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自己都不知道寫了什麼

      高級音響帶出極為吵雜的音樂,舞廳裡的人們放肆的扭動,分明是極大的房間卻還是充斥著菸與酒的氣味。

      輝月整個身子縮在一旁的小沙發裡。稚氣的臉孔看來約十七、八歲,零碎的深灰髮落在頰旁,映出他皮膚透明一般的蒼白,黑白分明的眼瞳毫不掩飾的打量眼前的群眾。

      他柔軟的耳垂戴著一對耳釘,那耳釘是紫色的,明明看起來是在路邊就能找到的爛大街的款式,少年戴著看起來偏偏異常的色情。他身上穿著黑色的襯衫,是出門前被迫套上的,身下套著一件同色的漆黑皮褲,勾勒出挺翹的臀部,腳上穿著黑色皮鞋,這套衣服被他吐了一整路,他反覆的說:「我他媽是去勾引女人的,不是男人。為什麼要穿的這麼欠幹!」

      這直到下車前幾秒,坐在他旁邊的青年一手抓住拉開車門的輝月,後者跌入青年懷中,無法反抗的任由著青年把雙唇親暱的貼在自己耳邊,壓低聲音,用非常容易令人臉紅的語氣說:「我們自己都吃不夠了,怎麼可能讓你在出去勾引男人。」

      末了,思緒拉了回來,少年病態一般蒼白的雙頰染上些許粉色,冷哼,一旁氣質不同,樣貌卻同樣精緻的秀氣少年,同時也是這家店的老闆,易晨,眨了眨眼,紅色的瞳仁閃了閃,「小月月,」輝月撇他一眼,身子倒了倒,上半身全壓到對方身上,他輕哼了一聲示意少年繼續說,他在聽,易晨上下打量了他的衣著以及微紅的雙頰,「……沒想到你還缺男人呀,我是不介意偶爾上你一回哦?」

      「可以啊,只要你跟那群禽獸調出時間來的話,我無所謂。」輝月笑了,非常乾脆的答應他,「只要你幫我說話,他們還會有什麼意見。」易晨扭頭,通紅的舌尖擦上對方的嘴,這時輝月突然坐直身子,壓下挑釁一般笑著的易晨,瞬間位置上下交換。他突然愣了幾秒,回過神後伏下身,神色兇惡的咬住易晨的下唇,力氣大到直見血珠,他吃痛的抽了口氣,眼角掛著被逼出淚珠,易晨才剛想要瞪他,開口警告,輝月又一改方才的兇惡,輕舔著出血的傷口。

      易晨一下子就沒了脾氣,他自認不是個容易心軟的人,但是對著眼前這個看似年齡相仿,實際上小了他四歲的孩子,他總是一再的寬容。易晨伸手輕拍了少年的臉頰,沒好氣的說,「別鬧了,你還記得你是來做任務的嗎?」輝月哼聲,抓住易晨的手,十指交扣,黏膩的纏在一起,「我不在輝夜他們自然會處理。」他說,「比起這個,你不覺得我的生理需求更加重要嗎?」

      易晨聽了,笑了笑。

      ——所以他們就這麼跑到樓上開了房。

      兩人在走上樓梯的路途中是難分難捨的吻在一起,儘管易晨被眾多仿佛要瞪穿他的視線給洗禮著,但他始終神態自若、甚至有些得意的一一看回去。

      有點小萌。早早就察覺到的輝月沒良心的想著。

      剛進入房間,輝月便把門甩上,強硬的把懷中人壓上門板,易晨痛的哼聲,壓在身後的手輕巧的扣住門鎖,眼睛還不忘示意對方打開空調。輝月乖巧的順著他的話抓起了遙控器,隨便按了幾下又往後丟出去。末了他再次壓下對方,用舌頭狠狠掃過易晨柔軟的口腔,發出嘖嘖聲響,持續了數分鐘,後者受不住的喘著推開他,「……你他媽悠著點、我老人家不是來給你折騰的。」輝月聽了,對著他翻了個白眼,心裡想著你有比我老多少嗎,而手上是急不可耐的撕開了他的衣服,易晨看了直叫,「我說你平常總抱怨他們每次做的時候害你衣服報銷,現在你怎麼把他們當榜樣了?」

      「因為我稍微懂了他們的心情。」輝月伏下身,用牙齒輕刮著他的喉結,令他癢的難受。雖然如此但他還是開口吐槽,「你這是打算上了我啊,明明剛剛在下面是說我上你的。」易晨縮起腳,膝蓋蹭著少年有些勃發的欲望,「嗯,長的還不錯。」接著,他又伸手隔著薄薄的兩層布料,摸了兩下,點頭讚與,「至少在平均質以上。」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