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五柳先生在現代2

男子沉吟片刻,才道:『這麼說好了,就像除了人間之外,還有神仙住的地方對吧?另一個世界就是類似的概念,而這裡也存在一個五柳先生,就是我。』

五柳先生皺皺眉,問道:「那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你趕緊把我送回去吧!」想了想又說:「我可以帶這個回去嗎?」揚高了一直拎在手上的枕頭。

『……恐怕不行,你沒注意到你現在使用的身體是我的嗎?』

「哦,抱歉。那我要怎麼回去啊?」五柳先生看著對方有些透明的身影,這才發現這副身體的確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副。

『我也不清楚……看來你得跟我生活一段時間了。』男子,哦,現在該稱之為五柳先生了,露出了無奈的笑容。

在經過整整一下午之後,五柳先生才勉強搞懂了所謂「現代科技」,方便沒錯,對裡子是個古代人的他來說,這些產品只令他一個頭兩個大。

『好了,這樣至少日常生活是沒有問題的。幸好今天是星期日,不然你這個樣子包準被炒魷魚。』現代版露出了輕鬆的笑容,說出令五柳先生有些不安的話:『明天就要正式上崗了呢,別害我被炒魷魚啊?』

「我盡力吧……」『……睡吧。』

日光燈熄滅之後仍有絢爛的霓虹燈替房間點綴,月光和星光離他而去,格外令人焦慮。

注定要失眠的夜晚。

他頗不熟練地打了卡,尷尬地朝辦公室內移動。

「早安。」有個職員看見他,禮貌地打了招呼。

「呃,早……?」還是不怎麼習慣這種氣氛,他只能依照現代版教過的方式回應,招來對方奇怪的眼神。

『別遲疑好嗎?請表現得自在一點啦。』現代版無奈地抱怨。

五柳先生哀怨地回視,卻無法回話,只好繼續朝辦公室內緩速移動,按照現代版的指示找到自己的座位。

他遲疑地按下電源,將電腦開機──不管用了幾次他依舊不習慣這方形箱子,螢幕亮起的光芒總令他更加懷念那擱在手裡略顯沉重的竹簡,它微涼的溫度和古樸的質感,一點歷史的厚重及一點智慧的明亮都令他不禁悲從中來。

『怎麼了?不快點是不行的喔?』現代版催促著,指示五柳先生操作會喀啦喀啦響的鍵盤,他不甚靈活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打著鍵盤上一顆顆寫著他看不懂的符號的按鍵,像跛了腳的旅人艱難地在旅途上行走,還時不時地跌倒,狼狽得不行。

『……還是有點為難你了呢。』

上午就在斷斷續續的敲鍵盤聲中度過了,不論是哪一個五柳先生都感到如獲重釋。午休時間基本沒什麼人還待在辦公室裡,只有兩、三個人還努力地工作著,也不知道是上午的進度沒趕完或者其他。他默默地躲在辦公桌後方,嚼著實在不怎麼好吃的微波食品,木然地繼續敲著鍵盤。他的手──或說現代版的手──越來越習慣打字的感覺,他的眼睛雖然還盯著電腦螢幕,思緒卻悄悄漂回他遠在另一個時空的家。

平常此時,他一定在家裡享受美好的午間時光。妻子做的粗茶淡飯好吃得連舌頭都要吞下去,幾壺自家釀的小酒,溫和的日光和酣然的午覺──他瞄了眼冷硬的螢幕和調味料放得過重的便當,嫌棄得不行。「你們幹嘛做這種工作?這不是自討苦吃嗎?」他悄聲詢問,但語氣中濃濃的鄙夷和不解不會因為音量而減少。

『要活下去嘛,不工作就沒錢,這有很難理解嗎?』

「我沒工作也活得很好──比你們愜意,食衣住行育樂樣樣不缺,所以你們為什麼要工作啊?」

現代版抿唇,露出了有些陰鬱的表情:『你不懂。這個世界沒有錢是無法生存的。想要過得好就要工作,享受是要有足夠的金錢支撐的。』

五柳先生無法苟同,但事實上他對這個世界不是很了解,也就沒提出反駁。

但他記得午睡是不用付帳的。

傍晚的夕陽染紅了半邊天,另外半邊是有些渾濁的青色。他拖著疲憊的身軀上了公車,抓著吊環,一路搖搖晃晃地回到公寓。說也奇怪,他今日不過是坐在桌前,卻比他往日下地來得更累。是因為他過得太安逸嗎?雖說他並不贊成這樣汲汲營營的工作,只為賺取一丁點金錢,然而他想起妻子勞碌的身影,默默為了下一頓愁煩的模樣,想起他那時將官印掛在樹上瀟灑地揚長而去的自負,而後日日酗酒的頹廢……其實,他也沒有資格批評別人的生活吧。

也許,那時應該要和同事一樣,留下來為了五斗米折腰也說不定。

『喂!快後退啊!』現代版驚慌地大喊、路人尖聲驚叫和刺耳的煞車聲充斥在他耳旁,他看見一輛車直直朝自己的方向開過來,再來……就沒有再來了。

「!」五柳先生猛地坐起身,力道太大,還碰翻了兩個放在身邊的空酒瓶。

「怎麼啦?」妻子奇怪地瞥他一眼,停下手上的動作。

「我好像忘記什麼……應該是噩夢吧?」

「沒事就不要大驚小怪。」妻子埋怨地瞪他一眼,繼續疊衣服。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