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 第一響 殘念系少女(2)

戀愛御守寺在月泉高中相當有名,據說只要在那裡求得紅線,戀情有求必應。因此滿月的法會卷相當難得到,何況是農曆八月十五日月老的生日這天呢?

為了讓人生變得平安順遂,凌曉愛使用上次意外獲得的入場卷偷偷來參與法會。沒想到一個姻緣祈求法會,搞得像音樂廳一樣,觀眾席是往上延伸的沙發式座席,能將舞台盡收眼底。

一入座後,她立刻垂頭,雙手合十,向掌管姻緣的月老祈求,拜託月下老人能賜予她平安,至少讓她恢復成正常人的體質!

她原以為只有關於戀愛方面才會不幸,沒想到她的衰運卻波及到了家人。九月下旬,開學已經過了一個月,父親任職的公司惡性倒閉,母親打工的手搖杯店又因大腸桿菌超標而勒令停業。在雙親都沒有工作的情況下,哥哥變成一家的經紀來源,偏偏哥哥為了挽回女友,請了長假慘遭上司革職。於是,家裡的收入全歸零。

為了別火上加油,她選擇搬出去,避免再帶衰家人。提著一只行李流浪,也不知道學校宿舍還收不收她,她最好的朋友美琪家又是一家七口,家人滿到打地鋪睡,她也不好寄生,於是,現在她最急需的願望,就是找到提供吃住的地方!

就在眾信徒虔誠祈求的同時,男人從後台走出,四面八方的聚光燈全匯集到他的身上,舞台旁的樂隊開始奏樂,美男子活似音樂會的主唱,成為眾信徒的目光焦點。

凌曉愛周圍同是就讀月泉高中的女學生發出尖叫,她們是為了一睹司空月身著道袍而來,這令她想起司空月這號人物的傳言,據說這間戀愛御守寺是由司空家族掌管,但他的父母長年旅居國外,司空月便擔起寺廟當家的職責,用那張高顏值當活招牌,主持各種法會,還與文創結合,販售各式戀愛御守商品,使戀愛御守寺不僅受到老一輩的歡迎,更是年輕人喜愛來朝聖的觀光景點。

在滿月的銀色下,司空月高舉法杖,輕柔的嗓音隨著柔美的舞動吐息而出。

司空月輕拉開披於頭上的白袍,秀髮隨風飄逸,他微微側身,望向場中的凌曉愛。

凌曉愛被這一眼震住,司空月優雅的祈福姿勢與外型的確迷人,她的心有一瞬被對方給揪住了。

鈴鐺清脆的響聲讓她憶起小時候的片段畫面,好像曾經,某人給了她一條紅線,紅線卻也斷成兩半,她不記得為何會剪斷,只是斷成兩半的紅線讓她哭了好一陣子。

她想,紅線被剪斷後,她就衰運連連,或許能藉由這次法會重獲的紅線,讓她的人生恢復正常。

祈福舞結束後,參與法會的信徒開始排隊擲筊,擲到聖杯的信徒便能得到紅線,三次都未得到聖杯的信徒,能用八折的特價優先購買下次的法會入場卷。

從司空月手中得到紅線的部份信徒會特意握住他的手,有時久到工作人員必須出面將對方請下台,凌曉愛頓時有種自己來到握手會的感覺。

輪到她後,她跪在拜墊,虔誠地對握在手中的筊杯默念著聖杯、聖杯、聖杯,像安可一樣地不斷喊著,擅自把她的人生寄託在筊杯上。

忽地,她睜大眼,雙手用力往空中一拋。司空月也同注視那筊杯,彷彿慢動作一般,他訝異地微張嘴,看著筊杯完美的落地,立在地上成了「立筊」。

凌曉愛想趕緊拿起筊杯再擲一次,司空月卻出手制止了她。

「妳無所求,何須擲筊?」

「我真心想取得紅線啊,能不能再讓我擲一次,再一次就好,安可!」

看凌曉愛真心誠意地懇求著,司空月便退開,好讓她再擲筊。然而這一次,全場的人都張大了嘴,注視這被拋在半空中筊杯,完美地在地上解體。

周圍月泉高中的學生議論著,凌曉愛果然是連神明都幫不了的戀愛絕緣體。

司空月蹲在她面前,將筊杯的碎塊收拾乾淨,凌曉愛覺得眼前這帥哥沒架子,人滿好的,「對不起喔,用壞了你們的筊杯,但是讓我再擲一次,鐵定能直到聖杯!」

她起身,想把自己惹來的麻煩給收拾乾淨,卻沒想到這一動作,離自己有些距離的玉件擺飾卻掉了下來,完美的玉才有的清脆聲音,響在它生命的最後一刻。

寺廟人員各個惶恐朝她看來,她對這些眼神招架不住,趕緊回頭看向司空月。

「不好意思,請問這需要上千嗎?其實真要說起來,我跟這擺件有些距離,應該不是我撞的。」才剛說完,寺廟裡另一頭的玉件擺飾在玻璃櫃中炸開,凌曉愛不可置信地摀住嘴,要說跟自己完全沒關是不可能的。畢竟她都經歷了十七年的歲月,明白自己到哪裡都會惹來衰事,八九不離十,這碎裂和她的在場有絕對的關係!

司空月從衣擺拿出隨身攜帶的計算機,手指快速地敲著鍵盤,發出輕柔且稍微慵懶的音調,「本寺鎮店之寶『戀愛法仗』原價是這個數字,而兩件的話一共是這樣。」

凌曉愛抬頭望著計算機上的數字,個十百千……到百萬?這手掌大小的東東要上百萬?

司空月抽出扇骨,用其輕抬她的下巴,睿智的目光逼視她,她只能抿緊嘴角,活似要被人買下的商品。

「能不能大人有大量,算我個零點零零零一折?我願意幫你掃外掃工作和值日生,拜託了。」

司空月側著頭,髻在秀髮旁的鍊珠也順著額邊垂落,上頭的珠光與對方那白皙的臉龐、神秘的杏眼以及微微上揚的薄脣相當搭配。明明是第一次遇見,對方卻用一種意義深遠的眼神看著她。

「那麼,看妳是要現在簽本票,還是要用身體來償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