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任性的女神 報到

舊金山、美國西岸大城,也是多元的文化之都。

這一天、足以橫掃世界的旋風,卻從舊金山國際機場悄然登陸。

珍妮弗、三十多歲能就當上機場的總監,決不是靠她的美貌與家族事業關係。

「這個時代的女人要有成就,就必須付出男人望塵莫及的努力!」

就如她放在桌上的座右銘,珍妮弗對於事業投入所有的時間與心力。重視效率、細節、邏輯,完全稟絕人情關說的公正。更讓整個機場的下屬,私下以「將軍、珍妮弗」來稱呼這位主管。

今天、珍妮弗接到緊急呼叫:「1010狀況,請主管支援!1010狀況!」

那是有意外訪客的代號,通常是要求庇護的政治犯或前來投誠的敵方高官。但到了海關特別詢問室,卻發現完全出乎意料!

「你說你不承認我國的護照?」

「小姐請別誤會,並不是因為國家的關係,而是『妳們』的證件有問題。」

在房間內和海關官員爭執的,是兩個女孩。

較小的那個,大概十來歲。身著麻織的白底紅條紋罩衣,很有一種東方南洋民族服飾的味道。

而較大的那位,卻是一挺牛仔褲加白襯衫,完全現代女性的時下裝扮。但當這女子一轉過身,卻讓珍妮弗不由得仔細打量。

深墜的五官輪廓,明顯地眼窩與稍微俊俏的鼻樑,完全不是東方人那種平板的印象。略高於175公分的高度,比一般人更為修長的手腳比例,誇示年輕的堅挺胸圍,配著綁成馬尾的長黑髮,更凸顯出一身毫無贅肉的俐落。

但更讓珍妮弗訝異的,是這少女散發的領袖特質。

在幼細鳳眉、與長而卷的睫毛之下、明亮的的瞳眸卻反印出如火般的衝勁!

讓珍妮弗一時間有種錯覺:「這個女孩、簡直就像是將軍要號令眾人,跟著她衝鋒陷陣一般!」

但再仔細一看,卻又有種青澀的感覺。那種青少年的隨性,也隨著嘴中吹破的泡泡糖,而立刻表露無遺。

珍妮弗可是在這男人為主的社會中,奮鬥有成的過來人。心中立時對這女孩充滿好感:「雖然還不成熟,但他日成長,必然是一代女強人。」

個人感受還須放在一旁,身為機場主管,可是國家大門的守將。珍妮弗於是由官員手中,接過兩人的護照與資料。

珍妮弗:「嗯、阿蜜提爾、都吉小姐、18歲……」

「錯了喲!」

這未來的女強人,呵呵笑著回答:「我是來自台灣的阿美族(Amis)!所以Amitir的r發音不明顯,應該是『阿蜜提』,也是族語的『愛美又任性』!後面寫成Dogi,但發音近似是『都印』,那可是我們阿美族的女神喲!所以……」

伸出兩隻指頭,少女比出勝利的記號!

「來自台灣、阿美族、

『美麗的任性女神』、

『阿蜜提、都印』!

報到!」

「啊、要入境隨俗、這是和平(piece手勢)!來貴國的目的是要進入大學就讀,請多多指教!」

珍妮弗忽然覺的自己是否聽到了、那種電視肥皂劇開場時的罐頭掌聲。

但是這阿蜜提的態度極為討喜,帶著開朗與自信的熱情,不像一般東方文化的傳統女性般畏縮而且矜持。

只是有一點小問題,珍妮弗:「這、阿蜜提小姐、您的護照上,家族姓氏(Family   Name)這一欄是空著的。請問『都印』是您的家族姓氏嗎?」

阿蜜提:「不是悠,『都印』是我母親的名字。」

珍妮弗:「如果是跟著母親方面的姓氏,也沒有關係。」

阿蜜提:「不、『都印』是我母親的名字。她叫『都印、妮卡兒(Dogi、Nikal)』,意思是黎明第一道光芒出現時的女神喲!我的外祖母叫……」

珍妮弗:「這樣我明白了,貴族文化沒有固定傳承的姓氏。確實世上也有類似的文化,但是護照格式需要認證。大使館或辦事處在核發簽證時,應該會請您用母親的名字,或是會加上註記。」

「啊、好麻煩啊!」

阿蜜提一臉無可奈何:「為什麼要這樣麻煩呢?我本來就沒有姓氏啊!」

珍妮弗:「或者,可以用您父親的家族姓氏。」

「不、要!」

意外地、這阿蜜提的態度忽然轉變!更將頭扭了過去、閉上眼睛、嘟著嘴、明顯生氣的模樣。

旁邊那位穿著民族服飾的小女孩見狀,卻過來抓著阿蜜提的袖子邊。

「小姐……小姐。」

這小女孩一副幾乎要哭出來的表情,輕輕扯著衣角,用輕柔且略帶嗚噎的語音勸道:「那是妳父親阿,小姐……」

看到這情況,珍妮弗也心想:「可能是個複雜的家庭吧。這小女孩是阿蜜提小姐的朋友嗎?心地真是善良。」

確實、在場任何人都可感受到,這小女孩是用一顆真誠的心,想調解阿蜜提和她父親之間的關係。

當事人也感受到善意,阿蜜提嘆了一口氣,半舉雙手作投降狀:「好啦、好啦!就用我爸的名字,他姓『蔣』!可以了吧?」

珍妮弗:「蔣?」

這東方的姓氏還算普通,但與那島國結合,就顯得特別!

身為國際機場主管,珍妮弗對世界各國的情勢都有一定程度了解。心念電閃:「自從上次世界大戰之後不久,蔣氏一族就在東方大國的內戰中落敗,最後退守那個海島。這阿蜜提,是否會和那個家族有關係?」

那小女孩看到阿蜜提妥協,也收起眼淚露出純真的童稚笑容。樣子完全就是一般人印象中,東方傳統女性的溫柔。

連珍妮弗心中,也認定這就是未來的「東方美人胚子」。只是一拿起護照,卻整個人呆了三十秒……

珍妮弗:「壺、麗……」

壺麗:「在、就是我!我是壺麗!」

珍妮弗:「性別、男......」

壺麗:「阿、不是啦!」

珍妮弗舒了一口氣:「幸好!原來是護照資料錯誤……」

壺麗:「其實我是女孩啦。

但是大家都說要用『偽娘(Male   Daughter)』這稱呼!

所以……

台灣的歷史傳奇!

偽娘、壺麗!

來貴國增廣見聞,請多多指教!」

聽到美女般的壺麗、用兼具溫柔與清脆的少女式『嗲』音、來介紹自己……珍妮弗的腦中彷彿又聽到了電視肥皂劇的音效,但不是罐頭式的掌聲或笑聲,而是轟隆隆的教堂吊鐘大響!

不禁小聲喃喃自語:

「尊重多元文化,要尊重多元文化……」

其實即使在美國,也有很多不同的意見。而珍妮弗來自傳統教會家庭,更是常認為這樣的文化發展是有些偏頗的。只是公務員的身分,卻不容提出歧視性的言論。

只有委婉地說道:「其實美國的教育體制,也有很多的問題優。等一下!這是什麼?」

珍妮弗、幾乎成了鬥雞眼,看著護照上的資料:「年紀……200歲?」

「啊、不一定正確!」

壺麗猶豫著回答:「那是按照第一次看到英娜主人的時間推算,但是沒把握是正確的。」

阿蜜提也皺著眉頭說道:「嗯、真的算錯了。」

珍妮弗:「對啊、對啊!這計算錯了啦。」

阿蜜提:「依照壺麗妳第一次出現在乾隆六年(1741),超過250歲悠。算錯了啦!」

「…………」

珍妮弗現在確定,台灣的教育一定出了很大的問題!

忽然想到關鍵,轉頭詢問下屬:「你們為了有問題的護照,把我叫來嗎?」

海關官員:「不是的,請看入學證明下方,藍色的那張單子。」

只看了一眼,珍妮弗就確定剛剛的設想是正確的。這阿蜜提,絕對來自有複雜國際關係的家族。

珍妮弗:「這張是、國務院(相當於台灣外交部)發出的照會文件。那請兩位小……姐(要考慮其中一位的稱呼、猶豫了)先在招待室等待,我去確認一下。即使護照文件上有瑕疵,還是會以國務院的認證為準!」

「啊!好麻煩啊!」

阿蜜提有些忍不住了:「怎麼這樣麻煩?」

說著微舉手掌,伸指半空虛按。

一旁的壺麗見狀,立時大為緊張:「這、小姐、主人有說過,不要太招搖!」

阿蜜提:「我知道啊!」

壺麗:「說不要招搖、應包含『不要炸掉機場』吧。」

剛要去確認的珍妮弗不由得一驚:「甚麼?誰要炸掉機場?」

才回來要質問這兩個女孩子的時候,身後卻有男人說道:「對不起、我是這兩位的監護人,這邊是相關的認證文件。」

這帶著英國腔調的聲音,沉穩、有力、而且充滿了知性與自信。珍妮弗實在好奇,是什麼樣的男人能這樣說話?一轉頭,卻看到幾張紙被塞到眼前。

「這是貴國FBI與國務院,對這兩位小姐的認證文件傳真。這裡是U.K.政府,與國際刑警組織所發出的保證。」

還未確認文件的真偽、珍妮弗的目光已被前面,英俊的男人吸引了。

這男人氣質出眾卻又草莽粗曠、雙眼散發知性光芒,卻又隱含一點殘忍的血性。有著歐洲貴族般的雍容,又帶著三分前線士兵的堅毅。說有些大學教授的書卷氣,又隱約感到一種黑幫老大的跋扈。所有矛盾的氣質融合在此人身上,卻不互相衝突。

身為國家門戶的主管,珍妮弗也算閱人無數了。她立刻就確定了這一個男人,只能用傳奇來形容!

不由得連語音都顯得緊張,珍妮弗:「對不起、請問你是?」

這男人卻不急著回答,先回以迷人的笑容,那是珍妮弗從未見過,可能是世上最迷人的笑容。

「占姆士!迷人的女士,請叫我……」

「J.B.叔叔!」

阿蜜提和壺麗,就像見到救星一般,舉起雙手高興地大叫!

「多年經營的形象,給妳們一聲『叔叔』就毀了。」

見到這情況,J.B.也不由得苦笑:「總之、還請主任多多包涵。本來應該是要等我去帶他們來貴國的,不知為何先出發了?」

壺麗:「小姐說她一天都等不下去了……唉喲!(阿蜜提:沒人當你是啞巴)」

好不容易才把神智給招了回來,珍妮弗忙回應道:「阿、是、既然您是這兩位的監護人,應該沒問題……等等!還是請讓我先去查證一下、不花多少時間、請等我……」

J.B.看到只微笑著點頭,畢竟走遍世界,女子迷戀自己的眼神見得多了。

只是聽到後方阿蜜提笑的不懷好意地說道:

「就像台灣人說的,看到這麼英俊的J.B.叔叔,每個女人都會『嬲(tsiáu)咩(meh)咩(meh)』!」

(PS:   故事發生在美國,英文原文是……

Like   the   people   of   Taiwan   said,   to   see   so   handsome   J.B.   uncle,   every   woman   will   be"tsiáu-meh-meh"!)

這阿蜜提一面說,一面手指在空中虛按,似乎前面有個看不到的按鍵一般。

J.B.心中一凜,喝道:「阿蜜提!妳母親應該有告誡過,不可隨意使用『大語』!」

阿蜜提:「遵命!不敢對叔叔亂用!」

那是對誰用了?

J.B.不由倒抽一口涼氣,轉頭看眼前機場主管的……癡女型態!

珍妮弗、一臉潮紅、雙眼迷濛、櫻桃小嘴微張、吐息溫熱急促!語調更是因為激動而不自然的高亢:「J.B.先生……你……相信命運嗎?」

實在不想要這樣的命運啊!J.B.:「我比較相信人定勝天!請問女士,我們的認證問題?」

珍妮弗:「沒問題!即使賭上我的職位……不、賭上我的生命也會搞定它!」

J.B.:「沒那樣嚴重吧!只是文書流程,我們可以先走了嗎?」

「不……要……」

珍妮弗用顫抖的聲音說話同時,一伸手解開了髮帶,任由長髮垂落,再將眼鏡取下。其目光堪稱為「淫邪」!連自認具有世界級獵豔功力的J.B.,都不由得膽寒。

「J.B.叔叔別擔心啦,『嬲(tsiáu)咩(meh)咩(meh)』只是女人撒嬌一下的意思啦。」

阿蜜提、正交叉著雙手、閉著眼、輕輕點頭並自滿地笑道:

「居然能讓用台灣話的『大語符紋』、

結合英文還揚威異域。

我果然是『天才』!哈哈哈哈哈!」

壺麗:「小姐、女人撒嬌是『嬲(tsiáu)苶(lia̍p)苶(lia̍p)』啦!『嬲(tsiáu)咩(meh)咩(meh)』應該是女人……太風騷……風騷到了會發出聲音……那種聲音……妳知道的!」

果然是天才、這阿蜜提竟能開拓符紋法術的新境界!

只是看來、第一次使用就出差錯了。

珍妮弗:「啊~J.B.先生、其實我、一直~啊~很寂寞……」

J.B.:「真希望這話是私下聽到,而不是在一堆屬下面前,對我告白……」

一旁的機場員工、早被主管反常的大膽嚇壞了,全沒人敢阻止。

忽然被東西打中,J.B.仔細一看,卻是一顆鈕扣?只見珍妮弗伸舌半舔嘴唇,胸前不自然的脹大。「拍」的一聲,上衣第二顆鈕扣也彈飛開來。

珍妮弗:「帶……我……走……全部~啊~都是你的~啊~啊~啊~」

此時這女人更是全身顫抖,語氣難以連貫、伸出纖細的雙臂,似乎想勾住眼前的男人頸項,給予親密的擁抱再加上熱烈的接吻……和更多……

而J.B.發現身後已是牆壁,再也無路可退。心知這看來軟弱無力的雙手一合攏,自己就算有世界級的格鬥技功力,也不可能脫身!

一咬牙:「再不出絕招,只怕要公開被逆強X了!」

這J.B.並非普通人,乃是縱橫世界黑白兩道,被其國家授予能殺人不償命的殺人執照,號稱天下第一情報員的奇男子。不但膽識,機智過人,更有一身最新的高科技配備。此時猛踩腳跟,啟動鞋底的電流裝置。霎時西裝褲管外,看不見的導電纖維充滿了能量。

J.B.心想:「這是種低傷害的技術,本來是配合武術『掃腿』的技巧,讓對方下半身麻痺的裝備。現在只要讓這女人暫時走不動,可以脫身就好。」

於是抬腿輕輕掃去,對方也確實中招了。然而一股異常的痠疼,反讓自己差點坐倒!

J.B.大驚:「電流反噬!怎麼可能?難道是法術的引响?」

身為世界級的高手,在生死關頭的經驗更是無人能及。一拍腰帶,內側的解毒裝置立時緊急注射,二十分之一秒內已恢復狀態。同時縮小腹、轉腰旋身、腳尖一踮、整個人竟以幾乎貼地的優美身法脫離對手的掌握。

距離拉開,J.B.也立刻知道原因所在:「這女的、腿間全濕了、難怪導電效果不受控制!」

一轉頭,卻看到阿蜜提和壺麗,雙手比出大拇指稱讚。

換來的是……扣!扣!兩記額頭暴指彈!

J.B.:「回頭再和妳們算帳!現在、先離開再說!」

阿蜜提/壺麗、也只有抱著頭、低低的、小聲回應:「是的、J.B.叔叔。」

要制住這兩個,大概也只有世界級的J.B.才有辦法。

珍妮弗:「等、等……別走啊!」

天啊!這女人不但沒有倒下,還能憑著一股淫氣(?),緩緩的走過來!

J.B.忙從官員手中奪過證件,便推著阿蜜提和壺麗離去:「走!快走!有問題我會處理!現在快走啊!」

珍妮弗:「別、走……我的、愛……我的幸福……我不要……」

不管如何努力,那傳奇的男子終於還是逃走了。

心知再也追不上,珍妮弗兩腿一軟坐在地上。更不禁悲從中來,也不顧周圍還有下屬官員,將一生的寂寞和委屈,化成整個機場都能聽到哀鳴,宣洩而出!

「我不要……我不要做一輩子的……」

「老處女!」

「哇!……」

……………………

於是、大語符紋系列中,最沒有節操的故事、就此揭開序幕。

台語教學:

嬲(tsiáu)苶(lia̍p)苶(lia̍p)

解釋:女子風騷又灑郊的樣子

例句:查某因仔嬲苶苶=荳蔻少女又騷包又撒嬌的

嬲(tsiáu)咩(meh)咩(meh)

解釋:女子風騷而淫蕩的樣子

例句:阿花嬲咩咩=阿花風騷而淫蕩

摘自:台語e疊詞擬狀句    吳國安   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