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詭異的命案

王管家帶著寧玉嫤和孫香來到翼王的房間,他再三警告她們:

「王爺愛潔,妳們務必打掃乾淨,連一丁點兒灰塵都不許有,還有最重要的是,不可以暗中窺視王爺,前頭那兩個就是想偷看王爺才會被趕走,妳們看起來都很聰明,千萬別犯同樣的錯誤。」

「是。」

寧玉嫤不知道孫香是怎麼想的,她對翼王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王管家走了,留下寧玉嫤和孫香,孫香對寧玉嫤說道:

「我對王爺沒有興趣,只想安安穩穩的做完這一年,妳的想法呢?」

「我也一樣。」寧玉嫤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覺得這樣開誠布公的說出來很好,她也不用擔心會因為對方犯錯而一塊兒被趕走。

孫香也同樣回以微笑:

「我們應該會相處得很愉快。」

孫香很勤勞,甚麼事都搶著做,跟她一起做事讓寧玉嫤覺得很輕鬆,在這樣愉快的氣氛下不知不覺的就過了一個月,這一個月裡不管是寧玉嫤或者是孫香都沒見過翼王,不過這樣也好,她們才不管翼王怎樣呢!只要月俸有給她們就好。

第一次放假回家,寧玉嫤買了很多補藥,元氏知道寧玉嫤去翼王府當丫鬟的事也沒說甚麼,只提醒她凡事要小心一點,其實真要怨的話她也只能怨自己這多病的身體,幸好只有一年,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這一次多虧了杜鵑的娘,妳可要好好謝謝人家。」

「我知道。」

寧玉嫤也很感謝杜母,雖然這些日子杜鵑對她的態度有些冷淡,但該做的事她還是會做。

寧玉嫤拿著剛買的禮物來到杜家,還沒走進門就先聽到了杜鵑和杜母的對話。

「娘,妳說小嫤是不是很過分?對她來說那都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她竟然不願意幫我。」

「鵑兒,小嫤沒也錯,像她那樣沉穩、知進退的才是有福之人,妳以後要跟她好好相處,知道嗎?」杜母苦口婆心的勸道。

杜母不喜歡女兒成天只想著攀高枝,高枝豈是那麼好攀的,可她說再多女兒也不聽,只希望女兒跟寧玉嫤相處久了,能夠學學人家的沉穩。

可是杜鵑卻誤解了母親的意思,她以為母親說的是像寧玉嫤這樣的人才能飛上高枝,她不服氣地道:

「哼!她憑甚麼?」

「鵑兒!」杜母板起臉,不悅的制止她再繼續說下去。

杜鵑這才不情不願的住了嘴。

見裡面沒有說話聲了,寧玉嫤這才走了進去,杜母見到寧玉嫤,臉上浮起了尷尬的神色,也不知道寧玉嫤有沒有聽到她們母女的對話。

寧玉嫤臉上淡淡的,即使全都聽的一清二楚,她也沒有表現出來,她將禮物放下道:

「柏母,謝謝妳這陣子對我母親的照拂,這是我的小小心意,請妳收下。」

「小嫤,妳真是太客氣了。」杜母抓著寧玉瑾的手,她真的很喜愛這個女孩,也動過想將她說給自己兒子的念頭,可是又覺得自個的兒子配不上人家小姑娘:「鵑兒不懂事,妳多擔待點。」

「娘。」杜鵑因為母親貶低自己的話而氣呼呼的。

「杜鵑,待會兒我們一起回王府吧!」畢竟自己的娘還要人家照顧,寧玉嫤主動釋出善意。

「嗯,好吧!」杜鵑也不想和寧玉嫤鬧得太兇,所以便順著台階下了。

回到翼王府,寧玉嫤才知道王府裡竟然鬧出了命案,有個丫鬟被發現陳屍在花圃之間,死狀很是淒慘,據說全身的血都被抽光了。

怎麼會這樣?太可怕了。

杜鵑嚇得臉色蒼白:

「天哪!誰殺人會將全身的血抽乾?那一定不是人做的?會不會是甚麼妖怪?」

聽杜鵑這麼說,寧玉嫤突然想到當初在丞相府她無意中撞見的場景,那時她也覺得對方不是人,難道這兩者間有甚麼關連嗎?不,不會有這麼剛好的事,寧玉嫤立刻否決掉了這個可怕的想法。

「這世上根本沒有妖怪。」寧玉嫤道。

寧玉嫤不相信這是妖怪所為,不過要在這銅牆鐵壁般的王府來去自如也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那兇手有可能是王府裡的人。

突然,寧玉嫤覺得有一道嚴厲的目光正在盯著她,可是她的周圍除了幾個熟悉的人之外並沒有別人。

畢竟是在翼王府發生的命案,而翼王又一直是皇上所器重的,因此官府也一直很重視這次的事件。

但除了被害者全身的血被抽乾之外,也找不到其他的證據,加上被害的又只是個小丫鬟,這件事最後不了了之,只是在眾人的心裡留下了不可抹滅的陰影。

「太可怕了,到現在兇手都沒有抓到,小嫤,妳說王府裡少了一個丫鬟,王管家是不是又要招收新的丫鬟了?」孫香問道。

「我聽王管家說,暫時不會有新的丫鬟。」

「是嗎?」孫香的眼裡閃過失望,她原本還想向王管家提一下自己的妹妹呢!

可是,就在人們漸漸淡忘這件兇案的時候,王府又發生了另一起兇案,受害的仍然是個丫鬟,只是這次受害者的血並沒有被抽乾。

「好可怕啊!下次我不敢自己一個人了,小嫤,以後我們回房都結伴而行好不好?」

孫香臉色發白,受害的是她的同鄉,她的感受比任何人都深。

寧玉嫤也很害怕,她和孫香約好了以後都要同進同出,當然這都是為了防範於未然,因為誰都不想要兇手找上自己。

這一天,寧玉嫤和孫香忙完了,正要回房休息,他們一如既往的走在那條回房必經的長廊,周圍安靜得出奇,總覺得隨時都會有危險降臨似的,原本走在寧玉嫤後面愛說話的孫香突然沒了聲音,寧玉嫤回頭,哪裡還有孫香的蹤影?

「孫香,妳在哪裡?趕快出來,不要嚇我啊!」寧玉嫤大喊。

寧玉嫤的聲音裡有著眼不住的恐懼,她首先擔心的是孫香的安危,擔心孫香已經遇害了。

希望孫香只是想開開玩笑,但看這情形顯然並不是,她正不知所措,前面突然冒出一個帶著狐狸面具的人。

他是誰?寧玉嫤絕望的想,這個人該不會是兇手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