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秋露白】 第一回(3)

據說是久遠以前緋族的先輩不小心觸怒了神靈,上天降下詛咒才有了「雙生人」的出現。事實真相究竟如何如今已沒有人能查證,唯一能確定的是,這是每位緋族人自出生起就逃脫不了的命運,無論是皇子公主還是在貧民窟裡誕生的孩子,皆無一能倖免。

 

每一位緋族人,不論男女老少,不論貧富貴賤,一出生就得背負起一條性命。所有人都得做好手裡染血的心理準備,而他們必須取下性命的對象,有個特別的稱號──正是「雙生人」。

 

緋族人誕生時,在緋族大陸的另一處,他的「雙生人」也同時出生。他們不僅同年同月同日生,連面貌也會有七、八成相似。

 

或許是同性,或許是異性,沒有血緣關係,但這兩人之間的羈絆註定牽扯不斷。

 

雙生者一盛一虛,在他們二十五歲那年開始顯現癥兆。盛者會吸取虛者元氣,日益強壯;而虛者日漸羸弱,直到三十歲那年,死亡。

 

兩者之間只能活一人,這是上天淘汰弱者的方式,也因此被命運歸為「虛者」的緋族人,必須在五年之內找到他們的雙生人將其殺死才有機會活下來。當然,有時「盛者」為避免夜長夢多,也會主動出擊永絕後患。

 

梧桐豔才將將過了她的二十五歲生辰,因此還無法判定自己究竟是「虛者」還是「盛者」,但她並不打算就這麼坐以待斃,她必須先解決了自己的雙生人,才有命替弟弟梧桐毅了結他的雙生人。

 

有句話叫作「有錢能使鬼推磨」,這句話用在緋族大陸上再合適不過。人類總是有辦法在各種困境中找尋出賺錢的道路,因應「雙生人」的現象,一個叫作「鬼門」的殺手組織隨之誕生。

 

「鬼門」裡培育了無數頂尖殺手,只要付錢,就能替你解決那惱人的「雙生人」。他們武藝精湛手段狠辣,因此幾乎鮮少失手過,當然,所要求的酬金亦是天價。

 

梧桐豔的母親就是死在「鬼門」之下,可想而知她的雙生人是富貴之人。她娘一生勞碌奔波,為了柴米油鹽沒過上多少好日子,但最後卻是被「錢」殺死的,仔細想來倒也諷刺。

 

梧桐豔這些年省吃儉用,加上爹娘留下的算是攢下了一筆不多不少的錢,但若要用這些銀兩雇用「鬼門」,說出去怕是會笑掉人大牙,所以她從來都沒有動過「用錢買命」的念頭。她只能靠自己。

 

無論最後結果如何,是生是死,至少在這之前,為自己舞過一次「瓊瑤舞」吧!

 

她提起裙擺,蓮步輕移到了院中。一彎銀月高懸,清冷月光鋪了滿地,她褪了鞋,赤腳踩上柔軟的草地,有些麻癢,卻讓她舒服地喟嘆了一聲,這一刻她忽然清楚感受到自己「活著」。

 

沒有音樂伴奏,她便自己輕哼,不想吵醒熟睡中的弟弟,她的聲音細微如耳語,像是貓兒細細地哼叫著,柔軟而繾綣。

 

紅綢飛舞,長長的水袖在夜色裡拋出優美的弧度,殘影重重密密,宛如絢爛的晚霞將她包圍在其中;腰肢柔若無骨,折腰旋身如飛燕低迴輕盈靈巧;玉白的足尖支撐起身體的重量,如陀螺般接連不斷的旋轉,裙擺飛揚天女散花,剎那間讓人產生花開的幻覺,滿眼皆是落英繽紛。

 

也不知究竟轉了多少圈,最後如燈花旋落飄然落地。她伏身趴在草地上,輕輕地喘著氣,細密的汗珠將她頰邊的碎髮浸濕,眼角眉梢的艷色染上薄紅,又更添幾分妖嬈嫵媚。

 

她翻了個身仰躺在草地上,望著頭頂上的月亮靜默了良久,最後像是在笑自己傻,閉上眼突兀地輕笑了起來,然而一行清淚卻緩緩地從她的眼角滑落。

 

以為早已認命,到底意難平。

 

此時,誰也沒有注意到被留在房間裡只有在感應到雙生人靠近時才會出聲的寒蟲,竟「咿呀咿呀」地嘶聲鳴叫著……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