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五

第五章

急速的腳步聲來來回回的響亮在每一層之間,有幾個人分散地在校園裡翻找著每個房間,直至遇到了巡校的大叔。

「宋老師,妳看起來很緊張,怎麼了嗎?」大叔剛巡完東翼,現在正要去西翼舊大樓巡視。

「東哥,你巡那邊的時候有沒有甚麼異樣?」宋琥蜓頭額冒著汗水,她緊張地抓住東哥。

「異樣?沒有啊,我可是每個班房都巡得清清楚楚的。」東哥平常工作認真小心,所以每天第一轉趕學生的巡視都會特別看清楚,花費時間較長。

「那即是……」宋琥蜓看向西方,正打算大喊木槿的爸媽一起過去西翼,不要再浪費時間在東翼這邊找。此時,她的手機響起,見到是陳維基老師打來,她趕緊接聽:「陳老師,有甚麼事嗎?」

「剛才秦納澄的父母打來說他們女兒一樣還沒回家,手機沒人接,我想起妳班上的諸葛木槿最近不是申請入了學生會做了她的秘書嗎?她們都沒回家,手機又沒人接,很大機會兩個人在一起被困在學校某間房間。」

「啊!我猜到她們應該在哪裡了!陳老師,我去找找,待會再聯絡你。」她沖沖掛掉電話,抓住東哥「東哥,有學生應該被困在資料室,你現在去拿鑰匙,我先過去看看。」得到東哥點頭後,宋琥蜓便轉身邊打電話邊跑過去西翼。

她一路跑一路打給因為緊張女兒而直接來到學校的諸葛木槿的父母,讓他們過去西翼。跑到氣喘的來到第五層右手邊走廊盡頭的資料室,她拍門叫喊:「諸葛木槿!秦納澄!妳們是不是在裡面啊!」她試著打開房門,發現是鎖上的。

一直安撫懷中的人的納澄聽到聲即時叫喊道:「是!老師,我們在裡面,木槿她有點不舒服,快點把門打開。」她低頭看向木槿說:「木槿,有人來了,聽到嗎?妳再深呼吸,慢慢來。」由剛才開始,木槿就好像難以呼吸似的難受。

木槿睜開眼,離開她懷間,好像整個人變了不一樣,默不作聲的扶著牆身爬起來,她淚流滿臉,拍打門軟弱無力的叫喊:「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木槿?是木槿嗎?不用怕,東叔正去拿鑰匙,妳再忍一忍!納澄同學,妳看著她,安撫她。」宋琥蜓聽了也心疼諸葛木槿,她比她想像中情況更加嚴重,她仍然被過去的陰影濃罩著自己。

「是,老師。」秦納澄也站到木槿身後,伸手扶在她的兩臂,細語安撫「我們很快就可以出去了,別緊張,放鬆一點。」她阻止她繼續拍門及推門的舉動。

隔了五分鐘,東哥也跑得氣喘喘的過來,喘得講不出話,只顧著舉起手中的鑰匙。宋琥即時把鑰匙拿過來插入鑰洞打開房門,房門才打開,諸葛木槿便甩開了秦納澄踉蹌的衝出去,跌入了宋琥蜓的懷裡。

「木槿!」剛好,諸葛的爸媽也趕了過來,緊張的瞧見女兒倒在班主任的懷間。諸媽把木槿輕摟過來,撫著她的背呢喃「不用怕、不用怕,媽媽在這裡,妳不是一個人,我們都在,老師在,同學也在。」

一行人在宋琥蜓的見意下暫定先回去教師專門與家長會面的會客室休息一會兒,秦納澄則半路說回去學生會把她和木槿的東西收拾後再過去。

「我們先帶木槿同學去醫院吧!」宋琥蜓從沒遇過這情況,她擔心木槿的身體狀況,認為去醫院是最好的。

「不,我不去醫院!媽!我不要!我沒事了!」冷靜下來的木槿捏著剛才媽倒給她的熱水帶了點激動。

「好好好,不去,我們不去。」諸葛媽輕拍女兒的肩,再抬眼看向宋琥蜓,臉上透出無限的憂心與無奈,當父母看著自己女兒這個樣子卻又幫不上甚麼,怎會不心痛呢。「宋老師,木槿入學的時候我也跟妳說過了,她不能在黑暗且悶小的空間待太久,待太久她……就會十分緊張及害怕,現在她出來就沒事了,不用上醫院,即使上了醫院,他們都是開一些精神藥,根本作用不大,吃了只會讓木槿痴痴呆呆的,所以每次回去覆診拿回來的藥木槿都不願吃,家裡還放著一大堆藥。」

諸葛爸在旁邊聽著,臉上也難掩心痛女兒的憔悴。

「木槿同學,我們不上醫院,放鬆一些。」她輕柔地拍拍木槿的手,再抬眼看向諸葛爸媽,透出一臉歉意:「今天的事我也要向兩位道歉,明知道木槿需要多加留意狀況,是我疏忽了,真的對不起。」

「沒事、沒事,老師不用說對不起,門壞了又不是妳想它發生的,不過幸好這一次有納澄同學陪著木槿,要不然……」諸葛媽嘆了一聲,若不是有人陪在木槿身旁,她想木槿早已在房間裡面發瘋的撞門,甚至會呼吸困難然後昏了過去。

敲門聲打斷了房間裡面的沉重,秦納澄推開進來,把木槿的書包遞到諸葛木槿前「東西幫妳收拾到裡面了,妳回去好好休息,這幾天可以不用來學生會了。」

眼也不敢抬起看向她,木槿伸手接過書包,小聲說:「謝謝……」

她虛弱的道謝深深地打響了納澄的胸腔處,那兒在鼓動,她覺得自己應該要保護這個小女生,縱然她還不清楚眼前的女生身上到底發生過甚麼讓她變成剛才那樣的事情。眼簾垂下,她轉向宋琥蜓說:「我和爸媽通過電話了,如果沒別的事我想先回去,他們有點擔心。」

「嗯,不如我們今天都先回去吧,有關資料室門突然鎖住這件事,我明天再找妳問清楚細節。」她對納澄說。

像上次一樣,秦納澄拗不過諸葛爸上了他們的車,讓他們送她到捷運站去。下車前,她把手覆在木槿的大腿上,嗓調清柔叮嚀:「記住,有甚麼事可以找我,有甚麼事也可以跟我講。」

木槿燙著一臉的點頭,疲累的眸瞳不敢抬眼看向她。

碰。

秦納澄輕力把車門關上,對諸葛爸媽揮手,由始至終,諸葛木槿都是低著頭,未有看過自己一眼。

載著木槿的房車雖然離開了,她看著車尾轉了彎人去留空,莫名地……秦納澄感覺有甚麼殘留在身上,揮之不去。

=    =    =    =    =    =    =    =    =    =    =    =    =    =    =

有點早,秦納澄現已身處在教員室裡,時間早到回來的老師亦只有兩三個,當中一個還包括昨夜發短訊讓她今天早點回來的宋琥蜓。

「秦納澄同學……我……我希望妳不要把昨天有關木槿同學發生的事講出去,木槿同學她……」宋琥蜓頓了一頓,木槿入學的時候,她與她的父母都說過不想把她身上發生的事給別的人知道。

目的就是不想別人去問她,讓她重新回想那一件意外。

「可以,如果老師願意告訴我木槿以往發生過甚麼事,身為學生會的會長,我認為我必須了解她,多關注她。」她昨夜失眠了,一閉上眼,木槿發白且全身抖著的情形會浮現出來,令她輾轉反則,徹夜難眠,胸口會有一陣郁悶。

聽見她詞風的銳利,語調那般的強硬,即使聽出語帶威脅,宋琥蜓還是鬆容淺淺一笑,站起來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壓聲輕語:「木槿同學以後拜託妳多加關注她了,有會長的支持,我放心。」她可是爬上班主任的女人,反將自己學生一軍簡直是輕而易舉。

「我會,妳放心,宋老師!」很有禮貌地撥開肩上的手,納澄瞇眼瞪她一眼便離開。她是太幼嫩了以為這隻老狐狸會告訴她,看來她要得到木槿的完全信任,才能得知她的過去。

氣沖沖的走出教員室,快速走了幾步。「等等……」旁邊有一把氣勢很弱的嬌柔聲響把她的腳步叫停,她回身看向在教員室門外不遠處不敢與她直視的徐盼盼,她是看到她的,但沒想過徐盼盼會把她叫住。

一想起木槿昨夜的情況,秦納澄忽然由心而發的對她更加生厭,她很生氣。走上前一步,她冰著一張臉,冷著牙寒著道:「有甚麼事嗎,徐同學。」

「我!」感受到她莫名其妙沖著自己的怒火,徐盼盼不明所以的想頂她嘴,可說出口的卻是:「木槿同學發生了甚麼事了嗎?」

雙眸瞇一瞇眼,秦納澄判斷著徐盼盼到底是不是昨夜那件事的主謀。可惜她不斷因為偏見而判斷她有罪,撇開眸光不再遷怒於她,但語氣好不到那兒回答:「我答應了老師不能說。但,如果剛才妳聽到甚麼的話,那請妳回去教教妳身邊那三個護法使者昨夜誰幹了甚麼好事。告訴妳,我昨天只是不想再折騰大家才不講出來讓老師們開查,老實說,一查起來,很快便會查出真相。」

尖銳又壓迫的語氣迫得徐盼盼回不了嘴,她抬起她那張好看精緻的臉龐,雙眼含著無辜又可憐的水亮,她欲說不說且微顫的嘴唇絕對是勾引異性要一親芳澤的邪惡之處。這樣子的徐盼盼,以往秦納澄看了沒怎樣的感覺,心裡偶爾也會感嘆上天怎會創造出一張如此完美的臉龐,但現在看在她眼裡,則是一張看了就想撕毀的可怕臉蛋。

等了一會瞧徐盼盼拿不出話來,秦納澄離開前對她放話。

「徐盼盼同學「人不犯我,我不犯人」這句話身為全級第一名的妳應該懂它的意思,但妳處處犯我,我不回手,不代表我好欺負,我只是不想浪費精力與高顏值卻低智商的妳角力…….不過,從今天起,妳還再犯我,別怪我用會長職權要妳看好。」冷冷的擱下狠話,正式向她發表迎戰宣言。

「喂!」徐盼盼睜大一雙純真的亮眼,被她堵得滿腔委屈想替自己出口氣,想辯解她沒對她做過甚麼。

雖然,她有想過,可行動的通通都不是她。

午休的時候,徐盼朌假裝今天有事要做而先讓傅嘉美她們到校園餐廳,她則跑了過去中三年級的樓層去尋人,來到相標班房門外來來回回地走著,想從窗戶看進去,但沒看到她想見的人,人氣十分高的她做出這些舉動倒惹來不少的目光,特別是男生們。

有男生走出班房瞧見了她,膽子較大的上前禮貌詢問:「學姐,妳要找人還是……?」

「你認識諸葛木槿嗎?我想找她。」她露出微笑,心想人來得正好。

「妳找她啊!她今天請病假了,說是有些感冒發燒。」那位男生想了想回說。

「請病假?」徐盼盼再回想一下今天早上聽到宋老師與秦納澄的對話,當然還結合了秦納澄對她說的那些話,分析昨夜應該發生了一些事情,而木槿出了點事情。「哦,謝謝你,同學。」

男生們怪不好意思的羞著臉點頭,依依不捨的走去學校餐廳吃飯。

徐盼盼在校園餐廳與傅嘉美她們匯合,依照習慣她們已經替她排隊買好了飯,連她喜歡吃甚麼都很清楚。她坐下來沉默不語的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送進嘴裡,腦子全是秦納澄的說話,她抬起眼掃視了對面的吳梓語與洪橋欣以及身旁的傅嘉美,她沒流露情緒的問:「昨天是誰作弄了秦納澄?」

三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後,洪橋欣得意洋洋的打算邀功「我啊!」

「妳做過甚麼。」徐盼盼臉上沉了一沉,雙眸帶了些許怒意瞅緊她。

「昨天妳把資料室鑰匙給我要我去找資料,找到資料我把門鎖上先把資料帶回課室,本來正想去把鑰匙替妳還給老師的,但路上見到秦納澄進去資料室,我便偷偷趁她不以為意下把門鎖了,她一定被困了很久,因為後來我忘記放她出來回家了,想著管理大叔一定會幫她開門……」

啪。

不想再聽下去,一手拍打在桌面上,截停她的話。突然之間徐盼盼覺得跟她們在一起是自己的錯,平常只會露出溫文可人的臉容上第一次透露出絲絲的怒目瞪住洪橋欣,她冷淡的開口:「裡面除了秦納澄還有其他人,妳知道嗎?」

她沒胃口,拿出錢袋把飯錢放到桌面上,端起餐盤離開,她已經不想再跟她們蛇鼠一窩,又或者,她突然已經不想這樣過著學生生活,她只想做她自己,不想再所有人面前裝模作樣。

「盼盼!」洪橋欣想叫住她,但越叫她越走得遠。她惱羞成怒的氣憤大罵:「我怎麼知道裡面還有其他人!即使有其他人又怎樣,也只是被困到晚上而已,有甚麼大不了的,盼盼發甚麼神經了!」

「冷靜一點,可能她大姨媽來了才容易生氣,不過說來啊,昨天到底還有誰在資料室啊!妳不是說只見到秦納澄一個人走進去的嗎?」吳梓語斜著眼看向她。

「就是嘛,我明明只見到秦納澄一個人的。」洪橋欣還生著悶氣,咬了一口豬排用力咀嚼,把口中的豬排當是徐盼盼用來洩忿。

「想知道就去打聽一下,誰讓大小姐那麼著緊呢。」一路置身事外的傅嘉美涼涼的娓娓道來,天氣炎熱讓她也沒甚麼胃口,筷子有一口沒一口的夾著清菜來吃,對那塊炸得很香嫩的肉排失去了在選購時的興致。

其他二人輕輕點頭,徐盼盼的離開使她們都失去食欲,差不多在上課前把盤子拿去回收處,三個人的盤子上也剩下了不少的飯菜。

放學後,依然沒理采傅嘉美她們的徐盼盼背起書包獨自離開班房,她不是要回家,反而是往學生會活動室方向走去。經過一天的打聽,認識諸葛木槿的人都只知道她請了病假,她不會笨到跑去問宋老師,她會說出來就不會一大早叫秦納澄回校下令要她不要把昨天發生過甚麼事說出去。

氣勢凌人的門也懶得敲,打開活動室的門,裡面的人全都抬眼看向她,瞧見是徐盼盼,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反應。襲巧巧很不喜歡這位處處針對納澄的學妹,即時撇開眼低頭繼續替代木槿輸入資料;鄭學銘一貫溫文沉靜的作風瞅看她兩眼後繼續把專注力放到設計軟件上完成了一半的海報作品;秦納澄更不用說,她看了來者是她,準備提早過去手藝部交代事情;

全場只有許駿很有禮貌的對徐盼盼打招呼「啊,是徐盼盼同學,妳來這裡找誰呢?」甚至許駿起來走向她。

個子高大,樣子英俊,個性陽光開朗,深受很多女生的歡迎,甚至徐盼盼一直以來都傾慕於他,多麼想接近這位品學兼優的學長,只是許駿從一而終的眼中看到的只有秦納澄,她妒忌得很才一路耍著計謀抹黑秦納澄,目的就是要許駿討厭她,但似乎作用不大,許駿很死心眼,看對眼的話是絕不改變。

她偏執的要把許駿從秦納澄手中搶回來,傾慕之中日漸壯大,她很喜歡許駿…...之前。她看著許駿就在眼前,奇怪自己再沒有那份緊張心跳出現,反而心口相當平靜,沒半點起伏,可能她現在比較關心木槿的情況才這樣。「學長,我有點事想找會長的。」裝上軟弱嬌美的臉孔習慣成了自然,徐盼盼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

「這樣啊。」許駿也不是笨人,他很清楚徐盼盼身旁的那幾個朋友不喜歡納澄,縱然有可能徐盼盼不是那麼想。他微微側身看向秦納澄,對上納澄那張淡漠的臉容,一臉尷尬。

「我約了手藝部的部長談談開會日的裝飾細節,不介意的話可以在路上邊走邊談。」秦納澄立地起來,把一本筆記本拿在手中,走到她面前。

徐盼盼逼不得己的情況下點下她的頭,心中不服氣的咬著牙,便跟著秦納澄身旁。走了一小段路,秦納澄忽然停下來看著她「妳找我想談甚麼。」她大概也猜到她想談甚麼,今天她向木槿最要好的兩個朋友打聽都問不出甚麼來。

似乎知道木槿過去的人在校內只有宋琥蜓,或許還有總務處裡高職老師們以及校長等等。

嚐到血絲的味道,她鬆開口不情願的撇開臉道歉道:「對不起,是洪橋欣做的,不過我真的沒要讓她那麼做。」她窘迫得臉頰發燙,長這麼大以來第一次向父母之外的人降低身價去承認事件中她有錯誤。

秦納澄久久也沒有開口說話,對於徐盼盼親自為不是她做的事情而道歉,她感到意外,也好奇她與諸葛木槿的友情對於她來說是否很重要,重要到徐大小姐願意開口為她的手下而道歉了?

她忽然又開始邁步往工藝部方向走了幾步,瞄到徐盼盼有跟上她便輕語:「妳很討厭我,我知道的。以往我不怎麼喜歡妳,現在是徹底地不喜歡,所以我們之間就別裝模作樣,妳到底想問我甚麼,我沒空陪妳猜啞謎。」

聽見有人說不喜歡自己,那個人還是秦納澄,徐盼盼一點都不感到驚訝,甚至是意料中事般覺得秦納澄有此反應很正常。她直接開問:「昨夜木槿被困在資料室裡,她發生甚麼事了?」

腳步又再次停下,秦納澄微微側過身瞧見她臉上關切的雙目,輕嘆一口氣後她又再繼續走「妳也聽到宋老師警戒我不能對別人說,所以我也不會說出來,唯一我可以透露一點的是……木槿同學似乎不喜歡黑的地方。」她又再停了,這一回是因為工藝部的活動室已經來到。

「我能說的就是這些,至於原因我也不清楚,宋老師不會說,木槿同學身邊好朋友也不知道,我相信妳是關心的話就已經打聽過,要不然妳也不用卑躬屈膝的找我問。」她的手放在門把上,在推開門前最後對她說:「不好意思,時間到了,會長是一份很忙的社團工作,妳也早點回家吧,徐盼盼同學。」

面對秦納澄鋒利的用詞徐盼盼又是被堵得一句也駁不回嘴,悶著心頭,而且超級討厭她……

只是,討厭的地方變了,她再不討厭她有美貌、品學兼優還有很多男生都喜歡她,她討厭的是她總是把話說中了,一杖箭很準確地射在她心上,害她連還擊的能力也沒有。

這種討厭……莫名使她整個人都輕鬆下來。

原來以往她太過用力去憎恨秦納澄了,累的反而是自己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