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你有沒有恨過一個人?』

    當年報紙上的文章,如今被剪成了一小塊,貼在房間的窗上。歲月將其染上淡淡的黃褐,模糊了上頭的字跡,然而這個問題在溫平俊的眼中,永遠是那麼的清晰,一如昨日才印好的新篇。

    恨嗎?

    每天早上,溫平俊總要站在窗前幾分鐘,喝著索然無味的水,看著伴他三年的文章思索答案。

    是的,三年了。他冷靜了三年,也追尋著答案三年。

    那年,看見謝沅梳與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走在一起,上天沒給他多久的時間做出反應,便安排給他一個在醫院度過年節的全新體驗。出院後,他回到與謝沅梳合租的房子,謝沅梳不在,不過衣物等等的日常用品倒還留著。

    謝沅梳沒有搬走讓溫平俊倍感意外,畢竟在溫平俊的認知中,他一直是個淡然而瀟灑俐落的人。不會挽留,不奢求藕斷絲連,就像當時的一夜情,乾淨離去。但縱然謝沅梳沒有搬離,這次選擇離開的卻是溫平俊,他不是聖人,沒有坦然接受戀人與好友出軌的肚量──尤其是在親眼目睹後。

    車禍傷了他的右腳韌帶,雖然只要好好復健便能正常走路,但也與動用到腳的劇烈運動無緣了。身心俱疲的溫平俊實在沒有心力打包行李,挑了幾件喜歡的衣物,他在客廳留下紙條與租房違約金,交代謝沅梳把房子退了,順代處理自己遺留的物品。

    就算不跟謝沅梳直接談分手,這樣的做法也足夠表明他的立場了。

    出車禍那天早上的報紙仍被留在桌上,那篇帶著問句的文章被翻成最前頁默默地躺著,有多少人因那兩句疑問而迷惘呢?又有多少人像自己一樣,早上想著第一句,下午卻開始思索第二句呢?溫平俊笑了,至於為何,他自己也不清楚。然而他並沒有去探究這個問題,只是把報紙放進了自己的包裡。

    他辭掉工作,搬到鄉下與種田的父母同住。安頓好後,他到一間小公司應徵到一個文書處理的工作,過著平日上班,假日幫忙農事的規律日子。起初的生活非常難熬,謝沅梳不曾在那之後聯繫過他,但他總會夢見謝沅梳,夢見那雙清亮勾人的眼睛,以及車禍前那震驚的臉龐。有時候夢著夢著,醒來後,發現躺的不再是與謝沅梳分享體溫的那張床,發現頰上掛了兩抹淚痕。

    習慣後的失去,不會使人痛哭流涕,卻椎心刺骨地疼。

    即使心痛,溫平俊卻不能肯定自己恨不恨謝沅梳,畢竟他們的初次相遇便是建立在一夜情這種不穩固的基礎上,一路相處至今,他甚至不確定謝沅梳是不是愛著自己的。早出晚歸,總是應酬,說了兩句就冷掉的氣氛……種種跡象,是不是早就預示了如今的結果呢?

    溫平俊其實早就明白了,明白對方在這段感情的無心,然而他卻無法戳破局面,懦弱地繼續作著遲早會清醒的夢。

──他該恨的不是謝沅梳,而是恨當時不願及時抽身的自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