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初相見

你若生活在A市,你一定知道沈氏集團。沈氏集團以建築為名,在各行各業皆有涉獵。其中沈氏集團老總的獨生子更是被譽為最年輕的天才設計師。

今天,是慶賀沈家喬遷之喜,和那位天才設計師——沈澔修的生日。若你有幸能參加沈家辦的   party,進門時請仔細觀看沈澔修的設計,你就會知道他們所言不假。

走進大門時,你會先看到一條鵝卵石的白色小道,迎賓小姐隨侍在旁,供有飲品,讓兩側草地上的客人盡情享用。

沿著小道向前,你會看到別墅的門。別墅的外觀是純白色的,一分為三後,正中央是大門,兩側是窗戶,窗前兩棵大樹倚著窗沿生長,透出大樹的窗戶樣貌和中間的大門,你能感覺到濃濃的歐式風味,且因為採對稱的方式,而給人一種整齊的感覺。

進門後,你會發現一樓像是早就有意讓它成為交際廳似的,它以水晶燈為光源   ,優美卻不失其亮度   ,四面八方皆設有沙發和桌子,要休息或是吃東西都很方便,最重要的就是中間留有很大的地方,要跳舞或是談天都不會擋到人。

再之後就更不用說那四根廊柱上掛的畫了,每一幅除了是名家所繪之外   ,皆是由沈澔修精心挑選,但唯獨有一幅畫例外,那幅畫⋯⋯是今天的主角之一——沈澔修所繪。

水晶燈的光打散在四周,灑落在畫作使用的油彩上,那是一幅媽媽帶著孩子去玩盪鞦韆的畫作,卻只有背影,且因為採油墨的方式⋯⋯顯得特別模糊,他人見了,只會覺得他真的厲害,卻不知這是一個孩子對母親,最純粹的思念。

「修兒,好了嗎?」說話的是沈澔修的父親——沈沐風,他一身黑色西裝站在沈澔修的房門前。一牆之隔的門後傳來沈澔修的聲音,他說:「好了,馬上來。」

語畢,緊閉的房門緩緩打開,從裡面走出一名身著亮白色西裝的少年,年約十五,十六歲的他正值青春年華,一襲潔白西服襯著他俊俏的外表更為出色。沈沐風輕笑著拍拍少年的肩,牽起他的手,一起走下樓。

「各位好朋友們,讓我們熱烈掌聲歡迎今天的主角沈總沈沐風,和他的兒子沈澔修。」主持人從容不迫的介紹剛從樓梯下來的沈家父子。沈澔修嘴角帶著一抹微笑,輕撥瀏海後,露出的那雙明亮眼睛就像在放電似的,頓時擄獲現場所有女性的目光。

沈沐風顯然也發現了,意昧長深的看了他一眼後,隨即走向主持人,開始致詞:「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寒舍,慶賀我們新居落成,澔修生日,勞請各位千萬別客氣⋯⋯。」

沈澔修緩緩走下最後一層樓梯,始終如一的微笑、溫和、溫柔,卻獨獨少了一點生氣。接下來大抵就是等開舞,現在倒也無事可做,他索性挑起舞伴。他眼睛掃過現場每一位佳賓,卻發現了一個很特別的女孩。

女孩不怎麼耀眼奪目,卻也忽視不起她姣好的面容,一頭秀髮隨意披散在肩,身上穿著的裙子也未見多華麗,簡單的米白色,流暢的裙擺隨風飄揚,細部美妙的腰身,簡單,卻顯得她越加清純。

這樣的她就算沒辦法讓人一眼就愛上,攀談也該是不少的,怎料那女孩卻是一個人靠著牆望著某個地方出神,放空,手裡無意識的揉著裙襬。

就像⋯⋯被世界遺忘的感覺。

沈澔修微微有些愣神,好久⋯⋯好久沒看到了,他心中不免想起幼時的那個小小身影,好在,自己早已不是當初那個什麼事都不能做的孩子了⋯⋯。

剛好,那邊沈沐風早已說到一個段落,正等著他開舞。

「美麗的女孩,你願意和我跳舞嗎?」沈澔修一個標準的請舞姿勢落在少女的眼中,她很是驚訝,愣了一會兒才慢慢伸出手來,由著他將她牽到中間。

陽光照著沈澔修微笑的側臉,讓少女不由得看痴了神。待他們站定後,華爾姿的音樂即下,他一手環抱著少女的腰,一手牽著少女的手隨著音樂翩然起舞。

「你叫什麼名字?為什麼自己一個人待在角落?」因為在跳舞,兩人的臉靠的很近,他只能在少女耳邊說話,少年說話時呼出的氣隨著語音,直達少女的耳中,少女不由得紅了臉。

就在此時,沈澔修一個輕帶,少女旋身出去,再穩穩的落在他溫暖的懷抱中。

「別緊張,放輕鬆,我在。」他的話猶如一縷清泉注入少女的心中,所有不安彷彿全都消失不見一般,他們越跳越好,就像練習許久。當舞曲進入最後一個旋轉時,沈澔修終於聽見她的聲音了,她如是說:「我叫詠晴,方詠晴,你呢?」

一曲終了,沈澔修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苦於沒機會,互道完禮後,即響起如雷的掌聲。沈澔修看到沈沐風對他表示讚賞的笑顏,隨即揚起笑容,再回頭時,那女孩卻早已離開。

他想她定是害羞了,正想著要起步去尋她時,卻被前來邀舞的人擋住去路,無奈之下,他答應跳兩首舞曲。但他跳完了一首又一首,卻還是無法離去,直到沈沐風來幫他後,才得以離去。

沈澔修脫身後,就去找那個和他跳舞的少女,所幸她並未走遠,就在一旁看著他,於是他快步走向前,邊走邊說道,「不去跳舞嗎?」,等了一會兒,他才看見她輕輕搖搖頭,像是怕他沒看似的,她又開口道:「不了,你去跳吧!我順便要等一個人。」

「我跳好久了,還差點出不來了才不再回去呢!」聞言,她似乎輕輕的笑了,「到底是誰這麼大牌呀?讓妳如此等候。」沈澔修陪方詠晴靠著牆,輕輕的問道,像是怕嚇到她一樣。

他打趣的聲音讓她不由得輕笑出聲,「一個鄰家哥哥,他大概是不太喜歡這種場合才比較這麼慢吧!」少女著急著替那個她所謂的鄰家哥哥解釋,不知為何,少年的心竟漾起了一絲不明的情緒,他不在意的忽略掉後說道:「那先跟我跳,好嗎?」

少女愣了一下後,隨即點頭,她只覺得今天遇到他,在他身上找到安全感的她是多麼幸運,他邀舞時,認真的神情,他輕笑的側臉,一切都像是做夢般的不真實,若這是夢,她願永不清醒,只求能留在夢裡,逃開現實中所有的她不願面對的所有事。

他們隨著音樂翩然起舞,或急或緩,或快或慢,就像小精靈般靈巧的飛舞,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是練習許久,才能跳的如此好呢!

「妳的舞跳得真好,有練過,對嗎?」他的話語,他的氣息就在咫尺之間,她不由得又紅了臉,卻在想到是誰教她跳舞的瞬間,停下了腳步,隨著音樂跳舞的沈澔修觸不及防的撞到方詠晴,她一個重心不穩,身子就往外傾倒,須諛間,他只記得將她圈進懷中,卻來不及站穩,就這麼抱著她跌倒在地。

「沒事吧?」少年見少女久久不起,以為是她怎麼了,出口問道後,就順著她的方向將她扶起,替她輕拍裙擺上的灰塵。跌倒的聲音終是太大聲了,引來了許多人圍觀,包括沈沐風。

沈沐風如是說:「修兒,受傷了嗎?怎麼這麼不小心啊!快去房間看一下有沒有受傷,記得要先確定人家沒事才可以,知道了嗎?」沈沐風作為一個大集團的總裁,早就練就一身看人的本領,也早就看出了少女的不對勁,是以他尋了個理由讓他們離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