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0

      1937年,十二月·南京

      萬千粉黛圖非凡,唯有梅花心自寒。

      樹梢上乾枯的落葉不肯歸根,任憑冷冽寒風不停吹拂,仍緊緊依附末梢隨之輕晃。再如何松柏後凋的人物最終抵不過命運招魂,韌性枯葉總算不再牴觸而像自我放逐般在風旋中婆娑起舞,隨即落土而安。

      帶點年紀的婦人早已將此景重溫不知幾回,她曾為堅韌的落葉叫屈過,可時間久了,離合死別不過一瞬,何須掛齒?

 

      暗忖於此,輕嘆合掌,算是為世間情操弔唁吧……

      今年冬天確實猛勁,行人個個緊握手來哈氣,身上一件件的衣物皆往身上加,臉龐凍的了無生氣。連黃包車的車夫都懶的在這種鬼天氣掙錢。

      婦人熟練的身手不過須臾,便泡好一壺景寧產的恵明茶,裊裊青煙伴隨清澈茶香,小酌了口味道清淡回甘,溫熱了冷清的肚皮後放置一旁茶几。

    她轉身往佈滿書籍的位置坐下,桌面一疊今日剛出爐的早報,隨意瀏覽數頁後面色凝重,最後氣憤下乾脆將它放遠,看也不看,許是憂思已久,細紋灰髮早已找上她。

    「呵,遺棄的城市是嗎?當年各各攀附的血蛭如今一哄而散……」婦人又嘆,白煙從她嘴裡飄出,手背上斑斑點點,些微皺起,已不似當年䊹䊹玉手。

     

    「咳咳,咳……」一連串的咳嗽聲將婦人愁緒召回,她先是愣了愣,立馬起身走向邊緣小床,簡單茶色的床單披著,小小單人床上一名丫頭臉色蒼白,坐臥於此,烏絲散亂,毫無血色的雙手拿起一圓鏡,面無表情的她透出一股冰冷不可褻瀆的氣質。

      婦人又倒了杯熱茶給她暖暖,「再休憩一下吧……真不知哪個瘋子居然把妳丟進秦淮河裡,又把妳容顏盡毀,要不是隔壁老吳把妳撿回妳現在早已到奈何橋了。」愈說愈氣憤,亦不捨好好的姑娘被這樣對待,坐上床舖,「命是撿回來了,病根子倒是烙下,以後季節變換,便有病痛提醒妳嘍!」

      說話語氣似在玩笑,兩人卻皆無笑意。

      丫頭聽聞沉默不語,喝了口茶臉色紅潤了點,「我的臉?」她在意的反而不是身子病痛,而是如今看來異常陌生的臉。

    「這個啊,還不是那個老吳,十幾年前的醫癮犯了,見妳容貌已毀便幫妳換了張。哼,說來好笑,醫好後又把妳丟來我這兒,表面是女人家好照顧,實則怕妳醒後怪罪於他,不過聽他說沒變多少。好在妳失憶了,否則老吳得多抱歉啊。」婦人此番說的直接,是豪爽之人,丫頭也看的明白於是也沒多說什麼,不過這名老吳……恐怕沒那麼簡單。

      換張臉……說來容易想做卻困難重重,以此刻的醫術來講實在不易,老吳這個人多年前應該是位叱吒風雲的人物吧,丫頭暗忖,雙眸更深了分。

        “轟砰砰!”外頭忽然吵雜,不到一秒鐘的時間警笛大肆長揚,婦人聽聞黯然失色,扭頭往外跑去,同一時刻,丫頭清晰的聽見有人大聲且淒厲的呼喊:「日本鬼子開炮來啦!快逃啊!日軍來啦!」

        又是一個炮聲,外頭霎時鴉雀無聲,隨即又充滿無限哀號與逃命的聲響。

      已經是第幾次了?

      誰也數不清……

     

      丫頭奮力移動身子,以跪之姿打開頭上的木窗用力抬頭一望,眸子瞪大,腦子裡嗡嗡作響。蹙眉驚慌,倏然一巨大聲響往屋子方向而來,不可置信的緩緩轉頭,眼眶居然泛紅起來,全身開始顫抖,不要啊……她如此想著。一台日方驅逐機離地面異常的近,直挺的飛過長空,頭跟隨飛機擺動,土黃色機身印著白面中一點紅的國旗。

      過不了多久,砂石密佈、血肉模糊、火海磅礡,煙硝瀰漫整個天空使之烏煙瘴氣,在腦海中不斷燃燒……飛舞。

      那一瞬,她感受到了,最深的絕望。

     

回書本頁下一章