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臆病者的輓歌

作者
嚴蕊 / 初年級生2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羅曼史
狀態
未完結(目前4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0
17 0
免費章回 4
付費章回 0
總字數 9085
收藏數 3
訂購數 免費閱讀
留言數 48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0
累積人氣 770

內容簡介

/點。


/
 
一棵樹,歷經那麽多苦難,最後總要結出果子來。
每個冬天的句點都是春暖花開。
 
—— 阿爾貝·卡繆



【短篇】
 

最新章回

第四章 裹足不前1

公開 2022-06-29 20:24

幾年過去,鄉間景物也發生了變化,幼時記憶裡熟悉的大片田野不再,一路上望去不是正招標的空地就是一座座新建的廠房,人流多的某處住宅區被改建成商場,不遠處的砂石灰土地還有幾棟將拆未拆、殘破的大樓,看著搖搖欲墜。

道路逐漸發達,崎嶇不平的水泥路成了廣闊又平坦的柏油路面,從前顛簸的路程如今順暢無比。

閱讀

作者其他作品

回應(48)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嚴蕊好久不見了!(憨笑)
最近你辛苦了(聽到近況你在忙學業的事)!

接文可以慢慢來,反正不急得,我現在也比較少再打,應該已經處在一種靈感缺乏的狀態,不然就是真的太忙,沒時間打鍵盤了。(搔頭傻笑)

雖然嚴蕊說“曲角色”很好推測接下來的故事走向,但是我已經決定不動腦了,就是要被嚴蕊騙入劇情中,(這只是懶著動腦想的藉口)。
很好奇接下來兩個人的發展,會有什麼碰撞之類的?
(我應該不能期待會有火花吧?!因為女主喜歡的是女二⋯⋯)

總而言之,就在這裡乖乖等更新~(慵懶的伸一下四肢)
2016-10-16 09:52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打文的途中漸漸發現......
這故事的光明面由我來開創了!蕨惄的氛圍依然的慘然,沒辦法了!我只能出馬了!(#############

小宁很得我心,所以他的戲份相對多!(不不不!)(愛心開始出現了。)
會有火花的!(!?)或許吧。(小聲)

關於新章節......
還請蕨惄原諒我擅自將小洚拿來用了!QQ(已有懲罰的心理準備了)


 
2016-10-19 22:01 回覆

哈囉嚴蕊好久不見

感覺那難的好高,女的和他差兩個頭!!!
2016-09-18 12:5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好久不見!)
2016-09-28 17:37 回覆

龔延諒06:唾棄

女孩那茶白的髮色令人無法移開視線,在眾多的人群中就能立刻發現她的蹤跡,畢竟是很顯眼的色澤,以及那雙駝色的瞳孔總令人無法忽視,即便空虛地使人厭惡,卻始終下意識地深入那空洞裡;她挺起腰椎後仰起頭看向龔延諒,伸起了她慣用的左手緊捉著他襯衫的衣襬。

「夏凜,妳來做什麼?」龔延諒露出不愉悅的神情,低沈的嗓音透出了沈重的告誡意味,他甚至準備強硬地拉開夏凜的手。他憎恨著那人,不過也理所當然地愛著那人,不過他對於眼前的這位,與他相差兩顆頭顱的女孩實在無法正視,畢竟她是他目前唯一可以指責的對象,所以……反胃。

「你的自我凌虐,也該適可而止了。」夏凜不在乎龔延諒對於自己的表態,她再一次地拉了拉逐漸皺起的襯衫衣角,不管如何她絕對不會繼續放任他這種自殘式的行為。

「妳有什麼資格阻止我?」龔延諒乾笑地瞇起了他那雙下垂眼,同一時間冷漠地扯開了夏凜阻擋自己的手。他收起了嘲諷般的彎笑,彎下腰地背起了放置在樑柱邊的運動袋,順道將掛在頸肩上的毛巾收進了側邊袋中,因為剛結束了壘球競賽,所以敞開的襯衫裡的T恤早已濕漉漉了,深色的髮絲也緊貼在兩頰邊。

他們都在嘗試釋懷,但是有些事情在短時間真的無法從心中取出,因此他藉由著外界的傷害來轉移注意力,而她則是怯弱地停滯在原地。在傷口上灑著鹽,亦或是逃避著潰爛的傷口,兩者都是在用著殘酷的方式,折磨著自身與周圍的無辜人士。

「至少為他著想……同時也為了你自己。」她墊起了腳尖,用盡全力地拉扯著了龔延諒的衣領,頃刻間,他們兩人傷痕累累的靈魂正在對視著。她不曉得該用多少句的抱歉挽回他們之間的信任,也不知道要用多少份量的真心去換取他們之間的友誼,  但是,她深知要用多少時間去兌換她欠他們的時光……因為她自身充分明白這一生都換不來。

「那妳要我怎麼做?」無法掉淚,無法喊出聲,無法發洩的憤恨,到底要怎麼做才是做好的處理方式?

承接的是無聲的應答。

兩名為他而痛的受害者在此處對望著,但在承受傷痛之前,他們早就已經知道這是一場無果的關係,畢竟他們輕易地迷戀上了一名輕生者。

闃然無聲的死亡是他一生所追求崇高目標,因此他們只是他生命中的絆腳石,凡是阻攔他理想的人事物,他都會毫不猶豫地捨棄、遺棄。
2016-09-18 08:3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小諒所愛上的人可真複雜的了。(靜默一分鐘)
2016-10-10 00:37 回覆

龔延諒04:相盼

捨棄就行了,只要把所有絆住自身的事物丟棄就好了,這麼一來肩上承擔的重量就會有所減輕,他也就能不顧一切的邁向另一種階段。不過,現實總是與之相反,他以為踏出步伐是一種解脫,但是這一步卻是踩空引致地墮落。

「你最近怎麼老是悶悶不樂啊?」霍禹洚將左手親暱地搭上了龔延諒的肩膀上,他一面咀嚼口中的口香糖,一面皺著眉頭地盯著他毫無精神的好哥們。

「沒什麼。」龔延諒回眸望著霍禹洚,這個跟他有著四年以上交情的好友,雖說他們之間無話不說,但是有些私事還是無法對著周邊親近的人開口,不知是礙於顏面上的問題,還是不願讓他了解到自己如此脆弱的一面。

「口香糖?」霍禹洚不用想也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畢竟也只有那人的事情,會讓龔延諒露出這副與人隔絕的神情,他在心中嘆了口氣後,用著右手搔了搔後腦勺,從胸前襯衫的口袋中拿出一片包裝完好的口香糖,在遞到龔延諒唇邊時,他還細心地替他拆開了外層的紙套。

龔延諒默默地張開了雙唇,上顎與下顎的牙齒輕咬住了薄荷色的口香糖,而後緩慢地含入了嘴中。當唾液黏附在它之上時,他能感覺到令人皺眉的甜膩,正逐漸在口腔內緩慢擴散著。

「好甜。」龔延諒抬起了原本緊貼在手臂的頭,用著一種不悅的語調望著霍禹洚,並不是真的動怒,而是一種只會在最友好朋友面前展露的稚氣與任性。

「……龔延諒,你最近是不是……」霍禹洚瞇起了兩隻棕綠色的眼眸,擔憂地注視著眼前已經開始搖擺不定的龔延諒,他將寬大的手掌壓覆在他的頭頂上,有種期望著這麼做,能看清他心中的思維,不過只是一種荒繆之論。他的話語卡在喉間,因為他深怕說出來後,這個脆弱的他會去阻隔一切關心的來源。

有一瞬間龔延諒停滯了,他不曉得該如何處理這種狀況,面對霍禹洚憂愁的面孔與話語,他該用什麼樣的心態去回應。他咬緊著自己這隨時準備一吐為快的舌頭,緊閉著雙唇不願令赤裸的話語傳進他的耳中,此刻的他仍舊維持這一絲理智,不能將無辜的他牽扯進他的自我毀滅路程。

「你擔心太多,真的沒有什麼。」

龔延諒的冷漠在霍禹洚眼裡只是倔強,不管是下意識地扭頭行為,眼神強制性地避開,雙唇緊閉到嚴重發紅,或是那雙鴉青色的眼眸裡透出了薄弱一層的鬱悶,他都看得出來,畢竟他很重視這個故作堅強的人,無法輕易地拋下他。

“朋友,是不是就能一直陪伴在身旁。”他突然間得到一個很可笑的想法,不過他是如此奢望。



因為女主也有一個好友(兼單戀的對象),所以我就替男主也準備了一隻!(憨笑)
又是一個反差性的角色,在男主身旁是很陽光的類型,總覺得我老是要放置一隻陽光類的!
不過,就是放著放著就會喜歡上了。(傻笑)
2016-09-13 19:47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舒憶盷03:承受

顯示於章回中了,因此就不放在留言處了!(傻笑)
啊是說,打完才意識到彤柔嬛是典型的傻女孩,這樣似乎太過於老梗!?
不管了!先打再說!(傻笑)
2016-09-11 21:5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龔延諒02:自虐

『要潔身自愛……,龔延諒在心中默唸著,他回首望向身後的隅角,彷彿瞧見那人用著訓斥的口吻說道,不過這也只是他的奢望罷了。

他無奈地勾起了嘴角,將視線拉回了眼前正在央求自己的軀體,不管多少次的體溫交纏,都無法令他憶起那種想忘卻忘不了的渴望。陌生的喘息聲伴隨著陣陣的白煙,但不到幾秒它們全都會消散在透明的空氣中,無法納入焦距中,也無法收入掌心,只能任憑自然的準則直接性的消逝。

是女人,亦或是男人,都不重要,只要能將那人的餘溫拭去、覆蓋,怎麼樣都無所謂了……。

龔延諒的眼眸裡已不見以往的光輝了,畢竟注視的光點已不復存在了,令他無法移開視線的身影,已退出了他的世界,因此他也不需要光芒了,也可以說是不能再擁有了。此刻的他,奮力地自殘著這脆弱不堪的軀體,一次又一次地翻覆著摧毀,那所剩不多的生存意志。

「你在做什麼?」趴坐在床腳邊的男人慵懶地仰起了頭,望著側坐在窗邊檯面上的龔延諒。

陰鬱的鴉青色瞳孔注視著伸到胸前的手背,若影若現的血管浮現在白皙的肌膚上,他緩緩地闔上了雙眼,沈悶地吸了一口氣,而後在手臂上輕柔地呵了那口卡在聲道的氣,感覺這麼做就能再現那人的痕跡……不過,又是一次無謂的奢望。

「你認為呢?」龔延諒撈起了垂盪在眼前的深色髮絲,緊閉的雙唇揚起了一種迷人的弧度,當他站起身子的瞬間,他下意識地拉了運動褲上的鬆緊帶,鬆垮的長褲並未奪去他身長的優勢,反倒給人一種灑脫奔放的氛圍。

他甘願沈溺於水中,至冰冷掠奪了他僅存的熱度。』


嚴蕊!我打好了,感覺我也拖了一陣子!(搔頭)
是說,嚴蕊的同性戀想法,正巧與我的想法碰上了!(好巧)
因為我在打完第一章後,決定把男主用成雙性戀的設定,結果嚴蕊就先打出了同性戀了。
看完嚴蕊的第二章,女主真的很細膩,有種悄悄地守候的氛圍!(這又是一種虐人的步調了)
不過,也因為這樣,讓我苦惱了一陣子,因為好像不知道怎麼接上,所以最後就以一種反差接續。雖然一開始就打算讓男主如此這般的墮落法,不過現在卻非常碰巧地,跟女主的壓抑形成反比,男主反而是放縱地走向一種自我毀滅式的感情。

 
2016-09-06 06:4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舒憶盷01:易碎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舒憶盷被這樣深烈的迷魂、深切的渴望能將她的彤彤烙進自己心中,望能如永生不滅般將這份愛持續依存。
  舒憶盷緩緩伸出手,輕撫那令她窒息的臉龐,像是一不注意會弄壞她的彤彤般動作謹慎仔細。她專注,屏住呼吸,只見熟睡的彤彤輕顫著睫毛、唇誘人的微嘟著。毫無防備的使舒憶盷好幾次都無法制止私慾殘噬理智。
  舒憶盷緊繃身子,將頭埋進枕頭淺淺低吟,緊抓著枕角試圖抑制住衝盡勁。
  戶外的雨拍擊著窗,猛烈吵雜的干擾舒憶盷,她忍受不住地起身離床,安靜地開了門走出房間。她回望房內的人兒,溫柔的上昂了嘴角弧度。
  她關上門。呼。她忍不住深深吐了口氣,身心剎時感到輕盈許多。
  雨聲嘩啦的沖刷窗的玻璃,伴隨風聲咻的威力更加殘暴摧殘戶外脆弱的枝枒、盆栽上已垂頭曲折的花、泥爛的草坪不如之前平順整齊。
  舒憶盷討厭這樣陰鬱的烏雲壟罩,像是要逼出誰的黑暗般沉重嚴肅,不可罷休的持續紛擾原先的平靜、劃破澈藍使一切重新放置的灰濛,以及濕冷黏悶的氣息充斥。
  黯淡逐漸浸染,而雨落下,地面上積著的水窪圈圈漣漪。



抱歉這麼晚才呈上這篇!(低頭)
是說女主以壓抑難受的同性戀的角色出場了!
嘿嘿(傻笑),期待蕨惄會以龔延諒如何承接上!(加油!)

 
2016-08-31 17:2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龔延諒00:雨天

(感覺劃分一下,讀起來比較舒適#憨笑)


龔延諒低下了頭注視著自己的雙腳,沒有穿套上外鞋的赤裸裸腳底,已經被刺骨的雨水折磨到沒有任何知覺了,甚至他到現在才察覺到被銳器劃開的右腳踝,此刻正在渲染著倒影著自己落魄模樣的水窪。他緊緊握住自己手心中的編織手鍊,即便已經從手腕上拆了下來,他仍然殘留著一種戴著它的錯覺,彷彿在嘲諷著自己無法擺脫那人的餘溫……他痛恨著那人的從容猗靡,卻也盼願著能與那人廝守終生。


   在雨水的沐浴下,他反倒無法流下任何一滴淚珠,不過他的內心早已潰爛得不成形了,那刺痛感……宛如在腐爛的傷口上不停覆蓋上顆粒狀的海鹽。他承受著那人施予的傷口,自以為可以平復著反覆攪和的反胃感,但是卻未發覺傷口早就發炎至無法修復了,好似他與那人在離別前的關係,習慣了某些特別的陪伴、應聲,所以已視為成一種理所當然,到了最後,他的單純與無知造就了一場無法挽回的罅隙。



換嚴蕊接續!(是說上面好像被我打爆字數了!?)
明明說一大行,我卻生出了兩大行(不要臉地爆字數)!
現在換嚴蕊接續了!我目前完全不知道這劇情會如何發展,所以就順其自然地打出來!
總而言之,目前我先營造一種絕望的氛圍,感覺要控制住男主,不要讓他太黑化,但也寫不出太光明的孩子(傻笑中)。

 
2016-08-24 22:34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對了是說,為了之後方便串接閱讀,我將文放進章回裡了!(傻笑)

啊對了,有要增加字數或者刪減(更改)請隨時提出!(總覺得這麼說不大對)(傻笑)
2016-08-31 22:21 回覆
1 2 3 4 5

其他羅曼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