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奏、(4) 曾經

前奏、(4)曾經

    「小晗……」

    「你現在給我惦惦著不准說話。」

    他一句話都還沒說完,就被我伸手打斷。我和他還有好多帳沒算呢,尤其剛剛竟然還為了殺出機場而練了衝百米的速度,我當年都沒那麼賣力了。

    薛慕聲,你真的很會給我找麻煩,從小時候就是這樣。

    慕聲把頭垂得低低的,幾乎都要垂到胸口了,神情有些愧疚和失落,就像是被拋棄的小狗。

    擺這什麼表情嘛……搞得我好像欺負他了。

    一時之間竟寂靜了下來。薛慕聲還真的乖乖的閉口不說話,只是時不時會以一種哀怨的眼神看過來,噘著一張嘴的模樣好像很委屈。

    唉,這都什麼狀況嘛。我覺得自己沒有欺負他啊,倒是他可給我添了不少麻煩呢!

    「要聽什麼?蕭邦?舒伯特?還是貝多芬?」最終我還是沒辦法忍受這奇妙的寂靜,趁紅燈停下的時候,伸手點向車上的音樂播放器。

    車上的音樂來自於我的隨身碟,因為我個人有蒐集音樂的怪癖,所以隨身碟裡面總有很多奇奇怪怪的音樂。除了基本的流行樂和一些外語歌之外,我連兒歌都蒐集,古典的樂曲組曲更是少不了的。

    慕聲一聽,眼睛都亮了起來。抬起自己的腦袋,就像是一個小孩般興奮愉快地說道:「蕭邦!降E大調夜曲。」

    果然又是那首……他真的是很偏愛蕭邦的曲子,尤其夜曲。

    我微微點了下頭算是回應,手指快速的在目錄欄上翻找了下,很快就找到了他要的曲子。

    輕巧柔和的琴聲立刻充斥在小小的車子內,紅燈也在眨眼間轉換成了綠燈。

    我一邊開著車子,一邊留意身旁他的一舉一動。

    像是以前那般,他還是會不自覺的伸出手去模擬彈奏曲子時的模樣,神情專注的樣子讓他平時那天真單純的糊塗樣不再,反倒真有種專業人士的感覺出來了。

    其實他本來就是個專業人士,只是平時那傻里傻氣的樣子都讓我忽略了這一點。

    他是音樂天才這點是不會錯的,看他平時的成就就能知道。或許只有在她的面前,他的一切行為舉止才會放鬆到如此脫軌的程度,否則在音樂方面上,他的執著與努力是絕對不可否認的。

    「還是這首最有感覺。」一曲播畢,他心滿意足地露出一抹笑容。那樣的笑容,實在是足以迷倒萬千粉絲了。

    「我倒有種……每次聽這首歌,都好似身處在水都威尼斯一般的感受。」

    輕輕柔柔的音樂,除了水都威尼斯的美景會浮現在腦海之外,我的眼皮也會有種快要闔上的感覺。

    所以我常常覺得自己不適合去聽音樂會。雖然在慕聲的影響下,小時候有去聽過幾次的音樂會,但結束後一定都是睡著的讓他背我回家。再說了,我也不懂得去欣賞音樂,對於音樂會我只有產生佩服的心態——畢竟我自己是辦不到那種境界的。我沒辦法像慕聲那般,分別出聲音的好壞,再去比較兩場音樂會之間的差異、優缺在哪。

    說實話,其實我實在是不太適合去讀音樂系。雖然主修的科目和現代的音樂比較有關係,但總會上到一些古典音樂的欣賞。每次只要一上到這類的課程,我的心靈總會飽受摧殘——來自睡魔的摧殘。

    音樂依舊繼續播著,接下去的曲子也都是古典樂,大多都是貝多芬和舒伯特的曲子,畢竟這兩位可說是我和慕聲最愛的音樂家,雖然慕聲最愛的曲子是蕭邦的夜曲就是了。

    「你這幾年,在法國……都做些什麼?」

    都在做些什麼、過得好不好、有沒有受什麼委屈……明明只是青梅竹馬,想當年他剛離開的那幾天,我都覺得我像是他老媽子一樣,擔心東擔心西的。薛媽媽可能都沒像我這般擔心他呢!

    薛慕聲明顯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她會主動開口詢問。傻愣過後,便心情愉悅地開口回答道:「除了在法國的音樂學院繼續精進之外,還舉辦過了幾場音樂會,我就是在那個時候遇上艾利克的。」

    「他是爸爸同事的一個親戚,因為有過擔任經紀人的經驗,所以爸爸就委託他來協助我了。艾利克他很厲害喔,所有事情都能處理得很妥當,一開始我還常常被他唸呢……在法國除了演奏會和學習之外,我最主要在學的就是指揮這個部分。說到指揮,我覺得這比學樂器難好多啊,爸爸還真是厲害。因為各種指揮方式的不同,所詮釋出來的感覺也不會相同,還有一個樂隊之間……」

    一說起在法國的所見所聞,他便滔滔不絕的和我分享在法國遇見的奇人妙事。

    若是這時有他的粉絲在,一定會十分的傻眼吧?畢竟那位艾利克在法國的時候就將慕聲的形象設定在一個「高冷」的屬性上,平時說話不超過五句、一句不超過十個字,笑容出現的機率比隕石撞地球還低,上電視節目、雜誌採訪什麼的也都是那麼一張撲克臉。

    雖然從小他在外人面前表現就是這樣,只是艾利克把他這些小小的特性放大成了一種個人特色,塑造出了「薛慕聲」這人的形象。不過我想不讓他多說話這事,有部分原因可能是怕他的天然呆屬性突然氾濫,而做出什麼驚為天人的舉動吧。

    忽然覺得其實這位艾利克先生也是滿可憐的,在法國的六年時間要把薛慕聲塑造成反差這麼大的一個角色,想必也下了不少工夫。我不在他的身邊,他的臨時保母也就換做艾利克要擔任了。

    「小晗我跟妳說喔,法國的羅浮宮真的很漂亮。那玻璃金字塔真的是令人印象深刻……有機會我一定要帶妳一起去看!」慕聲興致勃勃的說著,雙眸眨呀眨的,老實說我實在看不出他身上的高冷屬性啊!

    那個人人稱讚的高冷帥哥跑哪了?我想見識見識啊!

    「話說,在法國沒有小晗在的日子還真是不習慣……」他說著說著,不自覺地垂下頭去,看著自己的雙手,不知是想起了什麼。「艾利克總要我學著開始打理自己的日常起居,雖然住在同一個屋簷下,但我們總是各過各的……六年的時間我學會洗衣服,也不需要再賴著一個人才能入睡了,只是仍舊不會料理就是了……」

    「小晗不在身邊感覺就是不對……」

    握住方向盤的手不禁緊了緊,等到了紅燈前面,我們兩個誰都沒有說話。慕聲看上去是陷入了以往的回憶,想必那其中也是有著各種辛酸吧?而我呢,則是連自己都感到有些不解的想著……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慕聲說出如此依戀的話語,我的心裡竟然有些小小的愉悅。我不覺得這是做個保母習慣了,但也說不出是為什麼。

    聽到他要回國的時候會高興、去機場接他的時候會期待、見到他的時候會笑出來、聽到他這樣說心情會格外的好……興許是因為太久沒有見到他,我才會有這些奇怪的情緒吧?

    「……這些事情,你本來就要學著自己做啊。我總不能替你做一輩子吧?」

    是啊,我總不會跟著他一輩子的。在將來,他會有屬於自己的家,裡面有著他的小孩、他的妻子,而以前我幫他打點的事情,以後都是他的妻子要做的。

    我不可能跟著他一輩子的。

    「嗯嗯,小晗不會替我做一輩子的,我會幫小晗做的。」

    不過慕聲的回應倒是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他轉過頭來,笑咪咪地看了我一眼。像是小孩子般的話語,眼神透露出的認真卻又不同於以往,多了成熟、沉穩。

    我微微愣住,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有什麼反應。直到身後傳來別人按喇叭的聲音,我才回過神來,望向前方。

    原來是綠燈亮了。

    「……說什麼傻話啊,我的意思又不是那樣。」我連忙踩下了油門,繼續往家裡的方向前進。說這話的聲音比先前小了許多,心理既然有著莫名的放鬆與高興。

    真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還是裝傻來著。

    只知道,其實聽他這麼說……感覺也不錯嘛。

    「到了。」

    「太好了,好久沒回來了呢……真是懷念。」

    「是啊,好久了……」

    六年了。

    薛慕聲,歡迎回家。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