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0-她的回憶

那一年,她剛升上高中,她原本以為自己一輩子就是平淡無奇的過了,從來沒有想過他會就這麼出現在她的生命裏,揮之不去。

甚至在她的心中佔有非常重要的位置。

今天是個豔陽高照的天氣,五個大男孩分別頑皮的坐在校門口旁的樹上以及圍牆上。

許多女學生經過都羞澀的別過臉,當然也有許多男學生怒視著他們。

今天是新生入學的日子,而他們五個是高三生,在這學校的最後一年。

「阿竹,你今年有看到喜歡的沒有?明年你可就沒有這個資格了!」

一個左耳打滿整排耳洞,讓人幾乎看不到一絲空隙的男孩微微的轉過頭望向名叫阿竹的男孩。

阿竹比起耳洞男顯現的非常乾淨,除了左耳耳骨上唯一的耳環,沒有其他的飾品在身上。

他並沒有特別意外耳洞男問他這樣的問題,因為他是五個人裡面三年來完全沒有談過戀愛的唯一一個,所以這樣的問題他都要聽膩了,已經到了免疫的程度。

「別鬧了,這樣的問題你們問我三年了,我現在還沒有能力可以去照顧別人,況且她們都是小孩子。」

對於他而言現在不是可以談戀愛的時候,他每天都要到PUB駐唱,還要顧好學業根本沒有那個時間跟心思。

「可是在這樣下去到了大學可就沒有純真的女孩子了……」另一個一頭金髮的男孩說道。

除了阿竹外其餘的人也都跟著唉聲嘆氣。

阿竹是看的好氣又好笑,就是因為有他們幾個這樣的人,所以才沒有純真的女孩子啊!

「哇,好帥的學長!」總有幾個學生看見他們驚呼出聲。

但是他們都曉得那些新生說的人是誰,也不曉得為什麼,明明他們幾個身高差不多,都有178以上,長相也都不差但是,他們之中最受歡迎的依舊是阿竹。

7點30分的鐘聲響起,耳洞男正經了起來。

「好了,竹今年也要麻煩你,讓學弟妹們為我們瘋狂吧!」

阿竹沒有說話,只是對他比了個讚的手勢。

他們往下跳躍到地面上,興奮的往學校的禮堂跑去。

今年的新生全部集中在禮堂內,當然還有二三年級的學長,依娜覺得這個學校的開學典禮非常的特別,校風似乎有點太過開放了些。

尤其是那些舊生,沒有好好的穿著制服就算了,甚至還有螢光棒跟LED看版,這哪像是一般的開學典禮,根本就是演唱會的樣子吧!

校長致詞也算非常迅速,上去不到五分鐘就下台了,這真的是開學典禮嗎?

布幕緩緩地放了下來,後排的舊生們已經瘋狂的往舞台前衝去,伴隨著尖叫聲,她緊皺著眉頭,這麼吵雜的場合,真的令她非常厭惡!

不管等等台上出現的是誰,她肯定會記住,為了日後找他算帳去!

「娜娜還是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嗎?對不起……」

一直坐在依娜旁邊的女孩,開口說了話。

「沒關係,只不過你就為了這樣的校風堅持念這間學校?」

依娜聽見『她』開口,立馬鬆開緊揪著的眉頭,換上的是一個柔情的眼神,望著『她』。

她,是劉依娜這輩子最好的朋友,也像是妹妹一般的存在,所以只要是她的要求,都盡量的去滿足她。

她是胡亞琳,跟劉依娜站在一起就是完全不搭的兩個女孩,前者溫柔可愛,笑起來甜美;後者用最簡單的形容詞就是不良少女。

「娜娜你看到他們的表演,你就知道了。」

亞琳話才落下,台上的布幕已經升起,尖叫聲比方才更加震耳。

她看見亞琳已經將全身的注意力擺在台上,她也就沒有再說什麼。

音樂響起,那一瞬間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耳朵。

她轉頭望向台上,她被那吉他聲給吸引了,雖然是一個樂團,但是鼓手、貝斯乃至主唱都不算是特別的出色,但是他的吉他聲讓依娜的耳朵聽不見其他的聲音。

雖然她不懂的樂團是什麼,甚至什麼樣才是一個出色的樂團,但是這個吉她聲,牢牢地抓住了她的耳朵。

她快速地尋找誰是那個吉他手,最後定睛在他的身上,彷彿整個禮堂內只有他們兩個,而他只為了她一個人彈奏,就算是這麼大的禮堂,她卻覺得她連他的喘息聲都聽得見。

雖然她才高中一年級,或許對於感情是什麼都還不確定,但是她卻很肯定自己愛上了他。

時間過得飛快,她跟亞琳已經準備升上高二,而他也要畢業了。

那次之後依娜才得知他的名字叫莊殞竹,在學校裡是個非常有名的風雲人物,不論男女幾乎都會為了他而瘋狂,愛慕他的人自然也非常的多,就連現在已經剩下一個星期就要放暑假了,仍然有許多女孩子想著怎麼跟他告白。

「娜娜,妳要不要也送個禮物給學長呢?」

一下課,亞琳馬上轉過頭問著坐在自己後面的依娜,她知道依娜的心意,畢竟她們這麼要好,又住在一起,每天同進同出,即使依娜沒有說出口,但是每次遇見莊殞竹時,其實從依娜的眼神就能讀出她的心思了。

「亞琳,別鬧了。」

她知道自己並不是會做出這種事情的人,而且她覺得只要默默的喜歡他就好,畢竟她給人的印象這麼的不好,而殞竹又是學校的風雲人物。

「娜娜,你長得這麼漂亮,是學校公認的第一美女,歌聲又好,也許學長早就注意到你了,他畢業後你可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喔!」

亞琳睜著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依娜。

不知道她著了什麼魔,居然點頭答應了這個妹妹這輩子最無理的要求。

她永遠都記得那天下午,外面下著大雨,她就這樣被亞琳拉著到三年級的校舍去,她原本以為下雨天,不會有人這麼早來學校,但是當看到他的時候她知道自己錯了。

尤其是他開口的那一剎那,她多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兩位學妹有什麼事情嗎?」殞竹看見她們兩個其實很有印象,畢竟學校的風雲人物就這麼幾個,而且一年級的新生當中也就屬她們倆最亮眼。

依娜把頭低著,低到不能再低,現在她是該拉著亞琳拔腿就跑還是應該把東西塞給殞竹?

「學長,娜娜有禮物要給你。」

亞琳率先打破沈默,聽到這話的依娜覺得自己的臉肯定紅到耳根子去了,她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聽取她這個寶貝妹妹的奇怪要求。

她大力的吸了口氣,反正現在橫豎都是死,那麼就趕快把東西送出去,然後趕快離開這個地方。

她將東西胡亂的塞到殞竹的手上,完全不管他究竟有沒有拿好,拉著亞琳拔腿就跑,她現在只想要趕快離開他的面前,她覺得自己已經夠糗了,沒有辦法再跟他說上任何一句話。

「學長,那是娜娜最喜歡的香水唷!」

如果不是因為要忙著逃離現場,依娜非常想要塞住亞琳的嘴,她不曉得還會從亞琳的口中聽到什麼,但是現在她只管著離開。

她沒有回頭看殞竹的表情,只是一個星期後她收到了一瓶香水,一瓶男香。

而他們也在一起了,直到依娜跟亞琳畢業以前他們一直在一起   ,就在她們倆即將畢業之際,殞竹丟出了非常大的震撼彈。

他們真不曉得這個小小的台灣到底有沒有所謂的偶像,因為莊韻竹實在太紅了,每每只要是他到PUB表演,肯定爆滿絕無虛席。

她依偎在殞竹的懷中,聽著他平穩的心跳聲,她感到安心。

床頭上擺放著兩瓶香水Soul跟Obsession,分別就是他們倆喜歡的香水。

「娜,我想到台北去。」

他手指玩繞著依娜的長髮,他知道這頭長髮是特地為了他而留長的,因為三年前他在校門口看見她走進來的時候還是一頭俐落的短髮,只因為他曾說過他想要看她長髮的樣子,到現在她從沒有剪過。

「去台北?去玩嗎?」她抬起頭看著他,不解的問著。

「你知道飛揚經紀嗎?」

「我知道呀!」她興奮的坐了起來,在台灣只要是想要出道的藝人,沒有人不知道這間公司,因為他們旗下的藝人沒有一個是不紅的。

跟依娜相比之下,殞竹的表情顯得有些嚴肅。

他拿起一旁的菸,點了起來。

「他們希望簽下我,當他們的貝斯手。」他抽了口菸。

依娜的表情瞬間變調,「你答應了嗎?」

「嗯,我答應了,妳畢業典禮結束我們就上台北。」

「竹,你的強項是吉他不是貝斯。」她充滿了疑惑,因為她曉得他的夢想,那個夢想並不是成為一個貝斯手。

「不管是什麼,我都想去嘗試,那也許是個跳板,跟我一起去,我可以養活妳。」

其實他的想法非常單純,他覺得只要有機會就去嘗試。

「竹,我不是你包養的情婦,我不會將亞琳丟在這裏。」

「娜娜,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在PUB駐唱無法讓妳過更好的生活,我想照顧妳!」殞竹激動的抱著依娜,像是害怕她會離開一樣。

但是依娜卻推開了他。

「我劉依娜可以自己養活自己,而且我是絕對不可能拋下亞琳,如果你要去就去吧,我絕對不會阻攔你。」

她快速的穿戴好衣物,起身就要離開。

或許吧,她就是賭氣,但是她從不認為自己有這麼嬌弱的需要別人照顧。

「娜,妳畢業典禮當天我就離開。」

他也起身,但是並沒有拉住她,因為他知道即使拉住也只是被她狠狠地甩開罷了。

她回頭,「隨便你!」

她丟下這樣一句話之後,變轉頭離去,甩上門以宣洩她的不滿。

當她回到她跟亞琳的家之後,便開始放聲痛哭,發現亞琳並不像往常一樣出來迎接她時,她哭的更兇。

直到畢業典禮當天,亞琳都沒有出現,而她也沒有去車站送殞竹,因為從今天起她便要在以前殞竹表演的那家PUB駐唱。

直到現在亞琳依舊沒有出現過,除了她的夢境之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