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0回 殞落X繼承

        雅國,一個推翻父系王朝佔據中原地區,由女性把持的東方帝國。其最高權力者被奉為天女,由天女分封稱為〝苑〞的五大藩屬地,再藉五苑之力分別統治中原地區。

        五苑分別為西壩苑、纓鎔苑、夜泉苑、藤棠苑、熊炎苑,其最令人畏懼的,是各地苑主與其將領名為〝武技〞的異能。武技是操縱或施展特定元素的武鬥技能,只有女性能夠習得,男性就算擁有天生的體格優勢,仍無法與之分庭抗禮,頻遭打壓,也因此開啟了東方女尊男卑的時代。

        雅國中心,天女所居住的〝御宮〞今夜同樣戒備森嚴。

        御宮的深處有座網羅各方男伎的花樓,是提供天女與將領們娛樂的地方。踏入其中眼見的是各種風情萬種的男子,入耳的是高山流水的絕妙樂音,氣氛高雅而熱絡。

        花樓裡,青爍僅一身素色衣著,沒特地打扮,閒適的倚在窗邊看著樂譜。他清秀的臉蛋與穠纖合度的身形是男伎中之最,外加各項技藝優異,在花枝招展的御宮花樓仍穩坐花魁之位。

        突然,急促的腳步聲靠近「青爍!青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一個穿著白色衣袍的女孩跑了進來。

        「花霧大人。」放下手上的樂譜,青爍伏地跪拜「什麼事這麼開心?」

        身著代表御宮近衛軍的白色衣袍,闖入的女孩名為〝花霧〞,是這御宮的近衛軍軍長,也是花魁青爍公開的情人。

        花樓的男伎一旦公開情人,代表心有所屬,必須對情人忠誠,因此可拒絕接待其他客人,另外,情人的身分地位也會提高男伎的身價。花霧的官職讓本就是花魁的青爍,在花樓的地位更是超然,無人敢對他不敬。

        丟下腰間的太刀,花霧扶起青爍開心道「天女陛下答應將你賜婚予我了!」

        愣了一下,青爍一時間反應不過來「啊?什、什麼?賜婚?」

        「嗯嗯,就是賜婚!」點頭,花霧看著青爍傻愣的表情更是笑得燦爛。

        「這個我怎麼能」臉瞬間翻紅,青爍掩著臉「我只是個卑微的男伎,怎麼配得上花霧你」

        伸手勾著青爍,花霧仍然笑著,是幸福的笑著「你知道的,除了你,我誰都不要。」

        「可是‧‧‧」

        「我願意為你與所有人為敵!」手指戳了戳他結實的胸膛「吶,我終於實現你的願望。由我輔佐,陛下破例讓你成為下任熊炎苑苑主,所以你能回熊炎苑了,高興嗎?」

        清楚明白,雅國是個女人當道的國家,男子不可能坐上擁有權力的位置,更何況是藩屬地的苑主。就算是天女的情人都沒有如此特權,若旨意一下,各地苑主想必不會沉默。但或許花霧身為御宮近衛軍軍長,職位與各苑苑主等高,又是天女看重的親信,所以才有這樣的特例?有她在身邊,又何懼其他四苑的反對?

        「我能回熊炎苑了!」終於盼得這天,心中不由得感動「我終於能回熊炎苑了!」苑主誰當都無所謂,青爍只希望能夠回到他的家,他一直思思念念的溫暖的家。

        「沒錯!這樣你還不願意成為我的夫人嗎?」看著青爍因為感動而閃著淚光的雙眼,花霧覺得一切都值得。早在愛上這個男人開始,花霧就決定為他完成所有的願望,哪怕是顛覆常理的權位之爭。

        開心的笑了,青爍放開掩著臉的雙手,手輕輕撩過花霧的馬尾,溫柔的擁著最愛的她「花霧,我該怎麼報答你?」

        「你只要一直陪在我身邊就夠了。」吻落在青爍頸上的熊首藩紋「你還沒回答我,你願意成為我的夫人嗎?」

        「當然願意。」

        親暱的擁吻著,不必言語,兩人心中皆已自許〝絕不負眼前的她(他)〞!

        稍晚些,御宮裡有了騷動。

        那會兒,花霧還枕著青爍的腿聽他唱曲,一瞬間,感覺到與平時不同的動靜,她隨即起身,嚇了青爍一跳。

        「花霧大人!急報!」門外匆促的報信聲傳來。

        花霧理了理衣袍前去開門「外頭怎麼了?」

        來人也穿著近衛軍服飾,她單膝跪在門前「有一群人蒙面闖進御宮,正往天女陛下的寢殿靠近!他們的身手十分靈巧,姊妹們逮不住!」

        「知道了!帶路!」繫上太刀,花霧不忘向青爍道別「再見,明晚再來陪你。」

        點頭「小心點,別受傷了。」青爍溫柔的微笑。

        臨走前,花霧想到點事又回頭「這幾天收拾收拾,我先接你回我宅裡。」

        青爍回應的那個幸福表情,連一旁報信的近衛軍都看的心動臉紅。

        月明星稀,夜裡,近衛軍人手一盞燈籠,惹的御宮內燈火點點。

        「在那!快追!」近衛軍四處追擊不速之客。

        「這些傢伙東躲西藏的好煩人啊!」

        蒙面人在闖入時確實殺了幾個守衛,但在御宮內竄逃,他們倒更像在玩捉迷藏,一會兒跑的不見蹤影,一會兒又出現在迴廊上,因為出現的方向越來越接近天女的寢殿,近衛軍完全不敢鬆懈,但也著實頭疼。

        「見一殺一!不需活捉!」花霧一出現即一聲令下。

        好巧不巧,蒙面人忽然就從一旁屋頂上跳下,毫不隱藏的出現在近衛軍面前。

        腳步一踏,花霧綻出笑容,盯上蒙面隊伍中最末端的人。

        「是〝御‧花霧〞!快走!」隊首的人大喊,十幾名蒙面人無不聞之色變,趕緊加快速度躲藏。

        無奈花霧動作更疾,太刀出鞘!一揮下就砍斃一名蒙面人。如羅剎現身,血淋淋的太刀已瞄準下一個身影。

        看到身後夥伴被殺,成了最後一位的蒙面人不禁慌張,眼看自己就要被盯上,一個著急竟施展出異能。

        〝武技‧雨箭!〞

        水氣凝結如箭矢般朝花霧飛射。

        太刀精準的逐一阻擋「水之武技?是夜泉苑?」為了求證,花霧搶過身後近衛士兵的劍,朝另一方的蒙面人投擲。

        咂嘴,蒙面人豁出去。

        〝武技‧土禦!〞

        雙手觸地,泥土瞬間化為一片厚牆阻擋飛來的劍。

        〝武技‧藤瑣!〞

        前方另一個蒙面人操縱樹藤,將落後的隊友拉離花霧的攻擊範圍。

        〝武技‧鍊化成器!〞

        作為掩護,剛被花霧投擲的劍眨眼變為數支暗器,毫不留情的反攻花霧。

        輕易的擋下暗器,蒙面人的身影卻已消失在眼前「除了火,其他都備齊了?這可真是過分的玩笑啊!」武技是效忠苑主才能得到的異能,憑屬性便能知道來歷,花霧忍不住露出嗜血的笑容。

        花霧是個令人聞風喪膽的軍長,沒人見過她使用武技,但她就憑一把太刀殺盡所有欲闖御宮的敵手。一出手即是見紅,且難有活口,與形容相襯,人稱〝嗜血羅剎〞。

        一路上,蒙面人只要被花霧撞見就至少會死一人,但他們還是不厭其煩的躲藏後出現。

        追至天女寢殿前,蒙面人再次一哄而散,數一數大概也只剩三人。

        「她們是來閒逛御宮不成?這就散了?」近衛軍副軍長〝花霰〞早就守在天女的寢殿外,看蒙面人逃的無影無蹤,她略顯失望。

        寢宮開啟,由內走出一名身著官袍的中年女子,她是宰相〝御‧子罌〞,沉著的眼掃視「花霰,殿前吵吵鬧鬧成何體統?」

        立即低頭認錯,花霰不敢招惹眼前的人「打擾師父與陛下議事,請師父恕罪!」

        「子罌大人。」花霧拱手揖身「花霧護駕來遲,也請恕罪!」

        「陛下無事,你們快將賊人處置便是。」子罌冷淡的說了一句。

        「是!」既然大人物都走出來了,花霧順帶說明「方才追擊至此,蒙面人又已藏匿無蹤,花霧先將人手佈於殿外,以保陛下安危。」

        皺眉,子罌感到怪異「藏匿無蹤?你先說,這群人都在御宮做什麼?」

        花霧不敢有漏的說明蒙面人的行為,還有武技的部分。

        「她們應該另有目的。」沒有理會武技的問題,子罌想著「要說近衛軍都聚集到天女寢殿這邊,那目前軍備最為薄弱的就是反方向的花樓,那裡有什麼嗎?」

        「是要帶走什麼人嗎?」花霰第一個想到花樓私奔搶人的戲碼,但又覺得狗血,思考了一下,抬頭恰好與花霧對上眼,突然想到「不好!青爍有危險!最近熊炎苑被孤立,早有傳言說,第一個要殺青爍!」

        青爍是熊炎苑苑主的獨子,熊炎苑苑主有意讓他繼承,但礙於他是男子,便受眾人萬般阻撓。後來青爍被獻給御宮花樓,讓天女跟前的大紅人花霧給看上,花霧必然成為熊炎苑的靠山,這使得其他苑主無法視而不見,決心懲治熊炎苑。

        臉色斗變,關係到他,花霧當然要去確認「我去看看!」

        「我也」

        讓花霧獨自跑走,子罌攔下花霰「花霧一個人去確認狀況就夠了,你現在立馬在全御宮佈下包圍,擅闖御宮者一個都不能活!」

        「是!」領命,花霰立馬照辦。

        身後的殿門緩緩開啟,子罌恭敬的鞠躬「陛下。」

        「哎呀呀,子罌,孩子們是不是玩過火了?」從寢殿裡走出一個單薄衣著的女子,娥眉皓齒,甚是年輕,她皺著眉卻輕笑著「惹上花霧可沒好事啊!」

        不平靜的一夜,方才還雅樂不止的花樓突然起火,熊熊烈焰照亮整個暗夜。花霧心中的不安不斷湧上,卻只能不斷的邁出腳步奔跑,不斷的向天祈禱!心中掛念的他,此刻卻見不著、摸不到。

        「青爍!」好不容易到達,花樓外聚集逃出花樓的男伎們,卻沒有他的身影,花霧二話不說朝樓裡跑。

        「花霧大人!」誰也阻止不了她衝進去,就連大火都無法阻撓她半步,還彷彿畏懼她一般讓道。

        然而,晚了。

        花魁的房裡,烈火正燒毀熟悉的一切,花霧一眼就看到他倒在血泊中的他‧‧‧

        毫無血色的身軀,已無氣息,清秀的臉再也笑不出來,心窩上還插著短刃,就是神醫在世也只能搖頭,束手無策‧‧‧

        「青爍──!!!」撕心裂肺的叫喚,卻已天人永隔。

        御宮宮牆邊,除了寢殿外消失的三個蒙面人,另外還匯合了四人,全部七人被花霰包圍。寡不敵眾的情勢下,蒙面人再次使用武技,近衛軍雖強悍卻無法對抗擁有武技的敵人,直到花霧再次現身,才逆轉劣勢。

        殺戮氣息不言而喻,花霰不用問也猜想得出,花樓的情況是最糟糕也最難以收拾的結果。

        刀光晃出,武技形同無用戲法,刀落人亡。

        經過確認,所有的蒙面人身上各有一個象徵〝苑〞的藩紋,分別是擁有水之武技的〝夜泉苑〞的雙魚藩紋、擁有木之武技的〝藤棠苑〞的藤紋藩紋、擁有金之武技的〝纓鎔苑〞的飛鷹藩紋和擁有土之武技的〝西壩苑〞的虎首藩紋,除了熊炎苑,其餘四苑皆參與其中。侵犯御宮乃以下犯上的悖逆大罪,此事卻被宰相子罌下了封口令,誰也不准開口再提。

        翌日,旭日方昇,各苑苑主匆忙來報,熊炎苑主城一夕間被滅,苑主與重要將領被暗殺皆亡,無人生還。

        沒對其他四苑興師問罪,此事天女思考數日後才發下詔書,取代滅門的熊炎苑,藩屬地更名為〝琅炘苑〞,接手火之武技的新任苑主就叫──

        〝琅炘苑‧花霧〞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