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一

生活就像電影情節一樣,和某人相遇時,總會那麼巧合,彷彿就像上天再給一次的機會。

如果,再不好好把握,如果,再次領悟不了那是甚麼……

如果……仍然沉默。

那上天,一定會劈下快狠準的雷下來,把愛情,徹底轟死。

灰暗的天空已持續了整個早上,一直下不出雨來,看起來特別讓人忐忑不安,就在大部分的人本著老天爺不下雨何必帶雨傘的心理之下,兩手空著的走出大街,等到放學下班那段最繁忙的時段,偏偏這一刻,啪啦一聲,雨箭齊發,就像天上有成千上萬的人倒了一盤水下來那麼猛烈。

雨勢一下子太急猛,即使有路人撐著傘子,都不得不找一個可以檔雨的地方暫避一下太狂妄的雨勢。

這人群當中,包括了正想過去露天停車場取車子的諸葛木槿。

她就是很典型的那種老天爺不下雨也不會想著該拿把傘子的人,走在半路的她,有點狠狽的像人群一樣,跑到了一個有屋簷的地方避雨,她算算自己跑了不到十秒時間,頭髮濕了一半,西裝外套的肩膀上被淋到有水印了。

雨勢持續狂放沒減弱,四周越來越多人選擇避雨,諸葛木槿拿著面紙擦拭臉頰與肩膀,原本有點稀落的路上有一位拿著傘子小跑的人影,傘子擋去了那個人的容貌,直至來到她的面前時,那個人才略為移開了傘子。

諸葛木槿從沒想過,重遇見她的時候,和當年和她分別時一樣,又是一場大雨,老天爺似乎把重逢的這一幕也設計得有點劇情化。

拿傘子的人看到她也帶了點錯愕,後來因為雨實在太大了,加上她手上還抱著一個已上小學兩年級的小孩,她即使很想假裝不認識然後離開,雙手發酸的程度是讓她做不到那麼冷漠。

收起錯愕的目光,硬擠在諸葛木槿和某位路人之間的小空間裡放下了小孩,再把傘子收起輕輕往外甩了甩雨水才正式站著避雨。

兩個人沉默的不知所措,時間走得很慢很慢,周遭的人也像很有默契一樣都閉上了嘴,默言不語的微微抬眼看向天空,心裡頭在祈求快點停雨吧。安靜的環境只餘下雨聲,或許…….

還有她們不一樣的呼吸聲、心跳聲。

隔了好一陣子,雨勢終於漸漸減弱,四周有傘子的人開始撐傘打算快點回去,走著一個,走著又一個,諸葛木槿周邊明明站滿了人卻在一剎之間變成只餘下她和那個人,還有一個小女孩。

「納澄,很……很久不見…….。」諸葛木槿微微側過身,看著她還是那麼完美的側臉輕語。

語調帶著一絲懊悔,帶著一絲抱歉,也帶著很老土的千言萬語。

秦納澄沒有正眼看她一眼,先是半蹲的把女兒小羽抱起,再撐開了傘子踏出去兩步,語氣相當無情的側身瞪向她回道:「她是我的女兒,也就是妳口中所講的幸福快樂的家庭。」

「……」諸葛木槿頓時啞口無言,看著她那張冷漠且無一絲感情的臉,她更是無法開口為自己做過的事情說一些話。

秦納澄瞅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樣,心裡頭更有股莫名的不快,她轉身快步離開。

雨勢好像又轉大了。

彷彿老天爺在說:是時候,把過去、現在以及未來好好清理一下了。

**    **    **    **    **    **    **    **    **    **    **

有沒有人,做到"青春無悔"這四個?

諸葛木槿不知道其他人的答案,但她的答案,卻肯定是做不到。

回到家的諸葛木槿有點無力的躺坐在沙發上,屋子裡的一片沉靜,被雨淋了的她,感覺有點寒冷,卻又不想起來洗澡。她索性躺下,側過身,空洞地眼看著前方,突然之間,看到玻璃櫃裡面擺放著初中、高中以及大學時的照片。

這些照片都有一個共通點,那些全是合照,而合照裡面,有她和秦納澄在內,她很珍惜所有有她在內的照片,縱然她們每一張照片都不站在一起。

她站起來走過去打開櫃門,拿出其中一張她和秦納澄站得最近的一張,她們之間只隔了一個人,那個人…….

眼淚不知不覺間滑了下來,這一點,也讓諸葛木槿感到驚訝。

「青春無悔……還是青春總是悔恨呢。」

她用手背擦走淚水,把照片放回去,關上櫃門。

只是,卻關不住已氾濫成災的悔痛回憶。

=    =    =    =    =    =    =    =    =    =    =    =    =    =   

操場上,站滿了睡不醒的學生,他們痛苦地在有點猛烈的陽光之下傾聽著校長的講話。

耳邊嗡嗡作響,一堆聽不懂的訓話以及校長冀盼校園的未來方案,聽得學生們頭昏腦脹,站在校長身後的老師們、主任們努力的擠出嚴謹的樣子,直到校長那幾頁紙終於讀頌完畢,負責主持的主任明顯臉上鬆了一點,他走上前請校長到台下就座,然後便請了學校代表上台致詞。

「我們現在請高二A班的秦納澄上台。」

主任宣布之後,操場上幾乎所有學生即時抬起頭來,無懼太陽的猛烈仰視正走上台的纖瘦的身影,不少男生開始騷動,也有不少女生們前前後後地小聲談論。當周圍的人都三三兩兩討論的時候,本來也在神遊的諸葛木槿也因騷動而在遠外拉回來,她是今年才剛轉校過來,對於突然熙熙攘攘的狀況有點茫然。

繼而,她聽見了台上本來是校長說話聲音變成了女生,沿著聲音抬起頭來,見到一位綁著馬尾,神態認真嚴謹的女孩在講台上正調著麥克風的高度及位置,不知道是故意還是剛巧,喇叭突然發出讓人耳鳴的聲音,立地,整個操場上的竊竊私語全都消失了。

諸葛木槿又有點茫然了,一下子的安靜,卻反倒使她,甚至其他站著的學生們都精神起來,十分專注地瞪看著講台上的那個叫秦納澄的女孩朗讀大同小異,千遍一律的致詞與勉勵同學們的話。

人一旦聊開了,不聊會有病的,故站在諸葛木槿旁邊一排的前後兩個女生,繼續細語,由於四周都安靜了,她們的耳語卻無比清晰的投進她的耳裡。

「喂,剛才妳說,台上的學姐是甚麼人?剛才很多男生看到她就很高興似的。」後方女生略為傾前對著前方女生輕語地問。

「剛才訓導主任介紹她是秦納澄,我也是聽我姐說的,她可是這學校人氣女生之一,雖然輪外表是不及排第一位的徐盼盼學姐,可是秦納澄學姐就是氣質獨特,冰冰冷冷之間卻散發出柔美的一面,她不常笑,卻不是不愛笑,只要她笑了,全校的男生都為她大瘋狂啦,而且學姐是超級品學兼優的學生,每一年全級排名都是她拿第一,所以學校的獎學金都是她的囊中物,更莫說在外面的一些被老師推出去參加的甚麼鬼比賽了,都拿前三名,超級厲害!很多男生,甚至女生都封她為女神偶像的,是很多女生的羨慕對象,當然啦,我姐說她鋒芒太露了,也有不少女生討厭她。」前方的女生上半身微側的講了一大堆台上秦納澄的事跡。

諸葛木槿心裡了解的暗自點了點頭,目光卻更是因為那個女生講的話無從在台上的女生身上移開。她心裡想:入學第一天就知道了學校這麼厲害的人物,今天總算沒白站了。

早上簡單的開學禮儀式完結後,學生們得回去自己所屬的課室,可是諸葛木槿是轉校生,今早來報到之時,班主任已經說開學禮後先過去找他,她也照著他說的事後到教員室找他,他跟她說了點注意事項後,他們便一起走過去課室。

課室門由班主任推開,裡面的同學已經自己挑好位置坐好,大家同時也奇怪,怎麼班主任身邊多了一個女生。

「今年你們這一班是由我來當班主任,相信大家都熟悉我就不多作介紹,但今年有點特別,我們班有一個轉學生,原因是她的爸爸被調到這個地方工作,所以整家人都搬了過來,好,同學,妳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班主任微笑的看向諸葛木槿。

諸葛木槿心裡有點想翻白眼,她也只好硬著頭皮,用平常說話的音調向大家介紹道:「各位同學好,我姓諸葛,對,真的是諸葛亮的諸葛,叫木槿,木槿是一種灌木,它有堅強的意思,由於我媽說我不足月出世,身體較弱,他們想我強一點,所以改這個名字。」

「我們拍掌歡迎諸葛木槿同學。」班主任帶動的拍起手來,其他同學聽了她的介紹也挺感到不錯,也熱烈的跟著拍手。待掌聲沒了之後,班主任指指班裡唯一空出來靠窗口的位置道:「他們似乎留了一個不錯的位置給妳。」

「嗯,謝謝。」諸葛木槿在眾人的注目禮之下,拿著書包走到那個位置坐下,心裡拜託著其他人別再注意她了。

班主任又開始今個早課要做的事,由於是學開第一天,特別多東西要處理,例如選班長、課長、行長等等。

諸葛木槿認為那些她都不想做,也肯定不會有人那麼白目提名她去當選那些差事,便有點發呆的把目光轉向窗外的景物去,陌生的地方,陌生的環境,陌生的人,然後…….奇怪地腦裡總想著剛才台上那個陌生的女孩。

諸葛木槿不懂那個女孩算不算女神的等級,只知道叫秦納澄的女生,是她來這學校第一天印象最深刻的地方。

印象再深卻在後面要上課的日子都沒再遇過她,諸葛木槿漸漸忘記當天秦納澄的模樣和聲線,倒是"秦納澄"三個字時常在別人的口裡聽見。這段日子,諸葛木槿才確確切切的認同那一天開學禮上,站在旁邊一排的那個女生所說有關秦納澄很受男生歡迎這回事,連自己班上的某些男生,一到午休便會跑去高年級的樓層去一睹秦納澄的風采。

長響的鐘聲終於像打救學生一樣打響了,昏昏欲睡或是靈魂在飄盪的學生們都因此而精神起來,臉上露出了解脫的表情,老師才拿起教材轉身,男生們就像猴子三五成群奔出去吃飯,女生們也是三五成群,但大多在課室裡閒聊一會兒,有一致意見才動身走出課室。

有點睏的諸葛木槿頭有點昏脹,大概是昨天凌晨三點才睡的原故,她坐在位置上努力的想待會兒吃甚麼,卻挑來挑去,都決定不來,才來了學校三個月,四周的東西都吃膩了。

「喂,木槿,妳待會要吃甚麼!我們一起去吃吧!」小菓依樣每天一臉甜如糖果的笑容走向諸葛木槿前面的座位坐下來,目光無懼的用期盼的目光,還閃閃發亮的瞪住她看。

「還沒想到要吃甚麼……」諸葛木槿每次都得很不自然地避開那雙閃得讓人不好意思的眼睛,她還不習慣小菓個性的熱情,她是那種在某個方面臉皮厚的女生,故諸葛木槿在想,小菓也許在她第一天踏進這個班房時已盯上了她。

要不然,諸葛木槿再也猜不出為甚麼她會在第一節下課後跑來她面前說要跟她做朋友。

「還是去校園的飯堂阿姨那買點較健康營養的飯菜吧,看妳,好像又瘦了一圈,別熬那麼多夜吧,雖然我們還青春無敵,但女人就是十六之後要學會保養了!來,走走走,別再坐著發呆了!」小菓子站起來,也一手把諸葛木槿拉起往外跑去。

沒有要拒絕的意思,諸葛木槿就這麼地被小菓拉走,她有點無力的跟在她身後小跑著,心想,去找飯堂阿姨用得著跑的嗎?難怪小菓成績平平,唯獨體育幾乎是滿分,比那些田徑隊的還要厲害。

小跑到飯堂,裡面已坐滿了不少學生,很多都是三四五個坐在一起,也有不少是“單身族”,全身已冒了一些汗水的諸葛木槿也在小菓子的拉動之下,擠到隊伍的最後面排隊買東西吃。

她不喜歡來這裡吃飯,人太多,她討厭人擠人的感覺,好像買完飯出來又得努力找一個空位坐下來才能吃的話,這頓飯也吃得太辛苦了點。可是小菓就不一樣,她對甚麼地方都興高采烈的,和諸葛木槿的個性正好相反,因此,她知道有不少人在背後講她跟小菓為啥會成為朋友。

而這個問題,諸葛木槿也很想知道答案。

「那裡有空位!噫?」小菓子高興的拉著諸葛木槿走過去目標地方,卻在半途慢了下來。

「怎麼了嗎……還不快走喔。」諸葛木槿只想快點坐下來吃飯,這回輪到她趕著步伐走過去獨獨空了一塊的那區域去坐下。

小菓啊了一聲,眼見她過去了,她也沒道理不走,便吞著口水跟著木槿身後,雙雙坐在一張空的桌子去。坐下之後,小菓子微微傾身問:「木槿,妳那麼不愛成為焦點,幹嘛偏挑這裡坐啦,明天成為話題可不要怪我喲。」

「妳在說甚麼?」木槿剛才努力擠去買飯時消耗了不少心力,坐下之後肚子咕嚕的叫,她二話不說就吃起飯來,完全不懂小菓在那兒彆扭個甚麼。噢,今天菜不錯,味道也很好,下次再來好了。

「就是……我們旁邊桌坐著的人是秦納澄耶!不過奇怪,她怎麼一個人的呢?」小菓子見她吃得津津有味,也開動了。

秦納澄?

諸葛木槿從美味中如夢初醒,她瞄了一下四周,果真有不少人瞧她們看去,當下口中那口飯也吞不下去,再瞄一瞄小菓瞄去的方向,秦納澄真的一個人在旁邊的桌那吃飯,而且是一路看書一路吃,沒甚麼表情,所以看起來也有種難以接近的氣氛散發給周遭的人知道“別來煩她”就對了。

本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諸葛木槿暗自聳聳肩,繼續吃她的,偶爾也會回一下小菓嗶哩吧啦的話題,一下子講這個,一下個講那一個,有時候,她真的也跟不上,只能敷衍應和。

飯吃到一半的時候,突然有四個女生坐到秦納澄右手邊的桌子,她們毫無避諱的聊天內容,直接竄入到在秦納澄左手邊桌子的諸葛木槿和小菓的耳裡面。

「哎呀,妳看,原來我們旁邊是秦女神耶!還邊吃邊看書,真是才女氣質呢,難怪所有獎學金都是她拿,不過也沒辦法,誰叫她家裡窮,需要那些錢。」其中一個女生語帶尖酸的和她的朋友說。

「她那麼自大高傲,連吃飯都沒有一個人願意陪她,還是盼盼人緣較好,男生們更喜歡妳,妳說對不對,盼盼?」第二位女生好像很有默契接話。

徐盼盼被讚美心裡爽翻天,對於別人對她的讚美,她是聽不膩,誰不愛聽讚美的話?可她臉上保持溫甜的微笑,語調柔性地說:「別這麼說,我才不想那麼讓男生注意,說實話,要應付起來有點麻煩。」

「哎喲哎喲,盼盼妳是在說太多男生跟妳表白,都應接不暇了嗎?也對、也對,妳還沒有男朋友啊,不像別人,身旁總有一個高材生男友在旁獻殷勤,可以擊退很多狂蜂,盼盼啊,學著點~不過有一點盼盼不要學喲!」第三個女生又接話。

那三個在徐盼盼身旁的女生們,好像都習慣了一旦說起秦納澄起來,就變得很有默契的互相接話。

徐盼盼那會不知道她們三個想說甚麼,當然了,純真也得繼續裝下去,才騙得了所有人去保護她這朵“弱小”的溫室小花,那就有更多的男生追著她跑!

「甚麼了?那個方面?」徐盼盼裝傻的問。

「就是那點──人家是外表正經,裡面OPEN,聽說她能把高材生許駿控制自如的原因是…….她一早就把處女給了他呢!真不知道她到底跟多少個男生有一腿,要不然哪來這麼多男生為她賣命啊,真是髒死了!」

諸葛木槿不想再聽這些沒營養的對話,她多吃兩口飯後便站起來跟小菓說:「我吃飽了,先走一步。」

「啊!木槿,等等我啦!」小菓也急忙多吃兩也站起來跟上,卻因為木槿突然的轉身讓二人手中的飯盤子撞翻了,剛好的倒在徐盼盼以及剛才說話最難聽的那個女生身上去。

「盼盼!怎麼搞的,妳們倆個怎麼這麼不小心!」沒被飯菜弄到兩個女生急得要命的拿出面紙替徐盼盼還有另一個朋友擦臉擦頭髮。

「對不起、對不起!學姐,我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才這樣,對不起,學姐!」小菓連忙彎腰道歉,她是不敢惹徐盼盼四人幫,可能不少男生與女生都被徐盼盼外表給騙了,小菓也沒正的見過徐盼盼出做過甚麼過份的事,但小菓是個眼觀八方的人,徐盼盼會跟一些愛講人家壞話的女生走在一起,證明她認同她們,也即是……

徐盼盼比起那三個女生,應該內心更醜惡。

也正是小菓雖沒跟她有過甚麼交集,但也十分不喜歡徐盼盼這個人。

而且徐盼盼身旁的三位女生會搞報復威嚇女生的小動作,小菓實在不相信徐盼盼會不知情。

徐盼盼忍著一口氣,霍然的站起來對著小菓與諸葛木槿她們,臉上閃過一剎的陰森後換上一張平宜近人的表情,溫柔地說:「別緊張學妹,我沒事,不過下次要小心。」

「真的對不起,學姐!木槿,跟學姐道歉啊!」小菓瞧她的笑容更甚是緊張,怕是徐盼盼會事後報復。

「是妳撞倒我的,妳都道歉了,還要我多說一句嗎?何況學姐不是說她沒事嗎?我想在上課前睡一會,先走了,這裡妳收拾一下吧,拜拜。」諸葛木槿連正眼也沒看向徐盼盼,把責任都交給小菓後便斷言離開。

小菓呆了一呆,異常聽話的把兩個盤子收拾一下,桌子擦一擦,最後再跟四個人道歉後便快速閃人,去找諸葛木槿“聊一下”

徐盼盼氣瘋了,可她不能表現出來,不知道為何,她不喜歡剛才一句道歉也沒講的女生,不行……

她要讓那個女生知道她是誰!誰都不能無視徐盼盼,當然她也不行!

徐盼盼在三個“隨從”陪同之下離開去洗手間清理,秦納澄四周又回覆安靜,這個時候,原本看著書的她把書合上,一手拿書一手拿餐盤的站起來,走過去回收站把盤子和餐具放好,再離開餐廳。

走到半路,秦納澄改變了方向,往中三級的樓層走去,她每經過一個班房外都快速瞄進裡面,由於午休還不到一半,課室裡只有很少學生,大約一眼就看到有甚麼人在裡面,不一會,她遇上了諸葛木槿正靠著欄杆喝著飲料看著外面發呆,便走到她面前站了一會兒。

諸葛木槿以為是小菓買完飲料回來,看著不知明的方向,懶洋洋道:「妳今天有買到妳最愛的巧克力牛奶嗎?小心胖喲,糖分跟卡路里都很高呢。」

「我不愛喝巧克力牛奶的,我較喜歡妳手裡面的無糖綠茶。」秦納澄娓娓的回說。

「!?」諸葛木槿被嚇倒的轉過身,略顯驚訝的瞪著秦納澄看。

「不用這麼驚訝,我是過來找妳的。」秦納澄目光和表情一下子變得溫和起來。

「找我?」諸葛木槿很傻的指向自己。

「嗯,找妳是想跟妳說一聲謝謝。」秦納澄說謝謝時漾著一抹像小花正開的那種笑容,內斂中帶著無限的溫暖,也很美,很有魅力。

道謝完畢,秦納澄便轉身往相反方向回去了。

諸葛木槿看著她離開的背影,輕輕的皺著眉,那身影消失在長廊之後……

眉頭也無法鬆開。

=    =    =    =    =    =    =    =    =    =    =    =    =    =

今天是2017年第一天,祝各位在這一年所定下的目標全都完成!

感謝你還在看我的故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