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相思欲絕但為君 楔子 愛恨牽纏難分明

      殺機當前,她瞪大了眼,默不作聲。

      身子遭人挾持住,偎進一方纖細卻堅實的懷壑裡,她很快便聞到一絲鐵鏽味兒。

      是……血味兒?「別出聲……求妳,莫要聲張。」盯著那沾血的箭簇,她重重的呼了一鼻子悶氣

      那人丟下箭矢,拖著身子又往角落處縮了縮;廂房外頭火光閃動,照得那九曲迴廊宛如白晝。

      「跑哪兒去了……那裡搜過沒?」

      「想來定是往二殿下那裡去了,咱們快搜!」宮廷禁軍或持長槍,或拿刀劍的成群通過,腳步聲由近轉遠,終究是平靜下來了。

      挾持著她的臂膀鬆開,她掙脫懷抱,戒備的回過頭來;確定此人不足以構成威脅後,她掏出火摺子點亮一根蠟燭,欲把眼前這來路不明的女人給瞧仔細。

      女人半臥在矮几旁,一身墨黑,雪白的指掌血跡斑斑,她往上瞧去,照清女人的臉;此人頭髮隨意盤紮,臉容卻是清秀可人,那一雙細眸澄澈非常、菱唇鮮紅似血。若不是此刻受了傷,因忍痛而扭曲了五官,定是個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

      這樣的人,怎地會犯傻到要來擅闖皇宮?

      她抿著嘴,嬌聲喝問:「妳是何人?隻身闖入深宮內苑……簡直膽大包天!是刺客麼?可有同夥?」

      那女人一手緊按住腰側的箭傷,艱難卻篤定地搖搖頭。「不是……我是來面見聖上,我要伸冤……替爹爹……」一句話說得斷斷續續,有氣無力的,想來傷得不輕。

      她柳眉倒豎,不著痕跡把方才架在自個兒下顎的箭又踢離幾吋。「不是刺客卻行蹤可疑,還意圖謀害我,是何道理?」

      「請原諒我,走投無路……」

      瞥見此人刷白了玉顏,沒來由地,方寸竟是抽緊,她拿近燭火,伸手便點了此人穴道。兩人對望著,眼底淨是訝異神色。她咬唇,這才吞吐著說:「楊師……楊師傅教過這能止血;咱沒機會演練,姑且拿妳一試。」她本想狠狠瞪此人一眼,卻在接觸到那乾淨澄澈的眼眸後,氣勢頓時削弱不少。

      「多謝。姑娘……會武?」眼前這小姑娘了不起十二、三歲,竟懂得筋脈穴道之術?

      「學了點皮毛。」她含糊著道,不想就此言明身分。「來伸冤卻擅闖皇宮?妳可知此處乃深宮禁苑,縱是有天大的理由亦不能私自闖入。為何不報官?就那啥……擊鼓鳴冤呀?」

      那人堅定地搖了搖頭。「別無他法,我真有非見聖上一面的理由……」

      她不禁失笑,「只為伸冤?」

      那人艱難的點了點頭,末了卻是勾唇一笑;她耳力極佳,遠處的成串腳步聲又回來了,火光再度照亮了幽暗。「想我藺湘君好容易才闖到這裡,卻不能面聖,替爹親洗刷……咳、咳!」

      咳出的血濺濕了她的衣襬,她卻是無心理會,伸手扯了扯女人肩膀,「喂!妳、妳撐著點!」話還沒問完哪!

      那人虛弱一笑,「咱們素昧平生,妳不差人將我拿下,已是天大的恩德……家父乃譙縣縣令藺文鈺……日前遭奸人所害,革去官職,不得已只能以死明志……」女子自懷裡掏出一只信箋,欲交付與她。「狀子在此,哪位貴人若是瞧了……定能明瞭我藺家蒙受不白之冤……」

      「妳別說了!性命要緊!」鼻尖聞到的血腥味越來越濃,她再也無法冷靜,擱下火燭,一手幫忙貼住傷處。「務必撐著!本宮速速差人前來救妳……」話還沒說完,她的手立刻給一股黏膩溫熱抓住,與之同時,門外禁軍侍衛已將廂房大門踢開。

      就這一牽,牽出了皇甫聿珏與藺湘君理不清、道不完的情絲。

      亦是注定了,她們這一世的愛戀牽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