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章

      若是亞當和夏娃不結合,是否就沒有人類了呢?

      當然,這是有點偏頗的說法,根本就是把世界限定在希伯來的《舊約》故事中,置其他神話故事於何地?

      但重點也不是這個,我想說的是「地球上最後的一男一女不想和對方結合」這件事。亞當(或夏娃)也許是個同性戀,完全不能接受異性的接觸,或者因為其中一個小摩擦,導致兩人反目成仇,最後鬥個你死我活……人類一開始的繁衍真是岌岌可危。

      我坐在亞當的屍體旁,思考著最初始的亞當與夏娃是怎麼突破重重障礙,完成繁衍後代這項偉大的任務?

      總之我是失敗了。天道使然,在不知第幾次的世界末日後,殘存下來的亞當和我,夏娃,因為種種原因而自相殘殺,造成只剩下我一個人類活著的狀態。而人類,是無法自體繁殖的。

      「亞當,你就這麼死了?人類還真是脆弱……。」

      不論哪國神話,幾乎都存在大洪水毀滅人類的敘述。但人類最後還是活下來了,天道會隨著人所犯的罪惡,決定該留下多少亞當與夏娃。此番末日也一樣,不過更為淒慘,只剩下一男一女,卻又自相殘殺。

      此時,我專注地盯著亞當的屍體,沒注意到天空降下了什麼東西。本以為是毛毛雨或是雪這些細微又輕飄飄、無法引人注意的自然現象,結果卻是一堆神明。

      其中一個神明說:「我是最偉大的神,你們所說的玉皇大帝、耶和華、梵天、宙斯、真神阿拉……無論是哪個神話、哪部經文,其中最為崇高的神就是我——我不是眾神中最厲害的,卻是最辛苦的。」

      自稱最辛苦的神馬上遭到同伴圍毆。這樣有些荒唐的場景讓我不禁以為這些都只是夢。

        我夢到人類毀滅,夢到天青色如藍寶石、飄墜幾朵凋零白玫瑰的天空被撕裂開來,露出如匯集著所有工廠排放出的廢水的混濁河川般顏色的大洞,夢到那充滿輻射的海水淹沒了整個地球……。

      「都是夢吧……。」我喃喃自語。

        但若真是夢,為何無法醒來?

      神聽到我的自言自語,齊齊對我吼:「不是夢!」

      「若非是夢,你們怎會出現在我面前?」

      自稱代表智慧的神反問我:「那你怎麼不說你所以為沒有神的世界才是夢?」

      「大家都是這麼說的。相較於你們,我所認為的、被社會大眾所肯定的,是有科學作為根據且創造出來的世界。」

      智慧之神反問:「科學是什麼?所謂的創造又是什麼?社會大眾指的是一個群體所認同的知識和價值觀,也可指稱為集體想像。」

        「以數學發現的自然規律,用魔法的語言也能代替。古時科學與魔法並進,但從歐洲的文藝復興時期,科學便異軍突起,將使用魔法視為神秘,在大規模禁止及獵殺後,魔法漸漸消失殆盡。」

        「天道,即所謂自然,便以單一的科學管道被人類發現與使用。科學成為人類探索世界的唯一方法,並用科學連帶的『理性』將我們封鎖在另一個世界。」

      智慧之神指了指頭上那醜陋的大洞,我不自禁地仰望天空,那洞裡灰黑又摻雜著扭曲的彩虹顏色將我的目光攫住,無法脫離。屏著噁心想吐的感覺,我深深凝視著,如在凝視深淵。

        我似乎聞到城市排泄系統最深處的那根粗大水管裡的味道。

      神問我:「你看到什麼?」

      「我看到裡面有很多張模糊不清的臉,在對我嘶吼。」如此驚悚的景象竟無法使我感到膽怯,也許是身旁以緩慢速度腐爛的亞當幫了很大的忙。

      神說:「他們是曾跟人類一起存活在這個世界,但最後卻被殘忍封印在那裡的生物。人類專注於發展越來越便利的生活,否認他們的存在,以為他們只出現在想像的故事之中。你們害怕其他種族成為比人類更為強大的存在,對於弱小也不懂得保護,一個勁兒地攻伐、排除,直到世界皆因你們而轉。」

      我反駁,以最後一名人類的姿態反駁:「不,根據天文學家的研究結果,地球是以地磁南北極為軸自轉,繞著太陽以傾斜約二十三點五度角公轉,為太陽系的第三行星,因此地球上才有四季,有日夜,我們能以液態水維生……。」

      神又問:「你是從哪兒知道的這些根據?用墨汁塗鴉在擠壓成冊的樹皮上?人類的口耳相傳?還是人類社會中不可更改的『常識』?你以往所知道的,不正是你的同胞所灌輸於你,使你認為世界是如此運轉的嗎?現在你還能相信我們的世界仍是平的,太陽每日都從東方出生,往西方老去,神話中的奇遇和事蹟乃確切發生過的歷史,以前真有那些可怖又迷人的怪物?」

      「天道無仁,對待萬事萬物皆是公平的,對於眾生想探究它的奧秘採取鼓勵態度,於是古時有百家爭鳴,有各式各樣的信仰。甚至你們的科學發展已造成傷害,它仍舊不改公平態度。但人類對『科學』的信仰已經根深柢固,比宗教的狂熱信徒還更為恐怖!」

      我吶吶無法言語,竟找不到話語反擊。我開始後悔殺了亞當,即便亞當已經腐爛到露出頭骨了。此時,我也明白天道在消滅人類後,為何留下一男一女作為復甦的種子——只是我把能夠支援我的另一個人類殺掉了。

      極度社會化的法律、倫理以及道德,讓我殺了性侵未遂的亞當卻並不犯法,我遵從著那些早已隨末日滅亡的體制規範,卻沒想到——現今,人類已成為在「保育法條」上可以被列為絕種動物的存在。

      亞當的行為反而是對的。

      但說這些都沒用了。天上那噁心的、灰彩色的洞和那一張張浮現其中的臉孔,像是要掉下來般不斷逼近我,眾神將我團團包圍,我猶如等待死刑判決的嫌疑犯。

      「祢們殺了我吧。」我盡量平靜地說。

      神反而驚恐地拒絕了。祂們說:「我們是你們人類創造出來的,殺了你便等於殺死自己。我們藉由人類的信仰、供奉、禱告而得以存在,天上的封印也還需要人類來解除。」

      「祢們無法依靠其他種族的信仰?」

      神表示這個方法行得通,但他們的封印需要被解開,關鍵也在人類上。

      這個世界曾經很美,然而人類降生,開始一步步邁向毀滅。自然給過一次次的警告和寬恕,我們都視而不見,致力於排外、發展、挖掘、索求,將眼睛放在頭頂上,卻看不到世界的遼闊,只專注於自己所擁有的,並想得到更多。

      我希望能夠盡快解開封印,既然人類的世紀已經過去,就應如恐龍那樣乾脆地退出世界舞台。

        在眾神的注視下,我解開了封印。

        被封印的生物們歡呼著、跳耀著,回到這片被人類破壞後殘破不堪的大地上,回到天道的懷抱中。

      那麼,自己又該何去何從?

        我茫然地環顧四周,精靈、妖族、天使、獸族、矮人、物靈……他們在努力修復破損的世界,使天道重降恩賜,但其中沒有人類。看著已經成為骷髏的亞當,我想,也許死亡是個不錯的選擇——可是,那個最初說自己最辛苦的神,祂不希望我跟著人類一起步入歷史。

      「我只是一個夏娃。沒有了亞當,即使能活到應有的歲數,也不過是遲一點回歸於塵土,最後一樣不會留下什麼。」

      「不會什麼也沒留下。人類是天道產出最神奇的生物,能在極短的時間內發展最強的文明,也能將其毀滅,在不斷地攻伐中又不斷地救贖。歷史總是在一定的時間後不斷重演。只要我們還在,我們可以賜你永生……我們並不樂見你的死亡。即使人類做了最過分的事,見到創造出我們的種族滅絕,仍是件很哀痛的事。」

      「那讓我睡吧。」

      祂們同意了。在祂們的守望下,我進入了很深的睡眠。在睡著之前,神告訴我,我會夢到自己在末日前的人類社會生活著,過著簡單的日子,直到自己願意醒來……。

§§§

        「當今該如何?」其中一個神問,眾神望著沉睡中的夏娃,聽到這個問題卻也無法回答。

        「讓她睡,總有一天還是要醒來面對現實的。」雅典娜整理自己的行裝,冷漠地說道,「相較之下,如何獲得信仰才是應關注的。我們的信仰數現在只有最低的『一人』,必須想辦法獲得新種族們的信仰,新的神與神話會隨著時間自動產生,以往還能悠哉,現在可不行。」

        一些神跟著雅典娜一起離開,去想辦法得到信仰了。

        「除了夏娃,亞當和其他人類的靈魂會去何處?」又有一個神問了。

        「只要是靈魂,失去肉體的七天後便會消散。但是,」女媧搖搖頭,「它們已成為天道的囚徒,靈魂無法消散,我們也救不了。夏娃如果死了,靈魂也是會被天道拘留的。」

        「我不相信我們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於是,又有一些神離開了。

        留在原地的神明們,覺得不能放著沉睡的夏娃不管,經過討論後決定每二十年留守一位神,等待夏娃的甦醒。祂們將決定告訴離開的神,有些神願意加入輪班,有些神則選擇了不管不顧。

        夏娃依舊沉睡著,她在夢中輪迴過一世又一世,性別身分都不相同,唯一相同的,都是平凡又幸福的一生。

        但睡夢,始終有醒來的一天。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