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錯過了,只能成為曾經》之憂鬱少女的劇場世界

大家好,逮嘎侯(粵語),這裡是終於出來說話的S,QRS的S。

今天從大家的「誰來我家」隨意繞了一圈,看見了一本名字很感傷的書《錯過了,只能成為曾經》,嗯,字數份量尚在可以仔細消化的範圍內,且有非常驚人的收藏量,就很認真地抽了下午來讀。

好的,這本書給我的感覺和時下很多孩子們擅長的類型一樣──憂鬱少女被陽光男孩拯救之後,(預計)被不得已的情況所逼再次拋棄,的校園言情。

人物設定上,雖然跟許多校園愛一樣,先有個悲慘的冷酷少女,再有個試圖要拉她出去的陽光男,但馨馨和小譚比較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馨馨的負面是到達一個很高的級數,小譚不是那種只會賣弄暖氣的超暖男,會惡作劇阻止女孩讀書這點,覺得挺可愛的,也很真實。

男女互動上,挺有畫面感的,尤其馨馨對於小譚的反擊,嗯嗯,正常發揮,比較不會像有的奇怪校園愛一樣,一下子就怦然心動了......喂~~~~妳可是超冷漠少女啊,振作點。

玥妹子的文章尚未完結,但目前仍有幾個比較明顯的缺陷,第一個──雖然文章分段是很看個人習慣的一種東西,但畢竟公開就是希望給讀者看得愉悅,首先,一個章回不宜放那麼多的字數,以POPO的閱讀形式,沒有書籤這種東西,一回放很多字,看一下如果神遊了,回頭要找到閱讀進度簡直讓人快崩潰,建議再拆個半,會比較方便讀者閱讀喔。

第二個,不知道是不是我孤陋寡聞但──為甚麼馨馨被稱作「彗星」?是因為要呼應掃把星這個意義嗎?(因為它接近太陽的時候會釋氣,產生彗尾)

但比較普遍的用法應該是「禍星」、「災星」,彗星感覺咒罵鄙夷意味實在很不嚴重,根本和衰神連結不起來。

而且「彗星」給人的感覺比較接近神秘,不是怨恨或災難,所以玥用起來,一開始就挺讓人困惑的,如果有別的意涵我就不阻止,就提個想法。

第三,冗言錯辭,這是每一部小說多多少少會有的小缺陷,但閱讀這本書的時候感覺有點不容忽視,在此僅提一些例子──

「......讓我的思緒飄到『已經加上過去是ed的從前』」,已經、過去、V-ed、從前???這句看得我臉上大寫的懵逼,基本上,"過去"和"從前"兩個就不能放在一起用了,從前在意思上比較不適合,前者為佳,中間穿插一個V-ed......嗯,並不是把所有東西混一塊寫長,句子就會比較傳神或完整,有時候反而讓人困擾,讀起來不太通順。

這一整句,甚至可以直接濃縮成──「過去」。也就是,讓我的思緒飄到過去,頂多在過去前面加上形容詞,例如:黑暗的、遙遠的。

第四,女主的內心戲太多,有點讓人喘不過氣(還是說這就是玥要的效果?)。

有時候一部小說以第一人稱寫作,會落入這樣的缺點,作者拼命解釋主角的心境,解釋太多,反而讓讀者死死的困在主角的腦袋裡。

第一章馨馨的內心已經被寫得足夠黑暗,還稱得上是細膩,但到了第二章正式讓人覺得勉強──引用聲聲慢的部分,其實真的,可以節錄重點。

整首古典套用在內容,看起來有點刻意,或是要撐個字數。

後面女主角對李清照的評論有符合意境,但真的可以節省點篇幅了,否則看了真讓人有種為賦新辭強說愁的矯揉感,畢竟妳寫的是現代愛情,這些不是主軸。

後段講述家庭的部分比較是我想看到的──作為一個急切想了解為什麼女主角內心黑暗的讀者,我比較偏好從家庭背景直接切入。

一個主要腳色──尤其是悲劇主角,不應該只從內心的負面自語來塑造,這樣太平面了,如果可以從各個方面去建立她,會更加立體,就好像小譚,我反而覺得男主角和配角塑造的還算鮮明。

女主角若不停的寫她陷入悲劇思維的迴圈裡,不免讓人覺得「這人太怨恨了吧」,不會同情,只會覺得閱讀無力。

最後提個標點符號的使用問題,以第二章男女主對話為例:「但是我知道,妳曾經笑過;而且是那種無憂無慮......」→分號使用時機不對,應該改成破折號。(分號使用詳情,請參照第一章,有C超認真的考據資料)

其實玥的文章算是細膩的,腳色也讓人可以產生共鳴,只是一些太努力要加長的部分,顯得刻意了,作為讀者,會希望劇情節奏稍微再緊湊一點點,會更加分。不要讓男主角被女主角徹底的壓過存在感了,沉重的營造方法有很多種,可以想想看怎麼做比較不顯得落入俗套。

好的,這裡是第一次講講話的S。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