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稿倒數衝刺。30萬首獎與出版機會只差一哩路。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試探與歡愉的即興曲

就算是,階級也比不上我。」男子微微一笑,白種人臉孔妖異異常。

王、親王、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統領乃為七十二柱魔神的分配階級,雖然這並不代表率領的軍團個數,也不代表武力強弱,但階級所示意的是上下之差,即使武力略勝對方一籌,對於階級較高的惡魔,仍需敬對方三分,且不可僭越,這層禮數,在戰鬥上,往往也能提供不錯的幫助,更何況,眼前的阿斯塔羅特乃是被封為地獄四王的尊貴公爵。

「要調查對方嗎?」宮緒嘆了口氣。

「快速接近中,應該是衝著我們來的。」男人的臉龐出現因興奮而湧起的潮紅。

「嗯。」簡短的回應,宮緒的腳底在這短暫的頃刻間,便成為一片黑暗的死海,猶如水面的立足點因風而波動了好一會兒。

「阿斯塔羅特,你居然也被帶到結界裡來了!?」宮緒有些吃驚,地獄的大公.阿斯塔羅特畢竟擁有通天的能耐,這類只對人類管用的術式居然能勝過他曠世之才。

「不,是我自己到裡邊來的,」惡魔露出毫不在乎的笑容,「宮緒如果出了什麼差錯不就不好了嗎?」

「我好歹也是魔術師。」宮緒暗暗在心底白了個眼色。

思緒至此,結界內的氣場倏是變化,扭曲地壓縮著內部的氧氣,使得宮緒有剎那間的呼吸困難。他摀住口鼻,阻止隨之而來的硫磺氣味。

但見一把以純銀製成的長矛破空而來,狠勁削去氣流的阻擋,落在距離宮緒只有一米的近處,方才升起的屏障擋去了危凌厲的攻勢。宮緒右手一橫,長矛便再度騰空而起,只不過轉了個向,以加倍的力道回擊,魔力充足顯示他已經許久沒有使用這項令他厭惡的技能。

「哦?比我想像的要更優秀呢!」男人拍手稱快。沒料到從天而下凌亂劍氣將他完美的笑意徹底粉碎,男人受結界術所傷,幾十道白光穿透胸膛,端正的體態頓時化為碎片,血肉橫飛。

「死了嗎?」只聞近處傳來青年飽滿的聲線,疑惑的語氣就像是初生之犢般無所畏懼。

「不,對方乃為地獄的大公,想必沒那麼脆弱。」回應青年疑問的,是一道相較陰沉的語調。

只見黑暗的深處步出青年的身影,青年與宮緒一樣,穿著簡約的筆挺襯衫,白色布料襯托著他訓練有素的身材,青年朝宮緒微微一笑,爽朗的臉孔使他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

「呦!雨生。」

「棉谷。」雨生宮緒的臉孔依舊毫無表情。

「沒想到雨生也和惡魔締結了盟約,唉!」青年自然地嘟起雙脣道:「你居然也會做那麼浪漫的事…」

「…」雨生宮緒一向不太喜愛多言,況且,和這種在他眼裡,不過就是呆子的宵小之徒更是如此。

「為什麼不說話?雖然我知道這對你很沒禮貌,但是阿斯塔羅特看起來沒什麼動靜,該不會是棄你而去了吧?」棉谷依然笑著,但陽光健朗的笑意裡卻有股莫名的不懷好意。

「…」宮緒無感,總覺得像現在一樣受人挑釁,是相當習以為常的事,就像當初於魔術協會下的競爭般,同行爭先恐後的情形說不準都比這要可怖個上千倍。

「是哦?」青年微笑,「那麼,我就接受你無言的自信吧!…你說對吧,哈法斯?」

「那也要看他有沒有本事了。」陰鬱的聲線說完,結界底層便開始不安晃動,半晌便分裂出明顯的濠溝,黑色死水不斷溢入其中,許久也沒聽見水花接觸到盡頭的拍打聲,即顯示此處大約是跌落了便沒有活路。

「哦~哈法斯,那是怎麼用的啊!」棉谷瞪大了眼睛,明亮的東西猛眨。

「不過是普通的術。」話剛止,卻見黑水霎時捲起滔天巨浪,幾千公尺的高壓撲面而來,令宮緒的雙眼在一瞬間閃過一絲驚異。

分明是高階魔術,惡魔操弄起來,卻遠比人類要得心應手許多,宮緒印象中,姊姊似乎學了將近五餘年才習得高階結界術。

他沉澱心神,在身體周遭圍繞起防壁,有效抵擋水壓,直到死水向黑暗中退去。

「很有一套呢!和你預料的一樣,哈法斯。」棉谷說完,依舊是爽快地微笑,一手斷去了供應結界術展開的能量,於是時間恢復正常轉動、地域不再是一望無際的死水。

辦公大樓的明窗依舊,雨生宮緒立足於手扶梯上頭愣了好一會兒,一時無法反應對方收兵之快速。

「走遠了……」他獨自喃喃細語。

雨生宮緒不明白棉谷究竟有何意圖,方才那就像是在秤金撿兩似地舉動到底是何用處?未知性與空虛感令他斷然認為應該對棉谷研生敬而遠之。

於是讓思緒稍微冷卻了下,宮緒才靜道:「你也差不多躲夠了吧?全都丟給我處理,你倒是挺逍遙的。」

「哪裡?我覺得你表演得很精彩啊!」

「下不為例。」宮緒瞄了男子一眼,但見到對方那吊兒郎當的神情後,便徹底放棄這回事了,話鋒一轉道:「哈法斯,你認識嗎?」

「嗯…一個小角色。」男人的語氣聽來似乎是覺得對方相當無趣般,簡短至極。

「我倒是不那麼覺得。」宮緒冷冷地道,而後提著公事包快速離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