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紅色的X 02

        再次遇見草莓牛奶是在初次見面後第二個周末的星期六。

        她穿著和上次相同、彰顯青春與夢想的學生制服以及過膝黑色網襪,漆黑深邃的頭髮紮成馬尾。在午後豔陽的照射下,隱約呈現半透明的白襯衫讓我下意識地避開視線。

        草莓牛奶如期在星期六午後赴約,對此,我自然無法抱怨。

        說到底,是當初沒有約定確切日期的我的錯。

        「喲。」

        我舉起拳頭打招呼。

        原本希望草莓牛奶也能夠握拳和我的拳頭互擊,不過她似乎無法理解我的意圖,冷淡睥睨兩秒,默默坐在長椅有樹蔭的另一端。

        察覺到她似乎心情不好,我發揮成年人的體貼保持沉默。

        「──喂,上次第一次見面所以草草了事還可以理解,然而今天是第二次見面了,你我的時間也不多,難道要繼續浪費時間直到太陽下山嗎?約我出來見面的人是你吧?這個就是你想說的事情嗎?」

        隨後就因為這份體貼挨罵了。

        當我絞盡腦汁思考如何切入正題的時候,草莓牛奶目光中的鄙視也逐漸加重,最後逕自舉起右拳,擅自開啟嶄新的遊戲。

        「贏的人可以問一個問題,輸的人要照實回答。開始吧。」

        「咦?」

        「剪刀、石頭、布。」

        十分鐘後,我的三十七連敗絕讚持續中。

        可惡!她也太強了!

        難道這段時間已經有人發明出猜拳的必勝法了?

        草莓牛奶貌似不打算認真提問,總是隨口說些「最喜歡的顏色」、「血型」、「星座」等無關緊要的問題,當我回答完就舉起右拳開始下一次的勝負。直到我好不容易贏了第一次,正在思考究竟要問什麼問題的時候,草莓牛奶猛然開口。

        「──那麼為何你想要自殺?」

        思緒愕然停止,我迎上草莓牛奶那雙閃爍複雜情緒的眼瞳,不自覺笑了出來。

        「我可從來沒有說過自己要自殺吧。」

        聞言,草莓牛奶的臉頰染上紅暈,咬緊嘴脣,抓起書包就要離開。

        倉促之下,我只好抓住她的手腕阻攔。

        「……放手變態,我要喊人了。」

        「我發誓自己絕對沒有欺騙或愚弄妳的意思,抱歉剛才不小心笑出來了,但是看在認識那麼久和同為Lycoris樂迷的交情上,希望妳能夠好好聽完我的話,拜託了。」

        「放手。」

        我投降似的半舉起雙手,往後退了一步。

        惡狠狠地瞪著我數秒,抱緊書包的草莓牛奶再次坐下。

        這次她特地坐在長椅邊緣,保持隨時可以起身離開的姿勢。

        好不容易獲得第二次機會的我謹慎斟酌措辭,仰望晴朗天空半晌才開口:「妳有聽過這個小鎮的都市傳說嗎?」

        「……什麼?」

        草莓牛奶一怔,用力猛踢我的小腿。

        麻痺神經的痛楚襲上後腦杓。我強忍住哀號的衝動,板起臉繼續話題。

        「網路上流傳許多種不同版本的說法,然而最根本的故事主軸大致相同。這座城市的某處有一間魔女開設的商店,只要付出『壽命』就可以買到任何物品,無論是否存在實體,那名魔女都會使用魔法完成交易。」

        垂下眼簾的草莓牛奶沒有接話。

        「我的情況已經透過訊息告訴妳了。說到這邊,大概能夠明白我們之間的利益相符,因此請妳陪我一起去尋找魔女的商店,用『剩餘的壽命』幫忙買到『我的夢想』,成功之後我會履行約定,陪妳一起自殺。」

        「……無稽之談。」

        草莓牛奶嗤之以鼻。放在膝上的兩手握得死緊。

        「就算全部都是虛構也無所謂,因為,妳想死對吧?」

        「……嗯。」

        就像忍耐到了極限,待在泳池底部閉氣的人總得浮上水面呼吸的模樣,草莓牛奶淺淺地吐出肺部的空氣。掌骨的皮膚因為過度用力而逐漸變成白灰色,湊著藍綠色的血管看起來有些恐怖。

        「我不懂這樣的生活有什麼價值,未來有什麼值得期待,因此,我想死。」

        「既然如此,那些多餘的壽命白白浪費掉未免太可惜了,麻煩妳拿來購買我的『夢想』。」

        草莓牛奶的眉頭深鎖。

        我緊盯著她鼻梁和眉心之間的皺摺,試圖傳達尚未組織成言語的情緒。

        「……你認為那種商店真的存在嗎?」

        「剛才也說過就算純屬虛構也無所謂,當作陪我這個臨死之人最後一程,這個要求應該不為過吧?」

        明明在腦袋擬稿的時候是宛如少年漫畫主角會說的帥氣台詞,然而實際脫口而出的話語卻帶著近乎哀求的軟弱。如果單純只聽聲音,或許會認為說話的人哭了也不一定。

        「你當真想要找到那間魔女的商店?」

        草莓牛奶不苟言笑地重複。

        這個問題似乎和剛才相同,卻又帶著微妙差異。

        「如果妳想要醫生證明書之類更確實的證據,可能要等下一次見面我才能拿給妳,或者現在跟我回去租屋的宿舍也是一個辦法。」

        「還剩多久?」

        「短暫到眨眼即逝的時間。放心吧,不會讓妳等太久。」

        「……我要回去了。」

        草莓牛奶猛然起身。

        她的眼瞳中閃爍的情緒過於透明,使得我無法判斷那是同意或拒絕。

        「──對了,你出拳太有規律性了。最好回去反省一下。」

        我這次沒有凝視著草莓牛奶的背影,而是繼續坐在公園長椅一端眺望冷清的廣場,直到夜幕低垂才起身走回宿舍。

        我所賃租的宿舍位於遠離鬧區的城鎮角落,偏遠情況一言以蔽之,大概是距離最靠近的便利商店步行需要十五分鐘的程度,然而租金低廉,總歸而言算是優質物件。

        放有洗衣機的流理台和三間浴室廁所是公共區域,而環繞公共區域的區域利用隔板延著牆壁分隔出七間房間,分別租給鄰近大學的學生,目前全部客滿。有窗戶的房間必須加收一千元的租金,我的情況是因為當初入住的時候只剩下最後一間有窗戶的房間,所以無從選擇。

        不過事後我挺慶幸房間內有窗戶,至少能夠透過陽光得知時間的變化。

由於每位住戶都將鞋子放在房間門外,導致走廊瀰漫一股酸臭味。入住後一周我就養成每次在打開樓層鐵門前閉氣的習慣了。繞過光線昏暗的走廊,打開門鎖,我昂首打量眼前不滿四坪的狹長房間。其中有九成的家具都是入住時房東附贈的,整體而言就像將二手市場買到的陳舊家具不管風格都塞入同一間房的感覺,不過畢竟免費,我也不好多說。

        牆壁和天花板原本應該塗著白色油漆,然而隨著時間更迭已經變成土灰色,乍看之下給人不潔的印象。不過依然是相同的論點,畢竟免費。

        我將溼漉漉的襯衫甩進牆角的塑膠洗衣籃,赤裸著上半身開啟空調,坐在床沿大口喘息。

        打從某個時刻開始,我便察覺到自己是個接近臨界值的正常人。

        出於好奇,我曾經做過許多心理狀態的測試,因此對於自己的情況也有所了解。

        懷疑自己患了很嚴重的疾病而徹夜難眠,好幾次都因為無法確定是壓力所造成的胃痛還是疾病所造成的胃痛而在半夜驚醒。或許我明天最後死了吧?或許這次睡著後再也醒不來了?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始終在思考這些事情,直到不敵倦意而沉沉睡去,接著睜開眼睛迎接新的一天。

        這是憂鬱症。

        更精準地來說,這是即將成為憂鬱症的症狀。

        然而我能夠意識到自己有憂鬱症的傾向,能夠說服自己那些都是妄想,藉此壓抑情緒,至今為止始終在那道界線之前徘徊,抱持自己是正常人的想法眺望界線之內的那些人,看著他們做出各種被眾人同情、被專家指正的行為。

        我從未做過自殘、自殺的行為,因此我沒問題。

        儘管常常夢見牙齒不停落下、用雙手珍惜捧著的夢境;被無數蠕蟲所包圍的夢境;被巨大不明怪獸追逐的夢境,然而那些終究只是夢,是虛假的妄想,我還有足夠的理智能夠維持現實,因此我沒問題。

        不過若是在那之上施加些許壓力,或許我就會跨越那條線了。

        明明今天只是將最基礎的條件談妥,我卻彷彿完成一件大事似的疲憊萬分,手腳發軟,渾身痠痛,意外倒是沒有任何成就感,不過仔細想想我的確沒有做什麼事情,也就釋懷了。

        我自認為是相當愛整潔的類型,無法忍受插錯顏色的筆蓋和沒有呈現直角對齊的紙張,然而此刻房間卻凌亂不堪。地板堆滿空寶特瓶和塑膠袋,桌面則是被寫有「你也可以戰勝癌症」、「健康飲食、健康人生」的鮮豔文宣淹沒。

        醫院護士的熱情媲美鄉下老家的鄰居婆婆,令我無從推辭。

        懸掛在土灰色牆面的月曆提前翻到了九月份。

        在30號的星期六那天,用紅色麥克筆劃出一個大大的X。

        雖然想整理一下房間,然而撿起空寶特瓶後又覺得很沒勁,直接順勢躺在地板。赤裸的肩胛骨碰觸到地板,感受到無數微小的塵埃,麻癢感眨眼間就擴散到整個身體。

        ──我會死。

        明明距離拿到檢查報告那天已經過了數天,這句話依然缺乏真實感。

        就像透過電視螢幕觀看遙遠國度的戰爭紀錄片:神色空洞的難民顛沛流離,砲聲槍響不絕於耳,城市在燃燒,人們以分鐘為單位死去,我卻無法感同身受地流淚。

        凝視天花板緩慢轉動的吊扇扇葉,躺在地板的我忽然覺得全身的力氣都流失了。我會死。事情就是這麼簡單。沒有轉圜餘地。然而嘴角卻不自覺得揚起,感受著前所未有的奇特情緒,或許這個時候我就已經瘋了也說不定。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