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大賞,第一階段投票啟動
HOT 閃亮星─今天下小雨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三章.奪舍術

      他們心裏一直想著,被天火傳承者奪舍的,肯定是個壯年的強大軀體,在一夜之間橫空出世,令完全處於勢力平衡的洛芙大陸,發生翻天地覆的轉變。

      就算被奪舍的是他們三人之一,他們也不會感到奇怪,甚至已有了充份的覺悟。因為他們可是洛芙大陸有數的頂尖強者。

      但現在怎麼辦?把尊貴的天火傳承者塞進這肉團爆開的腦袋裏嗎?

      “天火傳承者,難道註定是一具活行屍?”保祿流了一臉的冷汗,這實在太過違背他的信仰了。

      “別妄下定論,”獅心理查蹲下來,把漫著金芒的手覆在死嬰的臉前,頓時兩眼閃亮。“還沒死透!這小不點很強大的生命力!”

      甘度夫也沒有乾站著。他的法杖上方正飄浮著一個淺藍色的光球,裏面的波紋變化萬千,從觀察這變化之間,他的眉頭舒展了。保祿似乎也從他的禱告預示中得到同樣的結論。

      “對,靈魂印記還沒有湮滅,理論上還能夠成為一個載體。”保祿說道,“可是,讓天火傳承者轉生成嬰孩,這難道會是神的旨意嗎?”

      “……預言的確沒有明說,天火傳承者會降生到一個成年人的身體裏,也沒說過天命的流動馬上就開始改變。”理查看了看甘度夫,“無論如何,先把天火安頓好再說吧。甘度夫,你可以開始了。”

      雖然不喜歡被人指指點點,但確實三人中只有他懂得“奪舍術”。甘度夫於是嘀咕著從理查手中接過了那點星火。

      “慢著,在此之前,不是要簽定“靈魂契約”嗎?”甘度夫道。

      “不用急,待天火傳承者成功奪舍後再說吧。”理查無所謂地道。

      “對對,正事要緊,請偉大的甘度夫大人馬上施法吧。”保祿一臉奉承的表情。

      “哼,對著你們怎麼可以掉以輕心?我在使用奪舍術時會處於無防備狀態,要是被你們暗算了,搶走了天火傳承者的控制權,那我豈不是吃不了兜著走?”

      “甘度夫,你怎麼這麼看我理查啊?我獅心王朝怎會跟光明教會這種東西合作?”

      “理查,你這麼說實在是太過份了。”

      “我只是知道,聯手吃掉拉普達傭兵團,對你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我絕對不容許傭兵團陷入危機。”甘度夫道,“現在就立約吧。”

      三人各自戴上了完全一樣的,款式古老的神秘指環。他們均讓指環沾了點自己的鮮血,然後一起唸誦著某些不能聽懂的咒語。三隻指環碰在一起。剎那間,三人同時被一道如長蛇般的閃電游走全身,好像被甚麼無形力量枷鎖著似的。

      “立約成功。嗚……很痛。”保祿頓時流出滿臉肥油。

      “這樣你就放心了吧?多疑鬼。”看似強悍的理查也緊皺著眉頭,看來那”立約”的過程真的非常痛苦。

      甘度夫滿意地點點頭,然後他口中唸唸有詞,法杖閃出光芒,然後一個帶著闇紅光芒的球體漸漸顯現……

      卡斯楚被他們的話弄得頭腦徹底迷糊,但聽到他們說即將要幹的甚麼奇怪事情,心裏面非常想要逃跑。但他被理查創造出來的”護罩”罩著,哪裏都去不了,只有乖乖地被甘度夫塞進那個闇紅光球,然後再給塞進那嬰孩爆開的腦子裏。

      “哇!嘔心死了!死老頭你給我記著!總有一天我會以眼還眼!”罵也沒用,他甫接觸到嬰兒的腦髓,便瞬即融入了對方體內。

      他頓時體會到裂頭和粉身碎身的痛苦。嬰孩張口就是嚎哭大叫。

      “快點!保祿!他馬上就要死了!”甘度夫催促道。對光明神教紅衣主教而言,讓這種程度的重傷復原不是甚麼難事,但這傢伙的咒語仿似唸來唸去也唸不完似的,難道他的實力真倒退得那麼厲害?

      倒是不太擅長療癒魔法的理查,借助魔法卷軸的力量完成了第七階的風系魔法“治癒之風”。

      嬰孩那隨時都會致命的傷口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卡斯楚渾身外傷帶來的痛苦漸漸消失,他頓時鬆了口氣,下意識地用手抹了抹滿是冷汗的臉。

      他看到自己那隻白白胖胖的臂彎,以及小得出奇的巴掌。

      “我……變成了嬰孩?”

      差不多的場面又再一次發生。正當卡斯楚想要尖叫以表達他的驚訝時,一道更恐怖巨大的叫聲卻搶先出現。

      卡斯楚仰面躺在地上,他看到面前那張長著白鬍子的臉,正痛苦地扭曲著。

      “你、你們……兩個混蛋,竟然暗算我?”他說,

      被甘度夫遮擋著,卡斯楚看不到另外兩人,只聽見兩人傳來超爽的笑聲。

      “你、你們到底有甚麼企圖?想要破壞靈魂制約嗎?難道你們連天劫都不怕?”

      “當然不是。”理查的聲音傳來,“制約只限制我們不能夠強行支配天火傳承者的意志,卻沒有限制我們不能自相殘殺啊,對嗎?”

      “我們非常尊重三方的合約。而且我們同時也非常信任甘度夫先生的人格,非常欣賞閣下作為指導者的豐富經驗和才能,”保祿紅衣主教道,“所以,在接下來的十多年裏,養育和保護天火傳承者的責任,就要拜託你了。”

      甘度夫全身被一個巨大的闇紅光球罩著。那光球跟剛才甘度夫罩著卡斯楚的那個一模一樣。

      “保祿!你何時也學會了“奪舍術”的?這可是黑暗系的魔法!”

      “把黑暗系的魔法用於正義用途,這叫“棄暗投明”,這也是光明神的大能。”保祿的聲音傳來。

      “嘔……幹就幹,說那麼多偽善的廢話幹嘛?”理查道。

      甘度夫來不及反抗,就被闇紅光芒濃縮成一個光點,然後飛進嬰孩前額那即將癒合的傷口裏。

      同一個魔法,卡斯楚這時已經知道甘度夫下場將會如何。被塞進嬰孩體內已是件怪事,現在還要跟這怪老頭共用身體?

      “喂!別進來!這裏沒有你的位子!”

      想要抗議也沒用,他如今只是個嬰孩,連話也說不了,唯有眼看著另一個靈魂搬進了他的”新家”。

      “治癒之風”施展完畢,嬰孩的傷勢已完全恢復。兩人隨後又再在嬰孩身上加持好幾個護身和強身的魔法。

      “喂,甘度夫,你聽得見吧?”理查對著嬰孩的前額說話,“天火傳承者還沒學會使用身體,防身道具就不留在你們身邊了,我們會把應急的東西埋在遺跡森林裏,你記著這幾個座標,待他長大得差不多了才去拿吧。”

      “這段期間務必要小心,甘度夫,你現在基本上是軟禁在這孩子腦袋裏的廢人。你要憑個人的經驗和智慧,幫這小不點活下來。”保祿道,“這裏有很多人想要對他不利,不管是不是知道他的真正身份。”

      “對,例如那幫想要砍掉他頭顱的變態。”理查道,“好了,妃子還在寢宮等我,聊天差不多到這兒了。甘度夫,十五年,不,最多十年,我們應該有機會再見吧?哈哈哈……”

      “願光明神與你同在,偉大的甘度夫。”

      甘度夫只能夠在卡斯楚的腦袋裏說話。他一直沒停止過罵髒話,但那兩個人根本都聽不到,倒是把卡斯楚給煩死了。

      兩人把嬰孩抱著離開了遺跡,正想要調查這是誰家的孩子,就在遺跡森林入口發現了一個幾近失控,不斷說著要找回孩子的年輕女子。

      保祿利用光明神術,稍為進入那女人的記憶,確認她就是嬰孩的母親。他決定把嬰孩放著女人必經之路上,然後躲在樹叢,直看著女人抱起嬰孩回鎮上去為止。

      “好了,終於把事情完成了。那接下來……”

      “當然是依著偉大的甘度夫所說,把失去了頭領的拉普達傭兵團給瓜分了吧?”

      兩人交換著奸狡的笑容。這兩人個性向來不合,各代表的勢力也近乎水火不容,但都是極其敏感的機會主義者。對於陷害甘度夫一事,他們幾乎連眼神也沒交換過一次,就默契地合作成功。

      在天火傳承者出世之前,洛芙大陸的勢力版圖就開始發生變動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