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戴上牙套有夠疼

      “今天席景年又不在?”余諾看向笑得像個孩子一樣的林醫生。

      “是啊!聽說臨時有個研習要參加,於是這次又是我了!”林醫生說完又笑了幾聲。

      “糯米,同樣都是牙醫,人家席醫生這麼忙,你怎麼看起來這麼閒呢?”余若剛說完,額前就來了記爆栗。

      “啊!痛啊!”

      “要不是媽拜託我這幾次先陪著妳,妳以為我會願意在這兒跟妳耗時間嗎?”余諾嫌棄地看了余若一眼,眼神中滿是對她智商的鄙視。

      “……”是,又是她錯了,她就應該安安靜靜地當她的美少女,最好都別說話。

      在簡單的寒暄後,余若再次躺上給她帶來似是斷頭臺錯覺的治療倚上。

      手術燈的光芒過於明亮,刺得余若不得不閉上雙眼。

      手指互相纏繞,身體也因心底產生的不安而扭動。

      尖銳刺耳的機器聲刮著耳膜,余若能感覺到剛剛放入嘴裡的那根管子正抽著自己的唾液,突然一陣強風吹進口腔中,牙齦頓時涼的有些不適。

      “放輕鬆,嘴巴張大,別亂動。”林醫生安撫幾聲,余若眉頭擰得更緊了,因為緊接著便有塑膠的模子撐開了她的嘴。

      余若盡力忍住想要舔嘴唇的衝動,讓舌頭乖乖地待在它該待的地方。銀色的小釘一個接著一個黏上牙齒表面,之後旁邊女助理遞來一個機器,她猜那是固定小釘用得,因為下一秒它前頭那根像是吸管的金屬便抵上那些小釘並且發出藍光,機器更上頭的地方還有一個透明的橘色圓盤,看似沒什麼作用。

      都說時間匆匆流逝,余若卻覺得每一分鐘在她這兒都成了好幾個小時。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來到最後一個步驟——繫鋼絲。余若瞇著眼,看著林醫生一次又一次地將細細的鋼絲放入她的嘴裡,每拿出一次他便會將那些鋼絲剪短一些,直到適中的長度不會戳傷她的牙齦。

      “今天只做上排,下排等著席醫生回來弄。好了,現在看看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林醫生拿出余若嘴裡的模子,並遞給她鏡子查看。

      余若張了張嘴,除了矯正器摩擦牙肉帶來的不適外,她沒覺得有啥不舒服的地方。

      “沒有。”余若搖了搖頭。

      “好,那麼今天的工程就結束了,待會兒助理會教妳清理它的辦法。那沒事的話就這樣囉!掰掰!”林醫生笑著朝余若揮了揮手。

      *

      “好疼!好疼!好疼!好疼!”余若用頭一下沒一下地撞著桌面。

      “是嫌自己不夠笨?注意點,別把人家的桌子給撞壞了。”余諾點完餐後看著快要發瘋的余若道。

      “你妹疼成這樣,你嘴巴還那麼惡毒,余諾你這人到底有沒有良心啊!”余若變本加厲地繼續撞桌面。

      “如果我沒有良心,我就不會陪著妳一起喝粥,我會帶妳去牛排店,讓妳看著我吃。”

      “……嗚嗚嗚嗚嗚嗚!”余若終於放棄摧殘人家可憐的桌子,將頭埋在手裡開始假哭。

      “……”這次換余諾無語了,餘光瞥見周圍好奇的目光,他也毫無反應。反正在外丟人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他早已習慣。

      在余若哭夠後,粥品也恰巧端了上來。

      盯著眼前除了糊成一團的白色半凝固物體,沒有配料的白粥,余若有些傻眼:“糯米,為啥是白稀飯?”你都吃皮蛋瘦肉粥,我為啥只能吃白稀飯?

      “我看妳疼成這樣,想說妳應該吃不了任何需要咀嚼的食物,所以我就替妳點了白粥。”潛藏的語句就是:看,還說我沒良心?這一切都是為妳著想。

      “……”自作孽不可活,余若深深地體會了這句話的涵義。

      ……她突然好想繼續撞桌子。

      餘下時間,余若默默地吃完自己無味的白粥。余諾因為下午還有班,於是在送余若回家後又即刻離開了家。

      “呃……好像是要這樣弄吧……”余若一回到家便掏出牙醫助理給的牙刷、牙間刷、牙線和漱口水。

      在他們離開之前,助理已經很清楚的警告過了,吃完東西就要刷牙,否則像他們這種矯正牙齒的,完成這個流程拆掉牙套,卻把牙蛀光的案例實在太多。

      這話可把余若嚇得,她小時候就沒少看過牙醫,不是因為吃太多甜食就是牙齒沒刷乾淨。因為小時候的回憶實在太過可怕,所以她特害怕牙醫的,但可想而知,這個因素當然沒有導致她拜訪牙醫診所的次數減少,否則余諾也不會選擇當牙醫師了。

      結束這一切後,余若直接癱在躺椅上,過了幾分鐘,實在閒來無事,她起身來到自己的電腦桌拿起電繪板開始她的工程。

      為了轉移矯正器帶給她的酸爽滋味,余若將注意力全集中在手中的電繪板上。許久未更新的“日常生活”,她決定將最近這幾日的趣事上傳上去。

     

      說到趣事,不知怎地,腦子忽然浮現昨日她撲倒的那個男人。男子身高目測有一八七,面容英俊,一頭黑髮打理的一絲不苟,襯衫領子上的釦子每顆都有系上,不像現在的年輕男孩為了耍帥而鬆開。白色襯衫加上黑色西裝褲,這樣簡單的服裝妥妥被他穿出禁慾男神的氣場,要不是余若是個眼裡只有奶酪的吃貨,她應該也會像那個絆倒她的女高中生一樣,一臉花痴。

      “偷偷告訴你們件事,我昨天不小心把奶酪倒在禁慾系男神身上。”想了半天,余若還是將昨日自己干的蠢事說了出來,接著又上傳幾張跟這毫無相關的牙套照。

      過沒幾分鐘。

      “禁慾男神!”

      “哪裡哪裡!照片拿來!”

      “我也想要看禁慾男神!”

      “他有比糯米帥嗎?(背影)”

      “插個話,我發現了個秘密,原來糰子跟我是去同一家牙醫診所做矯正!(桌子上的單字洩露了你的秘密~)”

      “嗯,不知是不是只有我發現,這是糰子第一次上傳不是美食照的照片耶。”

      “牙套!我媽也叫我去矯正牙齒。糰子,戴牙套很痛嗎?”

      ……

      除了少部分的留言關心她的牙齒外,其餘大部分都是要求要看禁慾男神的,余若不禁納悶:難道她就比不上一個連影都沒見著的男人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