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04.smile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被誰給「需要」著,或是...我會需要有他人的一天呢?

      靜靜欣賞這個既美麗又殘酷的世界,親眼看著國與國之間的戰爭,家道中落、親人永隔...在人類所撰寫的小說裡,我永遠無法理解「猶如心臟被貫穿一樣心痛」這句話的意義,因為...我沒有失去過誰和物,更無法明白那些情感,這就是我所缺失的。

      人類說,身為一個旁觀者,就是身為一個靜默的殺手。

      但我所能做的,就是記錄下這些事情而已,是的,就算我看著國與國之間的戰爭開打,我僅能做出的幫助,便是記錄這水藍色星球的歷史而已,無法阻止戰爭發生、無法保衛世界和平,就算我是...「神的使者」。

      如果世界上神真的存在的話,祂真的會放任祂信徒的一生不予理會嗎...?

      那又為何放任我呢?或是我本身就是個「虛無」...?連「使者」都不是哪...?

      我靜靜地看著人類口中的「世界」緩慢轉動,在我眼底的「世界」又是為何物哪?

      「有史」以來第一次,將事情在思緒中思考的如此清楚。

      聽見腳步聲漸漸接近,我回過頭:「東原起床了嗎?」

      「什麼啊!」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短褐色毛髮肆意地亂翹著,他抓了自己劉海兩下,然後倚靠在陽台的欄杆邊:「嘖、感覺真怪。」

      「嗯...是因為不習慣嗎?」我試著去了解人類的心情,詢問著。

      「對,早餐,大冰奶跟蘿蔔糕還有起司蛋、小雞塊。」他碎碎念般,邊望著宇宙的滿點星星,邊說著。

      「噢,好。」我轉過身,準備起身去廚房。

      「很久沒有跟別人一起睡在一起了...」他小聲的碎念著,我回過身:「嗯?」

      他像是嚇到了那般,站直了身子道:「不,沒!沒事!」

      「好。」我學著人類,常在這時候露出笑容,衝他一笑,再離開。

      「幹!那什麼笑容啊!有夠毛...」

      我站到檯面式瓦斯爐前,想像了一下他所說早餐的樣貌,然後念著咒語,鍋子和鍋鏟自動飛舞起來,蘿蔔糕也憑空出現。

      再來只需要等待即可。

      我坐在餐桌前,發起呆來。

      這算是「人類」口中所說的「下廚為他人做飯」嗎?

      稍微有點興奮,不知道他會有什麼反應?

      在這瞬間,我突然如大夢初醒般,意識到一件事情--我好像在「開心」。

      突然在這瞬間明白,好多情緒是我不曾觸及過的,好多感覺是我所沒有過的,雖然早在他告訴我名字的時候,就有所理解,但這次卻更加深入的...深入的理解這一切就像夢幻的兒童故事一樣,對我來說就像兒童節禮物一樣。

      而且...好奇怪啊!

      我漸漸地能夠去體會他人的情緒,好比說剛見面時,他難掩落寞的神情,我很清楚,他生氣的原因,他高興逗著我鬧的開心情緒。

      「咑啦-」餐盤放在桌上的聲音,還有馬克杯與桌面碰撞的聲音,我回過神看向餐桌上,食物已經準備好了,不知何時,他也已經坐在我餐桌對面的位置:「喂!我剛剛在問你話啊!」

      「嗯...?在發呆,連你來了都沒發現。」我如實回答。

      「真的假的!你腦子有問題,連聽覺都有問題嗎!你是八十歲的老人家嘛?!」

      「某種意義上來說...東原,我已經超過八十『歲』了。」

      「還敢姆姆...給我頂嘴!」他一邊拿著筷子朝我揮舞著,一邊咀嚼嘴裡的東西,還不忘朝我謾罵。

      「哈哈...你這樣到底是要吃還是要說話啦!」

      突然,他停下了所有動作,以吃驚的表情看著我:「你笑了對吧?」

      「...」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我忽然無法回答,我不知道剛剛那樣是什麼意思,我只是忽然覺得好笑,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起來,心底感覺...又驚又喜,就像「突然知道自己的身體其實還有其他功能,自己卻現在才知道」那種心態一樣。

      「欸!你知道你剛剛離開天臺之前的那個笑容多詭異嗎?簡直就像要對我的早餐下毒藥一樣。」餐盤早已被清空,只留下醬油。

      「是嗎...?我感覺人類的小說裡面都是這麼寫的?」

      「你到底都看些什麼爛小說啊!對人類沒什麼常識,還盡學些奇怪的東東...」

      「是這樣嗎...」

      「對!」

      「那,我想請東原告訴我什麼是『常識』...?」我看著他深邃的黑瞳孔,請教著。

      忽然他炸紅了臉,拿起馬克杯,將奶茶一飲兒而盡,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些什麼?

      「你發燒了?」

      「不是!」他搔了搔頭,看向他處。

      「嗯?」

      「真是...怎麼可以用你那張臉說這種話,根本全世界公敵,不管男女老少都通吃吧?!」

      「什麼意思??我在這裡不在人類的『全世界』裡,怎麼會是大家的敵人??」

      「哎呦...」他低下頭,不語。

      我等待著答案。

      他以食指彈了一下我的額頭:「齁,早餐很好吃啦,謝謝...」語音未落,他又趕緊補了一句:「我要去天臺發呆,別跟來!」還不忘再彈一次我的額頭。

      啊...但是我也得去看看世界現在怎麼樣了...

      還來不及告訴他,就看著他匆匆地離開了。

      回過神來,仔細思考他說的那些話,很好吃...還跟我說謝謝,這種感覺真奇怪...

      但是那些話又是什麼意思,又是為什麼要打我。

      好像還是完全無法理解人類啊!

      我的額頭好痛~...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