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七年前。

當那毒辣辣的一巴掌那般毫不留情的搧上她的臉頰,她摀著臉,看著那總以為家中一切事務都該由他掌控的那個男人。

──她的父親。

「我簡直不敢相信,妳看看我在妳房間裡找到了什麼?」

往來的書信,情人節的卡片,手作的禮物,第一次出去玩的票根…

她看著桌上那落小山,久久,不發一語。

她做錯了什麼?

是不該戀愛嗎?或者,是不該跟「她」在一起?

只是這兩個問題,她都沒有問出口,只因她根本不想知道她父親在乎的是哪一個,因為,都不重要。

她沒有錯。

「跟她分手。」

「我不要。」她聽見自己說,毫不遲疑的拒絕。

「那我就斷了妳所有的經濟來源。」

「我不在乎。」

雖然這麼說,但坦白說,當她聽見父親的威嚇的剎那,那來自於父親的──長年對她的控制,讓聽到這句話的她,下意識地感到緊張。

可轉念一想,她忽然想起,她大一了,她已經快要是成年人了。

她可以靠自己,對,她可以靠自己。

想著,她咬緊了牙。

「妳不在乎?那妳在不在乎她跟妳受一樣的苦呢?」

「你在說什麼…」

「我查過了,那女孩的爸爸跟我們集團下頭的銀行借了不少錢。」

聽到此處,她看著她父親冷峻的神色,她不是感到恐懼,而是感到一股寒冷從心頭竄上──因為就她對他父親的了解,她確實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

「…你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連我的感情你都要干涉,我只是很單純的愛著她而已。」已經沒有退路了,她只能那般激動地跟他說著,哀求──那該是她父親的男人。

「因為妳是我的女兒,從妳生下來那天,妳就是我們集團的資產。」

「妳的感情,只能貢獻給我們集團的未來,妳跟男人在一起我都會反對了,更不用說是跟個女孩子在一起,妳想讓我們集團蒙羞嗎?」不顧她的哀求,他冷冷地說著。

「爸,求求你…」

說著,她的眼淚,不知道何時已潸然,卻沒有辦法止息。

原來哭,可以是沒有盡頭的一件事。

「跟她分手,如果你不希望他家破人亡的話,他爸名下的土地都抵押在我們銀行下頭了,我話已經跟妳說的很清楚了,妳不要逼我抽銀根,到時候他們全家一貧如洗,都只能怪妳的不識相。」

當她的父親拋下這句話就拂袖而去時,她神色木然地看著他離去的方向。

可以死嗎?她考慮過,畢竟如果失去女孩,她以後的人生有什麼意義。

只是,如果她死了,女孩會很難過吧?比跟她分手更難過吧…

──真的,沒有退路了嗎?

她好想問,可她不知道能問誰,而當來到聖誕節約定的那個碰面地點,她看見在聖誕樹下頭等待著她的女孩。

「聖誕快樂。」女孩那般單純的看著她笑著,手上那一大盒手做餅乾跟卡片,該是給她的聖誕禮物。

她知道女孩家經濟狀況不好,可她不在乎,每一年女孩做給她的餅乾,她都很珍惜的吃著。

只因那裏頭,盡是真心的味道。

「我不愛妳了。」把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她覺得自己的心彷彿在淌血。

「什麼…?」

「大學裡頭有太多好玩的事情,我現在沒有心思把感情放在妳身上,我想,我已經不愛妳了。」說著這話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在家裡流過多少眼淚,於是她,可以說的這般漠然,這般不帶感情。

想來當傷心到一個盡頭的時候,人是可以面無表情的。

但見女孩那般遲疑的看著她,遞上餅乾跟卡片的手,僵硬的縮了回去。

「我知道妳最近很忙,可是我們難道真的…」女孩遲疑的說著,可女孩不知道的是,她的心已如刀割般的難受。

「妳不相信我的判斷嗎?我們在一起太久了,我已經膩了,很膩很膩了。」就怕被女孩發現自己的情緒,她冷冷地看著女孩,只想快點結束這一切。

「…我明白了。」女孩向來是如此的,如此的依著她。

終於聽到自己要的答案,於是她轉身,離開,讓自己隱入來來往往的人群中。

她一刻都沒有停留。

只是因為她怕女孩看見,她聽見女孩答應的那個剎那,本以為已經止息的淚水,就像是再起波瀾一般,瞬間潰堤而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