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神秘的訪客---2》

      厄特斯一行人穿越城鎮西方的森林後,來到厄特斯家所在的丘陵。

      「不愧是英雄推薦的店,果然連地點也超神祕的!好期待!」雪莉非常興奮地發表自己的感想。

      「期待阿……別太大阿……」

      「大哥哥,你剛才有說話嗎?」

      「咦?喔,沒事,自言自語罷了!」

      走上山丘後,厄特斯的家就在眼前,家的後方則是打鐵用的小屋。

      厄特斯推開門後,將基德輕放在椅子上後,就走向廚房。

      雪莉身為一名訪客,很有禮貌地坐在椅子上等,但極具好奇心的她,還是忍不住偷看著傳說之店的內部。

      「看起來好樸素,可是有種神秘的味道……這就是人家說的人不可貌相嗎?基德你也快起來看阿!」

      雪莉不斷搖著基德的身體,基德也慢慢地從昏迷中醒來。

      「這裡是……」基德有點睡眼惺忪的問。

      「找到了喔,傳說之店!」

      「找到了?奇怪,我怎麼沒印象,我記得我好像暈倒了……」

      「沒有、沒有,基德你只是累到睡著了而已!」雪莉為了掩蓋她用昏基德的事實,極力解釋著。

      「是嗎?」基德露出了不信任的眼神,「我記得你好像摀住我的嘴巴的樣子阿……」

      「是你記錯了吧?對吧?」雪莉突然露出兇惡的神情,雖然面帶著笑容,但卻傳來滿滿惡意。

      「對、對不起,是我記錯了!」基德被雪莉的神情嚇到,整個人冒著冷汗的說。

      「你朋友醒來了阿?」

      厄特斯從廚房走出,手上拿著兩杯熱可可與剛買的麵包,各給了基德與雪莉。

      「謝謝。」

      基德跟雪莉道謝之後,馬上將熱可可拿起來喝,並且配著麵包一起下嚥,感覺就像是受寒受飢的難民一般,為了存活而狼吞虎嚥。

      厄特斯笑著看他们的舉動,此時也注意到桌上有張紙條,上面寫著「我有事要出遠門,你負責看家吧。」,是厄特斯父親所留的。

      雖然不清楚父親去做什麼,但偶爾每幾個月他都會出遠門,所以厄特斯也沒太過在意。

      「對了,兩位,我都還沒跟你們自我介紹呢,我叫厄特斯。」

      雪莉為了也要自我介紹,不停地將熱可可往嘴裡倒,要將麵包吞下,還不停拍著胸口,像是快噎著一般。

      「呼!終於吞下去了!我叫雪莉,旁邊這個一副很兇地,叫做基德,請多指教!」

      「請多指教。」基德有點不屑的說,只顧著吃下食物。

      「基德,要有禮貌點阿!」雪莉生氣地向基德說。

      「好了、好了,這沒關係,話說你們為什麼要穿著斗篷?還有來佛蘭找武器店的目的是?」

      一聽到厄特斯的提問後,雪莉拉緊了自己斗篷的帽簷,像是不想被人看到斗篷下的面目似的。

      厄特斯也注意到雪莉的怪異舉動,所以接著說:「不好意思,我問了個不該問的,大家都有自己不想被人知道的祕密。」

      「沒關係的,我知道厄特斯哥哥是個好人,肯定不是有意的...」

      「那可以說明你們來找武器店的原因嗎?」

      基德直接拍了桌子站起來的說:「我們需要連英雄都推薦的武器店,為我們打造武器!」

      基德那麼直接的表達,著實讓厄特斯驚訝了一下。

      但從基德堅定的眼神中,讓厄特斯想起小時候自己也有為了完成夢想而有如此明確的眼神。

      相信自己所要與信任自己的眼神,對現在的厄特斯來說,是多麼耀眼,難以讓人直視。

      「雖然我很想問你們需要武器的原因,但竟然你們有非要不可的理由,拿我就接下這份工作吧……」厄特斯避開基德的眼神說著。

      「真的嗎?」雪莉也開心地站起來。

      「恩……我會盡力的……」

      「太棒了,基德,村子有救了!」

      雪莉興奮地抓起基德的手跳起舞,但基德的神情並沒有因為厄特斯的允諾,而有比較開心的神情。

      「身上沒有散發光輝的人……真的是我們要找的鐵匠嗎?」基德心中如此想著。

      「那我們就到鐵匠鋪吧!」

      厄特斯帶著基德與雪莉穿過樓梯旁的後門。

      房子後方則是厄特斯他與父親打鐵用的小屋,厄特斯從口袋拿出鑰匙,打開小屋上的鐵鎖。

      裡面吊著大大小小不同的鐵鎚,與一些勺子與鍋鏟的器具,但跟一般佛蘭鎮的鐵匠鋪不同,並沒有任何武器與防具的擺設。

      前方的牆上有一個鎔爐,還有一個冶煉台在鎔爐前。

      「這裡真的是鐵匠鋪嗎?」基德一臉疑惑地說。

      連原本很興奮的雪莉,都開始懷疑了起來。

      沒有擺設任何武器的鐵匠鋪,難道是沒有在打造武器?  

      鐵匠鋪裡只有擺設一些簡單的民生用品的打造物,像是鍋鏟、鐵鍋,難道所謂的英雄推薦是英雄的母親推薦的嗎?

      這些疑惑開始在基德跟雪莉心中萌生,也完全呈現在他們倆狐疑的表情上。

      這裡的一切,都跟她們倆的想像差異過大,沒有華麗的建設,也沒有身經百戰的感覺,看起來只像一座「廢墟」,不信任感開始建立在他們的認知上。

      但注意到這些的厄特斯卻不以為意,開始走到裡面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

      「你們先休息一下,我找個東西喔!」

      雖然基德與雪莉因為旅途確實很想好好休息一番,但眼前自稱傳說之店的鐵匠,卻讓他們無法放心,因為他們或許又再度找錯了。

      「奇怪……應該在這阿……」

      厄特斯不斷翻挖著旁邊的雜物堆。

      「找到啦!」厄特斯拿著一個有點髒掉的盒子,大聲的說。

      長方形黑色盒子的大小,大概能裝下一把小刀的長度,但以扁平的小刀來說,盒子又太高太大,盒蓋上面印著像是冰晶雪花的白色印痕。

      厄特斯接著從鎔爐的木炭灰中,用夾子夾起一塊黑鐵並且小心翼翼地放在冶煉台上。

      從熔爐的灰渣顏色,可以看出已經許久沒有新的木炭在下方燃燒了。

      「基德、雪莉,你們需要什麼樣的武器呢?」

      厄特斯露出充滿自信的笑容,但這笑容正在跟基德與雪莉將對他的不信任感,互相衝突著。

      但一切也有可能是他們太過於先入為主,所以他們決定試著相信。

      「那……我需要一把能斬殺魔族的黑色大劍,可以嗎?」基德有點難以掩飾興奮地說著。

      「那當然!」

      厄特斯很華麗的將黑色盒子舉起,並對著基德與雪莉說:「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

      基德跟雪莉搖搖頭表示。

      「這裡面裝的是屬於我天職的器具喔!」厄特斯又再次露出笑容地說。

      「天職的器具?」雪莉還是不解地問。

      「就是透過聖職祭獲得的器具,也是代表我的「未來」。」

      「雖然還是聽不懂,但好像很厲害!」

      聽到雪莉的回答,本來想耍帥的厄特斯,瞬間露出沮喪的表情。

      基德見狀急忙解釋:   「其實我們部族從很久之前就不在信奉光之神靈了,所以已經沒有在辦聖職祭了。」

      「這是真的嗎?」厄特斯有點吃驚地問著。

      「以前聽祭師長老說,從將近100年前,我們的部族就被光之神靈所捨棄,不在受到祝福……」

      聽到基德的敘述,厄特斯整個人都呆住了,在他的認知中,除了魔族以外,應該所有的種族都受到光之神靈的祝福。

      厄特斯開始思考著眼前兩位孩子,難道是魔族?  

      還是像艾蒂亞一樣,是被光之神靈所懲罰,而失去應有的祝福?

      「好了……那只是我們的私事……所以說你的天職究竟是?」

      基德的話,打斷了厄特斯的思考。

      「阿!抱歉!容我再次介紹我的天職……」厄特斯發出清喉嚨的聲音。

      「聽清楚了,我的天職就是「鐵匠」!」

      厄特斯非常得意的說,但卻是連他內心都十分抗拒的說。

      「哇!那你一定就是我們一直在找的,打造傳說武器的鐵匠了!」雪莉開心地不斷拍手鼓掌。

      「那你的器具,不會是鐵鎚吧?」

      「阿!基德,你不要先講啦!」

      「阿,抱歉。」

      「算了……沒關係……因為你也只答對一半……」

      厄特斯慢慢地將黑色盒子的蓋子掀開,從盒中散發出耀眼的金色光芒。

      「這是……」

      基德用手臂遮著眼睛,雪莉拉緊帽簷來遮擋強烈光芒。

      光芒慢慢地散退,逐漸現出了形體的外觀……

      代表鐵匠天職的器具……

      外觀像是車輪一般輾盤……

      兩側有像是握把的棍身……

      厄特斯高舉著他的器具,他的未來……

      「這是……藥碾子……?」基德有點呆滯地說著。

      「事實上……是像藥碾子的鐵鎚!」厄特斯得意的說。

      但看到厄特斯手上拿的東西,完全跟鐵匠扯不上關係,基德緊握著拳頭,看起來有些生氣。

      「你……在耍我們嗎……」

      「絕對沒有!」

      「是嗎……」基德有點冷漠地說,「虧我還瞬間對你抱著期待……雪莉,我們走吧……」

      「等等,基德,先看看厄特斯哥哥怎麼說阿。」

      「還有什麼好說!」基德生氣地指著厄特斯手上的藥碾子說,「那傢伙怎麼看也是在耍我們吧!」

      「可是……」

      「你不走的話……我先走了……」

      基德才剛轉身要走,厄特斯馬上叫住他。

      「基德!我是不知道你是怎麼想,但我可以發誓,我的天職貨真價實是鐵匠!」

      「那你要怎麼證明……」

      看到基德願意停下聆聽自己的話,厄特斯笑著說:「你就用自己的眼睛見證這一切吧!」

     

      話一說完,厄特斯舉起藥碾子,往冶煉台的黑鐵敲下去。

      敲擊瞬間,黑鐵也開始散發出強烈的金色光芒。

      伴隨著光芒,厄特斯手上的藥碾子,竟然也跟著慢慢化成鐵鎚的形狀,像是黏土一般地變形。

      「器具阿,將此物化為吾之所想吧!」

      厄特斯不斷敲打著黑鐵,黑鐵所散發的光芒也逐漸強烈。

      清澈的碰撞聲,讓人彷彿置身在洞穴中,而由山脈所滲透出的水聲,完全吸引住眾人的聽覺。

      「就像艾蒂亞說的……我一定會成長為大樹……只要我心中相信自己……器具也一定會有所回應的!」

      厄特斯心中不斷回想艾蒂亞所說的話,將每一下的敲擊,都灌進自己的心意,相信自己會成為大樹的決心。

      漸漸的,黑鐵的形狀開始產生變化。

      「斬殺魔族的大劍阿,在此現形吧!」

      當最後一下敲擊時,光源漸漸包住了黑鐵的外圍,黑鐵與光逐漸變成一把大劍的外型。

      基德第一次看到天職的鍛造經過,完完全全被這過程吸引住了。

      「完成了……」

      厄特斯緩緩舉起還殘留著光芒的大劍,光芒也漸漸散退。

      一把黑色劍身與握把一體成形的大劍,呈現在基德與雪莉眼前。

      「如何阿……基德……要揮揮看嗎?」

      「好……」基德又再次呆滯地說。

      厄特斯將黑色大劍放在基德的雙手上。

      雖然黑色的大劍跟基德身高差不多,但卻異常輕盈。

      「好輕……」

      黑色大劍輕到基德能夠單手揮動,基德也忍不住的開始做出揮砍的動作。

      「好棒……真的好棒……」

      基德揮舞著大劍,並且不停的為它的性能感到驚嘆。

      「太好了,基德。」雪莉欣慰的說,他們終於得到能夠幫助他們的武器了。

      「我……我想試試看它的威力……」

      「去試看看吧!」

      話才說完,厄特斯整個人軟腳坐倒在地。

      「你沒事吧?」

      「沒事、沒事,只是太久沒這樣一次完成了,真的是滿耗體力的……」

      「天職器具」能夠讓使用者一次性達到效果,但會急遽消耗體力與精神,而且厄特斯又多年沒使用過,使得他有些不堪負荷。

      但他的表情並沒有因此顯露出疲態,現在的他,很滿意也很滿足。

      他從小到大,每次的武器鍛造,幾乎都是失敗收場,成功的只有「一次」,那也是為英雄打造的最後一把劍,最後一次讓它以鐵鎚的形式使用。

      但對現在的他來說,竟然能夠完整打造出一把巨劍,或許是反應著自己想求改變,天職器具也對此回應,雖然只是猜想,但他現在十分相信自己的猜想。

      「快去試試看吧,基德!」厄特斯也非常期待這把武器的威力,所以也忍不住催促了基德。

      基德看著鐵匠鋪外頭的木柴,這對基德來說正是試試這把武器破壞力最好的試驗品。

      基德走到木柴堆前,緩緩地舉起大劍。

      「小心一點,別把木柴全部震飛太遠喔!」厄特斯有些得意地說。

      基德深吸一口氣,像是在將力量屯基於體內,他將刀瞄準好木柴堆的中央。

      「哈阿!」

      奮力的一刀斬下。

      啪的一聲響起。

      所有人都震驚於眼前的景象,尤其是揮下這刀的基德。

      木柴堆近乎完好無缺,只多了一個小刻痕,但黑色大劍,卻應聲斷裂。

      「怎麼可能……還是沒變……」厄特斯吃驚的說。

      對厄特斯來說,這是他打造的一般武器中,目前為止最傑出的一把,至今為止的缺陷,一開始就浮現於武器本身,所以當看到那麼有光澤且完整的黑色大劍時,他認為自己終於戰勝了艾蒂亞的魔法詛咒……

      但這個結果,卻還是跟以前一樣。

      沒有任何改變。

      「騙子……」基德冷冷地說。

      「基德……」

      「厄特斯你這個騙子!」

      騙子這句話,深深的震撼到厄特斯的心靈,他並沒有戰勝命運,戰勝它的缺陷,反而又再度傷害到別人,傷害到那些曾經一度信任他的人。

      「也是……像你這樣身上沒有散發出光輝的人……怎麼可能是英雄推薦的鐵匠呢……」

      基德非常失落,但同時也非常氣憤,他的拳頭握得很緊,他氣自己竟然將一瞬間的信任,拿去換來早就會失敗的結果,而且是支離破碎的結果。

      「基德……」雪莉雖然很想上前安慰基德,但看到基德那失望透頂的表情,她也不敢再向前一步。

      「厄特斯……你不過是個騙子……」

      基德說完,將黑色大劍直接砸向地板,原本已經斷裂的大劍,又因為再一次的衝擊而支離破碎。

      「雪莉,走吧……至少要在明天之前找到,現在出發還來得及……」

      基德頭也不回的走掉,雪莉只簡單點頭向厄特斯表達謝意,就接著跟上去。

      看著走掉的基德與雪莉,他們臉上失望的神情,厄特斯有股撕心掏肺的痛,他的失敗,又再次毀了別人與自己。

      「基德、雪莉!」厄特斯再次叫住他們。

      即使他知道這次要他們回頭是不可能了,但在厄特斯心中,那股愧疚感,讓他想要再一次的補償。

      但從基德稍微側著的臉,看到那雙已經對人失去信任、空洞的眼神,厄特斯也知道,自己已經完全留不住他們了。

      「騙子……」

      基德的內心,已經有些無法負荷,他必須在今天找到適合他的武器,並且在明天回到故鄉,但隨著過了中午,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也因為厄特斯,他的心情完全從天堂掉到谷底。

      「可惡……都是那個騙子害的……」

      「基德……」

      基德的每一步都跺得十分用力,無從發洩的怨氣,就像個孩子一樣,只能透過製造聲響與痛苦來表現。

      「氣死我了!都是那個騙子害的!」基德憤怒地大喊。

      「你在說誰是騙子啊,少年?」

      基德與雪莉前方突然竄出一位騎著白馬的騎士。

      騎士穿著綠色有著金色鈕釦與鍊條的上衣,與上衣同色的短披風,上方織有白色冰晶圖案,白色的貼身長褲以及適合駕馬的黑色及膝長靴。

      腰間配帶的寶劍,劍顎的部分就像枝枒一般,纏繞著劍身,象徵家族的傳承。

      即使穿著較為黯淡的顏色,但仍然掩蓋不了身上所散發耀眼動人的光輝,並有著與之光輝相呼應的金色短髮,整體給人一種沉穩,但又不失風采的氣勢。

      基德看著眼前的騎士喃喃自語,想把話說清楚,卻又驚訝的吱吱嗚嗚。

      「找……找到了……真正的英雄……」

      「你、你是英雄吧!」雪莉驚訝的說。

      聽到眼前的孩童如此驚呼地喊著英雄,騎士反而有些被嚇到。

      「恩……依照聖職祭的結果與使者所說,我確實是一名英雄!」

      聽到英雄的回答,這對基德與雪莉來說,是天降的禮物,不枉費他們旅行的辛苦,所得到最棒的答案。

      「請、請您告訴我,你所推薦的武器店……不對,請告訴我負責打造您武器的鐵匠是誰!」

      銀色騎士不假思索地將手比向丘陵上的上方,這邊唯一的一家鐵匠鋪。

      「不會吧……」基德看著騎士所比的方向說。

      「就是那裡!   那裡有我最信任的鐵匠,也是我唯一購買武器的店喔!」

      但基德跟雪莉的表情,卻沒有絲毫開心,因為他們才剛從那間鐵匠鋪離開。

      「順便跟你們說,那名鐵匠是我最好的朋友!」銀色騎士手插在胸口,得意的說,「我朋友的名字是……厄特斯。柯爾克!」

      「不會吧!」

      基德的吼叫聲,響徹了整個森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