的目光不禁暗下,只可惜自己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繼續陪在這孩子左右了。

周子瑜在原地緩了緩有些急促的呼吸,回憶起多年前隨著俞定延學姊晨跑,怎麼也沒料想到才一公里就讓自已跑到腳軟。隨著時光流逝,多年下來,身體也早就習慣這種步調,體能狀況也是愈來愈佳。

注意到不遠處的吵雜聲響,令周子瑜微微輕蹙起眉宇,於是選擇了邁開步伐向源頭走去,想去一探究竟。

隨著聲音越發清楚,直至公園正中央那棵百年榕樹旁這才停下腳步,餘光迅速掃過圍繞在一旁的民眾,而後,便從他們所聚焦的目光下找到了一切根源。

印入眼簾的景象,是一名女子小心翼翼地趴在枝幹上,伸長了手,神情散發著最純粹的親和,沒有半點雜質。而這景象,令周子瑜不由自主的鬆開了眉頭,在她本人也沒注意到的情況下,微微揚起了嘴角。

周子瑜沒有想過,原來到了這個年頭,還會有人為了救一隻小貓而選擇奮不顧身爬上樹,看樣子那明明是素不相識的兩個陌生生命體,那人卻為此拚盡了全力。

「貓咪乖,快過來。」只見那女子耐心的一遍又一遍向那貓咪釋出善意,而牠原先因為敵意豎起尾巴,在那女子的耐心勸導下逐漸卸下心防,良久,這才終於肯怯怯走向她。

好不容易成功抱起貓咪,卻無奈樹枝因為再也承受不住重量,應聲斷裂。  

「啊!」驚呼聲四起,卻不見又有誰做出反應。感覺到失重感,女子下意識的將貓咪緊緊護在懷中,自己則是緊閉著雙眼,等待著而後會贏來的劇烈衝擊。

說時遲那時快,周子瑜見情況不對,以自己長期以來被培養出的優秀反應以及鍛鍊過的身子連忙向前,極似滿弦後射出的箭。

僅憑一眼便準確預測了女子落下的位置,周子瑜急停後,微微彎下膝蓋,伸出雙手做出公主抱的姿勢,下一秒,那人便落在了她的懷抱之中。

隨著慣性,周子瑜接住女子後也順著力量往下進行緩衝延伸,減去了對自已身體所造成的負擔。

在很多年以後,每當周子瑜回想起這一幕,除了不明白當年的自己怎麼會如此魯莽之外,更多的是慶幸。因為這個選擇,而讓彼此看似平行、不相干的世界從此有了交集。

確定安全後,周子瑜這才鬆了口氣,看了眼此時躺在自己懷中緊閉著雙眼的女子,盯著她因為害怕而略顯蒼白的面容,以及緊閉著的雙眼。

“明明膽子小卻還敢這麼不要命,這年頭怎麼還有這麼傻的人存在?也幸虧她並不重,否則估計現在就成了命案現場。”在心底這麼毫不留情地吐槽著,而周子瑜卻沒有發覺,此時的自己已經對懷中這名陌生女子萌生了興趣。

那女子從樹上正準備摔下時,就已經做好了會與地板親密接觸的覺悟。心中默數幾秒後,卻遲遲沒有等來到撞擊感,反倒是感覺到自己懸在空中,難不成,自己已經成為天使了嗎?

怯怯地睜開右眼,印入眼簾的是那片清澈湛藍的天空,噢!看來真的成了天使了呢!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早便英年早逝了。

不對,如果我已經死了怎麼會有感覺?只見女子自顧自地左顧右盼,隨後,便察覺到了自己正被一個陌生人給抱著,只可惜那人因為戴著墨鏡,加上正巧背光,一時難揭這人的神秘面紗。

只是,她顯然並沒有注意到自己正獨自歡快上演小劇場,這一切一切全被周子瑜看在眼底。

「妳沒事吧?」把懷中人兒穩穩地放在地上,周子瑜這才開口問出第一句話。至於那名女子似乎還驚魂未定,傻愣愣的看著周子瑜,這讓她不禁嘆了口氣,思考著這人難不成被嚇傻了?只可惜,下一秒她便推翻了這項理論,只因為:她本來就很傻。  

女子重新感受雙腳踩在地板上的美好,只是現實卻不讓她能夠放寬心好好享受這失而復得的重力,因為身體尚未消化先前的過度驚嚇,使她一陣腿軟站不穩。

眼看著女子準備栽在地上,周子瑜眼急手快,連忙伸手牢牢扶住她的肩膀,同時不禁思索著為何她就這麼喜歡地板,時不時就想來場親密接觸?                                                                                  

「喵~」聽到這聲貓叫女子才回過神,羞澀的嫣紅染上雙頰,連忙鞠躬向眼前的救命恩人致謝。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眸中閃爍的天真與單純令周子瑜不禁多留意了幾眼。

只是當聽見這問題時,周子瑜沒有選擇回應,畢竟,就此時而言,彼此不過是偶然遇見的兩個人,終究只是陌生人,況且,自己職業的關係,沒必要留下身分。

「別那麼早就放棄希望。」徒留下這麼一句話,周子瑜便轉身揮手離去,至於這句話,很顯然是對那女子閉起雙眼認命的等待墜落感到不滿,便留下一臉悵然的她以及圍觀群眾。

於一旁買完早餐的俞定延將這些種種一一看在眼裡,只見她露出一抹別具深意的微笑,便提著早餐走上前與周子瑜會合。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