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今年的最後一天,她失去了她的奶酪

    “別再看了,再看下去牙齒也不會長回來。”余諾看著已經照了半小時鏡子的余若道。

    “我知道啦!只是感覺……有點奇怪。”說完,余若又舔了一下牙槽的兩個凹洞。

  

    “對了,明天是要去裝矯正器的日子,別忘了。”

    “什麼!?”余若立刻扔掉鏡子,一個彈跳直接撲在余諾身上。

    “你說什麼!?”雙手抓著余諾的衣領用力搖了搖:“明天裝矯正器!?”

    “對,診所應該有寄給你通知。”看著急急忙忙從他身上爬下來,衝去房間又衝出來的余若,余諾表示:妹妹又開始抽風了。

    余若拿出手機點開電子信箱,看到最上頭“看診通知”時開始哀號:“不要啊!”儘管她已經做了兩個星期的準備,說服自己那沒什麼好怕的,但只要想起牙醫診所尖銳的機器聲她就腿軟。

    “嗚嗚嗚嗚!”余若直接倒在鋪著毛毯的地板,呈現躺屍狀態。

   

  過了五分鐘,見余若沒有起來的跡象,余諾向前踢了踢她說:   “別趴了,再過久一點紅豆湯圓就涼了。”

    聽聞,余若迅速抬起腦袋,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大碗冒著熱氣,令人食指大動的紅豆湯圓。

    “糯米!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伸手準備接過碗時,余諾瞬間坐回沙發上:“想多了,這碗是我的。妳要,自己拿去。”

    “……”是她錯了,她不該對余諾抱有任何的期待。

    想起明日便是新的一年,余若趕緊對剛盛進碗裡的紅豆湯圓拍了張照,上傳到自己的粉絲專頁去。

    “天氣冷冷滴,送上一碗紅豆湯圓祝大家明日元旦快樂~”發完文,余若順手又刷了刷其他網頁,過了幾分鐘當她又回頭看方才發得文時,下面已經多了許多評論。

    “糰子元旦快樂!湯圓好好吃!”

    “唉!我居然一點都不意外這次又是美食照。”

    “糰子,在我這種減重人前面曬美食真的好嗎?”

    “又是美食照!求糰子的真人照啊!”

    “糰子,我好久沒看你曬糯米的背影照了,啥時再來一發?(害羞)”

    余若翻著一條又一條的評論,不自覺地咧嘴一笑。

    從小,余若就不是個特別愛念書的學生,學霸這個詞只能對上余諾,跟她毫無關聯,真要說,她就只是個學渣,超級渣的那種。國小的考試成績人家都是滿分,她就來個八或七開頭,國中更好,直接來個低空飛過。高中之前,余父余母還能自欺欺人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擅長的科目,說不定他們家女兒就是偏科呢!

    但真正等余若上了高中,余父余母已經對余若的學習採用放養狀態了。說要讀理組嘛,嗯,物理、化學從沒及格過的人叫他去讀理組不是要他死嗎?那文組嘛,社會那三科就別指望了,一個對英文基本文法都有問題,甚至連詩仙李白都不知道的人,你確定要他去唸文組?余若就是這種人,完全就是幫忙拉低班平均的存在。

    但其實說余若偏科也不是不行,她確實偏科,只是偏的完全不是學科類,她偏向的是美術和體育那塊。每次拿回成績單,唯獨讓余父余母稍微感到安慰的便是美術和體育的成績。

    其他全是要補考的科目,就唯獨美術和體育是全班第一。

    為了抒發身為學渣的壓力,余若某天突然心血來潮,在一個繪圖的網站上傳了自己的隨手塗鴉,名為“學渣的日常”,誰也不會想到,就因為這樣,余若紅了!

    沒辦法,誰叫余若的這篇插畫作品實在是引起太多的共鳴,完整地將身為“學渣”的艱辛都給表達了個透徹,還有那種細膩、清新又帶點可愛的畫風也徹底征服了粉絲的心。

    接下來又有出版社找她簽約,於是她又出了幾部作品,例如“如何當一只吃貨”、“糰子和糯米”,四年下來她也累積了不少名氣和粉絲。

    “糯米,帶牙套到底會不會痛啊?”余若關上專頁,回頭去尋找別人戴牙套的心得。

    “如果我說不痛妳信嗎?”余諾從她身邊經過,順手拿了她吃完湯圓的碗去清洗。

    “不信。”余若想也不想地直接回答。

    “那不就是了?”

    余若煩亂地抓了抓一頭蓬鬆的短髮,關閉手機裡那些心得分頁說:“糯米,我要出去找些東西吃,你要什麼?”

    “妳已經吃了五碗湯圓,再吃下去妳就不怕妳會從糰子變成大英雄天團裡的杯麵?”余諾的聲音從廚房裡傳出。

    “……算了,當我沒說。”

    余若帶上自個兒小綿羊的鑰匙下了樓,想到明天就要帶上牙套,心情直接跌入古底。騎著騎著,余若便來到了自己最愛的甜點店“prédestiné”。

    “身為抹茶控,2016年的最後一天定是要獻給我最愛的抹茶啦!”余若從甜點展示櫃中看到的抹茶甜點都各拿一份,準備結帳時才發現她還有一樣沒拿,於是向結帳的小姐說了聲“等一下”後又開始往回跑。

    因為“prédestiné”的空間並不小,於是余若繞了幾個彎才找到她最愛的“抹茶奶酪”。

    “幸好,還剩一份。”余若朝甜點櫃奔來,知曉自己沒來晚於是鬆了一口氣。

    正當余若伸手將它取出時,誰知,忽然有隻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這是我先看到的!”對方是個穿著高中校服的小姑娘,此刻正一臉兇惡地對她吼。

    “可,是我先拿得。”如果是平常,余若應該會讓給她,畢竟她本就是個溫和的人,但恰巧她現在的心情有些鬱悶,這個女高中生的口氣又是如此的沒禮貌。

    “不行!這是我的!”女高中生放開余若的手腕,轉為抓住奶酪的玻璃杯。

    “妳這人說不說道理啊!”余若也火了,不管四周是否有人在看,直接吼出聲。

    “不管!它是我先看到的!”女高中生眼看余若甩開她的手就要離去,她奮不顧身地抱住了余若的腰。

    “靠!”余若被一個衝撞,身體往前撲去。

    “碰!”一聲,料想的疼痛沒有朝余若襲來,她有些疑惑地睜開眼。

    眼前是一件白色襯衫,手掌擱著衣料都能感覺到底下結實的肌肉……

    余若的雙頰迅速竄紅,但隨著她的視線向上移,她的臉色也由紅轉白,不因其它,只因她看到剛剛她還拿在手裡的抹茶奶酪,此時全部都倒在眼前男人的臉上。

    天啊……她的抹茶……她的奶酪……在今年的最後一天,就這麼沒了……

——————題外話——————

各位元旦快樂,堯要養病去了,爭取去年沒好的病會在今年好。

p.   s:各位猜猜,這位男子是誰?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