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章.學姐很奇怪-1-

【佛洛依德認為人類會在一連串的心理歷程下,產生不自覺的慣性行為。】

「妳不覺得莊學姐真的是個怪咖嗎?」

心理學系的學妹們正從教室走出來,剛才又因為莊憶芹報告做的太用心,導致其他學生都被教授砲轟十幾分鐘,還延遲了下課時間。

「報告做那麼好又不能賺錢!她幹嘛認真研究阿……」

「就是啊!我男朋友等我下課等得不耐煩,說要先走了!」

「大四了還來修大二的課,聽說她不是重修只是想上課。」

「是時間太多嗎?」

「沒男友又沒朋友,才會時間那麼多吧。」

「長的還不錯啊,可惜穿衣服品味真……難怪沒男友!」

看著學妹們走遠,莊憶芹才默默走出教室,望著她們的背影,揚起詭異的微笑。

「傻孩子。」她那雙眼平淡無波,不為外人的輿論所動。

她只想解開自己心底的迷惑。

關於戀愛、外貌、心理、行為,這些是否有所關連?如果真能被她發現關連,這世上就有許多曠男怨女能得救了吧?

她是這麼想的。

要是旁人知道她這麼偉大的想法,不禁會覺得她背後有一抹聖光。

是的,莊憶芹真的很奇怪,同儕之間的話題她多半沒興趣,只深深著迷於心理學與人類行為的關連。

但她以前不是這樣的,至少大一的時候不是!

這就要從她認識那位「學長」之後開始說起……

不過她暫且不想記起關於那位學長的事,我們只好從現在說起。

認真的大學生們通常必經一種媲美阿鼻地獄的「專題地獄」裡,教授就跟那些掌管地獄的鬼王差不多,只差手裡沒有拿鐵鞭,但肯定很多人都覺得教授那根舌頭就是鐵鞭,老是能對專題計畫提出不妥的觀點,最後總結:「回去再好好想一遍」等於又把大學生丟回油鍋裡炸一遍。

這些痛苦的大學生中,有一個例外。

莊憶芹總是帶著笑容走進辦公室,又帶著笑容走出來,而且專題組員只有她自己,你沒看錯!沒有任何其他組員,從以前到現在都沒人想跟她一起做那種高難度的專題!

沒笑她是神經病就不錯了,還當組員呢……呵呵。

「絕食男研究報告,這是什麼?」女教授不解的看著莊憶芹,身為心理學系主任,她不禁猜測莊憶芹研究男人的動機不單純。

「教授……妳難道不知道日本少子化問題日趨嚴重嗎?絕食男對兩性關係和人際關係通常是毫無興趣的,妳不覺得找出背後原因就能替日本政府解決一大困擾嗎?我們台灣也差不多要淪陷了!一堆宅男只熱衷二次元女友養成或是抓神奇寶貝。」莊憶芹激動的說。

「……。」女教授真沒見過她這樣的學生,無奈一笑,點頭說:「好,這個專題概念十分遠大,不過妳要如何完成這項報告?這可不是小學生養毛毛蟲的觀察報告。」

「差不多啦!」莊憶芹自信的笑著。

「差不多?」女教授心想:「觀察人類對她來說跟觀察毛毛蟲差不多?」不禁連她都覺得莊憶芹不正常,但這年頭什麼學生都有,她見怪不怪也就懶的追究,揚起淺笑說:「好吧,期待妳的成果。」

「謝謝教授!」

她就這麼笑著走出辦公室。

之後只要沒課,她就坐在圖書館門口樹下長椅,看著人來人往,狩獵般的鷹眼尋找她心目中的「絕食男」。

整整一個月過去,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每天在固定的時間會有一個學弟穿著鬆垮的退色上衣、後腳跟磨破的退色牛仔褲、揹著沉重後背包、手裡抱著一堆程式碼相關書籍,雙手甚至沒空推推往下滑的粗框眼鏡,駝著背往工學院研究室走去。

「啊哈!就決定是你了!」莊憶芹在心中歡呼,戴著口罩、穿著十個大學生裡面有八個半都會穿的牛仔外套,混進人群中跟著他往工學院去。

眼看他們的研究室越來越近,莊憶芹還在思考要找什麼藉口跟進研究室?說時遲那時快,他就把門推開了。

「啊!不好意思,我來幫同學拿東西的!」莊憶芹湊了上去,他只是喔了一聲,讓了一條路給她走。

莊憶芹悄悄往研究室裡凌亂的一角走去,佯裝一直找不到東西,嘴裡碎念著:「明明跟我說放在這裡啊……真是的……」一邊抬頭偷瞄那位學弟的座位。

學弟開了電腦,書也一本本疊在桌上,不久螢幕裡顯示著她就算學一百年也看不懂的畫面,莊憶芹不禁心想:「那些編碼像蟲子一樣跑來跑去,真是太可怕了!」

「學妹找什麼?需要幫妳嗎?」莊憶芹抬頭就看見熊一樣的高大男生,他如果不是覺得所有女同學都能叫做學妹,就是已經大四了,才敢如此篤定眼前的女生是學妹。

「喔……沒什麼!他可能記錯了!我再去問問看!」莊憶芹尷尬地說完就往外走,離開前還偷偷看了一眼布告欄上的座位排序,發現學弟的位置上寫著「鄭羽山」三個字。

她「噗!」的一聲竊笑,趁還沒引起注意趕緊逃出研究室。

「羽山?是那個羽山嗎?他媽到底在想什麼……取這種名字!妹妹不會剛好叫鄭紗南吧?」莊憶芹邊走邊笑,滿腦子都是小時候看的某部小學生愛情動漫《玩偶遊戲》裡的傲嬌面癱男主角「羽山秋人」的身影。

隨後莊憶芹收起笑容,認真的花了一下午的時間,不管是靠關係還是上網查,總算打聽出這位學弟的身分,確認鄭羽山是大二資工系學弟,是個名符其實的好人學霸。

聽說從大一下學期開始,被一個叫做大雄的學長發現他是個學霸,於是把他找到研究室作專題代打,這麼一待就在研究室裡有個固定位置,算是學長們給他的特權。

入手鄭羽山的課表之後,莊憶芹揚起一抹難測的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