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親愛的___

      一室寂靜,我沒開房間的燈,只有桌上一盞檯燈映出朦朧的昏黃在黑暗中緩緩發散。

      我習慣性地玩弄手上的原子筆,讓它轉了又轉、轉了又轉,思緒彷彿也跟著快速地打轉。

      書桌上擺了一張從筆記本撕下來的紙,上面還是空白的。我正在思考該寫些什麼。

      而在那張紙旁邊,還放了一張鮮豔醒目的帖子。

      我把筆輕輕放下,下意識地拿起那張喜帖,伸手滑過細緻的紙面。一想到這張喜帖材質是我親自挑的,我就忍不住漾開一抹笑意。

      不曉得重複了多少次這個動作——我打開那張喜帖,認真端詳裡頭的男女,又撫過了燙金的字樣,即使閉起眼睛不去看,我也記得上面寫了什麼。

      新娘徐馥。新郎何先雲。

      即將結婚前的人都會這樣嗎?自己偷偷拿著喜帖,對著空氣甜滋滋地傻笑。

      終於平復笑意後,我把喜帖重新歸位,然後再次拿起筆,開始煩惱這封信要如何下筆。

      這是一封不曉得能否成功寄到對方手中的信。地址是將近十年前的,我根本不曉得對方這十年裡是否搬家了。我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高中那年,一臉白淨俊秀,眼睛總是閃亮。

      我深吸一口氣,提起筆,在紙上第一行寫下一個久違的姓名。

      親愛的袁光夏。

      我在落筆的同時,忍不住皺起眉頭,很快地把這張紙揉掉,丟到一邊,然後重新拿出一張新的。

      我再次提起筆,在紙上寫下相同的姓名。

      袁光夏。

      這樣好多了,我微笑。

      接著我開始寫內文,我的腦子其實一片空白,行文結構有點凌亂,甚至有點不知所云。袁光夏看到這封信,大概會覺得很莫名其妙。

      但我仍聚精會神地完成了這封信。內容很簡單,我希望他能來參加我的婚禮,並在我的婚禮上致詞。

      寫完最後一句話後,我的思緒有些飄盪。我望向那張紅色喜帖,心頭一蕩,再次揚起笑容,接著把那張喜帖重新拿過來仔細看了半晌。

      先雲和我的婚紗照,是請一位認識的攝影師照的。姿勢很傳統,喜帖上放的那張,我和他互挽著手,若有似無地望著彼此。

      我朋友收到這張喜帖的時候,大吃一驚,問我從哪裡找來這種二流攝影師,都什麼年代了還拍這種硬梆梆的照片。當時我只是搖頭微笑,沒有多言。

      其實對我來說,婚紗照拍得怎麼樣是無所謂的,即使沒有相片,也沒有人能否認何先雲在我心中的地位。他現在是我的重心,無論我在哪裡,眼裡都只有他。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最重要的人……思及至此,我瞥了一眼剛才寫好的信。

      鬼使神差地,我放下手中喜帖,再一次提起筆來,在信末添上了一句備註。

      P.S.如果可以的話,請你也把現階段最重要的女孩帶來婚禮吧!我很想看看現在站在袁光夏身邊的,會是什麼樣的女孩子:)

      我很想邀請袁光夏參加婚禮——袁光夏是我的初戀,曾是我在青春時代裡最重要的同伴,而現在我將步入婚姻,我希望能讓他見證我的成長與蛻變,讓我那段甜蜜而苦澀的初戀畫下完美的句點。

      同時,我也想瞧瞧他現在喜歡的女孩,究竟是什麼模樣,當年那段青澀又懵懂的戀愛,是否對我們彼此都有一些些的影響呢?

      想到這裡,我感覺自己對於這封信產生了更多的期待。明明不知道能否寄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