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二、過往

        最令人難受的是求而不得。

        於是自小她費盡一切心力,即便母親再不愛她、再不願為了她多做什麼,她卻依然自己半工半讀,卑微的哀求母親讓她能繼續念書,然後用微薄的薪資償還著學貸。

        白天課間學習、夜晚通宵打工,幾乎沒有了休息時間,甚至偶爾回到家中都要面對母親的冷嘲熱諷,她差點就堅持不了,但她還是咬著牙死命撐著。很幸運的,即便被母親嫌棄的一文不值,她卻挺會念書的。得到獎學金的資助後,她終於卸下了一部分的重擔。

        大考後上了間不錯的學校,在當時朋友的介紹下認識了男友。

        他們相惜、相愛,長跑了許多年後,在年初終於結為連理。沒有母親的祝福,取而代之的是一貫的大吵大鬧、語氣發酸的嘲諷,甚至她還拿了筆錢讓母親不要來騷擾她往後的生活。

        沒關係的,即便她沒有擁有愛著她的母親,也不會阻撓她逐漸邁向幸福的腳步。

        不久後她懷孕了。

        連續好幾日的昏沉、嘔吐、遲遲未來的經期,在婆婆的建議下,她終於前往了婦產科看診,然後才得知她已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孕。

        看上去仍舊平坦的腹部之下,卻孕育了一個嶄新的生命。她伸手撫向腹間,明明月份還小,根本不可能會有任何動靜,她卻彷彿感受到那與她骨肉相連的、令人喜悅的存在,抑制不了的開心滿滿的充斥著,連慣常平靜淡漠的她,都忍不住上揚的唇角。

        當丈夫下班回來得知此事時,高興的抱起她繞了好幾圈,他放聲大笑,爽朗的聲音笑意滿溢,「我要當爸爸了、我要當爸爸了!」

        傻氣的反應讓她也止不住的一直笑著。

        即將圓滿的家庭,愛她的丈夫、未出生的孩子、體貼的婆婆,她的人生越來越完整、離幸福越來越近。

        丈夫是獨子,於是婆婆十分重視她剛懷上的這胎,確定懷孕後便婉轉的表示希望她能夠辭去工作,專心待產。

        她起初不願意的。她耗費了多少努力才考上了一間好學校、拿到好學歷,又花費多少心力才找到了待遇不錯的相關工作。

        但每個人對誰好都是有原因的。就像她的母親便只是完全沒有誘因讓她能夠對她好一樣,而那種好,皆是會由於許多小事而散去。於是婆婆即便對她再好,她也不會恣意妄為,讓婆婆有原因去消磨對她的好。所以她在掙扎幾天後,她還是和主管面談,並且非常幸運的能夠以留職停薪的方式先暫時離開公司。

        婆婆和丈夫都十分滿意,甚至婆婆還三番四次要求著丈夫要對她再好些、更好些。所有的事物都踏在終點為幸福的路途上。

        一切是由那場車禍起源的。

        那天下著雨,本還高掛著的熾熱日頭,在午後便被雲霧遮掩住,不停落下的細雨讓整個城市都朦朧了起來。吸氣間也能感受到空氣中漫開的溼氣,如此的黏膩感覺讓人不適極了,她本不願出門的。但婆婆勸慰著她,說懷孕該多散散步,對她好、對小孩也好,做慣了婆婆口中好媳婦的她,即便再不願,依舊笑著應了。

        濕滑的地面讓她行走間都十分小心翼翼,仔細琢磨著踏下的每步會不會無心失足。但當老天要跟你開玩笑時,卻是無論如何也避免、抵擋不了的,她即使再謹慎,也無法預測到會有車以極快的速度闖紅燈直直向她衝來。

        刺耳的喇叭鳴聲不斷響起,當她轉過頭,刺眼的車燈閃光讓她的視線一片空白,她只來的及側身護住肚腹,便不能控制的被撞飛出去,還來不及感受到疼痛,視線便極快的翻轉著,最終狠狠的摔到了濕滑的柏油地面,透徹入骨的劇痛讓她尖叫出聲,眸光卻被赤紅色的血珠和不停落下的雨珠浸滿,抑制不了自身周散至全身的疼痛,最終,連意識都一片空白。

        當她清醒時,是在醫院病床上。

        如針戳般的刺痛和火燒般的疼痛不停侵蝕著她,逼得她無力闔上眼,掙扎著起了身。刺鼻的消毒水味讓她心裡越是發慌,她張嘴試圖說話,卻發不出聲音,重複幾次後,才終於喑啞的開口,「我的……孩子……」

        「孩子沒事。」坐在一旁的丈夫很快的回覆,面色擔憂,「昨晚動手術昏睡到今天才醒來,會不舒服嗎?」

        當聽見孩子沒事,原本懸在半空的心終於落下,握了握丈夫擔憂她而探來的手,她再次沉沉睡去。

        車禍的傷勢即便動過手術,醫生卻表示需要她繼續住院觀察,她擔憂丈夫如此來回家裡、醫院會太過勞累,於是勸慰著他,她能夠好好照顧自己的,要他不要如此舟車勞頓。

        既然都住院了,她非常乾脆的也改看這邊的婦產科,在做完例行產檢隔天,她卻立刻接到通知,告知她需要做諮詢和進一步檢查。

        「……什麼?」她指尖冰冷到連拿著紙張熱度都還未退去的產檢報告,都覺得十分灼熱。

        「您愛滋篩檢的部分是呈陽性反應,於是需要再做進一步的諮詢與檢察。」回話的護士語氣十分制式化,讓她本來懸在半空中的心,更慌了。

        「怎麼可能……開玩笑嗎……」她喃喃著。

        怎麼可能?她?得愛滋?這也太過可笑了!

        「你們報告搞錯了吧?」她眨了眨眼,試圖用以往冷靜的語氣問著。

        但她吐出來的話語,卻輕到像風吹過便會飄散。

        「還麻煩您配合後續醫療過程。」護士繼續道,「另外由於您是孕婦,醫院這邊已經通知過地方衛生機關。」

        冰冷的口氣殘酷的將她拉回現實,她張嘴,卻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只是再次看了眼產檢報告,覺得一切荒唐到了極點。

        不可能的,一定是搞錯了,她想著。

        之前也都好好的,怎麼可能突然間就得了愛滋?甚至連丈夫都是她的初戀,根本不可能這樣沒有原因的感染的。

        她想著,一邊努力安慰著自己,卻壓抑不了蔓延開來的恐懼。

        如果真的是她呢?

        她才剛要開始幸福,如果真的是她,要怎麼辦?

        「妳就是個賠錢貨,早知道的話,我寧願打掉!」

        長久以來母親一直謾罵的話語又再次浮現在腦海,不斷的重複著她不要她。

        母親懷孕時不是沒有想過要打掉,只是打不掉,於是最後只能生了她,這個她恨透的賠錢貨。

        她不知道父親是誰,連母親自己也不知道。

        母親是陪酒小姐,卻不只是陪酒小姐而已。

        她們家一直都很窮,母親賺來的錢都拿去買酒、賭博,於是她甚至沒有自己的房間,在母親帶著男人回來時,她總是縮在衣櫃裡,不發一語的等待一切的結束。

        她也有對她好過的,曾經她也一反過往的痛打狠罵,溫柔的笑著喚她,但那時當她心裡燃起盼望後,等待她的卻只是母親輕柔的說著,「陪陪這個叔叔好嗎?」

        那時她還不到十歲。

        多溫柔,多噁心。

        突然泛起的寒意讓她拉攏了外套,卻一點作用也沒有,只能加快腳步踏向的往病房的路,但才剛踏出兩步,她卻又猶豫的放慢了腳步。

        丈夫……會有什麼反應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