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1章 - 生活

早晨,慵懶的陽光照進臥房,柯爾躺在床上,思考著。

五年前,因某個原因,柯爾所住的村莊被一種不明的病毒襲捲,導致村裡所有人染上怪病。柯爾雙親身亡,丟下他和他姊姊兩人相依為命,不料沒多久後,兩人也染上了病毒。

某天,姊姊突然發瘋,攻擊了柯爾,在一連串逃亡之後,命大的剛好遇到了為羅薩王工作的遊俠   -   貝恩。經過了激烈的扭打之後,柯爾的姊姊慘死在貝恩劍下。

貝恩帶著柯爾回到了他的故鄉   -   紐辛頓,在那邊生活,原本以為能永遠快樂的在那邊生活,沒想到在幾個月之後變了...

柯爾的紅色瞳孔漸漸的被更深的紅色所取代,皮膚漸漸變得蒼白,雖然還保留了一些肉色,但其他人認為這男孩沒救了,在這樣放任下去只會變成那種被病毒感染的東西.....不如徹底的殺掉!

夜深了,就算貝恩的求情,就算不死也逃離不了被駐紮在內的王家騎士趕出城鎮的命運,還好柯爾在野外餓死之前,這家人救了他,把他帶回紐辛頓邊界附近的農舍居住...這五年真的多謝他們的照顧了....

身體除了外觀之外什麼都沒變化,莫非病毒對他的身體起不了作用?

想著想著,這時房門外傳出了敲門聲,

「柯爾~早餐準備好囉~」

「嗯好,我馬上過去~」簡單地換了一下便服之後,柯爾慵懶地推開木門,往餐廳走去。

一到餐廳,桌上擺有幾片麵包,   乳酪,   還有一壺牛奶,雖然這些是再也平凡不過的食物跟食材,卻是柯爾最喜歡的食物,一坐好位子,柯爾便開始大快朵頤了。

「天阿,你速度就不能放慢一點嗎?」看著那雙擁有紅色瞳孔的雙眼,配上他的行為,簡直跟餓死鬼沒兩樣,朵娜嘆了口氣,撥了撥她金黃色的長髮,便開始吃早餐了。

「柯爾,你這幾年就是學不會細嚼慢嚥嗎?慢慢地吃早餐,看看從窗縫透進來的微光,聽聽窗外的鳥叫聲,不是很舒服嗎?你看看你...」

「姐~妳不也差不多嗎?」柯爾頑皮地對朵娜笑了笑,看著她空了一半的盤子。

「你這小子....」朵娜氣得用沒拿起乳酪的手捶了一下木桌,豐滿的胸部頓時因物理作用搖了幾下。

「額....」柯爾把視線從朵娜身上移開「今天貨要送到哪?」柯爾故作鎮定的說。

「你這樣以後遲早會有女孩子被你嚇跑的,」朵娜放下快吃完的乳酪起身「讓我找一下送貨單。」

朵娜從廚房旁邊的木板上摘下一張單子,遞給柯爾。

「今天要送去的地方不太一樣。」

「嗯?」柯爾接過單子看了幾眼

內容物   -   兩袋麵粉,   一袋羊腿,   五顆熟成乾酪

目的地   -   紐辛頓   中央廚房

備註   -   請務必在傍晚前送達

「姐,」柯爾臉色一變鬆開單子「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這次沒再跟你開玩笑,柯爾~」朵娜笑笑地說著,彎腰撿起送貨單並塞進柯爾褲子口袋裏。

「那克里叔叔呢?他不是負責紐辛頓城那邊的嗎?為什麼是我?我記得我的任務範圍只有邊界這邊啊...」

「克里叔他今天突然有急事必須到他親戚家一趟。」

「可是...」

「哎..我知道...只是今天不送不行阿,單子都接了今天不送達可是要挨罰金的,」朵娜撐起腰「五年過去了,他們應該已經差不多忘記了,你也長大了。再說,克里叔很早就已經幫你準備好一些東西好讓你放心去那邊了。」

柯爾不甘願地看著朵娜。

「你坐下來好好想一想,正午之前給我答案,」朵娜收拾好餐桌後看向柯爾「我等等就要去牛舍幫忙囉!你要想快一點~呦~」朵娜笑著用她纖細的白手揉摸柯爾的頭。

「好啦煩死了...」柯爾撥開朵娜的手,臉頰頓時一片通紅。

「平常的柯爾到哪去啦~哈哈哈哈。」

女人,柯爾的唯一弱點。

在房間大約數分鐘後,柯爾總算是想通了,畢竟是城鎮長老那邊支出的錢,說不定可以拿到額外的收入,況且所有人都忙得要死也沒理由拒絕吧?就冒這次的險吧,就這次...

「還真快!所以你要去囉!很好,等我一下喔。」朵娜匆忙的奔出她的房間,大約半分鐘後,她抬著一大箱的木箱進來。

「打開來吧!」朵娜說到。

柯爾按照朵娜的指示把沈重的木箱慢慢打開。

映入眼簾的是一組輕型皮甲,   步行靴,   牛皮手套...等等之類的配備,繼續往裡面翻...

讓他眼睛一亮的東西,竟然有一把粗製的戰鬥小刀,柯爾從沒想過會有帶上刀子的一天。

「刀?姐你不要嚇我!」柯爾吞了口口水

「要不然之前跟克里叔的訓練是假的嗎?」朵娜看著柯爾說到「商人出門總得隨身攜帶防身武器吧,畢竟在那種地方,有很多怪人...」

「也是...啦...哈哈哈」

柯爾匆忙的換上裝備,朵娜在一旁看著,他在他的皮甲上多穿了一件衣服,腰部上的小刀被披風蓋著,以免引起別人的注意。

「那,我先走囉!」柯爾站在門口準備開門

「等等,這瓶給你。」朵娜從口袋掏出兩瓶小罐子,裡面裝著暗紫色的液體

「姐這是什麼?」

「這是克里叔從魔藥局採購回來的,」朵娜搖了搖手中的罐子「這可以讓你身體恢復成原本的樣子,

但只能持續一段時間而已。」她抓起柯爾的手把罐子放在他冰冷的手套上。

「好好慎用!走吧!」朵娜幫柯爾打開了木門,這時清涼的微風吹拂在兩人的臉頰上,配上溫暖的陽光,兩人感受到大自然給大地的禮物。

「注意安全喔!除非遇到危險,要不然刀子不要擅自拔出來喔!」

「喔~」

柯爾走出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大片廣闊的草原,向西看可以看到紐辛頓主城的北側入口,東北方遠處則是永遠雪白的白耀山,據說魔藥局的魔女們都會到這那邊採集材料。

柯爾拖著貨物走向馬舍,遷出他的愛馬   -   捲毛,他把要運送的貨物用細緻的繩子固定在馬背上後拍了拍捲毛。

這時他想起朵娜給他的那兩瓶魔藥水。

要喝嗎?還是.....

柯爾緊緊握著罐子。

再說吧,現在用不著喝。

「走吧!」柯爾嘆完一口氣後躍上馬背,捲毛吐了吐氣,載著沈重的貨物往紐辛頓北門的方向走去。

大約半個小時過後,柯爾已經到達北門門口,雖然經五年的時光,但鎮門的樣子依舊沒變,該站守衛的地方還是站了守衛,年紀跟柯爾差不多,雖然他們的穿著各有其特色和風格,但臉頰上還是各印了褐色紐辛頓的標章。

「來者有何目的。」其中一名一頭黑色短髮長的看起來很斯文的守衛向柯爾喊道。

「我來送貨的!」柯爾說到

「先生請出示證明!」長的看起來很斯文的守衛這時走到捲毛邊。

柯爾下馬之後,從口袋掏出送貨單拿給守衛。

「要檢查貨物的話請便。」柯爾看著正在檢查單子的守衛說到

「不用了,」長得很斯文的守衛說到「剛剛就已經檢查完了。」

「什麼時候檢查完的!?」柯爾說完,一位嬌小的女孩子從捲毛後面走到柯爾身旁。

「隊長!」女孩子裝可愛的報告說「貨物檢查完畢,沒有任何可疑物品嘻嘻。」

「連女孩子都可以當上守衛啦...」柯爾喃喃自語的說。

「大哥哥你看不起我嗎?哼!」女孩比出準備要揮拳的動作,但被守衛制止了。

「是的,」守衛用手按著女孩的頭「兩年前駐紮在這裡的王家騎士被調度到北方羅薩王國去了。」

「為什麼?那你們又是誰?」

「兩年前北方突然聚集了一股黑暗勢力,而這股勢力正在往南方蔓延,」斯文的守衛說著「北方的現況正在處於水生火熱當中。」

「我們現在守衛的職務是由勇者公會代理呦~」女孩突然開口

這時守衛把送貨單交還給柯爾,盯著他的臉看了一陣子..

「話說你的眼睛,」守衛看著柯爾說著「怎麼一回事?」

「唔...這說來話長。」柯爾有些緊張的說著,可以從他的聲音感受到他的顫抖

「真的嗎?」

「嗯。」

「嗯....好奇特啊...」但這時守衛突然給柯爾一個爽朗的微笑「晚點到朗寧開的酒吧去吧,我們來聊聊,我請客。」

柯爾現在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先進去吧,等你辦完事在那間酒吧等我,」守衛說著「進鎮之後有個岔路,往左轉就能看到了,晚點工作完領完報酬後就去找你。」

「嗯好哈哈哈哈,」柯爾摸了摸後腦勺「那你的名字呢?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我叫做葛蘭   .   里斯,叫我葛蘭就好,」這時葛蘭拍了拍女孩的頭「這位小姐呢,叫做凱莉   .   佩妮,叫她凱莉就好,我們常常一起接受同樣的委託,叫我們兄妹也不為過。」

「誰跟你兄妹啊!」凱莉嘟著嘴說著

「我叫柯爾   迪   漢斯,」柯爾把手伸出示意要握手「叫我柯爾就好。」

「很高興認識你柯爾。」葛蘭向柯爾握了握手,凱莉在一旁不甘願的樣子看的柯爾有點想笑。

-------------------------------------------Ⅰ-----------------------------------------------

「葛蘭說中央廚房一直往前直走就到了啊」

柯爾騎著捲毛緩緩的往中央廚房前進,一路上可以看到這小鎮的風貌,人們在這邊安穩的生活,小孩在街道上追逐嬉戲,   大人們則忙著做工作來賺取金錢,   魔藥局的門口還散發出一股芳香的氣息,順著微風吹進柯爾的鼻子裡,柯爾看著這些情景,微微的笑著。

中午,柯爾卸完貨,把捲毛留在臨時馬舍後,往酒吧的方向走去。

「呦!柯爾!」進門之後柯爾望向酒吧角落的桌子,葛蘭跟凱莉都坐在那邊,柯爾不管是否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他直接大步的往他們的方向走,不管其他人用什麼眼光看他。

「朗寧!三杯麥酒,謝謝!」葛蘭等柯爾坐定後,往他身後吧台的酒保大喊「等等就來了。」

「哎真是的,人家都還沒說你就幫他點了,說不定他不能喝酒呢!」凱莉拖著下巴說著

「是嗎?」葛蘭和凱莉同時看向柯爾

「我可以喝酒的放心啦哈哈!」柯爾抓抓頭「在我們家每年至少會有一天是會喝酒的,為了慶祝豐收。」

「呼~那就好」凱莉說著「要不然這傢伙又要浪費錢了。」

說著說著,麥酒已經放到桌上了,三人聊著最近的狀況和一些有趣的事,柯爾也實話實說的像他們兩個解釋他擁有紅色瞳孔的經過。

「你說那個村莊!?」葛蘭放下喝到一半的麥酒,用他從來沒有用過的語調講話「我聽說那在幾年前就已經被王家騎士給毀掉了...你就是當年那個被趕出去的孩子啊....」

「我很抱歉...還有你眼睛的事...」葛蘭說著,一旁原本一向調皮的凱莉沈默了起來

「沒關係的,已經過去很久了,」柯爾這時試著轉移氣氛「我們來這邊不是要來好好享受的嘛?我們現在,就是要把這杯喝完再走!沒喝完不准回家!」

「好!」「好!」葛蘭和凱莉異口同聲地說。

「那,乾杯!」

「乾...」這時他們話還沒說完,酒吧的木門突然被撞開,酒吧裡所有人頓時突然安靜起來,包括柯爾一行人。

門口站著一位男士,衣服破破爛爛的,手臂上還有一道很深的傷痕。

「喂!」坐在酒吧裡的其中一名男子突然站起咆哮道「你要去鬧的話就滾遠一點去,要不然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咕....」那名男士沒講話,只是站在那邊低頭聲吟著..

「你這混帳!」男子在口袋裡掏出一把小刀,快速的走到那名男士面前。

「嘎...嘎...」

「你在說什麼!你是啞巴嗎還是?他媽的不要浪費我休息的時間!」男子抓著男士的衣領,這時男士的臉龐被大家看見。

蒼白的臉龐,血紅色的瞳孔,眼角還留著墨綠色的不明物體。

「快放開!!」柯爾驚見狀況不對,大聲的對那名男子大喊「會死人的啊!」

「嘖....什麼!」

但已經來不及了,那名男士突然用手用力抓住了男子的手臂,用力的轉了一圈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子痛苦的嘶吼著,手臂已經被扭到極不自然的位置,這時那名男士抓走了他手上的小刀,快速的往他喉嚨一戳,鮮血當場噴到那名男士臉上。

這時男士背後湧入了大約五六個跟他一樣的人,有男有女,有瘦有胖,他們當場衝了進酒吧開始了他們的殺戮。

現場所有人一片驚慌,包括柯爾一行人,酒吧裡當場混亂了起來,他們衝進來了,根本看不出發生了什麼事,只能看到鮮血到處亂噴。

「只有幾個人而已怕什麼?我要把他們給殺了!」葛蘭這時從他的背後抽出一把劍,準備衝進混亂的現場中。

「不要過去求你了!」這時凱莉抓住了葛蘭的肩膀「我們從後門逃出吧...」

「不...抱歉...凱莉,」葛蘭這時甩開凱莉的手「這是我們的職責,如果我們都逃走的話那還會有誰幫我們?」

「葛蘭...」

「會沒事的,放心。」葛倫給了凱莉一個微笑

「柯爾,」他轉頭「如果會用劍的話就進去戰鬥,隨便在地上屍體旁邊撿一把都好!凱莉,你到外面去請求支援,公會一定還有很多人!這裏我們來就好。」

「好....   」凱莉望向他們兩人一眼,隨即跟著朗寧從後門逃出。

「柯爾,你負責左邊三個,我負責右邊!」

「嗯!」柯爾握住劍的手抖動的非常厲害,這是柯爾的第一次實戰,而且是在沒有任何的預警下...

「走!!」

在一瞬間,葛蘭快速衝進敵人面前,在他們攻擊前俐落的砍了一刀,頭顱跟手隨著墨綠色的液體掉到地上。

「柯爾!!小心!!」葛蘭這時抽出身上的一把小刀,射向差點要把菜刀砍進柯爾脊椎的女士,那名女士硬生生的被釘在木牆上。

「呼呵....」柯爾這時才發現他的反應太慢了,殺完一個之後沒有注意到後面還有一個,幸好葛蘭幫他了一把,柯爾現在心臟狂跳,感覺隨時都會暈倒,但他振作了起來,繼續奮鬥,他閃躲了其中一名男士的攻擊後把劍砍向他的雙腳,那名男士跪在地上,接著柯爾再補一刀。

突然又有一名矮胖的男生撲向柯爾,兩人倒在地上,柯爾根本來不及把劍拔出來,那名胖子壓著柯爾拿著刀往柯爾臉上桶,但柯爾閃了開來,臉頰只受了劃傷,胖子準備繼續補下一刀。

「可惡...」在千鈞一髮之際,柯爾迅速掏出了克里叔叔的戰鬥小刀,往胖子額頭一刺。

「咕...嘎....」胖子身體往後傾,倒在了墨綠色跟鮮紅色混雜的液體中。

「沒事吧柯爾!」葛倫奔向柯爾並扶他站了起來「你臉受傷了...」

「我...沒事,」柯爾抓起了他的手緩慢的站了起來「你...那邊..呢?」

「被我解決完了。」

「我們趕快離開!」柯爾拔出了插在胖子額頭上的戰鬥小刀。

「好。」

柯爾和葛倫穿越過了無數殘缺的屍體。

「我們要去哪。」

「我們必須向公會通報..不知道鎮上還有沒有,還是只有鎖定我們嘎啊啊啊啊啊」

「什麼?」

柯爾回頭一看,這時地上的一具屍體突然爬起來,用力地抓住葛蘭的腳,並拖到地板上。

「葛蘭!!」柯爾用手上的小刀砍向地上活起來的屍體,但終究還是沒用,越來越多的屍體爬了起來,抓住了葛蘭。

「柯爾...你快走...幫我跟凱利說聲抱歉..」葛蘭一說完,一把刀直接插進他的背裡,葛倫掙扎了一下後,當場斷氣。

「.....」柯爾完全說不出話,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一路直奔出門口。

一開門,門外聚集了一群人

無數勇者們竄過柯爾直奔進酒吧「一個都不留!殺死他們!」

臉上沾滿鮮血的柯爾走著走著經過無數前往幫忙的勇者,還有湊熱鬧的居民,

直到遇見了凱莉。

「葛蘭..在哪裡...」

「.....」

「快跟我說!」凱莉哽咽地喊著

「.....」

「跟我說要不然我把你給殺了!」凱莉突然從腰部拔出細長的直劍頂住柯爾的喉嚨

「....」柯爾緩慢地開口「他說...他很抱歉...」

「......」凱莉眼睛睜大,頓時說不出任何話來,喉嚨像是被東西堵住似的,柯爾也不知道他該說什麼,只能默默地看著凱莉。

「那個智障...哈...還叫我放心呢....」

凱莉丟下了她的長劍,她也沒有任何力氣可以做任何事了,她倒在柯爾懷裏,開始痛哭。

「那個笨蛋..對我來說很重要你知道嗎...」

「我..知道..看得出來...」

這時一大群人包圍了他們兩個,是勇者公會的勇者們。

「小子,你必須跟我來,」一位全身穿著整齊布甲兼鏈甲的中年男子從人群中走向柯爾「你是酒吧唯一的倖存者,對吧。」

「是會長...」凱莉擦乾了眼淚「我想..你還是跟他走吧..」

「...嗯」

幾個人搜了柯爾的身之後,共沒收了一把戰鬥小刀,   錢袋和兩瓶藥水,之後他們拿了一個小型的木製固定器,把柯爾的雙手固定住。

「把他帶走。」會長豎起兩指,只見其中一名勇者抓住柯爾的固定器,一名則隨時保持拔劍的姿勢。

「走!你敢亂來話只有死路一條!」一名高大的勇者揮了柯爾一拳「你這怪物。」

隨著時間流逝,柯爾逐漸消失在人群中,留下跪在路旁的凱莉和負責善後調查的勇者們...

                                                                                                      第一章   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