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低調的小夜曲

被聖光所環繞的日子,耀眼地令男人難以直視,他緩緩地自回憶中清醒,然後,彎起了一道絕非善意的絕美笑容,且從污穢的池子起身。

「地獄的大公…我等為偉大的您送行,還望您這一路滿意。」使役魔群情慷慨激昂,卑微的侍奉著英挺的男子。

「人間是一個滿布著惡臭以及邪念之處,但是,卻也相較矛盾地存在著純潔的希望,禁慾過久的這些年,就要在這聖光中得到解放……」男人欣喜若狂地張開猶如薄膜般,布滿血管的肉色翅膀,驕傲且荒淫地笑著。

一聲猶若鳴叫似地號角接續在男人輕浮的聲線後,通往上界的門扉應聲敞開,非但是男子,處於幽暗當中的億萬魔鬼邪靈就在剎那間獲得解脫,爭先恐後地飛向了一望無涯的天際。

                                                              *

七月的東京都,瀰漫著惹人窒息的熱氣,雨生宮緒自然而然地融入了這片燥熱的背景裡,他不過是個普通的上班族罷了,這點和現在步行於街道上的幾十個套裝男女如出一轍,乍看之下,實在難以分辨究竟有何特色可言。

雨生宮緒厭惡自己以及他人有任何差異,更甚深入得說明,那就是他憎恨被人所注意,因此,他表現得低調異常,毫無罣礙地死去大概就是這短短二十八年內,所帶給他的最大體悟吧?

穿越了無數的十字路口,雨生宮緒終於來到了他義務服務的地點,他對他的職業沒有任何興趣,卻也不蘊含一絲絲反感,那是因為,雨生宮緒認為所謂的工作,不過是讓自己免於受人所注目的必備條件而已。

「早安啊,雨生前輩!」自動門的另一端迎來了年輕的笑顏,雨生宮緒微微地點了個頭,開始和名為早川的後進並肩而行。

「前輩,今天的企劃案主管已經發配下來了,行銷策略似乎遇到一些瓶頸,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稍微更改之前的論調,況且香水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任由新進後備滔滔不絕地表述著新穎的理想,宮緒只是頻頻點頭……那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和大膽的作為,年輕衝動燃燒中的熱情,是他從來都不曾擁抱過的事物。

「早川,今天再和主管討論看看,也許很快就會有結果了。」他低沉的嗓音道。

「是!」不知這年輕丫頭究竟感覺到他此話裡含有多少鼓勵性質,飽滿熱血的回覆令雨生宮緒感到莫名其妙。

也罷…這種人世界上要多少有多少。雨生宮緒作想至此,也沒覺得是何奇怪,於是步入主管辦公處。

主管是一名上了歲數的男子,在企業平均年齡而言,已經算是相當年長了。思想陳腐以至於公司經營不見起色,似乎也不能責怪他就是。

「雨生、早川,我昨天交派的案子,有沒有什麼想法,那款白百何香水,一直賣的不是很好,改進的方式呢?」

「是,主管,我認為應該先從產品本身下手,畢竟清新的香味主要客戶年齡層應該屬於年輕族群,白百何那款香水的氣味添加過於濃烈的香精,專櫃所設置的地點又本末倒置,所以,應該改變產品的氣味或是打開新的據點,以三十起跳的女性為主要客戶。」

雨生宮緒觀察到主管斑黃的眼臉上出現極為難堪的色彩,因此面不改色地道「非常抱歉,是我讓早川這麼説的,我會遵照主管的意願,在不改變產品以及地點的狀況下提出微調,請再給我一天的時間。」

雨生宮緒才剛說畢,便拖著後進離開,快步移動,以免被那老妖怪叫回去。

「前輩…」早川秀麗的黑髮映襯著白皙的頸肌,她露出難為而且疑惑的神情,眉頭略略皺起。

「妳的策略會花上過多資金,公司無法為了區區一個品牌的季節性商品投注太多金錢,要以微調為最優先。」

「可是……不做出明顯的改變,產品是不可能精進的吧?」早川的神色開始變得有些猙獰。

「公司的目的只是想提高銷售量,只要提高即可,不需要做登峰造極的壯舉。」

「太消極了吧?」早川這句話下帶著怒意,然後踏著沉重的高跟而去。

那一天,直到下班的時候,雨生宮緒都沒有再碰見她。

"大概又一個人為無所謂的理想努力了一整天吧?"

也就在雨生宮緒這麼想的同時,原初平放在褲旁口袋裡的手機傳來了震動。

【來源:早川   /   主旨:(無)       /       內文:前輩,可以和你討論公司的企劃案嗎?平常的那家居酒屋見!】

「…」"真是不懂得放棄…"雖然心中萌生了恥笑的情緒,宮緒依然舉起步伐,正反今晚沒有約會,稍稍喝個小酒沒關係。

居酒屋位在不起眼的大樓夾縫中,在東京都裡,有許多這種暗藏在巷弄內的食堂。

雨生宮緒推開店門,門旁的鈴鐺因擾動而響了好一陣。

內部的光線相當通明,那使他一眼便注意到後輩的身影,她一個人相當拚命地在白紙上沙沙振書,光彩的模樣令雨生宮緒頓時覺得相當無聊。

「啊!前輩!」沒待宮緒開口,早川便漾著笑容,招呼對方來到己方。

「妳很努力呢。」宮緒坐了下來。

「啊,前輩要不要先點些什麼,我今天讓前輩您照顧了,所以您儘管點,我請客!」不管口中説著什麼話,這個女孩總是充滿活力。

「真是不好意思,不過照顧後進本來就是前輩的職責。」敷衍性十足的道,雨生宮緒露出極為造作的笑容。但這只使少女笑得更加燦爛,因為她的心目中,只存在雨生宮緒是個好人、前輩的典範,這類愚蠢無比的映像罷了。

「要不要來點啤酒呢?我聽說男生都很喜歡在飯前來一杯。」早川的眼神裡有無限的敬意。

「嗯好啊。」雨生宮緒沒理由拒絕。

於是氣氛很快的便變得酒酣耳熱,雨生宮緒沒想到早川的酒量竟如此之差,原本以為東京女子都有著超人酒量的豪想就這樣華麗的破滅了。

「唔…前輩…」早川的雙眼朦朧起一股惹人憐愛的水氣,秀直的黑髮顯得更加誘惑力,櫻唇水漾的光澤令人產生一股迷樣的慾望抑或是甜美的錯覺。「那個…這邊,價格的……部分…」

「就照方才討論的吧!」雨生宮緒皺眉,他還是第一次應付醉酒女子。「妳喝醉了,先回家要緊。」

語止,雨生宮緒便扶住後輩的肩膀,打算將她給送回家去,正困擾著今天沒開房車出門真是一大敗筆,卻聽胸前的女子輕道「前輩…案子……還沒……做完……」

「別管什麼案子了,若不趕緊回家,身體會不支的。」雨生宮緒面無異色,支付了酒錢後便帶著後進離去,只不料才剛行到巷子中段,早川便趴在自己身上,一動也不動了。

"睡著了嗎?"宮緒疑惑,但若真是如此,他沒有自信能獨自找到女孩的住所,更何況即便找著了,也沒有入門鑰匙…

「前輩……我…一直,非常…景仰您…」就在這時,女子甜美的聲線又再度響起「景仰到,想和您…在一起的…地步……沒錯,前輩…我喜歡您……唔唔…」

雨生宮緒對這催人墮落的告白毫無動搖,只是靜靜地說道「妳家在哪裡?」

「前輩…前輩……」女子沒有回應,反倒變本加厲地將臉孔湊到對方頸邊。

「早川,妳只是喝醉了,妳對我的情感,只是尊敬而已,這我明白,請妳保持妳的理智。」雨生宮緒的顏面神經並沒有對女子的調情做出任何期望更進一步的動作「早川…」

「把她帶回家啊,小伙子。」忽來的一個催促抑或是提議阻斷了空氣的流動,宮緒的雙眼捕捉到了隱藏在黑暗深處的男子,那魔性的眼瞳「遵從身為男性的慾望,事後什麼的是事後的事。」

「你是誰?」宮緒的聲線沒有任何起伏,何況他早就不再是個孩子,精靈什麼怪力亂神的傳說已不存在於他的幻想裡。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個鮮嫩愈滴的美麗女孩送上門來,可不是三天兩頭便碰得上的好事,不好好把握機會,很快就會後悔的,小朋友,良機勿失啊!」男人紫水晶一般的瞳色在黑暗中格外美麗,閃爍著股艷怖的基調。

聽聞此話,宮緒更加肯定這個傢伙定不是認知中的"人類",因為,在這光彩奪目的都市裡,繁忙的步調已經叫人喘息不已,更遑論人們有此等閒情逸致在旁叫囂著誘惑的言語,這種令人寒毛直豎的舉動,更似是他所認定的"惡魔"所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