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誘餌

寧玉嫤跟著李嬤嬤到了一個房間,李嬷嬤旋即退了出去,寧玉嫤看見房間裡除了王管家之外還有一個帶著面具的男人。

為什麼這個人也帶著面具?寧玉嫤不禁多看了兩眼,難道這個人就是翼王?

「大膽!看到翼王殿下還不下跪。」王管家大喝。

寧玉嫤這才後知後覺的跪下行了個禮。

翼王沒有立刻讓寧玉嫤起來,而是向王管家使了個眼色,王管家這才對她說道:

「妳可以起來了。」

寧玉嫤正覺得奇怪,就見翼王在紙上寫了幾個字,王管家看了他寫的字之後便寒著臉問她:

「寧家的人為何潛入翼王府?妳有甚麼目的?」

寧玉嫤聞言大吃一驚,她的身分還是沒能瞞過。

「王爺,奴婢無意隱瞞,奴婢的的確確是寧家三房的女兒,但您既然調查了就應該知道,奴婢和娘已經離開寧家,如今與寧家再無半點瓜葛。」

寧玉嫤相信,翼王會這麼問應該已經對寧家的事查得一清二楚了,當初寧三老爺寵妾滅妻,聽信崔姨娘的話,誣陷元氏和人有染,甚至懷疑寧玉嫤不是他的女兒,氣得將元氏趕出寧府,任她們自生自滅,當時寧玉嫤也才八歲。

翼王點了點頭又在紙上寫了幾個字,寧玉嫤更覺得奇怪,翼王有話為何不直接說出來?難道大名鼎鼎的翼王是個啞巴?

寧玉嫤倒是沒有想過,翼王只是不想讓她聽見自己的聲音罷了。

寧玉嫤不免有些同情,難怪翼王平時都深居簡出、神祕兮兮的,實在是這位王爺的名聲太過於響亮了,所以知道他不能說話才更令人無法接受。

就在寧玉嫤發愣的當下,王管家已經開口說道:

「有件事要交代妳去辦?」

寧玉嫤回過神來,有一點不明白,她除了是王爺房裡的丫鬟之外,和王爺並沒有任何交集,王爺怎麼會有事情交代她去辦?這件事透露著詭異,但既然王爺都發話了,她似乎不答應也不行。

「王爺有甚麼事儘管吩咐。」

翼王見她答應便直接將一封信交到了她手上,王管家又道:

「王爺說了,讓你照著信上的內容去做。」

「是。」在翼王的示意下寧玉嫤當面打開信,一看之下忍不住露出了驚疑之色:「王爺要讓奴婢當誘餌?」

「怎麼?不願意?」王管家問。

她還真想回答,是的,奴婢不願意。

她只是來王府當丫鬟,又不是來賣命的,為甚麼得做這麼危險的工作?若是他有個三長兩短,她的母親怎麼辦?

「不是。」唉!她還是沒膽說出老實話,只能找其他理由了:「奴婢也希望能盡快抓到兇手,可是那兇手已經襲擊過奴婢一次了,奴婢擔心他不會中計。」

「這個妳不用擔心。」王管家道。

看來是拒絕不了了,寧玉嫤無奈地說:

「好吧!奴婢會照著做,若沒其他事奴婢先告退了。」

心裡有事,寧玉嫤正打算退下,沒想到才走到門口就聽了咳嗽聲,寧玉嫤回頭,見翼王又在紙上寫了幾個字,這次他沒讓王管家唸出來,而是直接拿給她看,紙上寫著:

本王會保護妳。

本王會保護妳?寧玉嫤不知道這句話的真實性有多少,但一個高高在上的王爺能給她一個這樣的承諾,至少能讓人安心一點。

「謝謝王爺。」除了這麼說,她還能說甚麼呢?

確定寧玉嫤已經出去了之後,翼王藺羽塵才拿下面具,他的臉色蒼白,知道他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進食了,王管家擔心的問:

「王爺,要不要找胡姑娘過來?」

「不用。」藺羽塵道,他還撐得住,只是不知為何,他只要靠近這個叫寧玉嫤的女孩,心裡就會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好像一百多年來不曾跳動的心又活了過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寧玉嫤見過王爺後突然覺得府裡的氣氛變得很奇怪,許多人都在她的背後竊竊私語,之後甚至有傳言說其實她才是殺了那些丫鬟的兇手。

「別理她們。」王府裡大概只有孫香對她始終如一:「她們只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而已。」

「嗯,我知道,我問心無愧。」

雖然話是這麼說,如果只是丫鬟們排斥她也就罷了,沒想到竟然連李嬤嬤都不待見她,硬是要她多做一些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除了打掃王爺的房間之外,她還必須洗所有丫鬟們的衣服,李嬤媽給她的理由是人手不夠,所以能者多勞。

任誰都看得出來李嬤嬤就是針對寧玉嫤,最後連王管家都不下去了。

「妳到底在做甚麼?為甚麼要讓小嫤做那麼多事?」

李嬤嬤沒有正面回答他,反而是問起了另外一件事。

「你說王爺對小嫤那丫頭是甚麼看法?」

李嬤嬤就是不懂,若說王爺看上了寧玉嫤,他為何不直接將她納為妾侍?可若說王爺不在乎那丫頭,為何又要單獨見她?

「妳問這個做甚麼?」有時候王管家真不懂妻子的心思。

「我想讓咱們圓圓給王爺做侍妾,總得要未雨綢繆一下啊!」

李嬤嬤以為丈夫聽到自己的打算會舉雙手贊成,沒想到他卻是大驚失色,甚至還破口大罵:

「妳瘋了嗎?王爺是甚麼人?圓圓又是甚麼人?王爺怎麼可能看上圓圓,妳還是趕緊打消這個念頭吧!」

李嬤媽聞言就有些不高興了,王管家話裡話外的意思就是說他們家的女兒連給王爺當侍妾都不夠格。

「咱們家的圓圓有哪裡不好了?她長得不比小嫤那丫頭差,而且對王爺又是一心一意的,王爺很信任你,你若去和王爺提了,王爺說不定會答應。」

「別說了,這件事到此為止。」

當初翼王對王管家的祖父有救命之恩,所以王管家世代都是藺家的家奴,也保守著藺家的大秘密,而將女兒獻給翼王這件事他想都不敢想。

李嬤嬤眼裡滿是不甘,她才不想一輩子都當奴才,他們一家子長年看顧著皇城裡的翼王府,王爺好不容易來到京城,她怎麼可以放棄這千載難逢的機會,所以,王管家的警告她根本沒放在心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