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夢與現實的種子》

      碰的一聲,一名男人從床上摔落下來。

      「好痛痛痛痛!」男人一手按摩著頭的說。

      在不感到疼痛後,他整個人躺在地板上,看著自己的手說:「原來是做夢阿……」

      從8歲的聖職祭後,已經過了10年,當年的厄特斯,也轉變成一名大人。

      留著一頭紅棕色短髮,亂翹的髮尾使得髮型看起來較為雜亂蓬鬆,兩隻眼睛像是死魚般,毫無生氣,比起年幼時充滿理想與抱負的炯炯有神,現在只能說像是一個退休且成天酗酒的無良大叔。

      身上只穿著有些微泛黃的布衣,穿著灰藍色的工作褲,完全不修邊幅。

      「好煩躁阿……怎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呢……」厄特斯看著天花板,自言自語。

      自從5年前,厄特斯的母親病逝後,他就進入一種接近絕望的循環,自身雖然想成為一名藥師,天職卻是鐵匠,加上艾蒂亞的「詛咒」,使得他的器具無法照常發揮。

      無法拯救自己的母親,看著她逐漸冰冷,瞳孔放大,因為呼吸不順而口吐白沫,他只能無力的在旁邊不斷吶喊著母親,試圖喚回她那僅剩的些微意識。

      但這一切,只是白費工夫。

      就如同那令人羨慕又令人憎恨的天職,想改變,只是一場夢。

      「厄特斯,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啊!該去送飯了吧!」

      從樓下傳來厄特斯父親的聲音,在經過了那麼多年,原本渾厚的嗓音,漸漸變得更為低沉、無力。

      「好!我下來了!」厄特斯有點敷衍地說,人依舊躺在地上。

      「真的好煩阿……」

      「你是在龜毛什麼啦!快下來去做事!」

      父親無預警的直接破門而入,把原本攤在地上懶散的厄特斯,嚇到整個人跳了起來。

      「快去洗洗臉、刷牙!限時10秒鐘,開始!」

      父親一個口令,厄特斯就一個動作,完全不敢怠慢,不到一眨眼的時間,厄特斯就準備好,立正站好在他父親面前。

      「很好!下樓吧!」

      厄特斯跟著父親來到樓下客廳,原本是三人住的二樓平房,現在只剩兩人,顯得格外冷清,一樓只有一張餐桌,一個燒煤炭取暖的壁爐,還有一張搖椅,十分精簡,沒有其他多餘的物品,廚房裡也只擺著一些上面佈滿灰塵的鍋碗瓢盆,看得出來很少在使用。

      厄特斯的父親將餐桌上的一個竹籃拿給厄特斯。

      「裡面有麵包,你跟艾蒂亞的午餐,還有一些鮮花。」

      「恩。」

      厄特斯接過了竹籃,打開大門,準備離開。

      「記得幫你母親換花,祭拜一下。」

      「知道啦……」厄特斯有點不耐煩的說。

      對於厄特斯來說,這是每天的例行公事,但是父親仍舊每日提醒,對於一個成年男子來說,這種提醒,反而成為令人不悅的因素。

      離開家後,他向著西邊的森林走去。

      厄特斯的家是在一座丘陵上,這裡的住戶很少,加上地廣的原因,不像東邊的城鎮那麼擁擠,每一戶比鄰而建。

      走到森林深處後,可以看見一座教堂,對厄特斯來說,想忘也永遠忘不了的教堂,這是他第一次接受聖職祭與艾蒂亞見面的地方。

      記憶中的教堂已經十分破舊,如今的教堂甚至被藤蔓與青苔佈滿,如果有人能住在這裡,想必不是怪物,不然就是在修練祕法的異教徒吧。

      厄特斯看到連門環上都佈滿生鏽的痕跡,手連碰都不想碰,用腳尖輕輕的將教堂的門給頂開。

      「有人在嗎?艾蒂亞?」厄特斯有氣無力地對著黑漆漆的教堂內喊著。

      突然間,教堂內部傳來急促的腳步聲,而腳步聲也持續地向門口靠近。

      「不准對……」教堂內部隨著腳步聲,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

      「教堂無理阿!」艾蒂亞從陰影中直接飛踢了出來,一腳直接往厄特斯的臉上踩。

      厄特斯當場被艾蒂亞踢飛了兩、三空尺,鼻血從鼻孔噴發出來,整個人像是暈倒一般,躺在地上。

      「竟然對教堂神聖的大門,用腳踢開,無禮之徒,知道我的厲害了吧!」艾蒂亞得意的說。

      原本意識已經往西方飛去的厄特斯,聽到艾蒂亞的聲音後,意識又重新運作。

      「是我啦!厄特斯!」厄特斯右手撐地坐起,用左手摀著鼻血說。

      「什麼阿,原來是小厄阿!我還以為是哪個醉漢,又把教堂當作廁所了呢!」

      「真是的……你都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出手的嗎?」厄特斯邊起身邊說。

      「沒辦法啊……亂世當道,小女子也必須要有相對應的應變之道……」

      艾蒂亞裝出無辜的表情,想要博得厄特斯的原諒,對於厄特斯來說,這也是家常便飯了,所以只能無奈地嘆一口氣。

      「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好,不應該用腳開門,滿意了嗎?」

      「這還差不多!」

      「來,這是今天的午餐。」

      厄特斯把發生這些意外也沒有因此打翻的神奇午餐籃,遞給了艾蒂亞。

      「哇!好期待今天的午餐呢!」

      兩人坐在教堂旁的樹下,比起艾蒂亞雀躍,厄特斯一點活力都沒有。

      「好難選阿,每一樣都看起來很好吃!」艾蒂亞一臉興奮地打開午餐籃,開始挑選自己要吃哪一個食物。

      「會嗎?每天幾乎都是一成不變的菜色!」厄特斯有點無奈的說,「就像我那一成不變的人生……」

      沒錯,一切都只是不變的「例行公事」。

      「才不是一成不變呢!」艾蒂亞用堅定的眼神說,「這些食物都是農民們與畜牧業的血汗結晶,光是閉著眼睛,聞著食物所散發的香味,就能感受到其中的用心。」艾蒂亞閉著眼睛,仔細地聞著每一樣食物。

      艾蒂亞的行為,在厄特斯眼裡,應該說在一般大眾眼裡,感覺就像是個小孩子,一點也不像是曾經擁有「神使」頭銜的少女。

      「小厄也試試?」艾蒂亞歪著頭問。

      「我就算了……」

      「那我就當你懂了!到底要吃哪個呢……小厄想吃哪個呢?」

      話題又轉回到選擇食物上,這對厄特斯來說顯得繁瑣與煩躁,為了使話題能盡早結束,厄特斯必須直接幫問題做一個解答。

      「那給我一塊白麵包,剩下的給妳。」

      厄特斯簡單地要求了白麵包,直接為選擇食物做了一個結論,但這個行為,反而讓艾蒂亞有點不開心。

      「你是把我當成小豬嗎?留這麼多給我吃,想把我養胖不成?還有只吃白麵包,你哪有體力做事?至少也拿一塊醃肉片去吃吧!」

      艾蒂亞完美發揮她嘮叨的本領,讓厄特斯完全招架不住,就像是母親教訓孩子總是挑食,營養不均衡,什麼事都要管一樣,也因為如此,他只好不情願地多拿一塊醃肉片,跟麵包配在一起吃。

      兩人一起在這風和日麗的晌午,一起享受著美好的午餐。

      「今天天氣可真好呢……」厄特斯停下吃東西的嘴巴,看著天空飄著的白雲。

      「口不適呢!」

      厄特斯聽到艾蒂亞奇怪的回答「發音」,才發現艾蒂亞將剩下的食物一大口含著,造成連講話都聽不清楚。

      「你是在急什麼阿,又沒人跟你搶!」

      「因威太好吃了……」食物的殘渣不停地隨著嘴型噴濺出來。

      艾蒂亞的話還沒有說完,忽然間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不斷用手拍著胸口。

      「阿!真是的……」

      厄特斯急忙從籃子裡拿出水袋給艾蒂亞並不斷幫她拍背,艾蒂亞則不斷地將水袋的水往嘴裡灌。

      「哈!差點以為要掛了!」艾蒂亞一臉僥倖地說。

      「妳也太誇張了吧!」

      誇張,誇張到不像是一個聖職者該有的行為模式,厄特斯心裡總是對艾蒂亞這麼認為。

      「沒辦法啊!食物實在太美味了!」艾蒂亞露出一臉幸福笑容的說。

      「妳阿……個性一樣亂來……真的是沒什麼改變呢……就各方面而言……」厄特斯的眼神不自覺飄向了艾蒂亞的胸部的說。

      艾蒂亞從厄特斯小時候看到現在,外表不僅沒有改變,身材也是,心智也是,都像是一個還在發育的少女。

      「雖然我不知道你想表達什麼,但從你的眼神,我感受到一種不悅的感覺。」艾蒂亞狐疑地盯著厄特斯看。

      發現自己的視線被察覺,厄特斯馬上看向旁邊,企圖掩蓋他的行為。

      但艾蒂亞看厄特斯不敢看著自己,反而心中的不悅更加壯大。

      「話說回來,我今天會這樣,還不是小厄你害的!」艾蒂亞雙手插在胸前,語帶生氣的說。

      「我?」

      「對!就是你!因為你害我丟掉了神使的頭銜,害我只能淪落到生活如此困苦!」

      聽到艾蒂亞這樣說,原本就覺得有些煩躁感纏身的厄特斯,情緒更加浮動。

      「說到底,還不是你沒事對我下「詛咒」,才會被光之神靈除名的,我才想說是妳害我的人生變得如此的!」

      真正是誰害的,厄特斯自己知道,但不管怎樣,沒有人能夠直接的面對已經有答案的事實。

      更何況這個事實,就是自己一直所逃避的。

      「誰、誰叫你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天職,又硬要成為一名藥師,才想說要幫你……把器具變成能同時兼具的……我……也不是故意的阿……」艾蒂亞說著說著,眼眶開始泛起淚來。

      本來被帶有憤怒情緒所支配的厄特斯,這時才知道自己又衝動了。

      更何況「哭泣」,這是厄特斯最不會處理的問題,他甚至連要怎麼安撫自己,都做不好了。

      「妳、妳別哭阿!」

      厄特斯冒著汗,拼命地想要緩衝艾蒂亞的淚水,但他不知道該怎麼做,該口頭上道歉?還是要行動式的道歉?

      而聽到別人越說不要哭,艾蒂亞反而更想哭,整個人嚎啕大哭了起來。

      「艾蒂亞!等、等等阿!別哭阿!」

      但是艾蒂亞完全不理會厄特斯的話,只想將心中的情緒好好發洩一般,哭得更大聲了。

      看著無法阻止的艾蒂亞,厄特斯心中都已經認定是「自己的錯」,必須「道歉」,他也只好祭出他的必殺絕技。

      厄特斯雙腳跪在地上,並向艾蒂亞嗑頭。

      「艾蒂亞大人,小的知錯了,是我不好,不應該講得那麼過份,請原諒我!」

      看到厄特斯突然如此鄭重的道歉,艾蒂亞也擦拭起潰堤的眼淚,並將鼻水也跟著吸回去。

      聽不到艾蒂亞的哭聲後,厄特斯也偷偷的抬起頭,看看艾蒂亞現在的狀況如何,再決定是否要起身。

      「對……對不起……我也有錯……」艾蒂亞紅著眼眶,也向厄特斯道歉。

      在確認到艾蒂亞的情緒回穩後,厄特斯輕輕的呼出一口悶氣,深怕過大的呼氣聲會再次驚動眼前這隨時會潰堤的水女孩。

      他站了起來,將手放在艾蒂亞頭上磨蹭。

      「好了、好了,我們也算扯平了,明天我在去鎮上買可可爆漿麵包,當作和解的禮物。」

      「真的?」艾蒂亞又露出平時充滿活力的表情,站起來說。

      「真的!」厄特斯也盡量裝出有活力的回答。

      「恩!」艾蒂亞露出笑容回應。

      其實厄特斯的心中非常明白,自己的人生會陷入這無法離開的泥沼,絕大部份都是自己的問題,他也不想怪任何人,畢盡本來就沒有任何人應該為了他而改變什麼,但自從母親死後,他開始對於人生的期望、理想已經蕩然無存,雖然自己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可是心底卻認為自己無力能改變這些情況。

      得過且過,一天又一天,夢想就如同他現在所注視的白雲,看起來很近,實際卻遙不可及,而且越來越遠,一不注意,一陣強風,夢想也跟著散掉。

      「真的好煩阿……」厄特斯靠著一旁大樹嘆息著。

      「可可、可可、可可……」艾蒂亞一想到能吃到可可麵包,忍不住高興的身體左右搖擺起來。

      看著如此容易滿足艾蒂亞,厄特斯反而覺得是否是自己想太多,一股與他人想法不同而產生的煩躁感,油然而生。

      厄特斯騷騷頭,試圖排解這種煩躁感,但還是忍不住將自己的想法轉為問題說出。

      「恩……艾蒂亞……妳就這麼滿足於妳的人生嗎?」

      「嗯?什麼意思?」艾蒂亞歪著頭,對於厄特斯的問題完全摸不著頭緒。

      「就是……像妳以前說過,妳出生就註定成為神使,難道妳都不會有自己的……」

      「自己的什麼?」對於厄特斯只說一半的話,艾蒂亞更加不解他的問題了。

      「就是……夢想……」厄特斯有點尷尬的說。

      「夢想」對於厄特斯來說,曾經是如此明顯的存在,但如今只不過是虛幻的泡影,一個無法滿足的空瓶。

      「夢想阿……」艾蒂亞眉頭深鎖,仔細思考著,「對現在的我來說,雖然失去了神使的資格,但每天能像這樣跟你聊聊天,空閒的時候可以去幫農夫們灌溉、採水果,這樣的生活對我來說,很滿足喔!」

      「做那些瑣事……還有跟我聊天的時間……有這麼好嗎?」

      聽到艾蒂亞那麼重視與人相處的時間,厄特斯反而害羞了起來。

      「可是如果你還想再當神使的話,解除對我的「詛咒」不就好了?」

      聽到厄特斯的話,艾蒂亞又一拳直接揍在厄特斯肚子上。

      「哇……」

      厄特斯感覺腸胃正在不斷翻滾,感覺隨時會將體內的一切,從口中噴出。

      「就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這不是「詛咒」。」

      「是……對不起……」厄特斯趴在地上有氣無力的說。

      「只是用魔法幫你加工屬於你的器具,我也沒想到這樣就觸犯到神律,不僅剔除我的頭銜,甚至讓你的器具也變成半吊子……」

      厄特斯的器具,自從接受艾蒂亞的加工之後,讓他的器具只要是打造一般的鐵具,出來的東西都會毀損,像是打造劍的話,出來的不是有裂痕,就是形狀怪異。

      也因為這個原因,讓厄特斯被人譏笑,是個「半吊子」,父親也從那之後就不在接受武器的訂單,少了能夠「直接完成」的器具,打造武器又必須接大量的訂單,如今的鐵匠鋪只能打打民生器具,賺些小錢過活。

      「話說小厄,你還有再堅持藥師的夢想嗎?」

      艾蒂亞隨口的反問,是厄特斯最害怕聽到的。

      「沒……吧……」

      原本對於打鐵本身就沒興趣的厄特斯,即使天職的器具無法正常使用,也沒太大差別。

      厄特斯從8歲以後,仍舊閱讀藥草學、醫藥學等知識,持續往著他的「夢想」前進……可是,5年前母親的病逝,讓他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造成的?」,會不會是因為不願意照著神的指引所前進,而得到的懲罰?

      這些想法,像是樹根一樣,在內心中蔓延開來並且牢牢的紮根,也是如此,讓他開始跟著父親學打鐵,拿著一般的鐵鎚,打著被別人決定好的人生。

      而這無法被填滿的容器,隨著這些想法與情緒,漸漸變得越來越空虛,再也感受不到喜悅與滿足。

      「小厄?你還好吧?」

      艾蒂亞查覺到厄特斯的神情,開始擔心起來。

      「阿、沒事,只是在想些事情罷了。」厄特斯回過神來,勉強笑著回答。

      「對了!今天不拜一下伯母嗎?」

      「阿、對!差點忘記了!」

      厄特斯急忙地起身,拿著午餐竹籃與艾蒂亞走到教堂後方,後方豎立著無數的墓碑。

      厄特斯朝著一棵長在墓園中的小樹走去,樹下有一座墳墓。

      莎麗.柯爾克,墓碑上所寫的名字,也是厄特斯母親的名字。

      厄特斯小心翼翼地從竹籃裡拿出母親生前最愛的月季花,整齊的放置在墓碑前。

      月季花,是小時候的厄特斯最喜歡的花,這也是母親教他的第一種花,當時母親還敘述花朵可以活血與止痛,也讓那時候的厄特斯對於藥草開始起興趣。

      厄特斯雙手合十,在旁的艾蒂亞也是,兩人閉著眼睛,祭拜著厄特斯的母親。

      「媽,我來看妳了,爸現在也很健康,妳不用擔心!現在的一切都很好……」

      對厄特斯來說,或許現狀是最好的,不再失去任何東西的現在,比起尋求事物而結果導致失敗,肯定是最好的,至少他是這麼想的。

      「伯母,小厄他長得很快,就跟在您旁邊的小樹一樣,我保證他以後一定會成長為一棵大樹的!」艾蒂亞雙手合十,雙眼緊閉,認真的說。

      「不用說這個吧……」厄特斯轉頭小聲地說。

      「又沒關係……」

      兩人在祭拜完後,順便將墓園的落葉清理了一番。

      看著遍地的落葉,厄特斯想著現在的自己,連棵小樹都稱不上,倒不如說是已經枯萎倒塌的樹骸,沒有養分,也不需養分,只等著細菌滿滿的侵蝕,回歸塵土。

      雖然總是想說放棄,但是卻從未能夠正面肯定的回答,就連艾蒂亞提問時,自己還是猶疑了一下。

      厄特斯又不自覺得瞄向艾蒂亞,一個曾經做著自己最喜歡的天職,後來又被硬生生剝奪的她,為什麼能夠一直保持這種熱情與活力?

      到底一樣「失去」的自己與她,有著什麼樣的差別?

      還有什麼是自己沒去嘗試的?

      但越去思考這些,越覺得自己對事物都還有所依戀,越覺得自己不夠堅定,無法放棄,無法接受現實與現況。

      「到底還缺少什麼呢……」厄特斯看著地上被聚集的落葉,喃喃自語。

      在清掃完後,厄特斯拍拍手上的塵土並拿起竹籃。

      「好了,我要回去了喔。」

      「恩,小厄再見。」

      「恩……預防起見,我再問一次……」厄特斯有些尷尬的抓抓鼻子。

      「嗯?」

      「如果妳不想再住在這裡的話,可以來我家住,我會跟我父親擠一間,把我房間空給妳的喔!畢竟這裡變得荒涼,我也得負一半責任……」

      艾蒂亞突然露出狐疑的眼神,好像在盤算什麼事。

      「妳、妳那是什麼眼神阿?」

      「沒什麼……只是在想妳是不是在覬覦我這美貌與姣好的身材,想趁半夜時,溜進房間對我毛手毛腳之類的……」

      「我、我才不會咧!」

      看到厄特斯害羞得臉都脹紅了,艾蒂亞忍不住大笑出來,連眼淚都噴了出來。

      厄特斯知道自己又被捉弄了,也笑了出來。

      「沒關係,這裡是我出生後就一直存在的「家」,所以我不會離開的。」艾蒂亞邊擦眼淚邊笑著說。

      「是嗎……」

      「恩,只要還有人願意這樣多陪我聊聊,我就很開心了!」

      「放心吧,我可是每天都有來陪妳,從來沒耽誤過呢……」

      「是沒錯啦,可是預防起見,跟我做個約定吧!」

      「約定?」

      艾蒂亞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之後也作勢要厄特斯伸出右手小拇指。

      兩人將小拇指勾在一起,大拇指互相貼著。

      「這是我看村裡小孩子的約定方式!」

      「妳……真的跟個孩子一樣呢……」

      「廢話少說啦!」艾蒂亞開始上下搖著手,「如果小厄有一天食言沒來給我送吃的,就會被天雷懲罰!」

      「妳滿腦子只有吃的嗎?」厄特斯在心中想。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

      「這樣就行了嗎?」厄特斯狐疑的看著小拇指說。

      「恩!」

      本來準備離開的厄特斯,還是因為心中的疑問,忍不住停下了腳步。

      他想知道,像艾蒂亞這樣失去夢想的人,是什麼繼續支撐著她?

      這些瑣事所帶來的滿足感,真的是讓她支撐一切的力量嗎?

      「對了……話說如果你不當神使的話,妳有考慮要做什麼嗎?」

      「其實……我是有考慮要去考祭司的資格啦……」艾蒂亞扭扭捏捏的說。

      對生長在教堂的她,出生就擁有的天職,談起夢想,顯得有些新奇與不知所措。

      「難怪常看妳一個人在閱讀經書……不過……妳真的看得懂嗎?要不要厄特斯哥哥來教妳啊?」

      看到厄特斯帶有輕蔑的神情,讓艾蒂亞整張臉臉紅脹起來,確實有些內容她看不懂,被說中的她,感到更加羞愧。

      「不用你管啦!」

      「哈,偶爾我也要反擊捉弄一下……妳自己多加油吧!那沒事的話,我就先走囉!」

      「哼!明天見!」艾蒂亞生氣得轉向別處說。

      「恩……明天見……期待妳的可可麵包吧!」

      聽到「可可麵包」四字,艾蒂亞的表情有瞬間鬆懈下來,但又馬上板起生氣臉孔,不想再讓厄特斯拿這個來開玩笑。

      「要走就快走啦!」

      「好……好……」

      厄特斯沿著回家的路,想著艾蒂亞在墓前所說的話。

      「艾蒂亞……還是在試著找到新的出口呢……因為將教堂視為「家」,所以希望成為祭司嗎?」

      厄特斯停下腳步,看著自己的雙手。

      「那我最初想成為藥師的夢想……是為了什麼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