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奏、(5) 教唱

前奏、(5)教唱

    「你的房間還是之前那個。你來之前我整理過了,盥洗用具也準備好了。你收收行李可以先睡一下、洗個澡。」

    我隨意將車鑰匙擺在桌上,拿起一旁的鉛筆將長髮盤了起來。先是站在客廳發呆了會,又環視了一下自家客廳……

    好吧,其實我現在腦袋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要先做什麼事情,畢竟有太多事情要處理了。不然先去連絡柳若希好了,我記得她好像有什麼問題要問我的……

    「小晗不睡個午覺嗎?」慕聲瞧見我掏出手機,又要開始動作了,不禁疑惑地問著。

    「不了,早上睡得夠久了。」睡到十一點多還睡不夠的話,我絕對是隻豬。

    「那小晗下午要做什麼?」

    我翻找電話簿的手勢一頓,微微揚起腦袋,思考起了這個問題。

    要做什麼?我現在就是苦惱這個問題啊,有太多事情要處理,就會不知道該從哪裡做起。

    我的鋼琴曲還沒練好、音樂剪輯只剪到一半、替歌劇社編的曲子還沒開始動、還有聲樂老師要驗收的歌曲……其實說到底我也是個大忙人啊!

    「大概……會練唱吧?有首曲子就快練熟了,除了錄音外還要把音樂剪輯完,估計得忙一個下午了。」我在腦袋構思出接下來幾天必須完成的部分,也算是決定好了今天下午要做的事情。

    話說學校也快開學了,我還有很多東西還沒處理好呢……總覺得自己快得開學前躁鬱症了。

    「喔……好吧。妳加油,別太累了。」慕聲有些失落的低下頭來,拉著自己的行李箱,慢慢往二樓的房間走去。從小我爸媽給他安排的房間就在二樓,我的房間對面,就算過去了那麼多年,那間房間還是一直準備在那給他的。

    還以為下午可以和小晗去約會呢……

    我悄悄拿眼看了他一眼,看他那小媳婦般委屈的模樣,不住覺得有些好笑。微微搖了搖頭,一邊滑下播號鍵,一邊低頭說道:「晚餐想吃什麼?我做給你吃。」

    「真的嗎?」他立刻就像小狗一般興奮地又抬起了頭,那雙足以迷倒萬千女性的雙眼拚命眨巴著,好像是要判斷我說的話語是真是假一樣。

    「當然。快點,不然我就要改變心意了。」

    「好。我、我要吃清蒸魚!」

    「只有這樣?」

    像是十分驚奇我會這麼說一般,他的眼睛睜地大大的。好像怕我反悔,連忙開口繼續道:「我還要紅燒獅子頭、苦瓜封、鳳梨梅子雞湯……」

    「好好好……」淨是些從以前就喜歡吃的菜嘛,看來去了法國六年,他也沒改變他喜歡的口味。

    我記得他好像還喜歡吃蕃茄炒蛋?算了,一起準備好了。好久沒有準備如此盛大的一餐了,畢竟平常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吃,隨便準備幾道菜的,如今也不知道手藝有沒有退步。

    「快去休息吧,晚餐前我會叫你的。」手裡的電話已經撥通了,不用多久的時間那頭一定很快就有人接起電話的。

    「好。」慕聲高興地點點頭,拉著自己的行李箱,就蹦蹦跳跳地往樓上走去了。

    「真是的……」還是像個孩子似的,明明都已經二十五六了……

    「喂?」

    「喂,柳若希,找我有什麼事情?」

    「喔喔,難得,妳的聲音聽起來居然沒有那般的睡意朦朧……」電話那頭的女子有點娃娃音的說著,並不是她刻意裝出來的,而是她天生就有這麼點娃娃音。若照她自己說明的話,她覺得自己的基因有點問題了,自己應該是個中性化的女漢子,而不是娃娃臉又娃娃音的小丫頭。

    「說重點==。」什麼睡意朦朧嘛……雖然平時我睡到這個時間也不足為奇,但也有特例啊特例。

    「喔……晗晗啊,妳救救我吧!我真不知道教授要我們交的報告該怎麼寫啊,教授說我再交不出來就要當掉我,我不想再重修啊!我能不能找個時間去妳家一起做?」聽著她的哀號,我自動將手機拿離了自己耳朵遠一些。

    她一開始尖銳的爆吼我可受不了。不過……

    「來、來我家?」我真心覺得這不是個好主意,畢竟現在慕聲住進來了……我記得她好像也是他的粉絲來著,我很怕她尖叫的分貝數太高,隔壁打電話給警察投訴。

    「怎麼了?不方便嗎?那我該怎麼辦才好啊,嗚嗚……」

    「其實也不能說是不方便……」我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若希和我是很好的朋友,不幫她好像又有點說不過去,再說慕聲現在在我家好像也不是什麼大事……

    「來我家是可以,不過妳可能要控制一下妳的尖叫分貝……」

    「好,絕對沒問題。」

    毫不遲疑、毫無猶豫,她信誓旦旦的說著。若我能看到她現在的模樣,她一定是舉著自己的三隻甜不辣手指向上天發誓著。

    不過我明明什麼都還沒說,她說的這麼斬釘截鐵……真的OK嗎?

    「那就這樣吧。週六下午三點來我家,我們一起處理。」

    「喔耶,我就知道晗晗妳人最好了。」

    「別肉麻了。我要練唱了,之後再聊。」這麼說著,我也不等她回話,就將電話掛斷了。

    結果我還是答應她了嘛……果然我這人就是吃軟不吃硬的,還真不懂得拒絕別人。

    不過應該是不會出什麼問題吧?應該。

    好了,時間不早了,該練唱了練唱。

    想著,我便把玩著自己的手機,往地下錄音室的方向走去。雖然父母不是很支持我走音樂這條路,不過我還是秉持著自己的方向,自己努力著。

    我想,成為一個優秀的聲樂家。

    或許偶爾還能作作曲、錄個幾張試聽帶,這些都是我的夢想,我不會放棄它的。

    就算……別人不認可也是如此。

    每每開始練歌——準確來說是唱歌,我都會唱到忘了我、忘記注意時間,所以這次我先修改完了我需要剪輯的音樂,才開始練唱,還特定設了個鬧鐘提醒自己要去準備晚餐。

    這一練,就是練到下午四點。

    當我關上手機的鬧鈴後,轉身一看就瞧見慕聲站在錄音室的門口。面上帶著一副眼鏡,頭髮亂糟糟的樣子,明顯就是剛睡醒。半垂著眉眼,雙手懷胸的倚靠在門邊。

    不像是之前那樣傻憨的樣子,這個麼樣的他反倒看上去比較成熟穩重,靜靜聽著的神情是如此的專注。

    對於音樂,他從來都是嚴肅而莊重的。

    「小晗。」

    他睜開了眸,對著我微微露出了個笑。

    「睡飽了?什麼時候來的?」我拿起一旁的水瓶喝下了大半瓶,稍微讓喉嚨休息了番,才緩緩開口道。

    「沒很久。從第一句聽到剛剛而已。」

    這還叫沒很久嗎……分明就是在那傻站了快半個小時嘛!稍微看了眼他的衣著打扮,看來他還沒洗澡就直接睡午覺了。

    「小晗,妳唱歌的技巧越來越進步了呢。」他從口袋拿出了一條手帕,替我擦擦額上些許的汗水。雖然錄音室有冷氣,但通常我都是開電風扇而已,想說不會熱到哪去,就省點電嘛。

    「還差的遠呢……不過還是謝謝誇獎。」我接過他手中的手帕,自己抹了下臉上的汗。「你怎麼下來了?」

    「一醒來到處都沒看到人,就想會不會是在地下室。沒想到幾年的時間而已,這裡已經被妳改建成錄音室了。」他推了下面頰上的眼鏡,坐到一旁的小沙發上。看了眼操控的地方,十分順手的按下了播音鈕,方才錄下的音樂就這麼洋溢在這個小小的空間內。

    從前有人形容過我的聲音,輕柔的好似有點飄渺,輕輕的有種空靈的感覺。而此時回響在這小空間的聲音正是如此。不過興許是自小給自己的定位,我能唱的音樂就是那種比較輕柔的音樂,氣氛比較嗨的就唱不怎麼起來了。練了那麼久的時間,輕快的旋律倒能掌握個七八分了,但依舊還有進步的空間。

    慕聲沒什麼表情變化,手指輕輕抵在下巴的位置,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那深思的模樣,真叫人不忍去打攪他,更是難以聯想到他日常生活時的傻呆樣。

    該說「多了副眼鏡氣質果然不一樣」嗎?但我覺得因為學習音樂的關係,他本身就有一種不同於常人的氣質就是了。

    「這首歌……它的旋律比較輕快悠揚,以小晗的這種唱法就顯得太有氣無力了。」

    ……果然,他認真起來就是這樣,一語命中紅心,毫不隱諱地說出來了。

    「這點我自己也知道……但實在不太清楚該怎麼唱才能唱出那種感覺。」我抓抓自己有些凌亂的髮,無奈地說道。就是因為不清楚該怎麼唱,才會一遍又一遍的唱,用不同的方式唱。每天聽,看看哪種方式才是真正適合自己、又適合這首歌的。

    「其實有些技巧應該是可以用上……」慕聲抬起頭,微微一笑。自顧自地站起了身子,來到我的面前,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讓我的手掌貼在他的小腹上。

    「妳也知道,我們唱歌是要用到腹部的力量。妳一口氣能延續好幾個句子,主要還是因為妳的聲音輕輕柔柔的,用的氣和力就比較小。但若是想要發出聲音,我們的丹田就要用力,不要怕氣不足,能換氣的時候就大口吸氣,發聲的時候用丹田的力量把聲音推出來……」

    隨著他所說的,我的手掌能明顯感受到他腹部上的起伏,也能聽見他口中傳來的宏亮聲音。

    只是現在這種狀況我根本專心不了嘛,薛慕聲你沒事貼的我那麼近幹嘛啊!

    他的呼吸就在我面前,近在咫尺。我的臉頰不由自主地有些泛紅,耳邊聽著他說話,頭漸漸低下去,不敢直視他的雙眼。

    他的手很燙,握著我的手腕就好像一個小型暖爐。手掌下的小腹肌肉結實,沒有半分贅肉。聲音低沉而有磁性,一點一點的誘人沉淪……

    「小晗,這樣妳懂了嗎?」

    我一個愣神,傻傻地抬起頭望向他。

    那深沉的眸如無底洞一般望不見底,只會讓人漸漸被它吸引。

    「小晗?」

    「啊?嗯……」大概懂了吧……

    「那我們試試吧?」

    「啊?」

    他鬆開了握住我的手,緩緩來到我的身後,雙手環上我的腰身,像是熱爐子一般的手掌貼上了我的小腹。隨著男性陽剛的氣息逼近,他的身子微微貼上了我的後背。

    欸欸?這是什麼異常的進展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