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神秘的男子

看著狐狸面具人手上拿的刀子,寧玉嫤更加確認他就是連續殺了王府兩個丫鬟的兇手。

她該不會已經成了兇手的目標,還是兇手已經殺了孫香,現在要回過頭來殺她?寧玉嫤當下立刻轉身就跑,那個帶著狐狸面具的人見狀立刻追了上來。

「救命,救命啊!」

寧玉嫤拼命的往前衝,她都不知道自己可以跑得那麼快,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她撞到了某樣東西,她抬頭一看,發現自己竟然撞到了一個男人。

「你是……。」

寧玉嫤一臉絕望,真是天要亡她,眼前這個男人她曾經見過,不就是那個在丞相府裡行跡詭異的俊美男子嗎?一度她還以為自己在做夢。

這是個危險的男人,但前有虎後有狼,權衡之下寧玉嫤只能向眼前這個神祕的男人求救,只見她緊緊抓住男人的手臂道:

「有人要殺我,救我。」

「救妳?」藺羽塵低頭看著眼前的女孩,在寧玉嫤認出他的同時,他也認出了她就是之前在丞相府遇見的女孩,當時一時心軟放了她,沒想到如今她又撞到了他手裡。

藺羽塵一抬頭就見不遠處站了個帶著狐狸面具的人,他的眉頭一皺,莫非此人就是在王府裡橫行的兇手?而那狐狸面具人知道事蹟已經敗露,立即轉身一溜煙的逃跑了。

寧玉嫤見自己安全了,急急忙忙的推開面前的這個男人,並且慢慢的退後,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

藺羽塵見狀只是冷笑,她表現得未免太明顯了,這不是典型的過河拆橋嗎?

「這位姑娘,妳的表現似乎不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

救命恩人?寧玉嫤暗忖,這次若不是他的話她的確會死於非命,但想想自己脖子上曾經的勒痕,誰知道下一刻他會不會翻臉想殺她?所以還是和他保持距離比較安全。

而且她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是誰?為甚麼會出現在翼王府?就寧玉嫤所知,並沒聽說翼王府有客人,而這個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個下人。

「你是誰?竟敢擅闖翼王府?」

這丫頭壓根兒沒想過這個人可能就是她的主子。

藺羽塵皺了皺眉反問:

「妳又是誰?看樣子似乎是個丫鬟?」

「沒錯,我是翼王府的丫鬟,所以你還是老實告訴我,你是怎麼進來王府的?放心,看在你救了我的分上,我不會告訴別人,你還是趁現在快走吧!免得到時候王府的侍衛過來了你走不了。」

竟然趕他走,這丫頭肯定不知道他是誰,藺羽塵再一次挑眉並報上自己的大名:

「我是藺羽塵。」

藺羽塵?好熟悉的名字啊!可是,寧玉嫤不記得自己是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而且他那是甚麼表情?她該知道這個名字嗎?寧玉嫤沒好氣地問:

「所以呢?」

藺羽塵還想說些甚麼,這時他聽到有人在叫寧玉嫤便沒再繼續說下去。

寧玉嫤也聽到了有人在呼喚她,而且他聽出了是孫香的聲音,孫香沒事讓她鬆了一口氣。

「孫香,我在這裡。」

「小嫤,你跑到哪裡去了?」孫香氣喘吁吁的跑來:「我只是回去拿個東西,一眨眼就沒看見妳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她還想孫香怎麼會突然不見了。

「孫香,幸好妳沒事,妳都不知道剛才有多危險,有個面具人想殺我,幸虧遇見了……。」

人呢?寧玉嫤回頭,那個救了她的俊美男子已經不見蹤影。

竟然跑了,這下寧玉嫤更加肯定,那個男人一定是偷跑進王府,既然他不想讓人知道,看在他救了她一命的分上,她幫他隱瞞一下應該也無傷大雅吧?

「小嫤,你遇見了甚麼?」孫香好奇地問。

「沒甚麼。」既然要隱瞞,寧玉嫤當然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我耽心那個兇手還在附近,我們快回去吧!」

「好。」

寧玉嫤是第一個遇見兇手還能死裡逃生、全身而退的人,這件事在王府裡造成了轟動,有人更好奇的問她:

「小嫤,你有看見那個兇手長甚麼樣子嗎?」

這也是很多人想要問的問題,寧玉嫤卻只是搖著頭,寧玉嫤也不知自己是不是該慶幸沒看見那兇手的長相,否則那兇手肯定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殺人滅口。

接下來的問題寧玉僅能回答的也有限,畢竟當時月黑風高,她又只顧著逃命,當然甚麼線索也沒看見。

眾人見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時間一久也就失去了興致。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寧玉嫤那麼幸運,沒多久王府又出現了第三個受害者。

隔天,王府的李嬷嬤一臉嚴肅的過來問:

「哪一位是寧玉嫤?」

「我是。」寧玉僅站了出來:「請問嬤嬤有甚麼事嗎?」

李嬷嬤是王管家的妻子,在王府裡也有一定的地位,她瞥了一眼寧玉嫤道:

「王爺要見妳,跟我來。」

「王爺要見我?」寧玉嫤倒抽了一口氣,她不認為翼王找她會有甚麼好事,該不會她做錯了甚麼吧?「請問嬤嬤知道王爺為甚麼要見我嗎?」

李嬷嬤聞言有些不悅,她又白了寧玉嫤一眼道:

「王爺叫妳去妳就去,問這麼多做甚麼?」

也許李嬤嬤也不知道吧!寧玉嫤沒有理由不去。

寧玉嫤跟著李嬷嬤走了之後,在場目睹這一幕的丫鬟們便開始竊竊私語。

「王爺為甚麼單獨見小嫤?難不成他看上小嫤了?」

「這很難說喔!在這個節骨眼上,說不定王爺是認為小嫤是殺人兇手。」

「妳瘋了嗎?小嫤怎麼可能是殺人兇手?妳忘了她還曾經被兇手追殺過。」

「哼!有誰看到她被兇手追殺嗎?那都是她自己說出來的,說不定她就是為了脫罪才這麼說。」

「如果是這樣就太可怕了。」

「咦!杜鵑,平時妳和小嫤最好,今天怎麼都不說話?」

「最近小嫤的確怪怪的。」杜鵑蒼白著臉說道。

杜鵑還能說甚麼?她能說自己嫉妒寧玉嫤到幾近發狂的地步嗎?她當然不相信寧玉嫤是殺人兇手,但是這都要怪寧玉嫤自己,為甚麼寧玉嫤的運氣就那麼好?所以不管是被兇手追殺或是被大家誤會都是寧玉嫤自個兒招惹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