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3:冤家路窄

會場裡充斥著熱鬧的歌聲,所有與會的貴賓隨著音樂擺動身體。會場外多位知名政商名流站在活動背板前,擺出不同的姿勢供記者們拍照,閃光燈喀擦喀擦的聲音,形成另外一種背景音樂。

安瑜向保全秀出了邀請函後,小心翼翼地走進會場,尋找一個舒服的角落等待活動開始。

會場裡搭設了一個大型舞台,後面則是接著一個超大型螢幕,準備要和駐外記者連線用的。舞台前面排列了幾排以白色絨布為底的麵包椅,正中間還拉出一個T字伸展台。

今晚,安瑜選擇穿上寶藍色蕾絲交織設計合身洋裝,搭配黑色皮衣外套,踩著一雙Salvatore   Ferragamo的高跟鞋,中性帶點甜美的搭配,凸顯她短髮的俏麗。

「Hey!Emma,終於看到妳了。」一名高挑且亮麗的女子向安瑜走了過來,她身穿白色緊身洋裝,下擺以蕾絲邊做點綴。

「喔…Hi!Amada,好久不見。」安瑜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她知道她現在的樣子非常的不自然,不過沒辦法,這已經是她最後的底限了。她盡量讓她的動作自然些,不過手腳仍舊不聽使喚,剛剛的優雅就像曇花一現,緊張的將手上雞尾酒一口灌完。

「真不好意思,剛剛在外面忙著招呼記者朋友和其他精品主管,所以沒有看到妳…」Amada一臉從容的站在安瑜的右邊,品嘗她手上的香檳。

其實安瑜本來就沒有打算想遇到Amada,在她面前感覺就像是戰敗的獅子,動都不能動,任憑敵方處置拔掉頭上的鬃毛。

Amada已經是連續三年全球聖誕嘉年華派對的主辦人,在公關界可說是具有指標性的女強人之一,除了因為她的外表具有模特兒的水準之外,當然交際手腕可說是數一數二。外語強,學歷也高,家世背景也還不錯,男朋友還是知名航運企業的小開。

這種女人,在別人眼中豈止是尤物而已,可以說是貴為女神了,生活完美的就像童話故事一樣。

「沒關係,妳先忙,我就自己看看就行了。」安瑜避開與她眼神的交接。

Amada冷笑了一聲。

每年這個時候Amada最愛來這招,刻意在人群中尋找安瑜的身影,目的還不是想來重新提醒她:今年妳又輸囉!那種挑釁的嘴臉,看了真的讓人肚子生火…

「Emma,我們公司嚴格說起來還算是國際企業,妳也知道…對於國外的資訊相當的敏銳…昨天我才剛和巴黎Fashion雜誌的總編輯聊到,這種活動不只是單靠個人交際手腕而已,平日的功課也是必須準備相當充足呢~」

安瑜笑了一下,心想:「和我猜的一樣,和去年說的話大同小異。」

「Amada,妳每年辦的都很成功,妳很厲害,辛苦了,妳們團隊的同仁在今天結束後,應該是可以好好慶功了吧!我今天是抱著觀摩的心態,當然要學習的地方還很多…」

即使氣到太陽穴的青筋爆出來,她還是將怒氣吞了回去,這種大場合,怎麼能失態呢?站在旁邊的這位女子,只是要聽到失敗者發表宣言,來鞏固自己的自信心,如果因為這幾句話而崩潰,那抗壓性也未免太低了吧。

偏偏這就是安瑜的死穴。

「Hi!Ladies!原來妳們在這邊聊得那麼開心啊,也不跟我說一聲。」維納斯彩妝部門的經理Joyce向她們走了過來,安瑜雖然對她沒甚麼好感,可是這時刻反而真心感激她的「即時救援」,不然她實在無法想像接下來的情況到底有多糟糕。

「哇…Joyce,妳變得好漂亮唷…說!是不是談戀愛了呀?怎麼感覺變年輕啦?」Amada轉身變了一張臉,笑盈盈的稱讚著Joyce,安瑜當場反應不過來,只能以乾笑回應Joyce。

「哪有妳漂亮呀,真愛開玩笑耶,Amada。不過,不瞞妳說…」Joyce將右手舉起來,「妳們看看,前陣子他買了Cartier的戒指給我耶!希望能夠先把我訂下來,他說他完全被我箝制住了,真煩耶。」

「也是,妳男友對妳挺好的。」安瑜又從男服務生的盤子裡,拿了一杯香檳往嘴巴裡面送。

此時的她,只希望她們兩個不要把焦點轉移到她身上,因為她全身上下既沒有男人送的禮物,也沒有體面的男友可以炫耀,若是可以沾得上邊的,應該就是身上自己賺來的名牌可以拿來和他們說嘴。

Amada和Joyce笑成一團,以高八度的音量互相稱讚對方有多優秀、多幸福。在Joyce分享完她的「定情婚戒」之後,Amada也拿出她的壓箱寶:Tiffany   &   Co黃鑽戒指,並且還謙虛的說,這只是一個生日的小禮物,和Joyce的戒指比起來,背後的意義實在是太薄弱了。

安瑜以眼角的餘光觀察Joyce的表情,她似乎閃過一絲不悅,但隨即掛上笑容,羨慕地又叫又跳的請求Amada給她看看。

安瑜只想趕快結束這場鬧劇,期待活動的開始,看看手錶,離活動開始時間還有二十分鐘。「不好意思…」正當她要開口,假借以去化粧室為由離開時,兩個女生狠狠地轉過頭來盯著她。

完‧蛋‧了!

「Emma,妳呢?」Amada臉上掛著優雅的微笑詢問著,但還有一種深層的意義藏在她的臉皮下,就是一副看好戲的心態,等待著安瑜的回覆,這種表情著實令人反感。

「我,不想交男朋友。」這是一個最簡單的理由,畢竟她身上還是有些工作狂的影子,加上俐落的短髮,帶有點女權至上的意味。「我還是比較喜歡單身生活。」

此時Joyce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太好了!我是比較雞婆一點啦,我自告奮勇來當邱比特,我有個還不錯的對象想介紹給妳認識一下,我掛保證的唷!對方條件好的不得了,長的也算帥,只是…算了!大家交個朋友嘛。」

安瑜「噗」的一聲將口中香檳噴了出來。

「只是甚麼阿?要說清楚呀!可別白白葬送人家Emma的幸福耶…」Amada迫不及待慫恿Joyce繼續說下去。

「好啦好啦,別急嘛。對方年紀比較小,是個造型師,跟我們工作也算有關聯,妳今年32歲,還好還好,對方28歲,要不要試試看呀?」

「我?單身挺好的,有甚麼問題嗎?」

Amada一臉憐憫的樣子,牽起安瑜的手。「親愛的,單身沒甚麼不好,只是…你32歲了,女人青春有限,現在還不算晚唷…」

「說真的,認識Emma有一段時間了,還真的沒聽說過她有甚麼中意的人選耶。誒!Emma,該不會妳有特別的性別取向吧…?」Joyce立刻提出她的質疑。

安瑜恨不得一巴掌賞到Joyce的臉上,請她閉嘴少管閒事。

「妳們想太多了,我只是比較享受一個人的生活而已,忙都忙死了,哪有時間分給別人呢?我先去化妝室一下,待會見。」安瑜壓抑心中的怒火,微笑示意離開。轉身後將臉上的笑容摘下走進化妝間。

看看手錶,還剩下十分鐘活動就要開始。

這個場合,有可能遇到他嗎?這幾年刻意的閃躲,好像貓捉老鼠的遊戲,明明就是他虧欠我的,我何必去害怕面對?真是莫名其妙。

安瑜拿出唇膏和唇蜜,對著鏡子朝她的嘴唇畫了兩下,看著鏡子的自己,發現眼角下方多出了一條小小的細紋。

「天啊…」她摸摸自己的臉頰,心想,這就是單身熟女的代價,必須習慣細紋的擾亂,習慣肌膚的乾澀,還有習慣別人詢問自己單身的理由…

「唉…」安瑜嘆了一口氣,她沒想到單身竟然成為被追殺的絕命武器,即使能力再好,工作表現極佳,各方面都很優秀,但只要在這年紀一被發現「單身」,就好像所有弱點暴露在敵人眼前,任人宰割,連抵抗的力氣都沒有。臨死之前還不能圖個清靜,大家都蜂擁而至,七嘴八舌的把妳亂湊對,好像年紀一長,身價反而成反比的墜落。

其實,安瑜也曾經懷疑自己是否出了問題?誰不擔心孤獨終老?

她將化妝包整理好,然後離開了化妝間,向舞台前方走去。遠遠的看見Joyce朝她招手,示意叫安瑜坐在她旁邊。

「也好。」安瑜舉起手來向她回應,走進第二排的位子區,這個視野看秀剛剛好。

「喏,我幫妳找了個好位子,多虧Amada,她將這個好位子直接讓給我們。」

「的確,謝謝囉。」她看了一下四周,將她隨行的筆記本拿出來。

「舞台擺設走白色時尚氛圍,將走秀和Party結合,並且同步視訊連線…」安瑜在活動開始之前,認真的將活動重點手寫紀錄,同時拿起自己的手機看有沒有未接來電,並將手機轉為震動。

Joyce突然搖晃著安瑜,「Emma,妳看,那是黛琳化妝品的行銷副總,平常他很少和黛琳的千金艾青一同出席公開場合耶!今天算是我們幸運,親眼目睹了一個八卦。」

安瑜隨口回應了一聲,並抬頭往Joyce示意的方向看去。

然後倒抽了一口氣。

是他。

真的是他。

媽的!真的遇到了!

對面的男子似乎早就發現安瑜的存在,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她瞧。他與黛琳的千金手勾著手坐在對面第一排,一看就知道是外界所稱羨的神仙眷侶,女方像小女人般的躺在男子的肩膀上,不然就是笑盈盈地隨手幫他整理儀容。只見男子有些僵硬的回應,之後再把視線轉移到安瑜的方向。

「沒想到那行銷副總也挺帥的嘛,若不說他是誰,我還以為是哪個名模呢…他是不是叫王…王奇羽?他們業績成長那麼快,應該是使用美男計吧!欸,那副總怎麼一直往我們這方向看?」Joyce繼續自顧自地說,並隨手整理一下頭髮,順口咳了兩聲。

「有嗎?我不覺得。」安瑜冷冷地回應著,眼睛和男子繼續對看。

只見男子微微點頭向他示意,但她將眼神飄開,並挪動自己的身體往Joyce的方向靠近,試圖想讓坐在第一排的名媛擋住自己尷尬的表情。

媒體除了捕捉活動即將開場的畫面,「神仙眷侶」也成為他們的目標,猛按下相機上的快門。

調整好位置之後,安瑜將視線轉移到舞台上,看著活動先以舞蹈熱鬧開場,但她卻無心思考,心臟一直噗通跳,深怕又被坐在對面的奇羽看到,就算是一根頭髮暴露在他的視線底下,她都會喘不過氣。

她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試圖想讓自己平靜一些,然後再緩緩地睜開眼。

安瑜重新把她的注意力抓回來,然後低頭將活動開場的特色寫進她的筆記本。恢復鎮定之後,她心不在焉聆聽著同步視訊的國外記者分析早春的流行趨勢。

五光十色的時尚饗宴,但安瑜感覺就像全身被扒光一樣,下次假如是安瑜主導活動,她一定要辦威尼斯之夜,每個人都必須戴著面具入場,降低遇到熟人的尷尬機率。不!不是熟人,應該算是「可惡又討厭」的人。

整場活動,安瑜三不五十的挪動自己的座位,盡所能的擋住所有可以穿透到對面的視線,也不敢起身離開,深怕自己漏了哪個重要的活動環節,也不想再有他四目相接的機會。

「Emma,妳…還好吧?是不舒服嗎?還是想去廁所?」Joyce似乎發現安瑜的不自在。

「沒事…只是想靠近一點,這樣才看得清楚。」

「可是妳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耶,要休息一下嗎?反正快結束了。」

「有嗎?氣色很差嗎?沒事啦,別擔心。」安瑜緊張地摸著自己的臉。

「那麼緊張幹嘛,是表情拉,不是氣色,沒事就好,等等我和Amada要去和艾青打聲招呼,妳要一起來嗎?」

「不用了,我是妳們家的聘請的公關耶,我覺得去了感覺怪怪的。」

「也是,不過才和妳們家剛簽新合約,才不怕妳們跑掉哩!那我就先離開囉。」Joyce拍拍她的肩膀就離開座位。安瑜仍靜靜地等待活動的最後閉幕橋段。

隨著模特兒的出場,天空放了許多燦爛的煙火,宣告活動即將告一段落。安瑜小心翼翼的往右側移動,並向對面黛琳的行銷副總的座位瞄去,觀察他的舉動,只見他轉頭和女朋友艾青說話。

「這是個好時機。」安瑜快速起身,位於中間的座位雖然是個視野很好的位子,但必須穿過人牆,突破重圍才能快速逃到外面,安瑜這時候巴不得自己就坐在原本第三排靠出口的位子。沿途安瑜拼命向其他貴賓點頭示意不好意思,但她管不了那麼多,只想趕快逃離現場。

不過意外常常就是發生在匆忙之中。

安瑜的高跟鞋一個不小心被絆了一下,她反應不過來,連叫都沒叫出聲,直接「砰」一聲往前撲倒。她臉朝下,因為下意識的保護自己,手掌直接撐著地面。頓時她只覺得頭有點暈,手掌有點痛,她往右手掌看,因擦傷而流出鮮紅的血液。

人群開始往安瑜的方向移動,緊張的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忙,她趕快站起身來,隨手揮了一下並說她沒事,此時她的臉部開始脹紅,耳朵開始發燙,她知道她丟臉丟大了!現場有多位她合作過的廠商,大家一一前來關心她的傷勢,但她現在只想逃離現場。

雖然場內音樂足以蓋掉剛剛安瑜跌倒的撞擊聲,但她站立的位置,還是引起了一個小騷動,很難不讓人注意到。她快速地往奇羽的方向看了一眼,確保他是否也是「目擊證人」之一,只見他皺著眉頭,想要前來關心的表情,然後起身往安瑜的方向走來。

「天啊!不要過來!」她完全不理會已經扭傷的腳踝,一跛一跛的逃到化妝間。

每次當她心情不好,需要冷靜的時候,化妝間就是他最好的避風港。

安瑜又再一次的看著鏡子,她摸了一下因為剛剛的撞擊似乎有些腫脹的頭頂,然後開啟水龍頭將手上的血漬沖掉。

此時的她,已經不管身上的痛楚,只覺得好狼狽、好落魄。她走進最後一間廁所,坐在馬桶上,將高跟鞋脫掉,讓扭傷的腳先舒緩一下…然後開始掩面哭泣。

她知道,她沒辦法再受第二次傷害,只希望這是最後一次為他哭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