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只帶著一張衛生紙的我掉入異世界了(二)》

    我握緊雙拳,發現原本握在手中的金屬吊墜(還是徽章什麼的),已經消失無蹤,只剩下一張衛生紙徒留在指間。

    太棒了,野外求生的時候衛生紙真的是很派的上用場哦。我半瞇著眼吐槽自己。

    退一萬步想,先把幻覺的可能性和瞬間移動的原理拋到一邊,光是要搞清楚自己在哪裡,該怎麼活著回到家就是個大問題了阿……

    還在一頭霧水抱頭苦惱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一股溫熱的氣息噴在我的背上,回頭一看,和一隻擁有奇特長相的野獸四目相對。野獸的身體長得像狼,不過明顯比較粗壯,背脊上長了一排硬質短棘,全身的毛又黑又粗,四肢都長有巨大的爪子,血紅的雙瞳間鑲嵌著一顆碧綠的石頭。

    看到這隻怪物,我大大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在作夢阿,那就好辦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閉起眼睛,狠狠往臉上一捏。

    ……超痛阿,單身十六年的手勁可不是蓋的,半邊臉都麻掉了。這樣該醒了吧,我滿懷希望地睜開眼。

    場景完全沒變。

    只有那隻狼怪正以看白癡的眼神盯著我。

    我乾笑了兩聲,正在認真考慮要不要更用力地捏自己第二下時,狼怪邊大吼邊露出森然利牙撲了上來,我在千鈞一髮之際向旁跳開。撲空的狼怪踉蹌了幾步,轉身發出威嚇的咆哮,震耳欲聾的分貝讓樹葉都悉悉簌簌的搖晃起來。

    阿咧阿咧,現在是該逃跑了吧,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之類的,論逃跑我還算滿有自信的啦。仔細清算了一下身上的裝備,除了一身校服外,就只剩下手上的衛生紙了,早知道會變成這種情況,無論如何都應該要從家裡帶把斧頭還是盾之類的,明明家裡總是堆滿那些東西,但到關鍵時刻手邊卻連半件防身武器都沒有,還真是諷刺呢。

    跑吧少年,只能跑了。

    才剛下定決心,把衛生紙塞進口袋,狼怪就衝了過來,幸好這個傢伙雖然長得強壯又大隻,但卻是直腦袋,在這種狹小又到處都是樹的地方,一直線的衝刺只要被躲過,之後要無接縫的追擊就很困難了。就用那一瞬間的空檔逃跑吧。

    憑著從小大到大打籃球所訓練的優異反射神經與運動能力,算準距離後以最小的動作避開撲擊,趁著腎上腺素飆升的短暫爆發力,轉身衝向最近的一棵樹。

    身為靈長類的本能,遇到危險時爬上樹是最正確的選擇,我可不想跟有四隻腳的生物比賽跑百米,而且狼怪一副就是不會爬樹的樣子。

    不過我立刻發現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手才攀到樹幹,還來不及使勁,狼怪就亮出森然利牙重新撲上來,我只好無奈地再度躲開。

    低估了牠的敏捷度嗎……

    接下來,我們一人一狼玩起了驚險刺激的捉迷藏,我拼命地在樹間轉悠,狼怪吐著舌頭甩著口水猛追,雖然藉著樹林的掩護一時之間不會被抓到,但也沒辦法逃遠,就這麼僵持著這詭異的追逐戰。

    我大口喘氣,除了緊張以外,大量的體力消耗也是原因。照這樣下去,體力先耗盡的鐵定是我。

    正在暗暗思忖著B計畫的時候,狼怪突然停下腳步。

    啊,怎麼回事?不追了?終於膩了嗎……

    我也愕然停下,看著牠退了幾步,接著仰天長嘯,那是能令人血液都為之凍結的詭異嚎叫聲。接著我想到一件超級不妙的事情。

    話說,一般情況下,狼嚎代表著甚麼阿?我記得狼好像是是群居動物對不對?

    四面八方響起應和的咆哮聲。

    幹!是哪個瘋狂的科學家培養出這種變態的怪物,還讓牠們一大群到處亂跑,只有這種可能性了,長的這麼噁的生物絕對不是甚麼突變還是進化論之類的可以解釋,一定是科學實驗的產物,莫名其妙的瞬間移動一定也是科學的力量,馬的被我遇到那個搞我的科學家,他就死定了!(當然前提是遇到他之前我還活著)

    左方,另一隻狼怪伴隨著吼叫現身,正前方也來了兩隻,右邊四十五度角也一隻,原本那隻負責撂人的現在悄悄繞到我的後方。

    真是太棒了,直接省掉我逃跑的功夫,原本一隻就夠我忙了,現在數量變成五倍多,還剛好把我的四面八方都堵住,直接宣判死刑阿……

    「阿哈哈,現在求饒還來的及嗎?各位大哥大姐們。」我苦笑著舉起雙手,擺出投降的姿勢。拜託,我才高中一年級,連女朋友都還沒交過,不想這麼早死阿.......

    狼怪戰隊似乎聽不懂我講的話(聽得懂才怪),因為牠們全部在同一時間飛撲過來啦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野獸的咆哮響徹雲霄,巨牙和利爪在我眼前飛舞,我狼狽的打滾勉強躲開第一波攻勢,但肩膀和腰間的衣物已經被扯出了好幾個裂縫,再這樣下去,肯定會命喪狼嘴。

    可惡,我是不會坐以待斃的,就算死,也要死的很熱血!

    其中一隻狼怪穩下身形的時間較短,一馬當先朝我衝來,我側身滑步避開狼嘴,迅速一個右鉤拳轟在牠的臉頰,儘管沒有造成明顯傷害,但受到獵物預期之外的反擊,狼怪們一時之間選擇了退後,不過合圍之勢仍然沒有解開。

    「現在該說什麼台詞來著......?阿對了,我要打十個!」我嘴巴上說著屁話,其實背上早就冷汗直流,剛剛要是五隻狼怪再一起上,鐵定直接GG了。甩著剛剛出拳的右手,我蹲低姿勢,準備應付下一波攻勢。

    面對獵物的挑釁,狼怪們同時仰天咆哮,揚起利爪、咧開血盆大口,一口氣從五個方向撲來,和剛剛亂無章法的咬擊不一樣,這次幾乎連一絲一毫的縫隙都沒有。

    阿阿,完蛋了嗎......?真沒想到會如此不明不白地死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如果真要我在這不到一秒的最後空檔裡講出遺言的話,請麻煩把我電腦D槽裡那個名稱為Gameplaysupport的資料夾刪掉,請不要點開,直接刪掉就好,謝謝。

    再見了老爸,再見了朋友們,再見了數學作業,再見了可能根本不存在的、未來的女朋友,再見了世界。我,黃吾英,今年十六歲,單身,就要蒙主寵召了,就要去極樂世界了,永別了各位......

    「火球術!」

    爆炸聲、高溫和閃光席捲而來,狼怪被炸得東倒西歪,一時間無法重新發動攻勢,我卻像個白癡一樣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笨蛋!快跑啊!」

    猛然被貫穿耳際的聲音點醒,我趕緊抱頭猛衝,但狼怪們也翻身跳起,卻又被第二波猛烈的火力攻擊打退了。我迅速拉開安全距離後,回身張望了一下情況,發現狼怪們已經被轟得四處逃竄,紛紛夾起尾巴轉身離去,真是一群欺善怕惡的傢伙(沒錯我就是那個善)。

    回過神來,才發現一個纖細的身影從樹蔭中走出,正直直盯著我看,我也毫不客氣的上下打量來人。

    是個感覺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女孩,留著一頭晚霞般的柔順暗紅色長髮,身上的衣服讓我想到遊戲裡魔法師的造型,衣袖和衣襬都相當寬,但上臂和雙腿的布料做得相當合身,應該是為了方便行動。

    比起服飾,我更在意的是女孩那淡金色的雙瞳,像是把一對昂貴的金珠鑲在玩偶的眼中,顯得相當光彩奪目。不知為何,她的手中還拿著一支木製長杖,讓她更像是從遊戲或漫畫中走出來的人物。

-------------------------------下回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