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章:寒梅凋落(結局;大虐BE,請慎入)

(原刊載於《小說族》第116期,1998年二月號,頁292-329。)

遠處升起沖天的熊熊烈焰,嘈雜的喧騰叫囂助長狂烈的氣勢。我憑欄遠眺,喃喃自語:「那些嬪妃成天只顧享樂邀寵,卻不曾關照皇上的精神。」

上次皇上召幸翠西閣,半夜時分楊玉環忽然直闖宮門興師問罪;皇上一時心虛,連忙遣我遁入夾幕,免得東窗事發鬧得無法收場。

我身上僅著一件小紅襖兒和蔥綠裳兒,腳下蹬著睡鞋,踡縮在夾幕後不敢吭聲。整夜我的耳裡盡皆充斥楊玉環的叫嚷哭鬧和皇上的支吾推托,心下不禁懷疑:楊玉環儘可因一時失寵而大吐心中怨懟,我的悲痛又要向誰傾訴?

趁著皇上對我深感虧欠的當兒,我請求他讓雪峰隨侍在側。雖然從此便不曾蒙召恩寵,冷宮裡的宮娥也稀少異常,然而有著雪峰的悉心照料,我的悒鬱哀愁逐漸淡去,不再困擾脆弱的心神。

倉促間雪峰飛奔而至,滿頭大汗直嚷:「不好了!不好了!」

我忙問原由,雪峰沉聲秉報:「安祿山造反殺進潼關,直逼京師;皇上已於前日率領六宮嬪妃,帶著三千御林軍保駕,遷幸西蜀;現在宮殿裡只剩下妳我二人了!」

我頓時面如死灰,幾欲昏厥。

我的生命就像無根的浮萍,不但隨水載沈載浮,就連將往何處,都不是自己所能決定的!

雪峰上前扶住手足癱軟的我,溫言相勸:「妳先別慌,我知道宮殿西門外有一座佛寺,我們抄捷徑出去,應該能在叛賊攻進來之前逃離此地。」

我俟心神略定,尾隨於雪峰身後,在偌大的園林山水間穿梭前行。

眼看就要抵達西門,猛然自牆後衝出一群橫眉豎目的惡漢,為首的一人喝道:「往那裡跑!」

宮牆外的水池浮現無數女體男身,我看到此幅慘絕人圜的景象,一顆心不由得涼了半截。

雪峰凜然說道:「娘娘在此,何方逆賊膽敢如此放肆!」

他迴身對我低聲說:「妳快從西門出宮,再遲就來不及了!」

我尚自猶豫著,冷不防雪峰用力推了我一把:「快去啊!前頭有我擋著。」

我只得快步奔向宮門,盡我所能跑著,一直跑到綴錦池畔才停下腳步。

倘若這樣倉促的走避便可逃出操控命運的魔掌,即使身子再孱弱我都要賭命奮力一搏----相信上天會憐憫我在人生中曲折的坎坷歷程,賦予我追求幸福的權利。

我攀著池邊的樹枝喘息,回頭張望,幸無賊人蹤影。過了良久,卻不見雪峰趕來,我不免兀自著急,惟恐他遭遇不測。

人煙由遠而近。一定是雪峰來了!我暗自心喜。

等我看清來者,強烈的驚駭驟然席捲全身----是那批逆賊!

我咬緊牙根忖度著:難道雪峰他......。

現在,這世間真的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我慘然四顧,絕望早已取代驚惶:也許這荒涼的澤地,是我羽化登仙後將臨的瑯環福地。

我解下腰間的繫帶,輕輕拋上樹枝。純絲的生絹在陽光下煥發炫麗的光彩,映照我蒼白卻沉靜的容顏。我的眼波流轉,投向闃靜的池面。

雪峰,你等著,我就來了。

我手持絹帶,對著一泓綠水嫣然微笑,再看最後一眼,湖中出塵窈窕的形象。

                    ※                             ※                               ※

起風了。

池畔的草地是我埋骨的所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著青天般澄碧的性靈。

深冬中的梅樹凌雪獨立,並不是有心自顯孤高,而是亢直清絕的本性使然呵!縱使命定獨佔眾人欽羨的眼光,難掩孑然一身的落寞與哀傷。

無論我如何切切尋覓,始終不得與雪峰神會。這時我才悵然發現:

自己既非神祇,亦非厲鬼,而是游走於三界的孤靈。

一如雪中寒梅,傲視群芳卻鬱鬱寡歡地迎風獨立,心中卻企望如同隔鄰蜷伏的花樹一般,在凜冽寒風中安然沉睡。  

(全文完)

(感謝大家陪我一起虐到最後T_T   ……之後還有作者後記(預定10/7更,待確認),歡迎一起來清談那些年我們一起夢過的純情少女心~^^)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