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悲摧的生日禮物

    “糯米,我說咱們別進去吧!我跟你保證,只要你放過我,我以後絕對不會再吃垮你的錢包。”余若一臉生無可戀地說。

    “這事不是我決定的,真要找,找爸媽去。”余諾完全不理會余若求救的眼神。

    “……”小說都是假的!這個時候她哥不是應該溫柔地哄哄她嗎?怎麼就不照劇本來!

    此時的余若正位於網路知名的牙醫診所,因為這家診所恰巧是余諾所屬的工作地點,於是余父余母二話不說,直接將余若牙齒矯正這事丟給余諾去做。

    其實余父余母早就打算讓余若去做牙齒矯正了。換牙以前的余若,牙齒雖說不是很整齊,但總歸不會對她的長相有什麼太大的影響。但自從換牙後,天啊!她的牙齒突然來個大爆發,讓她從可愛的小糰子變成一只從洞裡鑽出來的土撥鼠。

    為此,余父余母還擔心了老半天。你看看,原本他們把女兒生的像個小公主,怎麼到後來就變成了爆牙妹呢?這樣以後誰敢娶他們家女兒?一想到這嚴重關係到女兒未來的婚姻生活,兩老也不管余若是否願意,手一揮,直接就替她掛了號。

    說到矯正牙齒這事,自余若初中時余父余母就每天在余若耳邊洗腦,說這會帶來什麼什麼好處,但她怎麼也不同意,剛好她牙又換得慢,余父余母聽鄰居說矯正牙齒得先換完牙,於是也就沒有再逼著她。

    誰知這一拖就脫了這麼多年,終於在她二十三歲生日這天,余父余母完成了他們的任務——砸了十萬塊給余若矯正牙齒。這禮物也實在太貴重,余若心中想退卻也不敢說出口,因為若真的開口,余父余母不扒了她的皮才怪。

    “走吧。”余諾拍了拍自家小妹的肩膀,打斷她滿腦子的胡思亂想。

    余若抓著自己親哥的衣服走進診室中,暖黃色的燈光讓她想起布蕾上的焦糖片。還來不及多想,身旁便走來一位美麗的大姐姐帶她去做各種檢查。懷著忐忑的心等檢查結束後,余若才又回到剛進來的診室中。

    “席景年人呢?”看見坐在椅子上的並不是自己所掛的人,余諾蹙起眉頭問。

    “哦!你說小景啊!他今天有事,所以我先代看。”說完,林醫生的眼神從余諾的臉轉到余若那裡。

    “哎呀!這位就是余小子的妹妹吧!”余若一坐下,林醫生便露出大大的微笑。

    “……”余若有些不知所措,看著眼前這位已經四十多歲還笑得一臉歡快的醫生。

    “說正事。”余諾也有些無語。

    “……咳!好,說正事。”林醫生看著兩兄妹一臉嫌棄的樣子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矯正前得先去拔牙,有了上面兩個小臼齒的空位我們才可以將前排的門牙往後拉,否則牙槽太擠,戴上牙套也是徒勞。”林醫生語氣溫和,翻著余若的資料說。

    “拔...拔牙?兩顆?……一定得拔嗎?”

  林醫生說:   “是的。其實拔兩顆已經是少的了,有人還得拔四顆牙或者更多才能矯正。”

    聽到後頭余若臉都白了,跟她熟識的人都知道她最怕痛了。拔兩顆牙?乾脆要了她的命比較快。

    看到余若一副快昏過去的樣子,林醫生趕緊安慰道:“別擔心,不會一次就拔完,最起碼也會分兩個禮拜。”

    余若轉頭,乾巴巴地望著余諾,眼底傳出訊息:放過我吧!拜託!

    “那現在我們該去哪?”余諾自然地忽視自家妹妹的眼神,看向一旁的林醫生。

    “那你們現在就可以先——”

    倏地,余若眼睛一亮,突然喊道:“等等!我今天生理期來了!”她看過許多本言情小說,上面都說生理期不能拔牙,因為出血會比較嚴重。

    哈哈!她真是太機智!

    余若本以為自己會逃過一劫,結果話剛說完便直接被自己的親哥給打臉了。     “妳生理期沒來。”余諾直接戳破了余若的謊言。

    “……”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她就不把生理期的日期畫在日曆上!

    “啊!對哦!生理期不太能拔牙,不過幸好妳生理期還沒到,那麼一切就沒問題了。”看到林醫生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猛然想起的樣子,余若真想用自己的頭去撞他那顆地中海禿頭的腦袋。

    眼看沒有問題,林醫生便請人將兩兄妹帶了出去。期間余若緊張地一直扯著余諾的衣角,余諾也知道自家妹妹從小就怕痛,一個小小的擦傷她都可以哀號許多天。到底有些不忍心,余諾輕輕拍了拍余若的肩表示安慰。

    接下來的行程很快,余若跟著醫生進了診室。躺上手術椅讓她感覺自己就像只任人宰割的小動物,所謂的“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大概就是這意思吧!說到魚肉,她突然好想吃清蒸魚……好吧!她又搞錯了重點……

    “醫生,拔牙會痛嗎?”余若扭著手指問。

    “不會的,別膽心。”醫生笑了下表示安撫。

    余若心中有疑問,但看到醫生真誠的笑容就壓下心底的一絲不安。不一會兒,她的疑惑很快得到了解答。為什麼拔牙不會痛?因為你已經打了麻醉;為什麼醫生很高興地告訴你不會痛?因為真正痛得是打麻藥。

    當麻醉針刺入牙齦的那刻,余若得努力憋著才不讓自己放聲尖叫。有幾滴麻醉劑落在她的舌頭上,那詭異的苦味讓她有些作嘔。沒過多久,右邊臉頰沒了知覺,最後連牙齒拔出來時她也沒什麼疼痛感。

    “回家之後記得別吃太燙的食物,這裡有止痛藥和消炎藥,消炎藥是一定得吃,至於止痛藥就是依照個人的忍耐能力來決定。”櫃檯將藥包交給余諾後又囑咐了一些事項才讓他們離開。

    戳了戳自己毫無感覺的臉頰,余若叫了余諾一聲:“糯米你看我的臉!”余若朝余諾露出一個燦爛的笑臉,只有左側的嘴角跟著揚起,右側則無力的癱在那。

    “妳三歲小孩嗎?”余諾彈了一下余若的額頭。

    “啊!痛!”余若不小心鬆開口中的棉花球,血腥味瞬間充滿整個口腔。

    余諾看了眼手錶,突然想起自己還得處理他輪班的時間:“糰子,在這乖乖待著,我很快就回來。”余諾說完,不等余若回答便邁開大長腿朝走道的另一個方向走去。

    “……”就這麼拋下她?她人生地不熟的是要怎樣啊!

    余若漸漸感覺到牙齦的疼痛,她知道麻醉快消了。努力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站起來來回踱步,差不多在第三十二趟時,一個轉身,鼻子撞上一堵肉牆。

    “抱歉抱歉!”實在是用力過猛,連眼淚的逼了出來。

    “沒關係。”男子看起來是在趕時間,隨口說了一句就走了。

    在男子從她身旁擦身而過時,余若愣了一下,回過神想叫人時卻發現早已沒了男子的蹤影。

    如果她剛剛沒有聞錯,男子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抹茶味兒,那個味道是專屬於“prédestiné”甜點店才有的抹茶香。

    身為一個資深的吃貨,余若對於甜點的香氣可是非常敏感的,剛剛那股抹茶香確實是屬於“prédestiné”新推出的抹茶千層蛋糕,那種濃郁與柔順的香氣她怎樣都不會認錯,況且在這種充滿消毒水的醫院中又顯得突兀,想認錯也難。

    “……可惡,害我肚子好餓……”余若憤恨地踢了下牆壁。

    嗚嗚嗚!哥!你啥時回來!我想吃東西!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