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5

      那夜過後,媽媽沒再跟我提起那些話語。

 

      可我卻無法當作這一切僅僅是場談話,她那時候的說的讓人太過擔心。

 

      每天下課回家,我都要確定媽媽是安好的。

 

      兩個星期後,我才真正鬆口氣,日子就跟平常一樣沒什麼變化。

 

      也讓我漸漸相信媽媽真的沒有想要做出讓我傷心難過的事情。

 

      將這件事情放下,我依然每天上課下課,但是我會多撥出一點時間陪陪她。她老了,鬢髮白了,本來粗糙的手更粗糙,青春隨著歲月流逝,而這一切都是為了我。

 

      「媽,聞聞看。這花茶好香呀!」先開茶壺,我輕吹一口氣,香氣散了出來,瀰漫在整個空間,令人放鬆。

 

      倒了一杯遞到媽媽手上,「這是阿姨送給我們的薰衣草茶,喝喝看。」

 

      「哪個阿姨呀。」花香味讓她的笑更發柔和,媽媽接過後感受著被熱茶的溫度。

 

      「白阿姨呀。」將茶注入在杯中,我抿笑回答:「您忘了嗎?上次她來時,說要寄一盒讓我們喝的。」

 

      「原來是她啊。」試喝一小口,媽媽微笑,「真好喝。」

 

      暖暖的茶進入胃裡傳到全身,淡淡的清香味讓人放鬆,「真的。」

 

      「不過下次告訴妳白阿姨,別送這個,太貴了。如果喜歡喝的話我們自己種自己泡就好了。」好奇的拿起茶盒,她端詳一會兒說。

 

      「媽,人家白阿姨也是擔心您呀。」

 

      「妳是不是跟人家講些什麼了?」

 

      一口茶哽在喉間,上不去也下不來,差點被嗆到。好不容易止住咳,我拿起衛生紙擦拭被沾濕的嘴角,半抗議的說道:「我也沒辦法啊,誰叫媽您之前說那些話,害我心神不寧。」

 

      「……妳放心吧,我還不會這麼快離開妳的。」媽媽的淡淡的揚起嘴角,此時此刻的她是隨波逐流的落葉,凝睇著茶面的她眼裡沒有太多波瀾。

 

      我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明明我已經長大,再過沒多久就成年了,但是我依然沒辦法分擔媽媽心裡頭的重擔。

 

      而我很清楚,這些年總讓她悠悠凝望遠方的是在她心房深根的一段過往。

 

      只是她從未說,我也不過問。

 

      問了或許只是徒惹她心傷。

 

      在滿天星被她封塵在一個角落時,我就清楚她不願讓任何人觸碰那傷口。

 

      之前,媽媽的朋友——白阿姨,也在電話中跟我說過,有些事情旁人無法幫忙,唯有當事人才知道怎麼讓自己解脫。

 

      話中有話,電話另一頭的白阿姨僅是一聲嘆息,「多年了……除了細水長流外就是轟轟烈烈燃燒殆盡。果然,再怎麼聰明也會糊塗一時。」

 

      中間也幾個字我沒聽清楚,但是我明白那應該是在說媽媽。

 

      雖然不懂為何白阿姨這樣說,但是捕捉到關鍵字也大概能推測出來,多年前媽媽有個未了完的心願之類的。

 

      「媽,我真的不能先看那封信?」

 

      「不行。」對於我的問題,她想也沒想的就直接拒絕,面色嚴肅,但隨即轉回笑,「妳現在看就白了我的心思了。」

 

      那時我心想,若是媽媽真要等到那一天才能讓我看,我就乖乖聽話吧。

 

      「小星,妳有喜歡的男生嗎?」

 

      「呃……沒有。」

 

      「記得,不要找太會說甜言蜜語的男生。」

 

      不解的看著她,我不懂媽媽怎麼會突然這麼說。

 

      「偶爾的甜言蜜語是情趣,太多的情話就是傻話。」媽媽搭上我的手,淺笑悠悠說道:「大部分的女人墜入愛河中,某些時刻是無法保持清醒的。」

 

      「那以後我交男朋友時帶回來給您鑑定鑑定?」握住那已經佈上一層繭的手掌,我笑道。

 

      媽媽微愣一下,隨後抿笑點頭,「好啊。不過妳要快一點喔!二十歲以前我幫妳鑑定,二十歲以後……我沒有那個機會了。因為道時候妳在民法上也是個成年人了,所有的選擇就只有妳自己能決定。」

 

      「媽,就算我成年了,也還是您的孩子呀。我的另一半是一定要給您過目的。」

 

      攬住她的手臂,我撒嬌嗔道:「若沒有您的過目,那以後您不喜歡怎麼辦?」

 

      聽見我的話,媽媽輕笑拍拍我,「傻孩子,要幸福的人是妳,不是我。是緣分注定跑不掉。」

 

回應 (1)

玥玥
玥玥
2017-07-21 00: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好書要用珍珠養,請你笑納
回覆:2017-07-21 13:50 謝謝真珠~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