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願〗貓兒

那是多久前了⋯⋯

深夜的房間中,有著異色雙眼的少年蜷曲在被褥中,雙眼滿是黯淡,一天、兩天、三天、四天⋯⋯

啊啊,伊勢姬已經離開了他五天了啊。

想起戀人溫柔的笑顏,和他嘻笑的畫面,少年不禁眼中泛淚,都是他太軟弱了,才保護不了她,明明早就知道她是亡國公主,大臣們一定會有意見,他卻什麼也做不了。

連想追隨著她的腳步,出家遠離塵世也不行,想跟著她一起渡過彼岸,也辦不到⋯⋯

他還有越後國,他還有他肩負的責任⋯⋯

「伊勢姬⋯⋯」

少年哽咽著,他還有什麼能夠支持他活下去?

最愛的女人因為他被逼死了,他還能夠做些什麼?

這些責任,他不想要,為什麼當初聽到家臣聯合武田信玄叛亂時他要回來?明明可以不顧不管的待在寺院理逃避一切,為什麼他⋯⋯

「因為你是上杉的家主啊。」

突然,帶著笑意的聲音輕輕地傳來,少年猛的從被褥中起身,卻發現房間中除了他之外再無他人,雖然如此,他還是警戒的握起擱在床邊的刀,「什麼人!」

那聲音沒被他嚇著,只是發出輕輕的笑聲,聽起來有著女孩子的柔軟,卻又帶著一絲調皮,還帶上了一絲妖媚,「你是上杉的家主,上杉謙信啊。」那聲音笑道,「你怎麼能忘記了,生存的意義呢?」

「什麼⋯⋯」

少年不解的蹙起眉頭,那聲音又是笑了聲,突然的,一道白煙從少年面前撫過,順著白煙的方向轉頭,謙信微微瞪大雙眼,只見一隻體型龐大,卻無比優雅的白貓靜靜站著,身後一條又一條的尾巴,他定睛一數,一、二、三⋯⋯六、七,八,八條尾巴,「八尾貓⋯⋯?」

謙信看向牠如火焰般燦橘色的瞳孔,感覺到了她的笑意和友善,只見她嘴裡銜著著一把精緻的太刀,雪白的刀鞘就如她一身泛著雪白柔光的白毛般美麗,「看看吧。」

在他身邊放下太刀,白貓悄悄地坐下,眼中滿是興味的看著謙信驚艷的表情,和那一臉不敢置信,「好刀⋯⋯」謙信看向白貓,眼中帶了好奇,卻毫無貪婪,「這是哪裡弄到的?我也去找一把來!」

這熊孩子,完全不把她當妖怪啊,八尾貓愉快的喵了聲,惡作劇般的瞇了瞇眼,「你可以跟我要這把刀啊,這麼麻煩幹嘛呢。」

謙信不至可否的聳了聳肩,「不一樣。」自己拿到才有意義。

聽見他的回答,八尾貓愉悅的甩了甩尾巴,似乎對這回答很滿意,「不愧是毘沙門天的化身。」

懷念的瞇起眼,八尾貓眼中閃過一抹悲傷。

你⋯⋯一直都是這樣。

才說完,八尾貓正感慨著,剛剛還興致滿滿的查看太刀的謙信卻突然沮喪了起來,悲傷地咕噥了聲,「我才不是⋯⋯」

從小就被這麼呼喚,他都快以為,他真的像多聞天王(毘沙門天別稱)那樣無所不能了,但是伊勢姬的事像當頭一棒,應是敲醒了他,提醒他,他只是凡人。

「如果只能一直失去身邊的人,是毘沙門天的化身又有什麼意義?」看向身邊的白貓,謙信已經把她當成自己夢境中的人物了,沒錯,他在做夢,跟夢裡的人物說什麼都無妨,又沒人會知道。

渾然不覺自己已經被歸入夢境中,八尾貓偏了偏頭,不解地垂下一邊耳朵,如果縮小一點的話會可愛數千倍,謙信有些恍神的想著。

「為什麼是毘沙門天的化身就要能守護好一切?」八尾貓跺了幾步後在謙信身邊趴下,軟軟的毛摸起來很舒服,看謙信一副很想靠上來的樣子,八尾貓貓笑了聲,「本族長不介意借你當靠枕一下。」

謙信一聽,不客氣的就翻身靠到了她的腹側,頓時舒服的打了個呵欠,但是他沒忽略掉這隻貓的自稱,「族長?」

「是喔,」見他注意到了,八尾貓愉快的喵了聲,「我是貓妖族的族長,你可以叫我八尾,或是尾兒。」

叫尾兒,我會更高興。

想起專屬於他的稱呼,八尾貓晃了晃尾巴,掩飾自己的焦躁。

「我還以為會要我叫你喵大人。」謙信打趣的說著,看著她一臉不甘願地說「也可以啦」莫名的覺得,這隻貓好可愛。

輕輕拍了拍她的爪子,謙信嘆了口氣,開始訴說自己已逝的戀人,「當初,我滅了她的國家,逼死了她的父母、族人,還把她收為侍女,我以為她會費盡心思的想要惡整我,但她沒有,伊勢姬一直對我很溫柔,漸漸的我就喜歡上了⋯⋯後來,我發現她似乎也喜歡我,所以就⋯⋯」

聽著謙信沈醉的描述著那段戀情,八尾貓眼中帶著一抹憐憫,和藏在深處淡淡的嫉妒,還有濃濃的心疼。

啊啊,八尾貓閉上眼,謙信以為她是在為自己感到難過,於是伸手搔了搔她的脖子,八尾貓突然豎起耳朵,隨即又放鬆地垂下,一臉享受的把頭放到前爪上,享受著謙信的按摩,「喜歡⋯⋯」

微微瞇著眼,八尾貓眼底透出淡淡的幸福,卻又帶著一絲悲傷,有些是,只有她知道,以前,他也是這麼幫她搔癢的。

八尾貓的落寞,謙信卻沒注意到,瞄了他一眼,本來就不奢望他會注意自己細微的變化,八尾貓打起精神看著他,深深嘆了口氣,「謙信,你不能阻止該離開的人離開,如果你執意這麼做,就是違背天意,會遭天譴的。」

看著八尾貓認真的眼神,謙信嘆了口氣,停下了搔癢的動作,八尾貓也抬起頭。

「但是⋯⋯如果我重視的人都會離我而去,那我⋯⋯」最後還會剩下什麼?

注視著眼前悲傷的少年,八尾貓輕輕的嘆息著,叼起那把太刀放在謙信大腿上,焰色的眼中帶著無奈和心疼,「如果還不知道你活著的意義,那就在戰場上找吧,戰場是毘門沙天的領域,或許有一天,你會遇見能告訴你答案的人。」

而我希望,那會是我。

貓兒沒有說出心裡的話,只是轉身化作一縷輕煙,消失無蹤。

隔天謙信醒來時,錯愕地發現,那把太刀靜靜的躺在自己身邊。

外頭的庭院,樹梢上,兩名少女一站一坐。

站著的少女一身紫衣,披在背後的青絲隨風搖盪,面如玉,眉間一點硃砂,光是一個回眸,就足以讓全世界多情的男人赴湯蹈火,卻又看起來如此高潔。

坐著的少女,一身焰橙色的衣裳,下擺只到大腿一半,身上綴著漂亮的銀鈴,左腳腳上也有著一條綴著小銀鈴的腳鏈,在風中,卻不發出任何鈴聲,一頭雪白的長髮跟昨晚的貓兒如出一轍,在腦後束成馬尾,一雙焰紅的眼中帶著淡淡的失落。

「小八⋯⋯」紫衣的少女輕輕嘆息著,呼喚著少女的綽號,「妳何苦呢?」

用情如此之深,一世又一世,就算看他擁著別人,妳也不氣不惱,當他被欺騙時,你依舊為他感到心疼。

「觀音,多聞是我一世的契約,我答應過了。」八尾輕輕一笑,卻不知那笑容有多苦澀,「他說了,要完成我的願望。」

「然後,我會許他一個願望。」

看著自己的朋友,觀音嘆了口氣,看著那名欣賞著太刀的少年,眼中帶著無奈的笑,看得出來他很喜歡那把刀,這樣也不算白費了八尾的苦心。

要知道那把刀,是當年八尾鍛造給自己的戀人,多聞天王毘門沙天的斬妖刀,上頭有著小八的妖氣,只要帶在身上,那股妖氣就會起保護的作用,對於之前常常要擺平動亂妖族的毘門沙天是再適合不過,只是還沒來得及送出去,他就離開了小八,投入輪迴之中。

「小八,妳跟多聞當時到底怎麼了?」想到這裡,觀音看向八尾那一臉溫柔,一直到現在,她還是不曾說過,當年為什麼多聞天王會放棄神籍,投入輪迴,她絕對不相信同伴們說的「下凡歷練」這樣的說法,她總覺得這件事跟八尾有關。

每次小八都說什麼你一個願望、我一個願望的,她沒聽懂。

把視線從謙信身上移開,八尾臉上頓時少了分溫柔,只是滿臉笑意,「就是我說的那樣啊!」

「⋯⋯有說跟沒說一樣。」觀音抱怨著,正當八尾想要再開口,突然的,身後刮起了一陣怪風,一時反應不來,八尾眨著眼看著樹梢離自己越來越遠,觀音和出現在樹梢的她的某個熟人同時一臉驚恐。

八尾也沒多想,一個翻身,穩穩的落地,卻被鋒亮的刀肩挑起下巴,一雙異色的眼中帶著詫異和懷疑正盯著自己。

完了⋯⋯

此時此刻,八尾只有這個想法。

「那個⋯⋯我們有話好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