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5. 心思

和何陞亮吃完了那頓詭異的晚餐後,紀昇瑜直接就讓何陞亮從他家滾蛋了!

花灑下,紀昇瑜任由那仍顯得燙人的水流,自上而下,灑落。

一手撐牆,一手摀臉。

他有些不想承認,他似乎開始對何陞亮了有別種情感。

兩個月前搬來這裡時,第一眼看見他,只是感慨這人長得還真漂亮;然後,就沒有別的想法了。

當在知道他的名字時,他忍不住地就想大笑!

而那時,他也確實笑了出來。只是被媽媽眼角的餘光一瞪,立馬消音。但,身體仍舊是抖個不停。

或許,是因為他那時嘲笑了他的名字。所以,後來他幾乎都不給他好臉色看了。

沒辦法,如果熟悉「三國演義」的人,應該都會知道「周瑜」的那句怨念詞……「既生瑜、何生亮」。

這是怎麼樣的巧合?!

但,他不是周瑜。所以,在他的名字和他的名字放在一起唸時,只會讓人不由地想為「何陞亮」的名字,掬一把同情的眼淚。這樣想,似乎連帶地將他這個人也否定了。

注意到這一點的人,不只他。

之後,被學校編入他所在的班級後,班上的同學們也開始了惡搞。而這,更是讓「何陞亮」有了發作的理由!

一次、二次地,何陞亮的故意針對,讓他除了最開始的不耐煩而回擊外;之後的反擊,卻是漸漸變了味!

甚或,他直接讓他了,但還是引起了何陞亮的不滿。

真是難搞的人!

紀昇瑜擠了洗髮精,就隨意地往頭髮上抹。沒注意到水仍在沖,洗髮精的泡沫水就這麼直接流入了眼睛。

瞬間刺激的遽痛,讓紀昇瑜一陣鬼叫。剎那間,打散了他的回想。

急忙地將花灑切換成蓮蓬頭,將那刺眼的泡沫水沖走。適應了好一陣子,那股灼熱的刺痛感才散去。

動作迅速地將全身沖過一遍,紀昇瑜拿過衣架上的衣服套上,就出了浴室。

離開前,從起霧的鏡子中,還可以看到他的左眼通紅一片。

煩躁著心情,仍舊煩躁。

見頭髮上的水珠,持續滴落。搖頭,就是一陣亂甩。地上、牆上,被濺得水珠點點。心情,似乎爽了些。

打開了房間的玻璃窗,看著對面相同格局的房間仍舊黑暗,眉毛,不由微皺。

『他不寫作業了?』紀昇瑜疑惑。

拿出了作業本,正打算開始寫數學老師交代的題型。看著題目,轉著筆桿,心中,突地閃過一縷焦躁!

丟下筆,紀昇瑜低咒了一聲後,就衝下了樓!

此刻,另一邊。

何陞亮瞪著他家的大門足足三十分鐘。

晚風徐徐吹過,微涼。但卻比不上心底那股讓人絕望的冷意!

摸著身上空無一物的口袋,其實總共也沒幾個口袋,但他就愣是摸不出來他家大門的鑰匙。

直到此時,他才想起,他的鑰匙放在了書包旁了!

也才想到,他一洗完澡,就被媽媽逼著來送飯給紀昇瑜吃。

之前幾次,因為家裡都有人在,所以就算沒帶鑰匙,回家還會有人給開門。但是,今天媽媽開著車去找爸爸了!會不會回來還是個未知數?

這,是要讓他在外面露宿一夜嗎?!

幹!他還是一枚傷患耶!老天是有多麼地看他不爽!

果然,只要和隔壁地一扯上關係,什麼倒楣、見鬼的事,就接踵而來!

完蛋了!還有明天的數學作業要做。他明天能交得出來嗎?

他不想放學後,還要被數學老師留校輔導啊!

但是,他更不想的事,是去紀昇瑜家拜託他!

何陞亮抱著頭,捲縮在地上哀嚎!

夜裡,陡然地一聲「喀咔」聲,傳入何陞亮的耳中,讓他的心跟著顫了一下。

「你是智障嗎!」被刻意壓低的嗓音,聽不出那獨屬於青春期才有的破碎感。隱藏在聲音下的,是讓人不易察覺得怒氣。

不用猜,也知道來的人是誰。

抬起頭,由下往上看去。月光,被遮掩在紀昇瑜的身後,模糊了他此刻的面容。何陞亮撇撇嘴,卻不打算回應他。

扭過頭,繼續蹲地上,傷春悲秋。

紀昇瑜見何陞亮那讓人火大的態度,一股莫名火突然地就冒了上來。上前,動作粗魯地抓起何陞亮的手,一觸之下,就發現那智障的手早變得冰冷!

「幹什麼!幹什麼!」突如其然地被抓著走,何陞亮不滿地嚷嚷了起來。

「閉嘴!」回過頭,紀昇瑜惡狠狠地瞪了那白痴一眼。

「紀昇瑜,別想我會感激你!要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我今天也不會那麼倒楣。」被對方瞪了一眼,何陞亮更不爽了。

「你倒楣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推著何陞亮那不配合的腳步進了他家,紀昇瑜用力地甩上門後,反嗆道。

「那是因為在遇上你之後!」何陞亮憤然地說出這個事實!所以,一切,都是這個倒楣鬼引起的!

「哦。」語調輕揚。紀昇瑜微微彎腰逼近了何陞亮的臉,開口:「那你想怎麼樣?」

「滾開!別靠這麼近!」何陞亮推開了他的臉,就逕自地往樓上走。

邊走時,還邊問:「你數學做了嗎?你還有沒有空白的習題本?我媽還不知道何時會回家,我得趕緊找時間將作業做了,不然明天還得留校輔導。」

一想到留校輔導,何陞亮整個人都抖了起來。

「你就只想到這些?!」紀昇瑜有些挫敗。

「不然咧?」何陞亮一臉莫名?難道他沒有空白的習題本了!

靠!他就知道,一和他在一起準沒好事。

幹,他明天真的得留校輔導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