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腐草為螢-3

      天命唯你,家常的成員聚會。

      「寒食了這幾天,皇帝那NPC都繼續享福了,我們也打打牙祭吧。」公會首領鶴王爺祈雨默然於座首,眾人環成一圈,嘆塵怎殤安頓剛招進來的新人無悠拂曉入座,不知何時腰上繫了一條圍裙,圓桌上很快盡是他的一手好菜。

      想他當初只是為了一個逼迫人的隨機任務修煉廚藝,隨便挑了哪宮娘娘的小廚房就把自己塞進去,沒想到任務了結了自己也燒菜燒出興趣,這不拿出來顯擺對不起他的好天賦啊。

      他依稀記得他當差期間做出了個什麼東西,居然登上世界頻道,不過很快公告就被洗掉了他也沒來得及看清。

      做過太多菜了,儘管道道都有留下紀錄,確切是什麼他實在想不起來。

      倒是他家老大,鶴王爺,在他端上一道料理後猛然一凜。

      「你們都聽說後宮鏡貴妃的事吧?」祈雨默然正襟危坐。

      「曇荷有提過,說是什麼壽宴進的菜讓天顏震怒,被打入冷宮。」說話的是一名氣度雍容大方的女子,面容清冷,掛名故傾城,是天命唯你的名面會長。「左不過是宮笑華為了打壓異己使的絆子。」

      「那也得有個理由。她可說過導火線是什麼?」

      「菜也不是各宮嬪妃自己上的,她待在她的沐佐宮中哪能知道?」

      「是九江鳳爪。」祈雨默然循著盤子看上去端著的人,面具下眼眸炯炯,「嘆塵,就是這個。你是全服第一個做出九江鳳爪的人。」

      某罪魁禍首歪了歪頭,看著有些迷惘:「那聽起來很酷,有什麼不對?」

      「可以算是你害慘了鏡無霜。」

      「哦。」他滿不在乎。

            #

      四方的藍天,燕雀翔空。舉目環視,宮宇巍峨,天選殿北向皇帝議政的聖澤宮,南面鎮江門,是皇城的門戶,也是秀女待選的地方。

      又回到了這裡。看著眼前言笑晏晏的鶯鶯燕燕,腰配一皂青大劍的腐草為螢不禁慨嘆,盛衰有時,當初的鏡無霜是一個搖搖欲墜公會的指望,被推進了後宮,曾經也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如今卻是一切從頭,但她只是自己的指望。

      秀女資格由公會賦予,這已是東宮裡不成文的潛規則。宮門若沒有勢力打通關節,想要見到天選殿的地基都是困難。

      但是腐草為螢進來了,靠的是那只無人敢攔的皇后玉牌。殉位前她早已給自己鋪好捲土重來的後路。

      系統是死的,然而人工智慧NPC卻不全然是蠢人。

      「眾秀女聽令!」天選殿的大門咿呀大開,老太監尖而滄桑的嗓音迴盪在整個空間,獨有那分皇家的肅重,「皇后娘娘玉牌失竊數日,線報指稱嫌犯在諸位之中!鳳儀震怒,即令汝等無詔不可出宮,即刻搜查。然皇上開恩,若罪人當即坦承,尚可充入教習所為宮婢;仍知罪不認者,廢為庶人,罪連公會且永世不得再入宮!」老太監言畢,拂塵鞭地,禁軍一哄而下。

      她早知道偷玉牌這事如果被發現會非同小可,是不得已之策,所幸她也沒有公會好被牽連。

      驚慌聲此起彼落,得皇后授意的禁軍一句冒犯也沒說,逕自搜了起來。

      正眼觀四面,手上突然多了一道力量,她嚇了一跳。

      「趁亂快跑!」竟是那個紅髮怪人,拉著她翻過草叢,宮門被鎖,身為劍士的她敏捷不及身為刺客的他,兩人只能跑到宮牆下的隱蔽處姑且藏身。

      「放開我。」腐草為螢冷聲,腦袋轉得飛快,「你怎麼知道玉牌在我手上?」

      「不打自招。」烏衣巷給自己順氣,看穿她的眼神令她臉一陣熱,「不過是在宮門處恰好看到妳拿那東西通關,心想哎這不是那個新手嗎?」

      「你叫誰新手?」她按住腰間的大劍,荷綠薄紗下是職業劍士的輕甲。

      「是了,有本事持有遭竊的玉牌,我承認妳不可能是新手。」

      「你不好奇我怎麼得到的?」她不禁試探。

      「不,那不重要。」他挑起一絲玩味的笑,「網遊世界無奇不有。」

      她卻覺得那雙眼能洞穿她,讓她頗感不自在,玉頸還是不甘示弱挺得筆直。

      「妳該慶幸這世界沒有監視器這種東西,守衛又是認物不認人的,不會認清妳的長相,只要玉牌物歸原主妳就可以若無其事去選秀。」烏衣巷伸出手,「玉牌給我,我替妳還給皇后。」

      「你真的當上太監啦?」

      「比我想像的容易和⋯⋯無痛,哈哈。」

      面對他的不正經,她抽了抽眉角,「你的太監之路平步青雲,這麼快就能在皇后跟前混了?」

      他搖頭嘖聲:「不需要,妳知道宮人所向披靡的絕技是什麼嗎?諂媚。圓滑一點,要飄進皇后宮裡再飄出來不是難事,妳看著就不像個會諂媚的人。」

      這是在諷刺她的前生剛強所以易折?可他並不知道。

      「看人倒是挺準。」她眼神飄開,「不過獻媚於人值得拿來說嘴嗎?」

      「當妳以宮廷為前途時,也同時默認了它的價值。我是說,就是有人能從中得到樂趣的不是麼,看那些有妃嬪夢的玩家就是,包括妳自己。」

      腐草為螢啞口無言了,這人不只外表怪,思想更是歪上天,卻歪得有理。

      邪門的,瞧她都被他洗腦了。

      「玉牌給我吧。兩天,選秀就能正常舉行了。」他再次伸手,通澈的玉溫上手心。

      烏衣巷離開後,她才想起一件事,又忘記加好友了。加友功能需要兩人面對面互動執行,她只能透過視窗先叫出視線範圍內的人物面板,找到他的,查看。

      ID:烏衣巷

      等級:52

      公會:無

      屬性:刺客

      官銜:無品•雜苑宦官

      其餘的資料都是不公開。但光是這些,就已經可以讓她肯定這人的能力超過他的角色。不高不低的等級,沒有公會傍身,又沒有光環的官銜,來路不明,卻有穩重的成事之風,和助人的心。

      他們才第二次見面,連好友都不是,他卻願意幫她把玉牌放回去,她居然也信得過他。雖然烏衣巷語氣清淡,但她心知肚明事情說簡單也不簡單。

      裝逼的怪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