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倒霉阿喵--你猜她怎麼穿越的?

有一天,阿喵走在路上,看到有一個水溝蓋打開著,就好奇的往前俯身看看,只見裡面有各色管線,好像很深的樣子。

「奇怪,怎麼沒人呀?」阿喵疑惑的想著。

阿喵接著就走開了。

然後撞牆了。

「欸!犯規的吧!這裡怎麼會有玻璃!這是大馬路上啊!」阿喵捂著頭連連後退,然後不幸的踩到東西打滑了。

往後倒的這一瞬間,阿喵似乎看到有什麼東西從她上空竄了過去。

阿喵整個背部狠狠撞在身後的……幾件衣服上,沒什麼大礙。

當阿喵剛撐起上半身的時候,眼前一個龐大朦朧的影子迅速往她靠過來。

「嗚、嗚啊!」阿喵只來得及舉起一隻手擋在眼前,接著就失去意識了。

------(水溝蓋出來幹嘛的?混淆視聽唄!)------

阿喵迷迷糊糊的張開眼睛,想著自己背部好痠喔,連手臂也是……嗚啊!好痛痛痛!腳也好痠!

「怎麼回事?我昨天有做什麼運動嗎?」

「我想想啊,阿喵昨天起床後吃了早餐,然後,對了!出門了!應該是給白白送東西...嗯?」阿喵回想到一半,突然發現自己的處境有點不太對。

「什麼啊,這裡是......」阿喵坐在一小塊空地上,有點像灰白的水泥地,眼前還有一疊一疊的大型廢棄物。

阿喵走上前去,發現這裡意外的乾淨。

「這個是......完全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阿喵上前戳了戳疑似某種裝甲外殼的大型物體。

接著被她碰到的那點突然發出綠光,一個綠色光點從那裡往下移動,一直到了地板上,然後往四面八方擴散出去。

「啊,這是不是有點兒不妙啊?」阿喵察覺不對,開始慢慢的遠離那些疊在一起的裝甲殼。

就在阿喵退得有點遠的時候,她看到斜前方好像有什麼從空中靠近。

「那是什麼,好像纜車?後面有奇怪的手臂連著?」阿喵想著,「不管了,總之是人,悄悄接近看有什麼情報吧!」於是便從另一個方向迂迴往本來的地方走。

------------

「奇怪了,偵測顯示這裡沾上了髒汙,但這怎麼可能呢?」一個帶著浴帽似的帽子、蓋滿上半臉的護目鏡、包住整個面部的口罩、手套、外加連身大衣的一身白的傢伙開口道。

「這裡不和外接連通,理論上不可能。」另一個同樣衣服的人回應,「不過顯然發生了,釐清整個情況正是我們的工作。」

「嗯......」前一個人摸了摸頭,接著說:「不會是偵測錯誤?」

「不會的!這上個月才檢測過,也進行了完善!」第三個稍矮的人加入討論。

第二個人看了稍矮的人一眼,「你太武斷了。」

「會不會是太敏感了?」第一個說話的人歪了歪頭說。

「怎麼可能有這種低極錯誤!......呃,」略矮的那人看向第二個比較沉穩的人說:「我是說,這是可能性很微小的選項......」

「親自檢查過就知道了。」沉穩的人靜靜的說。

「差不多到了,準備下去吧。」

------------

「說起來,我是被什麼黑色的影子撲過來了吧。」阿喵躲在一段距離外的廢棄物後想著,還特別跟廢棄物離了約一步的距離。

前方不遠處,那個形似纜車的在物體停在半空中,然後幾個裝在半橢圓裝置裡的人飛了下來,環繞著被阿喵碰過的裝甲殼不知在做什麼。

「嗯嗯?」阿喵眨了眨眼睛,「那些人飄在半空中?好高科技喔!」

「不過被抓到應該不太妙吧?怎麼辦好呢~」阿喵小心翼翼地趁他們沒注意的空檔繼續往前接近。

「哎呀,確實是油汙呢。」哦哦,好聽的女聲!

「能採集到的大概就這樣了。阿德,你怎麼看。」唔唔,聲音聽起來有點兇。

「......這應該是生物造成的,可是怎麼會?這裡可以算是密閉的啊!連通風口都沒有!微生物什麼的也不可能有,更何況是會造成油漬的大型生物!」嗯嗯,雖然講了一大串,但其實是娃娃音喔。

不過他們到底在講什麼呀?蹲在角落的阿喵想著。

「如果是生物就麻煩了,雖然防護措施做得很好,以防萬一還是要盡快抓起來。」沉穩的人說。

「啊,洛西。」似乎是女生的人說。

「怎麼了?」似乎叫洛西的沉穩的人回問。

「地面上沒有放感測網,但是能偵測到一些塵土呢。看起來像腳印。」

「腳印?」洛西皺起眉頭,「人的腳印?這樣......阿德,追蹤下去。」

「在做了。」叫做阿德的最矮的人說。

「他們在那個飛碟裡面到底在做什麼呀?」阿喵等地有點無聊了,而且也聽不懂他們在講什麼。

「洛西、風鈴,軌跡出來了。」阿德開口。

三個人連忙湊在一起看,只見那個軌跡往某個方向走了一陣子,拐個彎,然後......繞回來了?

「這是說,」風鈴又抓了抓頭,「那個『人』又繞回來了?」

「......」洛西沉默了一下,突然走開,直接操縱起整個飛行器。

「咦,他們又開始動了?哇啊啊!朝我這邊來了!」阿喵還在猶豫要不要跑,飛行器就已經來到眼前了。

四個人透過透明的視窗對望,阿喵愣愣地看著裡面三個除了身高以外一模一樣的奇怪傢伙,而裡面的三個人也對眼前和想像不符的人感到疑惑。

「竟然......是個孩子。」風鈴忍不住將三人的困惑說出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