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4. 擦藥

在門口處站了許久,卻遲不見人來開門。

何陞亮不由地開始焦躁了起來。

感覺紀昇瑜似乎遲到了許久。但從耳中聽見了門鈴響起,直到門被打開,時間也不過才過去了一分鐘。

「你太慢了!」見到人,何陞亮就將手中的重量甩到他身上去。

何陞亮惡狠狠地朝著紀昇瑜威脅,「你再差上那麼一刻開門,你就準備餓肚子吧!」

「你媽出門了?」聳聳肩,紀昇瑜直接忽略了何陞亮的咆哮。

何陞亮轉頭瞪了他一眼,推開了紀昇瑜就逕自走進他家。

穿得太薄出門,讓他有開始有點冷了。這見鬼的天氣,怎麼突然就變冷了?

「你家的藥箱?」他還記得他的傷口還沒上藥呢?

「等著。」將食物提到餐桌上,紀昇瑜指了指碗筷,讓何陞亮幫忙拿出來。

兩人,聚在一起吃晚餐,也不過就一、兩次的事而已。

紀昇瑜憑什麼讓他拿東拿西?!

何陞亮不爽地想著。

不過,為了快點填飽肚子離開這裡,他還是去拿了。接著轉而想到,今天他還欠了他一聲「道謝」時,何陞亮眼光一閃,「哈,剛好抵消!」

「什麼抵消?」聲音突然出現,嚇得何陞亮頓時一顫。

「阿、幹!你死人哦!走路怎麼沒聲音!」或許是他的反應有點過大,所以何陞亮很清楚地看見了紀昇瑜眼底中的嘲笑。發現了這一點,讓他的臉整個都紅了!

「先擦藥?還是先吃飯?」唇邊地笑意不斷擴大,看著何陞亮的炸毛樣,紀昇瑜總算覺得出了口氣了!

讓他一直對他惡言相向!讓他騎車撞他!下次,他就將他嚇得尿失禁!

紀昇瑜在心中發下豪語。

搶過藥箱,何陞亮用行動表達了他答案。

「要幫忙嗎?」紀昇瑜問。看著何陞亮拿著消毒水半天,就是不往傷口上擦,那手抖的跟中風似地,都讓他有些看不下去。

「吃你的飯吧!」他還能不知道被鄙視了嗎?但他就是怕痛,又能怎辦?何陞亮才說完,就感覺到右手一空!

只見紀昇瑜拿走了消毒水,猛往棉花上倒,這讓何陞亮整個頭皮都麻了起來。

身體不自主地退後,直盯著對方的動作,問:「紀昇瑜,你幹麻?!」

「幫你。」真等何陞亮自已擦藥,飯菜都涼了。

「我不需要!」何陞亮拒絕。天知道,紀昇瑜會不會趁機報復?

聽何陞亮那娘炮般的回話,紀昇瑜的額頭忍不住就浮起了青筋!握著消毒水的手,不由地都緊了一下。

閉了下眼睛,深呼吸。將他心中深處想暴揍對方一頓的念頭壓下去。

睜開,眼神隱隱地變得有些狠戾地看向已經奔逃到客廳的何陞亮,衝了過去!

單手,一掌壓回了何陞亮試圖開啟的大門。連帶地,將何陞亮困在了鞋櫃和大門間。在

狹小的空間處,紀昇瑜半瞇著眼睛盯著何陞亮。唇角,微微勾起,嘲諷:「你躲什麼!你不會是女的吧!」

「你才是女的!你他媽的全家都女的!」約莫和紀昇瑜相差了約半個頭,被他由上往下的俯視,讓何陞亮極度地不爽。然,再又聽見了對方的嘲笑,他終於忍不住地和他爭執了起來!

「我家就我媽一個女的,讓你失望了!」紀昇瑜哼了哼。

「你他媽閃開點!」何陞亮推了推紀昇瑜,那拿在他手上的消毒棉花,酒精味道嗆得他的鼻子受不了。果然,紀昇瑜就是故意報復!

有誰會拿著吸滿酒精的棉花,直往人的鼻前湊!

他不是要擦傷口嗎?這麼困著他有什麼意思?!

只是還沒等他再開口,何陞亮看著紀昇瑜就是一個轉身後壓,直接將他撞得貼在門上。

「碰」地沉悶聲響,在不大的空間內響著。

緊接著,何陞亮就感覺到了一陣強烈地刺痛從手肘上,直擊腦門!酒精的刺激,讓他整個人都劇烈的顫抖了!

高分貝的尖叫聲,揚起!

激得紀昇瑜抓握著何陞亮的手,就是一抖!輕捏著棉花的指尖,都不小心地戳進了傷口的中心處。

隨即,又是一陣魔音穿腦的高度尖嚎聲,從身後傳出!

頭,暈眩了一下。

紀昇瑜感覺腦門都冒汗了!

何陞亮的反應實在是太讓人誤解!

別看小區這裡是獨門獨戶的別墅群,但這裡的每棟建築都是相連的啊!何陞亮這麼尖叫,不知情鄰居會以為,他怎麼樣了他啊!

紀昇瑜見何陞亮的傷口因為被他的指尖戳中,又開始隱隱地滲血時,只好放棄和他在大門口處糾纏。

一手拖著他,就直接往客廳中走。

感覺到手下的掙扎,紀昇瑜想都沒想地就回頭威脅,「你再不配合,等下我就真把你剝個精光!」

「紀昇瑜!你這死變態,放開我!」沒被威脅到,何陞亮心中不爽他的力氣竟然比紀昇瑜還弱上個一些。

一個轉身拋甩,何陞亮本就被對方拖拉得腳步踉蹌的身子,頓時失衡,一頭栽進了沙發中!

「你有病啊!紀昇瑜!」何陞亮對著紀昇瑜的背影罵。

「你才有病!」雖然很不想再隨著何陞亮的步調走,但卻總是被拉得降低了智商和他對罵。想到此,紀昇瑜心中湧現一頓煩躁!

將放在餐桌上的藥箱拿回客廳,紀昇瑜挑釁地抬起手指,朝著何陞亮的方向勾了勾。

兩人,再這麼僵持下去也沒啥意思。

何陞亮只「嘖」的一聲,率先妥協。讓他自已擦藥還不知道能擦到什麼時候,還是速戰速決地讓紀昇瑜幫忙吧。

至少,可以趕快吃完飯,眼不見為淨地回家!

見何陞亮驀然變得乖巧聽話,紀昇瑜的眉毛都訝異地挑了起來。

「還不快上!」看紀昇瑜杵著不動,何陞亮擺出了一副大爺的嘴臉地催促著。

聽見何陞亮脫口而出且略顯歧異的話,一抹奇異感從心頭快速爬過!

橫在眼前那仍屬於少年般纖細的手,讓紀昇瑜的心尖,小小地顫了一下。

撇過頭,紀昇瑜默默地為自已的心哭泣……青春期的少年,他,傷不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