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臆病者的輓歌

作者
嚴蕊 / 初年級生2年級
類別
文學小說 | 羅曼史
狀態
未完結(目前4章回)
全書訂購價格
0
17 0
免費章回 4
付費章回 0
總字數 9085
收藏數 3
訂購數 免費閱讀
留言數 48
本日人氣 0
本月人氣 0
累積人氣 770

內容簡介

/點。


/
 
一棵樹,歷經那麽多苦難,最後總要結出果子來。
每個冬天的句點都是春暖花開。
 
—— 阿爾貝·卡繆



【短篇】
 

最新章回

第四章 裹足不前1

公開 2022-06-29 20:24

幾年過去,鄉間景物也發生了變化,幼時記憶裡熟悉的大片田野不再,一路上望去不是正招標的空地就是一座座新建的廠房,人流多的某處住宅區被改建成商場,不遠處的砂石灰土地還有幾棟將拆未拆、殘破的大樓,看著搖搖欲墜。

道路逐漸發達,崎嶇不平的水泥路成了廣闊又平坦的柏油路面,從前顛簸的路程如今順暢無比。

閱讀

作者其他作品

回應(48)

嚴蕊!!

情人節快樂!(送巧克力!!)
我不會做巧克力,只會融巧克力!(搔頭)

等我一下,我現在正構思!(今天一定要交稿給嚴蕊!)
這樣才能將故事繼續下去!(我想知道曲同學的隱情!)
2017-02-06 03:2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遲來的情人節快樂!qq
我倒是有被邀過與同學一起做巧克力,還記得當時那名女孩與男朋友處在熱戀期時做巧克力細心地做著每個步驟、時不時傻笑、滔滔不絕說著她另一伴的優點的模樣。很別有意義。只可惜在那之後過不了多久對方便向她提出了分手,對她而言第一次手作巧克力的心意與經驗相映出了而後的些許惆悵吧。(題外話)

 
2017-05-25 21:26 回覆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先送珠珠,正構思下一篇。
感覺這一次接龍被我拖一陣子了(躲起畫圈圈。)
對不起,嚴蕊,原諒我啊!(擦淚)
2017-01-25 00:40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慢慢來不要緊的!(揮手)
像我就時常讓蕨惄久等......(小聲說)
/
對了蕨惄!新年快樂!(愛心)
祝蕨惄心想事成,一切平安順遂。(燦笑)
最後......
新的一年還請多指教!(傻笑)
蕨惄我愛你!(扭捏)
2017-01-27 10:37 回覆

嚴蕊給你搥搥背

感覺嚴蕊最近疲累感十足。
是考試壓力,還是課業壓力?(我最近剛逃脫了化學的壓力⋯⋯汗顏)
沒關係的,嚴蕊可以短短回覆就行了(憨笑)。
我知道嚴蕊是屬於心中很多話,但是不擅長說出口的類型(有說中嗎?)。
我有時也會像自己上面說的那樣(扭一扭)。

不過,我這邊的接龍也請嚴蕊稍等一下!(因為現在腦中全是“跛刑”的構思)
怎麼覺得上句,是個很不負責任的話啊!(遭踹)

我也想要有個李穎一樣的好友~(嚮往)
不過怎麼覺得,嚴蕊是準備虐這個角色?(驚覺,有種高能預警)
等等,我忘記問嚴蕊的星座了?(突然想起)
我有問過嗎?(我最近感覺時常老年痴呆⋯⋯)

也祝嚴蕊2017新年快樂!(撒花撒花!)
 
2016-12-31 06:2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課業壓力倒還好,主要是生活上一些小瑣碎。
啊話說!蕨惄課業要加油哦!(飛吻)
啊!偏向那樣的類型,但只要在很熟很熟很熟(超級強調)的人面前倒能輕鬆傾吐的。(傻笑)

很期待跛刑!(眼睛全是小星星)

我也想要!
/
蕨惄還沒問過得放心~(傻笑)
是雙子!(我是典型的雙子女!)(傻笑)
蕨惄呢?

 
2017-01-21 12:44 回覆

好的!(我覺得自己看書速度算快的了!)

完全的喜愛舒和李的對應!
就是這種不說,但是卻能理解的關係!(非常嚮往,不過貌似尚未遇到)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我算是極端的性格,忽冷忽熱,通常一不小心就句點人了。
所以,就很喜愛這種相處模式!不需要太多的接觸,但是就是有個能理解你的存在。
怎麼覺得這是一種很高的境界⋯⋯(汗)
看到徐少年的死訊,怎麼感到一陣惆悵?(嚴蕊說好的光明面呢?你瞬間捅了我一刀⋯⋯)
陽光少年就這麼自殺了!?別輕生啊!(好像挽回他的生命,不知道為什麼對他特別有好感,當然李穎也深得我心)

嚴蕊終於要開始進入核心了嗎?
我還蠻期待女主和彤之間的糾結關係!(好想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把舒的重心,移到曲身上?)
不過,我剛剛這樣看下來,那個⋯⋯嚴蕊的逗號貌似消失了,剛剛看後面幾段的時候,瞬間喘不過氣,因為完全沒有休息,甚至讓我皺了一下眉,因為有點不瞭解句中文字的排序。
2016-12-28 08:4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對於這樣的友誼真的滿是心暖!
自己個性緣故的關係,因此所嚮往的是如此,而投射到了故事上了!(私心)(大笑)

李穎也同時深得我心。

抱歉,造成了蕨惄吃力地讀著。
可能近期壓力都抒發於文中......成了厭煩的長串文字,加上匆匆打上無修改而造就。(垂頭)
這篇就讓它潦草帶過吧!(搔頭)總覺得無濟於事啊......
/////////////////////////////////////////////////////////////////////
對了!先祝蕨惄新年快樂!願妳2017一切平安順利!(獻上愛心)
2016-12-30 19:01 回覆

嚴蕊我也想你啊!(憨笑)

好久不見的嚴蕊(揮手)!
我最近已經開始準備耍廢了(捏捏肚皮)~

我還沒看第九章!
待我看我之後,在寫我對角色的感想!(握拳)
我懂嚴蕊那種接龍的心情,真的是一種小小舒壓!
再加上,真心認為我和嚴蕊有許多共同的觀點,就是很聊得來!(憨笑)
所以,總會迫不及待地等待嚴蕊的回覆!
2016-12-28 08:2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我也是一樣的期待!
不過自己回覆的總這麼少,一下就看完了...。(深深感到抱歉!)
反倒蕨惄總是滿滿的,不厭其煩的。(漾出笑)

再次:想念妳了。
2016-12-30 18:23 回覆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我要砸珠珠!(拼命砸,不過只有一顆珠⋯⋯心酸)
嚴蕊好久不見了!(近期如何?我最近剛考完試,身心都虛脫的狀態,現在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了)
我就在這乖乖地等待嚴蕊歸來,不必擔心的,我對交情久的人都很有耐心的!(憨笑)
2016-12-17 01:05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我好想妳!
待至寒假,再來好好敘情!(X)
/
與蕨惄的接龍真令我深深感到開心。(羞)
在煩擾盡是壓力下時,只要想到寫作、想到角色們時,心情就豁然開朗的漸漸得到緩和。
就如此時,就算是短短的與蕨惄遞話、訊息,也是小小的確幸!(漾出笑)
/
偷偷的說,這次09所出現的李穎與徐浩博是之後另篇故事的角色們,他們與其餘四人是我所醞釀許久的故事,不過沒那個把握呈現並且"寫完"。(無力地掩面)
這篇不知道該說是重點是還是廢話,不過對於李穎的出現我可是欣喜著的!(等等這已經不對題了!)
這篇主要呈顯逐漸對於逐漸屈服於現況而感到疲憊的舒憶盷與因為深愛彤柔嬛的自願承接眷戀所帶來的難耐護成了矛盾,雖然"非常"的不明顯(XD),但趨於這樣的情形下才能使舒憶盷體會接下來的其餘,無論是曲宁遠與龔延諒等他們的出現,當然小曲曲必會是舒憶盷之後的重心。(掩笑)
老實說對於舒憶盷的個性現在一直拿捏不定,相較於其餘角色的性格鮮明的感受外,舒憶盷反倒極具不穩定性。(?)
總之先如此了!(飛吻)
2016-12-25 15:36 回覆

下面的版有錯字,和漏字,所以在重傳一次!

龔延諒08:勿入

“是雨天呢⋯⋯”
 
男人緩緩地將兩隻手掌遞往嘴邊,他一面戳揉著指腹,一面張口呵氣,今天室外的溫度令他有些無法適應,畢竟他是一個比較害怕寒冷的體質。他站在有遮雨棚的公車站中,緊盯著眼前來來往往的車流量,汽車的運作聲,似乎被雨水墜落的聲響給覆蓋了,不過明明只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小雨。
 
正當他思考著要如何規劃今日行程時,他的視線穿入了一位女孩的身影,很明顯地並不是她的輪廓吸引了他的目光,也不是因為她做出了令人無法理解的行為,而是一種熟悉感,如同那人的氛圍,令他憶起了他對那人的第一印象——迷霧。
 
「需要紙巾嗎?」他完全被本能所牽制了,潜意識地從外衣側邊的口袋裡,取出了一包上未開封的面紙。當他遞出面紙包的瞬間,他仔細地端詳著女孩的反應,果然是不一樣,截然不同,甚至一點也搭不上邊的氣質,只有第一眼會令人會錯意,產生了相似的錯覺。
 
「真不好意思。」女孩不明白男人的意圖,只是禮貌性地接下了面紙,因為要是拒絕了也有些尷尬,再加上收下一包面紙也沒有什麼大礙。她用兩隻大姆指輕柔地扳開了,面紙中間的開縫,從裏頭取出了數量不多,但是質量卻相當不錯的雙層紙巾。
 
“原來她叫舒憶盷。”男人望著書包上的透明標籤,點了點頭地將這名字默念在心中,有種直覺告訴他,這個女孩某天會再出現在他的面前,不過貌似他們之間也僅限一種點頭的交集,除此之外不會再有什麼更深沈的緣份了。
 
「霍禹洚,你跑太快了!」龔延諒扯著霍禹洚的深色襯衫,抗議著他的腳程太快了,他根本沒法待在雨傘的庇護下,幾乎所有的上半身,與下半身都被雨水所浸濕了。
 
「你過來一些。」霍禹洚停下腳步,看著差半步距離的龔延諒,他無奈地傻笑後,將幾乎所有的傘面移往龔延諒的頭頂處。原本想說讓他吃點苦頭,畢竟今天他竟然在讓他跟教授乾瞪眼十分鐘以上,所以想讓他徹底反省一下,沒想到自己實在很不下心,也可以說是不忍心,因此他又默默地原諒了他的惡行。
 
「待會我先沖澡。」龔延諒不悅地怒瞪著霍禹洚,不過也只是一種朋友間的打鬧。這四年以上他們兩人幾乎形影不離,當然不是那種每天二十四小時都黏在一塊,而是上下學都會聚在一塊的深厚友誼,再加上兩人合租了一間簡單的套房,離學校只有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所以目前他們兩幾乎是大半天以上的時間,都在和彼此相處。
 
「好,都讓你,可以了吧?」霍禹洚無怨言地聳了聳肩,包容著眼前彷彿只有十五歲的龔延諒。正常人對於這種情況下,都會些微地感到一些不愉快,不過霍禹洚不同,他真心地認為龔延諒只是一個需要關照的弟弟,所以他幾乎所有事都會寬容他,甚至應許著他。
 
龔延諒與霍禹洚走進了只有兩人的公車站中。
 
「啊,水噴過來了!?」霍禹洚驚呼了一聲,他身旁的龔延諒像是孩子一般地,拼命地甩了甩浸濕的髮絲,甚至像是故意的行為,因為到了最後,龔延諒直接把他的頭頂在霍禹洚的背部,賣力地將髮絲上的水分傳染到乾爽的襯衫上。
 
「扯平。」龔延諒自豪地翹起了下巴說道。
 
因為背對的站姿,龔延諒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逐漸接近他的人影,而當他回過身的倏忽之間,他原本稚氣天真的彎笑退去了,嘴角上的肌肉完全下垂了。
 
「許久不見,姓龔的弟弟。」男人毀了龔延諒吃力維持的平衡;語氣與語句中充斥著惡劣的嘲諷。
 
這個深邃的輪廓,龔延諒永遠也無法忘去,甚至可以說是不願去遺忘這張面容⋯⋯。
 
「曲宁岳的⋯⋯朋友?」舒憶盷對著有些印象的霍禹洚問道。
 
「啊,妳好!」霍禹洚微笑地搔著頭的說道,雖然很開心能在此處遇見舒憶盷,不過此刻自己的友人,似乎正遭遇到了某種不妙的情況,因此他此刻有種兩邊都陷入絕境的慘況。
 
龔延諒不敢置信地注視著男人,他張了口又閉了口,這樣的動作翻覆了兩三次;他無法相信他回來了,同時他不曉得該用何種態度去面對他,是錯愕、難受、欣喜、思慕,亦或是恐懼,五味雜陳的情緒正在貫穿著他的大腦。
 
「你想做⋯⋯什麼⋯⋯」好不容易張了口,但是龔延諒仍無法抑止自己混亂的思緒,導致他話語中充滿著懦弱的抖音。
 
「你,這一次沒有搞錯我們倆了呢!」男人勾起了玩味的淺笑。
2016-11-14 01:1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不幸消息⋯⋯

我的珠珠又被吃掉了(哭倒在地)⋯⋯

只能在這畫圈圈了⋯⋯
2016-11-14 01:01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抱一個!(擁)
2016-12-09 21:59 回覆

龔延諒08:勿入

“是雨天呢⋯⋯”
 
男人緩緩地將兩隻手掌遞往嘴邊,他一面戳揉著指腹,一面張口呵氣,今天是外的溫度令他有些無法適應,畢竟他是一個比較害怕寒冷的體質。他站在有遮雨棚的公車站中,緊盯著眼前來來往往的車流量,汽車的運作聲,似乎被雨水墜落的聲響給覆蓋了,不過明明只是一場突如其來的小雨。
 
正當他思考著要如何規劃今日行程時,他的視線穿入了一位女孩的身影,很明顯地並不是她的輪廓吸引了他的目光,也不是因為她做出了令人無法理解的行為,而是一種熟悉感,如同那人的氛圍,令他憶起了他對那人的第一印象——迷霧。
 
「需要紙巾嗎?」他完全被本能所牽制了,潜意識地從外衣側邊的口袋裡,取出了一包上未開封的面紙。當他遞出面紙包的瞬間,他仔細地端詳著女孩的反應,果然是不一樣,截然不同,甚至一點也搭不上邊的氣質,只有第一眼會令人會錯意,產生了相似的錯覺。
 
「真不好意思。」女孩不明白男人的意圖,只是禮貌性地接下了面紙,因為要是拒絕了也有些尷尬,再加上收下一包面紙也沒有什麼大礙。她用兩隻大姆指輕柔地扳開了,面紙中間的開縫,從裏頭取出了數量不多,但是質量卻相當不錯的雙層紙巾。
 
“原來她叫舒憶盷。”男人望著書包上的透明標籤,點了點頭地將這名字默念在心中,有種直覺告訴他,這個女孩某天會再出現在他的面前,不過貌似他們之間也僅限一種點頭的交集,除此之外不會再有什麼更深沈的緣份了。
 
「霍禹洚,你跑太快了!」龔延諒扯著霍禹洚的深色襯衫,抗議著他的腳程太快了,他根本沒法待在雨傘的庇護下,幾乎有上半身與下半身的被雨水所浸濕了。
 
「你過來一些。」霍禹洚停下腳步,看著差半步距離的龔延諒,他無奈地傻笑後,將幾乎所有的傘面移往龔延諒的頭頂處。原本想說讓他吃點苦頭,畢竟今天他竟然在讓他跟教授乾瞪眼十分鐘以上,所以想讓他徹底反省一下,沒想到自己的心頭實在不忍心,又默默地原諒了他的惡行。
 
「待會我先沖澡。」龔延諒不悅地怒瞪著霍禹洚,不過也只是一種朋友間的打鬧。這四年以上他們兩人幾乎形影不離,當然不是那種每天二十四小時都黏在一塊,而是上下學都會聚在一塊的深厚友誼,再加上兩人合租了一件簡單的套房,離學校只有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所以目前他們兩幾乎是大半天以上的時間,都在和彼此相處。
 
「好,都讓你,可以了吧?」霍禹洚無怨言地聳了聳肩,包容著眼前彷彿只有十五歲的龔延諒。正常人對於這種情況下,都會些微地感到一些不愉快,不過霍禹洚不同,他真心地認為龔延諒只是一個需要關照的弟弟,所以他幾乎所有事都會寬容他,甚至應許著他。
 
龔延諒與霍禹洚走進了只有兩人的公車站中。
 
「啊,水噴過來了!?」霍禹洚驚呼了一聲,他身旁的龔延諒像是孩子一般地,拼命地甩了甩浸濕的髮絲,甚至像是故意的行為,因為到了最後,龔延諒直接把他的頭頂在霍禹洚的背部,賣力地將髮絲上的水分傳染到乾爽的襯衫上。
 
「扯平。」龔延諒自豪地翹起了下巴說道。
 
因為背對的站姿,龔延諒完全沒有注意到,身後逐漸接近他的人影,而當他回過身的倏忽之間,他原本稚氣天真的彎笑退去了,嘴角上的肌肉完全下垂了。
 
「許久不見,姓龔的弟弟。」男人毀了龔延諒吃力維持的平衡。
 
這個深邃的輪廓,龔延諒永遠也無法忘去,甚至可以說是不願去遺忘這張面容⋯⋯。
 
「曲宁岳的⋯⋯朋友?」舒憶盷對著有些印象的霍禹洚問道。
 
「啊,妳好!」霍禹洚微笑地搔著頭的說道,雖然很開心能在此處遇見舒憶盷,不過此刻自己的友人,似乎正遭遇到了某種不妙的情況,因此他此刻有種兩邊都陷入絕境的慘況。
 
龔延諒不敢置信地注視著男人,他張了口又閉了口,這樣的動作翻覆了兩三次;他無法相信他回來了,同時他不曉得該用何種態度去面對他,是錯愕、難受、欣喜、思慕,亦或是恐懼,五味雜陳的情緒正在貫穿著他的大腦。
 
「你想做⋯⋯什麼⋯⋯」好不容易張了口,但是龔延諒仍無法抑止自己混亂的思緒,導致他話語中充滿著懦弱的抖音。
 
「你,這一次沒有搞錯我們倆了呢!」男人勾起了玩味的淺笑。
 
 

終於打出來第八章了!(喘氣)
對不起讓嚴蕊久等了!前陣子卡文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接續,只能乾瞪著接龍的版面,完全無從下手。(憨笑)
是說,我決定全心全意地奉上嚴蕊傾心的霍禹洚了!(給~順邊送上祝福)
完全覺得霍禹洚是龔延諒的兄長了(被我寫成這樣了),是為充滿包容心的哥哥!(不知道嚴蕊喜不喜歡?)
或許嚴蕊擔心角色沒交集(?),所以才在第七章牽進了霍哥哥(已經叫哥哥了),因此第八章,我就決定強行地讓男主與女主有見一面的概念!(雖然沒說到話)
好了!(我覺得我的角色應該不會再增加了,要不然嚴蕊就無法創造新角了)
寫到最後,我發現我倍數成長著男性角色(有三隻男角在我筆下⋯⋯)
現在最新的角色登場了,他目前就當個神秘男角吧~(不過嚴蕊應該猜得出來他的背景故事了)
2016-11-14 00:59 通過電腦版 回應
收到了!(愛心)
還請原諒趕忙潦草的回覆!待至空閒時必會好好跟蕨惄聊上一大長串的!(QQ)
2016-12-09 22:02 回覆

更新也看見了!

是說不會處罰嚴蕊的啦!(憨笑)
只是,這一隻角色的配對原本我已經想好了說,因為他對龔延諒算是一隻極重要的角色,看來我要再去開另一隻角色了!(不然就無法帶進糾結的關係中了)

剛剛看見留言,還以為是曲同學的愛情戲份,原來是洚的戲份!(驚呼)
是說角色們終於有相遇到了啊!(傻笑)
我的章節很沈重嗎?(前幾章只是小小的壓抑了一下啊#澄清)
2016-10-20 05:52 通過電腦版 回應
1 2 3 4 5

其他羅曼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