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3. 鄰居

空氣,似乎有些凝結。

直到一陣肚鳴如鼓的聲音揚起,才打破了兩人的僵持狀態。

「很好!你贏了,何陞亮。」紀昇瑜齜牙咧嘴的說著。轉回頭,開始踩著車踏前行。

他們浪費了太多時間了。

而且,他也不想再繼續和何陞亮一般見識,總覺得智商都被拉低了下來。快點將後面這頭禍害甩開,才是正理。然後,離得遠遠地,省得看到就來氣!

站在後頭,雙手搭在紀昇瑜的肩膀上。熱氣,透過手掌心傳了過來。讓何陞亮的心中,隱隱有些躁動不安。

一見,紀昇瑜沉默,他其實就有些後悔動手掐他脖子了。

他也不是故意要將兩人間的氣氛搞得這麼尷尬。

張了張口,卻是無聲。

不知道,現在開口說抱歉,還來得急嗎?

何陞亮,有些懊惱地想著。

直到,被送回家,兩人都沒再開口說過任何一句話。

就連聲道謝,讓何陞亮也不知該如何啟齒。

飯菜的香味,透過窗戶飄散了開來。

勾引得肚子更餓了!吞嚥了一口口水,何陞亮欲言又止地看著紀昇瑜……最後,只硬著頭皮和他點了頭表達他的謝意後,就轉身衝回家裡。

在開門的瞬間,不期然地回過頭,看著紀昇瑜牽著車,走進了隔壁的獨戶別墅。漆黑如墨的房子,顯示著,紀昇瑜家中還沒有任何人回來。

罪惡感,猶如附骨之蛆般地,瞬間纏上心頭。

「可惡!」用力地關上門後,何陞亮有些痛恨起自已的心軟了!

驚呼聲,陡然拉回了何陞亮的思緒。

「小亮!你怎麼搞成了這副模樣?」從廚房轉出來的媽媽,一見到何陞亮的狼狽模樣,連聲驚慌。

急忙轉身,將還在燉煮中的爐火關掉後,才又回身關切著自家兒子的慘樣。

「媽,只是不小心摔傷了,沒事。」何陞亮安撫著媽媽的情緒。隨手將書包放到了茶几上,才拿出了放在櫃中的藥箱。

「先去盥洗清潔一下傷口後,再消毒上藥。」媽媽不認同地看著何陞亮敷衍的舉動,忙催促他先去梳洗,然後再上藥包紮。

不然,等會還得再受罪一次。

「可是我很餓!」手中的藥箱被奪走,讓何陞亮有些不滿。

「不差你那點時間,快去!」媽媽強硬的語氣,讓何陞亮整個眼神光彩都黯淡了下來。

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聽著肚裡傳出地抗議聲音,何陞亮迫於母親的壓力下,只得拖著沉重的腳步,先去洗澡。

「你的衣服,我等下幫你拿進去。」媽媽說道。似乎想起了什麼,正打算再開口,但見兒子已經轉進了浴室後,作罷。

速戰速決。此刻,形容地就是何陞亮的心情。

或許是因為傷口碰水太痛了,又或許是肚子已餓到讓他不想花費太多體力在洗澡這件事上。前後只花了不到三分鐘,何陞亮就衝出了浴室!

一見衣架上空空如也,何陞亮腦門上的汗都快滴下來了。

拉開一道門縫,朝著廚房的方向大喊:「媽,我的衣服!」

「這麼快?!」才剛將湯端到餐桌上,就聽見了兒子的叫聲。回頭正打算說聲「等會」時,就瞥見兒子早已等不及地赤裸著身子,東遮西掩一般地,從浴室迅速竄回樓上的房間。

這情景,讓她不由好氣又好笑。

搖了搖頭,不再去管青春時期的兒子,繼續拿出保溫盒,將飯菜裝入其中。

光裸著身體在家中亂晃,即使只是樓層上下間的短短距離,也讓何陞亮湧起了一股羞恥心。

早知道,在樓上洗就好了。

何陞亮忙亂地翻出衣褲,他沒忘了還得上藥,只盡挑寬鬆的衣服套上。期間,不小心碰到了手肘上的傷口,讓他哀叫了一聲!之後,動作就變得小心翼翼。

下樓,就看見了媽媽正提著一袋東西,準備出門。

「媽,去哪?」何陞亮疑惑。

「啊!你來得正好。」抬手招呼,她道:「你如華阿姨今夜加班,我怕小瑜到現在還沒吃飯,你幫我拿過去。」

聽媽媽叫紀昇瑜「小瑜」,何陞亮的嘴角就抽了一下。

「我還沒上藥!也還沒吃飯耶!」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想過去。

「說什麼呢!你這孩子。」媽媽揚手輕拍了一下何陞亮的頭。看他小臉誇張地皺成一團後,才笑道:「難道還會短了你吃的。」

將手中不輕的提袋移交到何陞亮的手中,媽媽轉回去廚房又拿了另一袋出來。

「怎麼這麼多?」何陞亮驚呼。他媽該不會把剛煮的菜都打包了,要送給隔壁吃了吧!那他吃什麼?!

「這些是要送去你爸爸公司的。他今天有個案子急著趕交,媽媽要過去幫忙。」媽媽解釋著。

「那我吃什麼?」聽完,何陞亮的臉垮了下來。他媽不會想要告訴他,叫他自力更生吧。有沒有這麼虐待自個兒受傷可憐的兒子啊!

「欸?」媽媽奇怪地看著何陞亮平時聰明的腦瓜子,今天似乎變笨了。

指了指何陞亮手上的袋子,說道:「那裡的量,夠你和小瑜兩個人吃了。」

難怪這麼重!

不對,這似乎不是重點!

重點是,為什麼他得要和隔壁的一起吃飯!

心裡這麼想著,口中也喊了出來。

「什麼叫隔壁的,小亮注意一下你的禮貌。」媽媽不悅地糾正自己兒子的態度。

揮了揮手,媽媽催促著何陞亮出門。

躊蹴不動,何陞亮在媽媽堅持中的目光下,敗下陣來。噘著嘴,不甘不願地套上拖鞋,往隔壁而去。

門開的瞬間,一陣冷風從寬鬆的領口灌了進來,讓何陞亮不由地打了一個寒顫,連帶著剛洗好澡時的身體熱度隨之消散一空。

站到了隔壁的大門前,何陞亮一手吃重的提著袋子,另一手按下了電鈴。

回頭,就見媽媽已從車庫倒開出了車子,尾燈,在黑夜裡閃耀,眩花了何陞亮的眼睛。

然後,看著媽媽開著車,馳離了別墅小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